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新中知网  (http://chinazhiqing.org/index.asp)
--  麦田新绿  (http://chinazhiqing.org/list.asp?boardid=74)
----  金一南笔下的长征立体巨画(续二十九)  (http://chinazhiqing.org/dispbbs.asp?boardid=74&id=28287)

--  作者:麦田新绿
--  发布时间:2016/10/30 10:09:00
--  金一南笔下的长征立体巨画(续二十九)
 

       金一南笔下的长征立体巨画(续二十九)


  该书336-347页,是本章第三节《枪林弹雨中的一军团》。

  其中第338页写道:

  (桂军)白崇禧的对手,是红三军团彭德怀。

  三军团四师政委黄克诚后来回忆说:“自长征以来,中央红军沿途受到敌人的围追堵截,迭遭损失,其中以通过广西境内时的损失为最大,伤亡不下两万人。而界首一战,则是在广西境内作战中损失最重大的一次。”

  虽然采取的是“击小尾”,桂军也给红军造成了很大伤害。

  (湘军著名悍将)刘建绪的对手,是红一军团林彪。

  这是红一军团从未经历过的最残酷的战斗。

  林彪也为眼前的战局深感震惊。

  现在眼见军团部处于敌人迂回包抄之中,还需要像钉子一样坚守阵地,自己的野战机动性全部失去。如此窘境,林彪头一次遇到。

  战至中午,敌人竟然迂回到了觉山铺南面隐蔽山坡上的军团指挥所。参谋长左权正在吃饭,警卫员邱文熙突然报告:“敌人爬上来了!”聂荣臻不信,以为自己部队在调动,到前面一看,黑压压一片敌人端着刺刀,已经快到跟前了。

  林彪拔出手枪。聂荣臻拔出手枪。左权丢下饭碗操起枪去指挥警卫部队。军团指挥部瞬间成了战斗前沿。军团指挥员眨眼变成了普通战斗员。

  1942年5月,左权牺牲在抗日前线。林彪写了一篇声情并茂的《悼左权同志》:

  多少次险恶的战斗,只差一点我们就要同归于尽。好多次我们的司令部投入混战的旋涡,不但在我们的前方是敌人,在我们的左右后方也发现了敌人,我们曾各亲自拔出手枪向敌人连放,拦阻溃乱的队伍向敌人反扑。子弹、炮弹、炸弹,在我们前后左右纵横乱落,杀声震彻着山谷和原野,炮弹、炸弹的尘土时常在你我的身上,我们屡次从尘土中浓烟里滚了出来。

  文章落笔时,他眼前一定出现了湘江畔那场血战。

  在家乡林家大湾上学时,他曾给小学女同学林春芳写过一副对联:读书处处有个我在,行事桩桩少对人言。这两句话成为贯穿他一生的格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