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牛哥杂记 → 长篇回忆:泥泞(片段)


  共有718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长篇回忆:泥泞(片段)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长篇回忆:泥泞(片段)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8/16 14:30:00 [只看该作者]

长篇回忆:泥泞(片段)

93是法定的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而七十年前的九月九日,当时的国防部长何应钦代表中国政府,在日军向国民政府无条件投降仪式上,代表国民政府接受侵华日军冈村宁次的投降,在那天仪式上,冈村宁次向中国政府交出了佩刀。当年的国民政府确定在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92后的93号为抗战胜利纪念日,其后新中国也早在1951年就确定93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六十七周年纪念日之际,我决定开始写这故事的。

只是记录了千千万万普通中国人那时代也许遇到了都会做的事。

本文之所以暂名为泥泞,是因为此事只是在发生后的许多年后,在史无前列的文革期间居然成了我家噩梦的一个引子,虽然这事绝不应是噩梦。。。。。。

也有跋涉之意。

瑾以此文纪念我父母的在天之灵。

 


(一)前天
1
.背景 
      
那是1945年日本投降前几个月。 
      
我父亲是个驾驶员,也就是以前人说的车夫,战前本在上海的大华仪器公司工作,日本人占领上海后就失业了,生活一时无着,由朋友介绍到杭州开车,杭州陷落后又碾转到浙江金华,当时供职于华中运输公司(是由当时的国民政府开办的国营企业,本来在杭州,抗战陷落后撤到金华),金华是位于上海到广州的交通要道上,后也陷落了,但金华一带同时也是我方游击队活动的区域,包括共产党游击队和国民党的军统系游击队和属蒋经国领导的青年救国军等。
      
当时太平洋战争已爆发,美国正式参战后,日本人在太平洋战事中开始偷袭占上风后节节败退,而国内在抗日的正面战场和敌后,全国军民都积极地展开了反攻,日本鬼子已是日薄西山了。大概是日本人已感到了未日将临,在金华这类地区已开始将铁路等拆除,和相应的设备和战争物资一起向杭州上海方向运。我父亲这时由于是驾驶员,不幸连车带人被日军强行征用,天天由日本兵押着拉物资,由于怕游击队晚上的袭击,而且也怕驾驶员开着汽车逃走,晚上汽车就由由日本兵押送下必须开回到日军在金华的司令部大院里放置过夜。
      
那时我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就是我姐,在战乱中不幸夭折,父母二人就在金华市内租住了一间房子,由于父亲工资时有时无的不稳定,我母亲也就平时给人洗洗补补的贴补生活。
      
就在这时的一个风雨的深夜,导致引起我家二十几年后的文革中的恶梦的那个不寻常事件终于来临。

2
.意外的来客
      1945
日本投降前几个月的深夜,我家来了二位不速之客。在长时间的轻叩扉门后,我父亲提心吊胆的去开了门,我家在金华是应该举目无亲的,是谁呢?
      
一看来的是二个陌生的男人,一个三十多岁,长的五大三粗,另一个二十多岁,紧跟其后,也没看出带有啥傢伙。来人很客气的对我父亲说能让我们进来吗,我父亲已大致猜出来了来的人是谁了,很吃惊也不得不把他们让进了屋子,那二个人反手关上了房门。这时我母亲也起来了,就給那二人倒了点水,在外间落座。父母长期漂泊在外虽也见过点世面的但也非常紧张,大概来人看出了我父母脸上的表情,那个为首的先自我介绍了他姓张,然后开门见山的称呼我父亲为师傅,我母亲为师母,说:你们别怕,也猜出我们是谁了,我们就是抗日游击队的,在门外头有人放哨你们放心好了。接着他说,你们的情况我们都了解得很清楚,你们也是被逼的,我们都是中国人,现在日本鬼子是就象兔子的尾巴了。
      
据母亲后来讲,来人对我家的情况处境很熟悉,肯定是做了充分的摸底。他们知道我父母也是有点文化的,就从太平洋战争说起,说美国人参战后,日本人现在是节节败退,已经快打到日本的本土了,德国人也已投降。。。,这个姓张的从国外讲到国内形势,完了他说,过几天还来。这样就站起来告辞了。
      
从那二个人走后,我父母是一夜没合眼,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那二人来的目的是什么,不可能就为了来上上课的吧?就这样在喘喘不安中过了两天。 
      
到第三天晚上那二人又来了,这时我父母也已横下了一条心,显得不象上次那样紧张,主动和他们交谈起来。那个姓张的又摆了一通大道理,接着说,在我父亲被征用的车队中前些日子失踪的二个司机其实是协助游击队打死了押车的日本兵,把车上装的物资连车都开到了游击队驻地---山区的某地,立了功。我父母这时彻底明白了,他们是来做自己工作的。他又耐心地说,日本人的失败是近在眼前了,我们最近想配合全国的反攻,把日本人在金华的司令部炸了,一来长长中国人的威风,鼓鼓中国人的志气;二来给日本人在金华的驻军以重大心理上的打击,我们都是中国人,不应甘做亡国奴。接着他大致的说出了炸日军司令部的计划。我父母当时一听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游击队在找我父母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侦察,并从逃走的司机那里了解了不少情况。包括当时金华市区司令部周边街道的情况,和进出城门的路线、时间和日军的巡逻队规律等等,当然包括我父母的情况,所以是有备而来的。
      
游击队的大致行动计划是,在我父亲在傍晚开车回日军司令部时,由我母亲将事先洗好的衣服包上已经拨好的定时炸弹(因为我母亲平时经常给人洗补衣服补贴家用,其中也有日军司令部人员)由车边当面递给我父亲,带给司令部里的衣服主人。他们已观察过,由于在每天出车时车上始终有日本兵押车,所以在司令部大门口据观察和了解情况来看,一般检查很松,也能骗过押车的日本兵。进去后停好车,由我父亲见机把炸弹放在车上或其他合适地方就行。而后我父母立即离开家出金华南门,那个和姓张的一起来的小伙子会在城门口等后接应,他会穿一身当地的农民打扮,肩上有个当地农民的背箩啥的(据说浙江西部山区农民也有背篓)。看见他后就跟着他,千万别和他搭话并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只管跟着他走就是了,其他多余的物品都别带,以免引起日本人的怀疑。显然,这整个计划的关键一环就是我父母,如果当场被发现,那可就。。。。 
      
事到如此,就是吓得要死也没办法了,只有一条路,不然就是死路一条。干,倒还有可能成功的希望与活路,哪怕是为了抗日而死了,也值了,那就干吧!我母亲当时在这样的境地中表现出了超出一般女人的勇气!令我在文革中听说了这事时不禁对母亲肃然起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8/16 14:30:00 [只看该作者]

3。行动
      
那个姓张的队长,这里姑且叫他队长,直到这时我父母还不知他的头衔是什么,怎样的来头,此人在以后的特定历史时期还会出现在我家的命运之中的,他在第二天深夜晚就拿来了二个象是老式的磁石电话机用的类似大电池那样的东西,长圆筒形的用黄蜡封装,上面各有一个象小闹钟样的东西可以拨时间,并有一个按钮。我母亲回忆上面好像还有英文字母之类的,想来是美国货了,如调好了时间就按一下那按钮,定时就开始了,他仔细的教我父母怎样使用这玩意。
      
我父母这时尽管是心里发毛七上八下,事已至此也没回头路了,就仔细的记住如何操作这二个定时炸弹,反复的练习几次记住后,张队长也说了些鼓励的话,接着就说,为防止夜长梦多,游击队准备在第二天下午在被征用的车回日军司令部时就行动。又交待了些打气的话,叮咛了再叮咛后他就走了。
按照游击队侦察的情况以及与父母交流核实的来看,日军因为怕遭到袭击,出的车在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就早早的押回司令部了,根据该行动计划,这时我母亲在家应把炸弹拨到晚上七到七点半爆炸(因为那时司令部人最多),并用洗好的衣服将其包好,外面应绝对看不出有啥异常,在司令部门外的弯角处等车,车来了就将衣服当着押车的日本兵递给我父亲,我母亲就算完成了任务。
      
接下由我父亲带进日军司令部去放好即可。车到司令部门口一般是要检查的,但并不严,因为每车都有一个日本兵押着的,所以最多略看一下就放行的。如进了司令部到了里面,虽说也很危险,但毕竟容易多了,因为有汽车作为掩护,而驾驶员为检查汽车东摸摸西弄弄的也很正常。然后分别直出南门,在南门外汇合,不要跟来人说话就跟着他走便是,来过我家的那个年轻人就在南门外等着接应,背上背着个当地农民的背萝为暗号。
      
但是这是说说容易,人一到那种时候脸上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何况我父母又不是军人!到时候说不准会发生啥意外就没命了。父亲越想越怕,这时反倒是我母亲来拼命的安慰父亲,说不定能成功的,母亲说道,有二个有利条件:第一,日本人做梦也想不到会是天天开车进出很老实的我父母亲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第二,母亲平时给他们里面的人洗衣服,经常给他们干点杂活挣点补贴家用也熟悉了。但父母亲毕竟是普通的老百姓,那见过这种场面啊! 
      
在极度不安中父母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第二天父亲看了看那破旧但温暖的小家,咬咬牙,嘱咐了我母亲几句,就出车了,我母亲是一天粒米没沾,到了下午快四点时,小心的把门关了,拿出那二个炸弹,仔细的拨好了时间并按下了按钮,用事先准备好了的洗好叠好的衣服包好了,弄成一包,看看外面是看不出有啥名堂就是比平时重了不少,也顾不了怕不怕啦,心一横就拿着出了门。
      
母亲小心的慢慢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那个拐角处,路上母亲回忆还有个街坊熟人打了个招呼,因为她经常在那等车递衣服,所以一般也不会引起怀疑。等啊等,车就是没来,其实也许就短短的二十分钟,就象等了半辈子那样漫长,不时有巡逻的日军小队列队走过,心都要从口里跳出来了。母亲不断的对自己说,反正豁出去了,直横一条命,听天由命吧。这样一想也就不怎么紧张了。等了不知多长时间,我想其实应也没多长,听到汽车熟悉的喇叭声和发动机的轰鸣,车来了!
      
只见一共大概是六辆车,我父亲那辆据母亲回忆好像排在第三、四辆,慢慢的开过来了,我母亲这时反而镇定下来,慢慢的走到路边,把衣服举了举,意思是给在车厢上站着押车的故意看见,然后把衣服抱在胸前走到父亲的驾驶室边,我母亲看到父亲一脸的紧张,就对他说,你累了吧?这衣服是里边谁谁的洗好了,就拿进去交给他好了。一边用眼睛看着父亲,又说家里今天有好吃的,早点回来免得菜凉了!可能是看到我母亲的平静样子吧,我父亲的紧张好了点,我母亲还和后面车厢的押车鬼子打了个招呼,那日本兵大概也累了,略瞄了一眼就不看了。因为那衣服他也知道是司令部里人的。母亲看到父亲接过那包衣服顺手就小心的放在座位右边门下,母亲就退回到那转角墙边,紧张的盯着父亲把车慢漫的开到了司令部门口,二个站岗的走上来,把头向里伸了伸,还和我父亲开了个玩笑,果然就放行了!
      
在那街角远远的总算看到车慢慢的进了金华日军司令部,母亲一颗心暂时放下了,拔脚就往回走,心想别太快了,怕引起怀疑,过了二个街角,一路小跑的奔回了家,拿上事先准备的二个小包(游击队关照过了,越简单越好免得引起日军和认识人的怀疑),锁上门就走,边走边在掂记父亲。结果在城南门处,父亲比母亲晚了没多少时间,这时天还蛮早,可能才过五点吧,按照游击队的约定,他们装作闲逛顺利地出了城门,过了道桥,果然,那个来过我家的年轻人已在城门外等着他们了,互相使了个眼色,一前一后,就远远的跟着那人走,走没多少路就拐进了小路。据我母亲讲,那天她从出生以来,从未走过怎么多路,直走得太阳西斜沉下山去,这时我母亲才稍稍的松了口气,腿才开始发软,才想起问父亲进司令部后的细节。
      
原来父亲开进司令部后,押车的日本兵都跳下车走了,父亲和其他司机停好车后,父亲把其中一枚炸弹留在车上(爆炸后这几辆车肯定完了),另一枚趁没人注意就用衣服裹了顺手放在了修理间隔壁一个旧仓库的破门后,回头就走,而那个旧仓库的隔墙那面就是一个放啥重要物资的仓库。
      
据母亲回忆,那天父母俩一直跟着那人走到了快半夜,脚底走起了不少大泡也没敢停留半步,摸黑走到了一个村庄里,说是到了,在那村里后来还遇到了前些日子失踪的两个驾驶员。
      
就这样,父母完成了他们平凡人生中的一件大事,配合抗日游击队将二枚定时炸弹带进并安放在了金华日军司令部里,完成了炸掉日军金华司令部的行动,在日本投降前来到了抗日游击区。
      
但是,后来也慢慢知道了,那游击队是国军游击队! 直到文革开始,此事发作,父母被关押,从造反派口中才知道,那游击队不但是国军游击队!而且还居然是国民党军统系的游击队!而且来过我家的游击队长居然直到文革时还活着,就在金华十里坪劳改农场,是刑满释放留场人员,且文革开始后不久就又被关押了起来,这是后话。
    
不久后,日本投降了,我父母也回到了金华城里,家已经是早就被彻底搜查而后又被多次洗劫过了,亏得也没啥财物,不久,在朋友的帮助下,我父母好不容易想办法回到了杭州,父亲也回到了原来工作的公司上班。我父母终于随着中国人的扬眉吐气而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不久,随着解放军的南下渡江,由于浙江与杭州是国民党军主动撤退的(除了当时的舟山群岛和一江山岛大陈岛外),所以无大的战事,不久,国民党政府的国营企业被解放军接管,父亲也自然的成了新中国的国营企业浙江省汽车运输公司的职工。
    
不久父亲被调到了浙江与江西交界的江山,参与了支援福建前线的工作,一直到1954年奉调到了宁波,于是才在宁波市安置定居了下来。
      1965
年开始称呼是省汽运宁波运输段,所以文革开始时很多宁波人知道运输段这称呼,在当时很长一段期内都是宁波的大单位 我父亲在汽车南站,而母亲在公司科室的总务科下面工作,母亲五八年大跃进那年参加的工作,后一直在公司科室上班。
    
而我1965年宁波一中初中毕业后,考进宁波一中高中,是老三届中的68届高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8/16 14:30:00 [只看该作者]

(二)昨天(文革期间)
1.
文革开始二年后的噩梦
      1968
年九月的一天晚上,噩梦开始了,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那晚十来个人押着父亲来到我家,一看来那那帮人,是汽车南站的造反派,宣布父亲被隔离审查罪名说是国民党军统特务,接着是抄家,从里到外翻了个遍,连我买的一些书也没放过,我当时看看父亲看看母亲,如同五雷轰顶一样呆在了那里。有几个来抄家的我还是认识的,想平时叫他们叔叔的啊,怎说变脸就变脸了呢!那次抄家好笑的是连我家多年用来垫箱子的一块厚帆布,由于上面印有些数字和字母,说可能是联络的密码,也带走了,由于弟妹还小,被吓得直发抖。
      
那天晚上,抄家的押着父亲走的时候,他回头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没说一句话就被押走了。当天晚上等凶神一样的那帮子人一走,邻居们有几个胆子大的好心的过来看看,因为是老墙门,平时走动相处关系都不错的老邻居了,但也只能小声的安慰几句,不敢公开的表示同情!而且他们也搞不清我家是否真的有问题不?!这军统特务的帽子太吓人了!晚上关上门,母亲开始抽泣起来,过了一会她就断断续续的将上面抗战时期发生的配合游击队炸日军金华司令部的事,讲给我们听,她先问我,你相信你妈吗?我说当然(那时可是时兴相信群众相信党的)!,从小到大,我们从没听她或父亲说起过那件事情。那晚我是既紧张又震惊!母亲那天晚上到后来比较镇静也不流泪了,一边说,一边将家里剩下的钱和一个存折交给我(记得是五十几元人民币现金),言下之意不言而语,万一她也被关,家里就要我照顾了!她当时肯定有直觉,觉得此事没那样简单的了,造反派一定是不会放过她的!
      
果然第二天稍晚点,母亲单位的造反派(父母是一个公司但父亲是汽车南站而母亲是公司科室的)又接着来抄了一遍家,而且宣布母亲即日也被隔离审查,而且还剪断了我家的火表电线!家里大门被贴上了十字封条,全家(家里就剩下我和15岁的妹妹、12岁的小弟)被扫地出门!
      
一家好心的隔壁邻居暂时收留了我们,到了第三天,由于担心父母不知道怎样了,也感到莫名其妙,我就出去打听到底是怎回事,被关在哪里?有一点可以肯定,母亲一定被关在公司了的,但一点消息也打听不到。直到第四天,母亲突然被二个人押着来到家里,我一看押她来的人是认识的,就运输公司的造反派。押的人说,来拿点衣服之类的用品,这时我稍稍放点心了,因为这说明不是政法机关抓的。母亲这时看到我们,欲言又止,眼泪就流下来了,但强打起精神说,爸爸妈妈会没事的,放心好了,又看着我说,你是老大,要好好照顾弟妹,她想再多说几句就被押的人粗暴打断了,我当时大声的对母亲说,妈你就放心好了,不用担心家里和我们,我会照顾好她们的,母亲含泪草草的理了下衣服之类的,就一步三回头的被押走了。
      
母亲走的第二天,我拿着银行存折,去银行取钱,但被告知,仅存的一点钱已经被冻结!
      
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将弟妹送到上海娘舅家去,说干就干,立马去买了二张五等仓船票,当晚就将弟妹送上了去上海的轮船,那年妹妹15岁,弟弟才12岁。我仔细的将上海娘舅家的地址写好交于妹妹,看着她仔细的收好后,叮嘱她到了马上讨一辆三轮车去舅舅家,将地址给三轮车师傅看就行了,好在1963年我初中二年级时与她一起去过趟上海舅舅家过暑假,所以她还是有记忆的,我一直看到她们乘的轮船在甬江上掉头缓慢的驶出我视线才慢慢的骑车回到家里,一路上无助无可奈何的感觉充满了脑海,翻江倒海。
      
但想不到的是,当造反派得知我弟弟妹妹去了上海后,立马派人赶到上海舅舅家所在的静安区的里弄革命委员会,将父母被隔离审查、并诬称为军统特务告诉上海方,我舅舅舅妈收留了军统特务子女!为此事在上海里弄(就是现在的居委会)里遭到多次了批斗!由于弟妹实在太小,所以后来也只得作罢。
      
过了大概半个月多,家里总算是封条被启封了,电线自己接好,但是想办法从侧面了解的消息看是很不利,原来造反派事先早从父母档案中查到了当年来我家策动那次行动的那个游击队长下落,原来是日本人投降后,又参与了在接下来的内战,后被捕,保全了性命但判刑,刑满释放后留在了金华的劳改农场里(留场人员),文革开始后又当然的成了运动员,面对宁波去外调的二个造反派,完全按照去的人意思咬定我父母当年参加了军统组织,但查来查去的就是没查到参加军统组织的手续与线索,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罪名。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父母被一次次的批斗,一次次的游街,一次次的站在食堂门口挂黑牌示众。。。。。,母亲还被一度的剪掉了头发。但据好心人传过来的消息说,我母亲态度非常强硬,在有一次晚上公司的批斗大会上,两个造反派硬要将她头按下去,她一次次的又抬起头来,大声喊:我打日本人没错!当然,遭到拳打脚踢是免不了的了!不过,当年也有有良心的职工对母亲遭遇感到不平,有质疑的,但毕竟是少数个别,无法左右造反派的胡作非为,也不敢。至于父亲,由于平时一直是在单位里不太说话,见人和蔼的,是公认的老实人,所以吃的苦头也许反而没母亲大,虽然也一样的被批斗游街写坦白交代材料,除此就每天的高强度劳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8/16 14:31:00 [只看该作者]

     由于我家当年就住在宁波灵桥路临街的50号墙门,墙门的大门就在宁波城市的主干道---灵桥路上,有一次记得正在家发呆呢,邻居跑来说,游街的又来了,怕是你父母也在其中,我就跑出去看,那是怎样的一幅情景啊!一行打扮滑稽的人,前面为首的胸前挂着块黑色的大牌子,上书走资派XXX”并用红笔打了三个大××,令其双手拿着一根杆子,杆子的顶部是个黄颜色的圆伞黄龙伞,意思是走资派庇护后面那帮牛鬼蛇神之意,是后面跟着的那帮人的总后台。而后面跟着的一长串人的胳臂全用一根长麻绳给绑住串了起来,每人的胸前全有块黑牌子,写着各自的头衔:特务、漏网地主或富农、反革命分子、国民党员或三青团员、右派分子、走资派等等,而父母亲的胸前牌子无疑是较惊心瞩目的:军统特务!印象中我只能远远的朝父母那边瞥了二眼,印象中似乎已经上了年纪的父母步履蹒跚踉踉跄跄,也看不清楚他们的脸,而两边一起行走的胳膊上套着红袖套的造反派则不时的向这列低头缓行的人吆喝着驱赶着。。。,不时的还高呼着:打倒某某某!四个伟大的毛主席万岁!之类的革命口号,而街边与墙门里出来的居民们大多默默的看着,这时的我,屈辱、愤怒、惊讶、无助霎时充满了大脑,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后来不知是怎样在一个邻居的陪同下回到了家里的。
        
从那天起,我无奈中产生了上告的念头,现在想起来,那是多么的幼稚!由于学校早已经停课闹革命了,所以有的是蜡纸与钢板铁笔还有油墨,有几位同学还帮我忙刻蜡纸油印,后来到处走访,到处告状,寄申诉信,从市里造反派组织开始,一直到各级革委会,地区革委会,直至省革委会,当然是石沉大海,而我主要的论点就是:抗日没错,参加军统是无中生有。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我到处告状了,整我父母的那些人也许就会顾忌点,但那时连国民党抗日都是被看作造谣的年代,国民党是不抗日的那来的抗日游击队?在这根本法治颠倒历史按需编的岁月里,这样的行动有何用?这样的行为,倒是有了一个结果:为在我支边的档案中父母单位的结论栏写上这样的政治评语提供了理由:该学生父母均系军统特务,该学生与父母划不清界线。如果是过去,档案里这个评语也许得跟我一辈子,而且还得累及下一代(如果有的话,因为这样的家庭谁会嫁给你?)。


2
1968年春节前后
      
到了1968年底,春节前,由于实在找不出再关押我母亲的理由,造反派将她放了出来,但总算家里又象个家了,这时,我就将弟妹从上海喊回,也是舅妈送上了船,我在宁波接的,当时还不知道弟妹送到上海后发生的事。
      
母亲虽然被放了出来,但还是得天天去造反派那里报到、汇报、劳动,有好长时候衣袖上的黑袖标还带着。不久,母亲又从科室被下放到了当时的灵桥汽车站,属于监督劳动,而父亲依然被关着,白天监督劳动,晚上要不写交代要不开会时被批斗。
      
正在这时,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已经由那四个伟大的红太阳掀起了,学校里大肆的宣传已经开始,其实后来是连逼带骗,动员加强制,这时我想,我是逃不掉了,就报名吧,但按照当时的条件,去真正的边疆(比如一线的乌苏里江旁或建设兵团是没资格的,只能去边疆的二线农村插队落户,于是就报了名,但在政审上,父母单位当时专门派了二人到宁波一中,将支边报名审批表下父母单位政审栏目必须的父母单位的政审意见送到了学校,在表格下面毫不含糊的写着:父母均系军统特务,该学生与父母划不清界线。而且特别口头提出:此人必须要他去支边插队!但当时我根本不知情,是在到了黑龙江插队的公社后,慢慢才从一些大队干部处听到了这样的评语。
      
从我在1969427号支边黑龙江集贤县昇昌公社治安大队四队插队落户后,在1969年下半年,父亲才被放出回家。而且母亲生了场大病,送第一医院动了次大手术,不想手术出了责任事故,一根血管没缝好造成第二天大出血,紧急送手术室开了第二刀,差点丢了性命,亏得身边还有小妹好歹照顾着,这是我接到家信后才知道的。

3.
东北偏北----支边黑龙江(十三篇回忆短文组成)--大多在网站发过

4.
户口迁回家乡农村插队(五篇回忆短文组成)---大多在网站发过

(三)招工进城,重回轨道,重新开始(21篇回忆短文组成)---有些在网站发过

(四)移步上海工作、买房、安居(八篇短文组成)---有些网站里发过

2015.8.6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101 积分:2368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8/18 8:34:00 [只看该作者]

     如今宣传抗战算比较正视历史了,国民党抗战的事也让说了,可还有些吞吞吐吐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