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龙的述说 → [原创] <<田家湾>> 第十二章 老编辑育幼苗谆谆传教诲 新作者夸海口朗朗话乾坤


  共有1467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田家湾>> 第十二章 老编辑育幼苗谆谆传教诲 新作者夸海口朗朗话乾坤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原创] > 第十二章 老编辑育幼苗谆谆传教诲 新作者夸海口朗朗话乾坤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3 9:14:00 [只看该作者]

              第   

 

老编辑育幼苗谆谆传教诲

新作者夸海口朗朗话乾坤

 

吴家村坐落在离桥头东镇西南二十余华里的一个山脚下,这是个农家屋舍较为聚集的大村庄,“丁”字形的街道连接着五六十户人家,在“丁”字街尽头有一栋简陋破旧的小茅屋,这是老编辑吴铭昊童少年时代居住过的地方。谁能想到,如今厄运又使他回到了这里。

解放前夕,吴铭昊在东镇唯一的私塾读了几年书,他家祖辈务农,家境贫寒。

他的父亲由于目不识丁,曾经多次受过财主们的欺骗和侮辱。在吴铭昊八岁那年,他的两个姐姐先后被卖到人家当童养媳,父亲把卖女儿得到的几块光洋,心情沉痛地给儿子交了学钱。值得欣慰的是儿子从小争气,他读书刻苦,学习认真,没有辜负老人的一片苦心。

吴铭昊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他幼年时读书的情景。

每天天不亮,他提着用半截楠竹筒装的薯丝饭和咸菜,步行二十余里,赶到桥头东镇上学。

傍晚放学后,他还要在回家的路上挖一篮野菜喂猪,这般穷途潦倒的困境一直熬到他考上了县中学为止。

这时,他的家乡解放了,党和人民对他伸出了热情关怀的双手,否则他早就因无钱而辍学了。

于是,他出于内心的感激之情,在读书的同时逐渐对文学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开始尝试着写散文或诗歌,不久又迷上了小说,没想到投了几次,竟然有一次中稿了。

当他激动地把初稿稿费寄回家中时,正好作了他父亲去世后的安葬费。

他从小丧母,两个姐姐也不知流落何方,而今,父亲逝去,他便没有亲人了。

那年,吴铭昊发奋读完高中,正准备报考大学的时候,他意外地接到了某编辑部的聘请书。

当时,他那酷爱文学艺术的心灵使他毅然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来到了那个编辑部,在这里,他受到热情的接待和应有的尊重。从此,他的生命进入了另一种陌生的生涯。

起初,吴铭昊干的工作是助编,专门清理外稿。然后,把自己认为比较满意的作品呈各负其责的编委们去决定取舍,而他是没有采用权的。

这是个默默无闻而又颇费心血的工作,他成天阅稿,复信忙得不可开交。因此,他忍痛放弃了自己的创作,成年累月地被压在稿纸堆中透不过气来。

由于吴铭昊工作认真负责,从而频频发现了不少较有影响的新人新作,数年后,他被提升为编辑,有权自行处理一般没有争议的作品。

他从业余作者中来,深知初学者的艰难和困境,一旦发现新苗破土,他便百倍地加以培育和爱护。

所以在他下放回乡的这几年来,仍有许多作者去探望他,尽管其中有的人已成了中国作协会员,有的获得各种奖项,但不论这些作者的身份变化如何,他们见了吴铭昊第一句话总是:

“吴老师,您好!……”

正是为了扶持作者的成长,吴铭昊本人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且不论他忍痛放弃了自己的创作,也不说他长期阅稿损伤了自己的视力,仅仅是为了维护人的尊严,发表了一篇出自于陌生的右派女儿之手的作品,结果在文革初期,他自然而然地被列入了批斗对象的行列,心灵和肉体都受到了摧残。

当他下放回乡时,他已断了两根胸肋骨,额头留下了永久性的疤痕,肺部也被辣子水呛坏了,一到阴天下雨,他就咳喘个不停。

回乡后,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住进他童少年时曾住过的茅草屋,戴着八百度的近视镜和乡亲们一起劳动和生活。

他的妻子就是那位当年在《山花》文刊上发表小说的右派女儿,不幸的命运把他们结合在一起,他们彼此间没有怨言,你敬我爱,拉扯着一个孩子,也还自得其乐,一家三口人在吴家村总算安居下来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0887 积分:11278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3 9:40:00 [只看该作者]

老编出自穷人间,

认真负责助新缘,

文革被贬回乡村,

妻儿和睦胜田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3 10:0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2/13 9:40:00的发言:

老编出自穷人间,

认真负责助新缘,

文革被贬回乡村,

妻儿和睦胜田园。


大哥要多多保重身体,您对"龙头"的支持和鼓励铭记在心。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69 积分:2352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3 10:34:00 [只看该作者]

       过去有不少这样甘做人梯的老编辑,《把一切献给党》和《我的一家》的责任编辑曾住在我家楼下,后来被打为右派,离开北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3 11:16: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2/13 10:34:00的发言:
       过去有不少这样甘做人梯的老编辑,《把一切献给党》和《我的一家》的责任编辑曾住在我家楼下,后来被打为右派,离开北京。
我听说"闯北"姐是编辑和记者出身,所以了解内情。<<把一切献给党>>的作者是中国保尔---吴运铎,吴老和我父亲是五十年代的朋友,他是331厂第一任厂长,后来调到北京。可惜他们都远离我们而逝去了,非常怀念父辈们!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69 积分:2352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4 13:47:00 [只看该作者]

      我是干校对的。我父亲在工人出版社工作过,那位责编何叔叔在世时是他的好朋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8 16:06: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2/14 13:47:00的发言:

      我是干校对的。我父亲在工人出版社工作过,那位责编何叔叔在世时是他的好朋友。


呵!"闯北"姐原来在工人出版社工作过,是不是在"六铺坑"?记得七十年代我给那儿投寄过一部习作,得到编辑老师的一封亲笔退稿信,或许还能找到。人熟是个宝呵!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8 16:10:00 [只看该作者]

这天午后,方必成随着何有志来到吴铭昊的茅屋前,见到了这位体质瘦弱,白发秃顶的老者。

吴铭昊穿着一件兰色中式袄,下身穿一条半旧黑呢裤,正蹲在门外劈柴。从外貌来看,就这么个普普通通的人,谁能想到他就是当年省刊的编辑老师。

吴铭昊见有客人来了,连忙起身上前热情地手拉手地请他俩进屋。

屋里,吴铭昊年轻的妻子正坐在床沿边补衣,床上睡了个约莫四、五岁的女孩,何有志冲那入睡的孩子吐舌扮了个鬼脸,随即转身示意方必成别进屋。

方必成见这间阴暗潮湿的茅屋面积窄小,同时也怕吵醒孩子,便自觉地轻步退出。

依着门框的吴铭昊习惯性地用手向上扶了扶镜架,见客人都不进屋,连声道歉,同时仍在相邀进屋。

“别走别走,都进来呀,都进来呀!”

何有志眼珠一转,笑道:

“吴老师,干脆到我原来住的那个‘和尚庙’去坐坐吧,这位也是个文学爱好者,特地来向您虚心求教的,这不是一时半会能完的事,咱们……”

吴铭昊犹豫片刻,含笑点头,在门外给妻子打了个招呼,把劈柴归拢一下,三人便一同来到吴家村外的一处孤零零的屋前。

这屋地处路边,造型奇特,园顶方檐。

据说,这儿原来是供路人歇脚的一个凉亭,后来为了接待下乡知青,当地人灵机一动,在原有的基础上垒起四壁土墙而成了如今的模样。

事后路人经过这里,便在门楣上贴出了一幅对联,曰:

“圆顶圆滑圆间屋此地从此不留客 

方檐方正方法多路人上路该怨谁”

横匾为:“凉亭热炕”

远近乡民知了内情,都说吴家村的主事人聪明绝顶,省下了一笔安置费派了别的用场。

走到近前,何有志见门已上锁,透过门缝一瞧,自己的铺盖什物全没了,他生气地嘀咕道:

“这是谁干的缺德事?我的被窝卷哪去了?吴队长为什么不派人给我送去?”

吴铭昊在一旁想了想,笑道:

“小何,我听说你的行李好像是送到公社知青办去了,等会儿你可以再去问问吴队长。”

何有志愤忿然嚷道:

“问他个屁,我没有那工夫,哼!真是人一走茶就凉……”

话音未落,他“嘣”地一脚踹开了门。

吴铭昊摇摇头,无奈地叹道:

“唉!你还是那个老脾气,以后得改改呦!”

何有志不以为然地辩白道:

“吴老师,您不知道,这世界是人善受人欺,马善受人骑,我就是太老实,所以,吴家村八个知青就我走不了!”

“唉,话也不能这么说,如果前年你父亲不出问题,那你不也就走了。”

方必成不明白吴铭昊老师这番话的意思,自己初来乍到也不便过问,便默默地随他们一道进了这间屋。

屋里又脏又乱,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到处是破瓦碎砖。

何有志一屁股坐在光床板上,对眼前的脏乱视而不见,开门见山地笑道:

“吴老师,这次来没别的意思,还是一句老话,请您给我们讲讲写作的技巧!其实,我多少也知道一点,不过没您那么全面就是了。”

“吴老师,我们来麻烦您了,听何有志讲,写作上还有不少技巧,您说是吗?”

方必成用恳求询问的目光望着吴明昊。

“这个……文学艺术的创作技巧嘛,说有也有,说无也无,总之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理解!到目前为止,不少人,当然也包括我自己,都没有弄清这个问题。不过,我想,既然你俩都喜欢搞创作,自然也需要了解一点创作中的奥秘。

假如说,你没有虚构和联想,那你恐怕写得再好也只能算通讯稿!所以,搞文学创作嘛,首先就要求你用编故事的手法和技巧来达到塑造人物的目的。这里……我讲个小故事,或许对你们的创作有点启示,不知你们爱听不爱听?”

“又是文艺理论那一套,早听腻了!我都能背了下来。不是海明威的冰山原则,就是……”

何有志信口开河地说到这里,立刻被方必成捅了一下,他连忙知趣地改口道:

“不过,这位老兄没听过,您讲讲也行,我是无所谓的。”

“那……好吧,既然这样,愿听的带耳朵,不愿听的也有腿。小何呀,不是我爱说你,你走的路是错误的!你想搞创作,不能仅靠机遇和天赋,你得要勤奋和刻苦,你那个座右铭会使你误入歧途的。”

“有志,原来你还有座右铭呀?是什么呀?”

方必成好奇地仄脸笑问道。

“你听咯老倌子的干嘛?”何有志凑近方必成的耳边,学着当地人的口音,低声道:“算不上么子座右铭,咯就是一句格言啰!‘识时务者为俊杰,懂啵?讲穿哒,就是人类以谋求生存的一种本能唦!”

“嗯,我……懂了,你别说了,我们听吴老师的。”

方必成冲他心不在焉地应承着,把脸转向吴铭昊老师,双手托腮,洗耳恭听。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69 积分:2352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8 20:00:00 [只看该作者]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被命运捉弄走到了一起,互相映衬、对比,倒真有点意思。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0887 积分:11278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9 9:59:00 [只看该作者]

二人同见老编辑,

态度明显有差异,

一个心浮气也燥,

一个虔诚实心意。


 回到顶部
总数 29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