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龙的述说 → [原创] <<田家湾>> 第十四章 真亦假瞪眼哥怒骂官家女 是为非龅牙妹哭诉民宅男


  共有1891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田家湾>> 第十四章 真亦假瞪眼哥怒骂官家女 是为非龅牙妹哭诉民宅男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原创] > 第十四章 真亦假瞪眼哥怒骂官家女 是为非龅牙妹哭诉民宅男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7 9:25:00 [只看该作者]

                                  

 

真亦假瞪眼哥怒骂官家女

是为非龅牙妹哭诉民宅男

 

农历二月,惊蛰过后,冰消雪融,大地回温,桃枝绽开粉红的花蕾,柳条抽出嫩绿的幼芽,成群的燕子从天际边飞来,盘绕在尚未耕犁的田野上。在朦胧的晨雾中,田间不时传来农人吒牛的吆喝声。大地开始苏醒了,到处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色。

这会儿,牛栏仓的水牯已到了用武之时,它们闲闷了一冬,养得膘肥体壮,早耐不住性要出去活动筋骨,天刚透亮便仰着短粗的脖项“哞——”地欢叫着,似乎在催促农人的到来。

黎明,田家湾男女社员们踏着钟声,揉着睡眼集合在牛栏仓前,听便生产队长派活,然后,“轰”地一声各自散去,下地的下地,担肥的担肥,开始了年复一年的辛勤劳作。

老农把式随手找根细竹条当鞭,嘴里吆喝着从栏中牵出牛来,把犁耙架在水牯的前脊上,一举一动都显得神气十足。

驱牛犁地是农村的技术活路,不可能派给知青,所以队长又和往年一样,让知青和女劳力们在一起,清理牛栏,把牛粪担到田地里,然后用手抓起均匀地撒开,这活路方必成没少干过,也不在乎脏和臭。

何有志可大不相同,他在吴家村时,人家敬畏他,从未让他干过这种与牛粪打交道的活路。

可是今天,他来到田家湾,这儿的队干部或许还不了解他的底细,也不管他是何许人也,反正他也是个知青,就象用一根绳拴两只蚂蚱似的,把他和方必成拴在一起,方必成怎么“蹦”,何有志也就怎么“蹦”。

田家湾的妇女们平时爱和知青开个玩笑,她们常常搞恶作剧,上粪挑时,总是给方必成和何有志装得冒尖溢满,有时甚至还踩实墩紧,然后善意地取笑知青们担起牛粪后搖晃前行的模样。

方必成身高体壮,多少有几分傻气力,何有志看上去就是个白面书生,再加上他下乡后肩头没有磨出茧子,挑起担子如同猴儿顶罐,缩脖耸肩,一步三摇,走得东歪西倒,好似那南极洲的企鹅。

顿时,他的狼狈样逗得妇女们哄然大笑,其中笑得最响的是田银凤。

何有志窝着火,忍气吞声地咬紧牙关,勉强挑了两担,便赌气地一屁股坐在田埂上,久久不动了。

身为记工员的田银凤来回挑了好几趟,见何有志仍坐着,忍不住半真半假地责笑道:

“何伢子,你莫装奸唦!再装奸,今天的工分还要啵?”

何有志心中本有怨气,哪经得起她的激将,立刻蹦起身来借题发挥,指着田银凤的鼻尖愤然叫道:

“什么叫装奸?老子不是劳改犯,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来管老子?瞧你那德行,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哼!呲牙咧嘴地,说话也不嫌寒碜!告诉你,龅牙齿,你别狗仗人势,把你父亲的威风使出来,你当我是好惹的?不信你去吴家村问问,我何某人是不是软壳蛋?

哼!连公社老莫见我都要点头哈腰,你算个老几?告诉你吧,我不吃你那一套,我何某人是名正言顺的知识青年,是响应伟大号召而上山下乡的,不是劳改农场的被管制分子!

……说真的,老子今天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你敢把我怎样?哼!不给我记工分,谅你没有这个狗胆!”

田银凤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会遭来如此痛骂,她有生以来没有受人这等欺侮,直气得脸色煞白,嘴唇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扔掉粪筐,蹲在地上“呜呜”地大哭起来。

方必成在田里撒粪,不知这边发生了什么事,起先以为是闹着玩并没在意,后见众人围了上去,这才匆匆跑到何有志面前,问明了原因大吃一惊,这不是秃子顶上的跳蚤,明摆着何有志要吃亏吗,他预感到事情不妙,赶紧劝阻何有志。同时,他极力陪着笑脸安慰田银凤。

结果又是一个出人意料,方必成的到来正好给田银凤找到了“出气筒” ,只见她猛然站起身来,用手推掇着方必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道:

“你莫要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你当我冒看到哟?你早就记恨我哒,见哒我就翻白眼!今天,你们是串通好哒来欺侮我,我,我,我被他气哭哒……你就来看笑话是啵!看唦,看唦,我让你看,我让你看!”

说着,田银凤顺势又踢了方必成一脚。

方必成怔住了,一时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挨了一脚,要不是何有志拉他一把,保准还要挨对方一个嘴巴。

何有志把方必成拉到自己身后,横眉怒目冲上前去,举拳欲打却被众人拉住了。

田银凤见有人劝架,这会儿也不示弱,迎上前来嘴里哭喊道:

“好呀,你们两个男伢子打我一个妹子家呀,我给你打,我给你打,我不活哒,我让你打死算哒!呸!”

话音未落,她瞅空啐了何有志一口唾沫。

何有志在众人的拉扯下,此刻只有还嘴之机,没有动手之势,气得他暴跳如雷。

正在僵持之时,田金凤恰巧路过此地,听到二妹的哭喊叫骂之声,也忙赶来劝架,她奋力挤过人群,拉着田银凤的手说:

“银妹子,你少讲两句好啵,人家方伢子是个老实人,你做么子和他过不喀唦?”

田银凤双手推开姐姐,披头散发地更加撒泼道:

“你莫来狗捉耗子多管闲事,他如今是你么子人唦?我就要骂他,方伢子,你咯个死不要脸的,去年子呷哒我家的订婚酒,后来又翻脸不认账……”

田金凤又羞又气又怯,脸上象遮了块红布,本想再辩解几句,无意中见方必成双泪直流,一副地道的可怜相,忍不住鼻尖一酸,迅速转过身捂着脸,头也不回地向祠堂南端跑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0887 积分:11278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7 10:34:00 [只看该作者]

春耕开始下地忙,

有志干活累得慌,

银凤笑语遭唾骂,

金凤受气泪成双。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69 积分:2352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7 13:40:00 [只看该作者]

     这个银凤,这不是往姐姐心上捅刀子吗?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19 积分:6718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7 15:31:00 [只看该作者]

    知青下乡囧事多,

    遇到刁妇走不脱。

    莫看平时灵牙齿,

    秀才最怕人撒泼。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 11:32: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2/27 10:34:00的发言:

春耕开始下地忙,

有志干活累得慌,

银凤笑语遭唾骂,

金凤受气泪成双。


龙大哥好!数日不见,时在念中,值此新春佳节来临之际,"龙头"祝您及家人在新的一年里大吉大利,幸福和美,心想事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 11:38: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2/27 13:40:00的发言:
     这个银凤,这不是往姐姐心上捅刀子吗?
"闯北"姐好!谢谢您对"龙头"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咱铭记在心。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 11:4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丹阳在2013/12/27 15:31:00的发言:

    知青下乡囧事多,

    遇到刁妇走不脱。

    莫看平时灵牙齿,

    秀才最怕人撒泼。


"丹阳"大哥赠诗予以鼓励,让龙头感激不尽。看长篇耗时费眼,谢谢大哥对咱的关注和支持!顺祝您及家人新春快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 11:52:00 [只看该作者]

一会儿,田积善闻声而,他迈着八字步,不紧不慢地来到人群中,先板着面孔斥责了田银凤几句,然后带着微笑询问何有志事情的经过。

何有志被田银凤啐了个满脸花,心中气还未消,见她父亲来了,没好气地双手叉腰道:

“我的田大支书,你也知道来呀,你还不管管你的女儿,她满嘴喷粪,你要不管,我以后可要替你管教管教她啰,今儿对不起你呢,咱俩没有话说,我得回去洗个脸……”

在众目睽睽之下,何有志扬长而去,丝毫不给田积德留半点面子。

田积善望着何有志的背影,骤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低声而严厉地喝道:

“站住!何伢子,你给我回来!你小子眼里还有党的领导冒?你想造反是啵?造反派我见得多啦,你小子也想造反当官是啵?咯可冒得那么便宜啰,我要查你祖宗十八代咧,你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你只有老老实实改造思想,不准乱说乱动!否则,贫下中农就要对你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去专你娘的政吧,老子可不在乎哟!”

何有志走到一条水沟边洗净了手,大摇大摆地走了。

田积善被这话噎得直翻白眼,想不到这位白面书生竟如此大胆,眼睁睁地望着何有志远去,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转身冲方必成不客气地说道:

“听着!方伢子,咯件事你也在场咧,晚边子回喀你告诉那混小子,你们俩个都要写个检讨书,明天子一早,我要开社员大会。你还告诉他,检讨必须深刻,态度必须老实,想蒙混过关是不行的哟!……”

“田支书,我……我没有骂银凤。”

方必成抹着泪,抱屈地辩解道。

“骂哒,骂哒,他和何伢子都骂哒我咧!”

田银凤跳起脚来,指着方必成的鼻尖,不依不饶地信口雌黄,人群中一片“嘘”声,议论纷纷。

田积善挥了挥手:

“出工唦,出工唦,事情我都晓得哒,方伢子,你也莫要再讲哒,我要批斗的是姓何的那伢子,你就是站在旁边受受教育嘛,冒得么子关系哟,喀吧,喀吧,都喀下地干活唦!”

方必成不言声了,他紧紧地咬着嘴唇,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69 积分:2352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 14:18:00 [只看该作者]

       这可是老太太吃柿子——拣软的捏。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3 10:08: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4/1/2 14:18:00的发言:

       这可是老太太吃柿子——拣软的捏。


"闯北"姐辛苦了,谢谢您!您的肠胃炎好了么?


 回到顶部
总数 39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