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方便面


  共有4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方便面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1100 积分:7997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方便面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6/27 9:20:00 [只看该作者]

                   方便面
    这两天网上常常看见“热干面”给“炸酱面”加油,实际上说的是武汉人鼓励北京人在对待新冠疫情时要鼓足勇气,因为北京老百姓爱吃炸酱面,武汉人爱吃热干面,人和人的招呼变成了面和面的关注,这里“面”成了地域和人的代名词!
    我爱吃面,就是用小麦粉加水和成面团再擀成面皮切成条状,用开水煮熟的那种----也就是北方人所谓的面条,武汉热干面、北京炸酱面当然也是面条!
     之所以爱吃倒不是其名贵,而是从小家里贫穷,常常把面条当做好饭食,玉米面高粱面的窝窝头吃久了,换成白面条觉得上了一个档次,因为这个原因老家里也把面条神圣化:娶媳妇吃面条叫“喜面”、过生日吃面条叫“长寿面”、客人要走的时候吃面条叫“留客面”---总之由于面条长长的形状,吃到嘴里呼噜呼噜有很大的声响,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生动,给人们很多想象---特别是面条毕竟属于家常饭,不去饭馆在家里就可以做出来,所以吃面条时 就有在家里的感觉,尽管由于地域不同,各地面条的风味不一样,但是就是那种居家的感觉都是一样的,这也就迎合了一种虽然古老但是却渐渐淡去的文化,叫做所谓“乡愁”
    除了乡愁这些文化内涵以外,面条也许还有其独特的保健功能,在兵团的时候生了病,食堂会给你煮一碗面条,叫做病号饭,很多人吃了面条病就好了!
    在中国很多地方很多人也爱吃面条,各地都有自己的特色面条,比如:兰州拉面、山西刀削面、河南烩面、四川担担面、陕西梢子面、当然也有上面说到的北京炸酱面和武汉热干面---几乎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名‘面’---这些不同地域的人吃这些名面的时候也会带着各自浓浓乡愁---半碗汤水几根面丝,不仅果腹而且满足无穷的欲望,所以每当人们说起自己家乡的‘面’时,流露出来的馋态和渴望真的是一种文化和信念。
    当然,这些年所有这些名面加起来都没有一个名字响亮,那就是‘方便面’!严格说起来方便面不是一种面,而是一种产品,就象说汽车自行车帽子一样,但是方便面的名气很大,很多人不知道北京炸酱面不知道武汉热干面不知道陕西臊子面,但是他一定知道方便面!
     出门在外拉面削面烩面不能带在身边,能带在身边随时伺候的只有方便面,一块方便面只要能找到一碗开水,就变成了拉面削面烩面---就是回到了老婆孩子身边,有汤有水有温暖,天下就都是自己的家了。
    有了自然灾害的地方,送去救灾的第一重要物资就是方便面,其次才是矿泉水和帐篷,灾民们抱了一箱方便面就增添了无穷的抗灾力量,方便面真好,要比蒸馒头烙大饼及时的多,而且也不会放坏!
    谁都会出门啊,谁都会遇到七灾八难,逢到这时候人们如果饥饿首先想到的就是方便面!
    随着现代工业的发达人们可以做出各种口味的方便面,你可以吃到小鸡炖蘑菇、可以吃到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可以吃到鲜虾鱼板面---总之各种乡愁都可以做进方便面!
    方便面最可贵的还是其方便二字,我想世界上所有的发明创造只要给人的生活带来方便就应该是伟大的,听说在回顾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时,专家们推荐了抽水马桶还有缝纫机,名次远远排在了原子弹、航天飞机的前面----我想能推荐这些产品的专家应该是真正的专家---这些人真正理解发明创造的本意在于给人们的生活提供方便!
我们虽然是面条大国,但是方便面进入国门并不久远,
    我第一次吃方便面应该是二十多年快三十年前的改革开放之初。
    有一次我老伴到北京给她的老师做被子,我们家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也就是老话说的儿女双全,我老伴也就成了坊间说的“全活人”,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以后这种全活人成了稀罕物!
    她老师的女儿出嫁老人要陪送两床被子两床褥子----所谓的两铺两盖----现在孩子可能都不愿意要了,改革开放之初毕竟还有点穷。
    老人们讲究套被子最好由全活人来做,宫异娟给老师说咱们班就唐冬瑞有儿有女把她叫来!这样我老伴带着使命感到北京去了---这事我老伴真的办了不少回,很多人陪送闺女的套被子都来找她帮忙,第一针一定要她先缝,然后大家才能动手缝起来,那意思睡这被子的新婚夫妇就能儿女双全,其实这是计划生育的国策问题,就是都让我老伴给套被子也不能多生孩子啊,图个吉利高高兴兴就是了。
    我老伴的老师是她们的俄语老师,姓柳,而且是初中老师,但是她们关系非常好,很多年没有见面,借着套被子大家聚聚会,说说笑笑非常高兴,那天中午老师招待大家的就是方便面,而且是大名鼎鼎的:“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这还是老师出国带回来的,很多人不仅没有吃过也没有见过,这顿方便面把大家吃的啧啧赞不绝口,临走老师特意拿出两袋送给我老伴,嘱咐她回家给孩子们尝尝。
    晚上孩子们都回来了,老伴认真的把方便面拿出来,给我们讲如何如何好吃!这种塑料袋包着的东西我是头一次见,红红的袋子上面写着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我知道老伴喜欢崇洋媚外,心里半信半疑,就见老伴把水烧开,小料放在碗里,面在锅里烫好,捞在碗里加上热汤,就是这加汤的一刹那间香气出来了,那是一种浓浓的熟悉而又陌生的香气,像卤水味又比卤水淡,像家常炝锅又香多,总之只要闻过一次就让人永远忘不了,到现在只要一出现这个味就知道有人在吃方便面!
     那一次方便面吃的孩子们都印象深刻,儿子甚至要求:“爸爸你能不能擀点方便面啊!”
     后来方便面多了,人们对它也就不在神秘,而且现在我只要有一点办法也就不吃方便面,还是吃手擀面、原锅面、炸酱面,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才去泡一碗方便面,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方便面如影随形不仅是和我而是和人民大众紧密相连再也不能分开了。
     去年我从呼市去临河,要在火车上吃午饭,西岩在包头给我打电话说他给我准备好饭了,他在包头上车和我一起吃。
    西岩是老资格的铁路公安纪检人员,我想他是要陪我一起去餐车吃好的,等他上了车打开一个包,里面两盒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他一个我一个,车上有人认识他,招呼我们去餐车,西岩坚决不去,后来给我说:“这多好,咱们吃饱了,也不落话儿把!”哈哈哈,这玩意还能助人廉政!
    前几天我从包头上飞机回北京,头班机时间很早,天还黑,呼呼的吹着寒风,排队登机时,我前面是个穿着入时的女子,皮领大衣高筒的靴子,左手拎着一个怪里怪气的包,不仅衣着时髦也很有气质,但是双手抱在胸前的竟然是一桶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我和老伴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潮流。
    登机坐稳后,这位女子就招呼空姐:“给我把这碗面泡上,谢谢!”空姐说现在水还没有开请稍等,过了一会儿空姐给她把面泡好,她就呼噜呼噜吃起来,飞机在北京一着地她就打电话,好像谈一桩什么大买卖---不过这么时髦打扮的在飞机上泡方便面我还是头一次见,我以前总以为方便面是穷人饭!
    过了几天我到日本办事,住在离东京不远的千叶左仓一个很好的饭店,这天我一出电梯,看见来了一个很大的旅游团,浩浩荡荡有四五十人,打头的行李箱的拉杆上放着一个纸箱,那分明是我很熟悉的一整箱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我马上断定这是我的国人同胞,大声招呼:
    “哥们儿,哪儿来的,是旅游吗?”      
     他的语调声音我越发熟悉了:
    “当然是旅游,巴盟临河,你哪儿的啦!”他说的是我无比熟悉的内蒙古河套话!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3280 积分:12507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6/29 8:06:00 [只看该作者]

世间面食知多少,
从古至今处处骄,
更有现代方便面,
异国他乡也见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