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野稗子 → 微小说 遗嘱


  共有4539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微小说 遗嘱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野稗子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832 积分:7736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7/31 12:21:00
微小说 遗嘱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 12:06:00 [只看该作者]

            《遗嘱》野稗子
      老张怕老婆是出了名的,典型的气管严,从结婚的头一天开始,老张也努力地反抗过,可是,论武——老张打不过在体工大队当拳击教练的大舅爷,论跤——摔不了柔道队的小舅子,论嘴劲——说不赢机关枪赛的老婆,一梭子爆豆般的方言土语让老张张口结舌、甘败下风、俯首称臣,老张这个执有大学文凭的臭老九,在家里就是香不起来,在儿子降生之后屈尊为家庭的三等公民。
       同事们都知道老张每月发了工资,必须全盘上缴,以博得老婆大人网开一面,这叫缴枪不杀。八十年代老张口袋里没超过五毛钱,熬到二十一世纪,老张口袋里可算是拥有了十块钱,同事们AA聚餐时,从来不找老张,免得老张的脸面挂不住。
      老张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跳舞,大半辈子的嗜好,用老伴的话来说就是爱读点百无一用的闲书,上班下班朝八晚五,小菜买买做做,哎——别笑话他,谁家不养只母老虎。
      时光荏苒,一晃儿老张白了头,儿子结了婚,他和老伴都退了休,在小菜场里碰见好友老何正在摄影采风,一问才知道老何参加了街道的老年摄影队,看着老何单反相机里的一张张照片,老张的心跳得扑通通的,他年青时也喜欢摄影,不过玩得是工会的相机,一问相机价钱,老张顿时搭拉下脑瓜子,似霜打的茄子——蔫了。
      老张回到家脸色不好看,夜里在床折饼儿,翻来复去地睡不着,老伴大声说:“吃长虫了,咕秋嘛,大尾巴蛆赛的!
      老张斗争了三天,手里摘着小菠菜鼓起勇气:“老何参加了老年摄影队,我也想……”
      “想嘛,你也参加?”
      老张点了点头……
       “买一个单反相机?”
      老张又点了点头
      “介有嘛,咱也买一个,不过——得把你嘴缝上,别吃别喝了,行吗?也不瞧瞧你那个德性,老东西——玩单反穷三辈儿!”
      锣鼓听音儿,说话听声儿,这是日本船——满完(丸)!
      老张甩掉手中的小菠菜,堵气地回到屋里,厨房里传来老伴的声音:“嘿——胆大了,想罢工,晚饭——你也别噻(sai)了!”
……
      老张手握着铅笔趴在写字台上,低着头在纸上比比划划,老伴大声喊:“划拉嘛那——大晚上不睡觉,点灯熬油呀,关灯!睡觉!”
      老张不理,继续比划着……

      老张给儿子打了个电话,有气无力的说:“鹏——你回来一趟吧,爸——不好受。”
      儿子风风火火地赶回家,一进门大声问:“爸你怎么了?病了,咱上医院瞧瞧去!”
      老张半眯着眼,躺在床上把手里的纸递给了儿子,鹏接过老张递过来的纸,心里咯登一下子——遗书?他扑到老张的身上:“爸——你倒底是怎么了?”
      老张指了指那张纸说:“你哭嘛,你先看看……”
      鹏儿打开纸一看, 上面画着一架单反照相机,不解其意:“这……”?
      老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爸年青时就喜欢照相,这辈子就是想买一架属于自己的照相机,看来是李双双守寡——没希望(喜旺)了,鹏呀——等爸死了,你就把这张画着单反相机的纸,当做单反相机跟爸一块烧了吧,爸就这么一个念想了。”
      鹏儿立马明白了:“妈——你就给爸买一架相机吧,家里又不是没钱,要不我给爸买!”
      老伴儿从儿子手里拿过画着单反相机的那张纸,看了看,又看了看儿子,跺着脚发狠地说:“老东西——算你狠!买!买——砸锅卖铁给你买!”
……
      老张脖子上吊着单反相机,走遍大江南北,饱览祖国山山水水,那一张张绚丽的照片中映着老伴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2016、12、2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