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麦田新绿 → 金一南笔下的长征立体巨画(续二十一)


  共有6136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金一南笔下的长征立体巨画(续二十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麦田新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780 积分:6176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7/31 12:26:00
金一南笔下的长征立体巨画(续二十一)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0/29 11:36:00 [只看该作者]

 

       金一南笔下的长征立体巨画(续二十一)

 

  该书第250-264页,是本章第二节《彭德怀·蔡廷锴·宋美龄》。

  其中第250页写道:

  第五次“围剿”中蒋介石三次遇险。

  一遇彭德怀。二遇蔡廷锴。三遇宋美龄。

  其中第253页写道:

  浒湾、八角亭战斗历时3天,毙伤敌人520多人,红军伤亡和失踪1095人,伤亡重大。

  蒋介石却受刺激重大。(当年长途奔袭的红军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竟然挺进到距蒋介石设在临川第八中学的前进指挥所仅30公里的地段。)

  当时任红七军团参谋长兼二十师师长的粟裕加回忆说:

  这是一场恶战,这次作战从战役指挥到战术、技术上都有教训……十九师是红七军的主力,战斗力强,擅长打野战,但没有见到过装甲车,这次敌人以两辆装甲车为前导冲击他们的阵地,部队一见两个铁家伙打着机枪冲过来,就束手无措,一个师的阵地硬是被两辆装甲车冲垮。

  粟裕是我军著名的常胜将军,常胜将军却如数家珍一般回忆曾经历过的失败,尤其是重大失败。“一个师的阵地硬是被两辆装甲车冲垮”决不能说是光荣记录。

  但记录历史,不只是记录光荣。

  其中第254-259页写道:

  对第五次“围剿”准备极为精心、极为充分的蒋介石,几乎将一切都考虑到了,就是没有考虑到彭德怀奔袭浒湾,没有考虑到“闽变”——1933年11月20日,十九路军将领蒋光鼐、蔡廷锴发动抗日反蒋的福建事变。

  (蒋介石并不看中事变的政治造势)他看中的是蔡廷锴指挥的那5万军队。

  蔡廷锴从军多年,除本人多次担任敢死队长外,所部在行军作战中,也多为先锋。他官至团长师长在战斗中还亲率预备队冲锋,是粤军中著名的猛将。

  1927年8月1日,他被迫参加南昌起义。虽然担任了南下部队左翼总指挥,但他是不情愿的。部队至进贤县,他乘混乱之机清理掉队伍里的共产党员,脱离了起义军。

朱德、毛泽东指挥红军主力与蔡廷锴交手的)高兴圩血战,成为红军第三次反“围剿”中待续时间最长、战况最烈的一次战斗。

  国民党政府战史汇编《关于第三次赣南“围剿”之经过情形》的作战总结中,更称高兴圩战役“实为剿匪以来最胜利最激烈之血战”。

  高兴圩血战后一周,“九一八”事变爆发。

  “九一八”事变留给中国人的是屈辱。

  “一·二八”事变却让日本人看到了抗争。日本人面前不再是张学良,是敢死的蔡廷锴。

  “一·二八”抗战后,十九路军被调防福建。

  这样一支颇具战斗力的军队在第五次“围剿”中打出抗日反蒋旗帜,给红军打破“围剿”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

  其中第261-264页写道:

  红军却错过了利用福建事变的大好时机。

  处理福建事变的失误,外部有苏联的国家利益因素和共产国际的立场,内部也有我们自己丰沃的极左土壤。政治上、军事上的关门主义只是表象。打破第五次“围剿”这一重要机会的丧失,有着某种主观客观上的必然性。仅仅指责博古,或者再归罪一个李德,远不能说就总结出了教训的全部。

  其中第260-261页写道:

  (蒋介石没有考虑到的第三次危机,即三遇宋美龄

  宋美龄在战事正紧之时来到抚州前进指挥部,本想慰问蒋一番,却意外发现蒋的床下隐藏着原配老婆(毛福美)的宁波小菜罐坛,臭冬瓜自然绝对少不了,脾气便火山一般爆发了。

  腌菜罐子没有藏好,被宋美龄从床下一个一个拖出来,统统砸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