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我们那个年代(连载)


  共有264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们那个年代(连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路无言
  2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三星会员 帖子:81 积分:64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8/30 5: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19 22:58: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四.生活磨难(下)

天路无言

 

和乡亲们比较起来,知识青年在农村插队的前期,政府在生活方面还是给了一定的补贴和照顾的。考虑到城镇知识青年初到农村尚没有生活基础,为了解决下乡后在住房,口粮等方面遇到的具体问题,国家在统一组织知识青年下乡时,都会拨付一定的安置费用,包括一些必要的补助措施,目的都是为了使知青能够比较顺利的度过生活上的困难,尽快在农村稳定下来。安置费用中属于动员地区使用的部分叫动员费,主要用作知青下乡时的交通费,途中食宿补助,困难补助等。安置地区使用的部分主要用于建房,以及购置小型农具和家具,以及粮、油、医药等生活补助。生活补助原则上为一年,主要用于下乡后第一年的生活补助。另外,根据陕西省政府当年的规定:下乡知识青年到达生产队后,未参加分配前,由当地粮食部门在经销粮中安排供应。下乡知识青年参加分配后,所分口粮达不到规定标准的,粮食部门对不足部分,仍继续供应。因此,尽管当地粮食相当紧张,物资供应极度匮乏,至少在插队初期,政府还是对知青的口粮供应问题给予了适当考虑。事实上,数万知青一下子压到生活条件极度困难的农民头上,生产队也是承担不起的。

    乡亲们为了解决温饱,除了在地里下苦种点粮食以外,总要设法养几只鸡,到集
市上买个猪娃子养头猪,有条件的弄些羊赶着。我们知青点为了改善生活,也在乡亲
们的指导下养了头猪。记得我等在茶坊集市买猪娃子时,都是把手伸到衣服底下,买
卖双方捏着手指头划的价,最后好像是两块钱一只买的。在山区养羊自然是游牧方式
,放羊人赶着羊循着那坡上或沟里水草肥美处尽管放养。养鸡特别是养猪,当地乡民
亦习惯于放养。看官如若走到茶坊街里或坊间,兴许就会碰到若干猪猡旁若无人般到
处闲逛觅食。其实乡民门放养亦属无奈之举,家里婆姨娃娃们尚且嗷嗷待哺,哪里还
有那多余粮食供养天蓬元帅。既是如此,将猪撒出去任其在外打野食,亦是聊补粮草
之不足而已。只是如此一来,阁下如若在乡下偶感内逼,急需便溺,即使是在茅厕内
亦须酌情手持棍棒一根,借以护持方便。阁下可能要问:何故如此?君不见附近已有
若干匹瘦猪环绕窥测,伺机而动欲朵颐君所遗矣。家里既无粮食喂猪,当地生活又极
其贫瘠,天蓬元帅又能何处觅食,万般无奈只得学那狗行千里改不了之法也,真真是
慢待那下凡的天蓬元帅了。
    在农村时,小子感受最深的就是两个字,一个是“困”字,另一个就是“饿”字。
先说说“困”字,每日里起早贪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无论怎么睡都觉得解不了乏
,无论睡多长时间也总是觉得睡不够。都说陕北的窑洞冬暖夏凉,小子和乡亲们所说
的倒是有同感,唯独就是在窑洞里睡觉,更是觉得早上该起床时,愣是困得睁不开眼
,你说怪不怪呢?其次再说说“饿”字,可以这样说,我在农村插队这几年,就好像从
来没有吃饱过。我辈知青的肠胃不知怎的,俨然就似那无底洞一般,棒茬子粥一气喝
上数海碗,馍馍一顿跌上七八个乃至十来个,简直就是稀松平常。也日怪了,那时候
我们就算是吃了个大肚子蝈蝈红,也还是觉得没有吃够似的。我等就似那饿死鬼托生
的一般,若不是脑子里多少还有些口粮定量这个弦儿,真就能吃个盆干罐净江河日落
呢。
有一次,小子到别的队知青点去探访熟人,因为彼此都是朋友,所以中午定要邀
我共进午餐。绕是盛情难却,加之也委实有些饿了,小子思量顺便打个尖儿,再
往回返亦是人之常情。待进了厨房揭开锅盖,小子一看锅内之物,不禁瞠目。锅
内并非别物,乃是一锅玉米粒熬成的粥,请注意所谓玉米粒竟完全是整粒儿的,
洗净后直接抛入锅内,撒把碱面就擎等着熬熟出锅了,出锅前再撒上少许食盐即
大功既成。小子曾问及:既然是怕耽误工夫,至少也应该将玉米磨成碴子,哪怕
是熬玉米碴子不也好么?答曰:日日劳作早已疲惫不堪,饥肠辘辘弄得饥不择食
,磨成碴子说起来容易,关键是得有人去磨啊!难不成谁还有精力去做此事么?
况且拉成碴子和直接煮玉米粒儿吃有何区别么,再好的东西过了嗓子眼儿难道还
有味儿么,莫不如省点时间睡会儿觉吧!再者说了,我们有时候,就连脱了壳儿
的麦粒儿亦是如此煮食呢。我闻听后,先是愕然继而默然无语。其实阁下可能有
所不知,我等知青饥肠辘辘之下,即就是端起海碗吃那盐煮玉米粒儿,亦觉食之
味甘如饴。更有甚者,小子平时有时因腹内无油水和饥饿所困,在馍片儿上抹上
一层大油或涂上层油泼辣椒面,细细品尝那感觉绝对是美味佳肴呢
我们队曾来过省里的下放干部,是一家子。先生姓纪,夫人姓赖,两口子为人热
情谦和,与我等知青和队里的乡亲们,相处得十分和睦就像是一家人。记得有一
次,老赖两口子,邀请我们队的知青到家里吃菠菜面。我原以为所谓菠菜面,就
是将面条煮好捞出再过下凉水,然后浇上菠菜面码儿而已。待小子品尝之后方知
,乃是将杂面用波菜汁儿活好后切成面条,再依程序料理成卤面,其中面条由于
是用菠菜汁儿活的,煮后竟呈晶莹碧绿的色泽,食之则别有风味。小子着实是孤
陋寡闻且从未见过如此做法,大伙吃完以后也都纷纷赞不绝口。算起来,我等众
人在农村插队已有时日,早已习惯于粗茶淡饭,混饱肚子就得,哪里还顾得上有
什么讲究,今日竟有幸品此美味,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呢。多年以后,小子每次
有机会吃到菠菜面时,都会念及当年在茶坊,大伙儿聚在一起吃菠菜面时,其乐
融融的情景,仍令人唏嘘不已。小子不禁叹曰:时光荏苒,聚首无期,往事已矣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那迪
  2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32 积分:4433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7/30 22:58: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19 23:47:00 [只看该作者]

十余册的日记处理掉了真是太可惜了,都是珍贵的历史资料,好算记性好,还能回忆起来。天路无言慢慢写,我老眼昏花慢慢看。祝你中秋快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北京老娃
  2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3407 积分:1936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5 17: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20 0:25:00 [只看该作者]

        谢天谢地 !我们插队的村基本生活条件基本具备;还赶上一个先进队;遇上了好带头人;和帮助爱护我们的乡亲们。知足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2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9007 积分:406764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20 12:38:00 [只看该作者]

那迪姐姐说得好,“天路无言慢慢写,我老眼昏花慢慢看”。当年我们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年青人们付出的是辛苦,但收获的是血液流动的清新氧气和精神里渗透的原生态气息。岁月冲刷着我们的额头,沧桑爬上了我们的双鬓,但现在还有一颗不老的心。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路无言
  2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三星会员 帖子:81 积分:64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8/30 5: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20 14:44:00 [只看该作者]

 

茶坊落户

 

 

     当年知识青年如果到农村去插队落户,政府都会按照有关规定给生产队拨付些安置费,用于补贴知青住房建设,添置必要的灶具农具等。但是那会儿讲究的是贯彻上级指示精神不能过夜,具备条件的要执行,不具备条件的也要先执行,而且执行起来犹如迅雷不及掩耳。因而,实际情况就变成了一切都是先执行,至于执行以后会有什么问题,乃至会产生什么后果都是到时候再说了。你想想《人民日报》是1968年12月22日发表的上级的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转瞬之间,我们这批知识青年已然于1969年1月19日踏上了去延安插队的征程,有的知识青年甚至比我们还要早。时间如此仓促,列位看官可想而知,对于承担安置知青任务的县,公社,乃至生产队根本就没有时间做好建房等相关准备工作。乡亲们都是以最大的热情,乃至克服了很多困难,方以博大的胸怀接纳和安置了我们这些北京娃。

     1969年元月,我们刚到茶坊生产队插队的时候,就是因为上述原因,临时安置在社员的家里居住的。这一点,小子在《知青生活》一文中已经说过是住在大队党支部书记家。当时,我们几个男生就住在老支书家院门的左侧,女生则住在进入院门里边右侧的房间,老支书一家则挤住在院门里边左侧的房间。男生的房间门是临街的,屋里面积不大,大约有8平方米左右,差不多进门就得上炕。晚上和乡亲们一样,我们也都逐渐适应了头朝外并排就寝的习惯。茶坊邮局就在我们宿舍的左侧隔壁。那会儿小子经常会去邮局翻翻有没有自己的信。人在他乡日子久了,就会真切的感受到家书抵万金的滋味。好在我们在队里的时候,乡亲们对我们却是关怀备至,极是热情,着实令人感佩不已。平日里,我们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队里和乡亲们都会看到眼里记在心上,常常是还没有等到我们说呢,队里就已经作了安排了。到了晚间或空闲时,乡亲们也会时常来串门儿聊天,相互之间竟处得很是热络呢。

     冬季的时候,我们把炕烧得很暖和,尽管临街的木板门四处漏风,寒气逼人,但是只要是钻进被窝里却还是热乎乎的感觉很舒服呢。不过有那么几次,火炕烧得热了点,竟热的屁股都不敢沾炕,只得把被子掀开晾会儿再说了。据小子听说其他队里,有的知青因夜间烧炕烧得过热,也有将褥子烧糊了的呢。到了冬季严寒期,陕北的气候极其寒冷,即便是在屋里比起屋外头也好不了多少,夜里都不敢钻出被窝,实在憋不住要起夜,还真得有股子不避寒冷的勇气才行。列位看官可要知道被窝内外绝对是冰火两重天呢,待踮着脚摸着黑找着鞋,浑身已然冻得哆哆嗦嗦的,上下牙床止不住的打架,好歹儿吸溜着冷气办完事需迅疾窜回被窝,否则再待上一会儿,就会有一种马上要被冻僵的感觉。

小子在村里的时候,对当地的土炕多少有些了解。基本上当地的土炕有两种,一种是用事先打好的土坯砖砌的,还有一种是搁石板铺就的。土坯砖砌的炕热的慢但是凉的也慢,保暖性能要好一些。石板炕则刚好相反,热的快凉的也快,保暖性差一些。我们男生在老支书家住的炕就是石板炕。不过甭管是哪种炕尤其是石板炕,烧炕的时候都要特别注意压住火苗,尽量避免明火,讲究得是保持暗火慢慢烘着,灶口再拿块儿石板或是砖头适当挡着点儿风口,实际上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控制氧气的供给量。这样作既能节省柴火,而且又能保持火炕的一个舒适温度。烧炕这种事儿说起来容易,其实并不简单,只有亲身经历实际锻炼方能摸着点儿门儿。我们那时候,烧炕的柴火用得最多的是玉米秸秆轧成的寸段。这种秸秆铡成的寸段实际上是拿来喂牲口搭料用的,使完剩下来后就可以拿来烧炕了。为了照顾知青冬季烧炕取暖的需要,遇着烧柴有困难时,我们就可以到队里的饲养场去挑上点秸秆,以补充柴火的不足。我那会也曾多次去挑秸秆。挑秸秆的篓子是用荆条编的,直径竟差不多有2尺5左右,装满秸秆后挑起来一边一个,那架势就如同二郎担山一般,颤颤悠悠的好不威风。别看秸秆挑起来两大篓子似乎挺唬人的,其实秸秆这东西比起挑别的东西来可要轻的多了。为了解决知青冬季吃菜的问题,乡亲们每年都会帮助我们积些酸菜,腌菜缸之类的基本生活资料队里也都帮着我们准备好了。逢秋末冬初的时候,知青就在乡亲们的指导下,将白菜略微清洗摘去老帮,然后用刀把白菜整棵地剖成两半,再搁到开水里稍微烫一下备用。待白菜放凉以后,将白菜在腌菜缸内一层一层的码好,每层间可以适当洒些盐(其实不撒也无所谓),继而倒入凉水直到没过白菜,为防止漂浮再用石板把白菜给压上,最后找块塑料薄膜把缸口封好就行了,没有的话不苫上也行,就那么敞着口我看也无所谓。如此,以陕北的气候条件腌好酸菜,大约需要3到4周左右时间。

     等到知青安置费拨下来以后,生产队按照上级要求专门组织人力为我们知青建了房,我们才从老书记家搬出来住进了知青点。新建的房子是木架结构土坯房,宅基地紧挨着队长的家。那时候,知青们和队长家由于住得很近,平日里相互关照和来往也就比较多。那年,队长家老两口年纪应该有50出头了。队长看起来眼睛炯炯有神,身板儿结实硬朗,平日里穿戴衣物总是非常干净整洁,浑身上下收拾的利 利索索的,显得蛮精明干练的,举手投足的范儿能让人感觉到过去在部队里呆过。实情确实也是如此,队长解放前曾在赫赫有名的回民支

 

(图示为茶坊队知青与房东大娘合影。)

队里干过,据说还曾经给马本斋当过卫士。闲暇时和队长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队长偶而谈起过去在部队的事情,仍然感慨不已难以忘怀呢。队长的婆姨(平日里我们知青都亲切地称呼其为大娘)相比起队长来则显得苍老得多了,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她整日里屋里屋外的忙活,从未见有闲暇的时候。论起手头的活计来,无论是织布纺线,剪裁缝衣,绣花做鞋,还是地里的农活,磨坊点豆腐,灶台的厨艺都能拿得起放得下,村里老老小小的提起来没有不竖大拇指的。原来曾觉得在农村下苦劳动自然要苍老的快些,和队长一家相处时间久了,方知队长家里的经历亦十分坎坷。老两口原来曾有一个独子,省吃俭用呕心沥血的,好不容易将其拉扯成人,且已娶妻成家。本指望一家人能苦尽甘来,和和睦睦,红红火火的过日子,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儿子外出时在水库用炸药炸鱼,竟遭不幸以致命丧黄泉,老两口老年丧子,其打击可想而知,叫大娘一家如何不苍老呢。

     书说简短,自打知青搬来以后,知青点的知青们和队长一家相处的可以说是亲如一家。队长和队长的婆姨对我们的生活起居等处处关心备至,特别是大娘平日里问寒问暖,为我们缝缝补补的没少忙活。知青们也如同部队驻扎一样,亦对老两口敬重有加,常常帮着洒扫庭院,挑水劈柴等干点活儿。记得有一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给病倒了。那次病的还挺重,发烧烧得我迷迷糊糊的,只是一个劲儿得想喝水,大娘放在我枕边炕席上的两暖壶开水,好像时间不长我就都给喝光了。之后回想起来,我曾经很纳闷儿,当时那么烫的水我怎么就喝下去了呢?印象中,小子自打记事起从来没有病得这么重过,感觉浑身疼痛无力,整个人就几乎没有任何意识。大娘见状着急了,先是将队里的赤脚医生叫来,说是急症还是送公社卫生院吧。大娘眼见我瘫软无力起不来床,加之卫生院离这里并不远,就叫赤脚医生在我这儿先看护着,她就赶忙跑到卫生院请大夫去了。还算不错,没有多大会儿,公社医院的一位老大夫背着药箱来了。小子在迷迷糊糊中只是感觉到老大夫先是取出一根巨型针筒,给我推了一针什么液体,随着液体缓缓的推入的过程,我就感觉到头脑随之渐渐清醒了许多。之后,老大夫又为我采取了些针灸疗法,最怪异的是在我肚子上竟还扎了六针,不知是有什么说法。总之,治疗之后没多久,我的病就开始逐渐好转了。小子躺在炕上爬不起来的那几天,大娘一家嘘寒问暖,送吃送喝,忙里忙外的没少操心,亲生父母亦不过如此而已。40多年过去了,小子每念及此皆感铭肺腑,魂牵梦绕难以忘怀呢。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那迪
  2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32 积分:4433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7/30 22:58: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20 22:01:00 [只看该作者]

      在农村时,小子感受最深的就是两个字,一个是“困”字,另一个就是“饿”字。

     

      同感! 困,一直伴随着我,第一次回京探亲,凌晨一点多到家倒头就睡,把表转了一圈半多,到晚上9点多才起来吃饭。 饿,也是。一生中最饿的一次也是在陕北,那时晚饭吃得早,第二天,一大早出早工,干了半天活,送饭的也不来,饿的饥肠辘辘快要晕倒了。没油水,怎么吃都吃不饱,俨然就似那无底洞,其实就是饿过劲了。回北京就这个睡劲儿和吃劲儿,说实在的,真让老妈心酸。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臾声
  2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9657 积分:57114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3/7/30 6: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21 11:42: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天路无言在2013/8/31 6:32:00的发言:  
“斗转星移,世事沧桑。很多年过去了,当人们回首这段苦难历程的时候,成千上万当年的老知青们从心底里发出自豪的呼唤,我们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点击开新窗口欣赏该FLASH动画![全屏欣赏]
http://player.56.com/v_MjMyNjA2OTk.swf

百年中国--非常岁月(上山下乡)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2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9007 积分:406764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23 12:40:00 [只看该作者]

    臾生大哥上传配制的视频是那个年代活生生的纪实情景展现!如火如荼的中国大地,忽又卷起一股强劲的“红海洋”旋风,这是我们亲身经历的场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路无言
  2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三星会员 帖子:81 积分:64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8/30 5: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28 10:32:00 [只看该作者]

 

砍柴记事(上)

 

 

      当地乡民皆以柴火烧火做饭,乃至冬季取暖亦以此为生活必需品。平日里耕作之余,家里无论父母长辈,婆姨女子和岁娃儿均以收集柴火为重要营生,真可谓家里不可一日无柴。看官阅到此处,必会起疑,陕北并不缺煤啊!在坊间乡里不是流传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碳么?即就是拿富县来说,牛武煤矿离茶坊也近在咫尺,何不烧煤岂不痛快,难不成乡民不识此物么?此话若传至乡民耳中,必被掌嘴无疑。看官有所不知,我们去插队哪会儿是当地60年代末期。据我们所知,一般仅是公社,粮站,邮局,信用社等,还有乡民们称之为吃公粮的那些人,可能会有些条件烧煤。反观乡民们的生活状况,能吃饱肚子,尚且极其不易,而且其中相当数量的乡民平日里需省吃俭用,甚或忍饥挨饿,方能勉强挨过春荒,好歹接上夏粮已属侥幸。更有那春荒时节,一些乡民借贷无门,闭门封窑,携妻负子,流浪乞讨亦不为奇,又何来阿堵物来买煤呢?

      说起牛武煤矿,容小子再罗嗦几句。我插队的第二年,队里买了辆手扶拖拉机,农忙时用来耕地运粮,闲时到牛武煤矿给茶坊街里的公家单位运煤,跑跑运输搞点儿副业。我呢有幸开了一段时间的手扶拖拉机,那段儿时间的活儿刚好是去牛武运煤,跑运输,一天往返两趟。有一次到煤矿去拉煤,因从未见过矿井里挖煤是个啥样子,打量着去矿井里看看。于是,趁着工人往车里装煤的空儿,打了声招呼就去了矿井。来到位于山边的矿井坑口,可巧碰上矿工弓腰塌背的拉着运煤车出来。但见那矿工头上带着顶柳条帽,浑身上下几乎一丝不挂,满身沾满煤灰,身上肌肉隆起,肩挂缆绳双手拽辕,上身几乎贴地拉车出来。小子闪目再看这拉煤车,却是普通的架子车改装而成,不仅前后加板展长,且四周围上了约2尺高的槽帮,装满煤炭总要有七,八百公斤似乎都不止,着实令人咋舌。待让过煤车向矿洞里望去,矿洞约有2米多高,1米5左右宽,洞壁皆为坚硬岩石。估摸采煤矿工并无完善的矿灯之类设备,唯见矿洞口右侧石壁上挂着一排青油灯,凡进矿者就顺手取下一盏油灯提着用于照明。我也学着样子手提油灯,沿着矿洞摸索前行,油灯照亮之处,看到地面有些积水,洞内很静,可以清晰地听到洞顶石缝里渗出的水珠滴答落地的声音。勉强摸索着前行了一段,我举灯朝前望去,就像是无尽的深渊,前方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停住脚步,我只能隐约听到矿洞深处似有采矿作业的击打声,以及清晰可辨的咚咚的心跳声,俨然就像夜幕中旷野里孤独无助的行路人,又像是掉进囚笼里看不到出路的囚徒。小子乍着胆子继续前行,四周的嶙峋石壁越走越窄,就像是座大山,无情的压向自己,逐渐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扑朔闪动的油灯的灯花,似乎随时都会被吹灭,此时心底里油然生出一丝恐惧之感,踌躇再三,终于决然转身逃出了矿洞。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3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9007 积分:406764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30 22:20:00 [只看该作者]

  天路无言:您就是老中青网那个叫“张树人”吗?我看了不少你的文章,这算是对上号了。

 回到顶部
总数 158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