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追你追到老鼠洞


  共有911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追你追到老鼠洞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26:00 [只看该作者]

第九十八章 秦安城中突审穆凤
    穆凤被押到秦安之后,万博士等人就对她进行了突审。
    万博士问:“穆凤,你知道程修增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穆凤答:“我不知道。我来秦安并没有触犯法律。程修增到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万博士问:“你们的速腾车是在什么地方买的,是谁的钱买的?”
    穆凤答:“是在北京买的,钱是我的。怎么了?”
    万博士问:“你还有钱吗?你别以为我们对你的情况不了解,你做的事情我们一清二楚。说说吧。”
    穆凤看了万博士一眼,心想,这个家伙可能是蒙我,我什么也不说。他们查也查不出来。她说:“我做什么事情了?我不知道。”
    杨勇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还要把你的问题一件件给你提示吗?”
    穆凤无语,似有不服的神情。
    万博士说:“听说程修增在湖南打了一场官司。并且官司打输了。那100万是怎么来的?”
    穆凤说:“是他们公司的钱吧。这事我不知道,你们去问他去。”
    杨勇说:“你胡说。那不是你穆凤给他的。是也不是?”
    穆凤听到这里,不由一惊,吞吞吐吐的说:“是我给程修增的。可是他又被别人骗走了。其实我们都是受害者。”
    杨勇说:“你是受害者?你不知道你的钱是怎么来的吗?”
    穆凤不语。
    杨勇说:“你的所有钱都是你诈骗来的。你到底给程修增多少钱?”
    穆凤答:“就100万。其他我并不知道。对了,买车的钱是我出的。他没有多要我的。”
    万博士说:“这点还算你老实。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穆凤答:“没有了。”
    万博士说:“你再想一想。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应该明白。有什么都讲出来,别叫像挤牙膏似的。”
    杨勇说:“我再给你提个醒,你应该认识赵光吧?”
    穆凤听到赵光,头上出了一头的冷汗。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西安的警察怎么知道方州的事情?她抬眼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万博士和杨勇。
    杨勇说:“你觉得我们神奇吧。可以实话告诉你,我们不是秦安警察。我们是方州的。”
    穆凤更是吃惊,没有想到方州的警察会在秦安,他更是吃惊的是这次出逃,偏偏往这枪口上撞。她只得认栽。
    在第二天,在另一个地方,小水滴和文武良又对穆凤进行审讯。她合同穆龙和丁文理盗窃了方州前进路农村储蓄所的100万现金,她得到20万元的事,已经从穆龙和丁文理口中得到证实。
    小水滴问:“穆凤,我问你,你得到多少赃款。”
    穆凤答:“就20万。”
    小水滴问:“你是怎么把赵光杀死的?”
    穆凤说:“是丁文理给的饮料,他喝了就晕了。是穆龙把他打死的,我没有杀他。我只是看到了。”
    文武良说:“狡辩。你说你没有杀赵光。穆龙是怎么杀死赵光的?”
    穆凤说:“他是用锤子把赵光砸死的。然后,用硫酸把赵光毁了容。”
    小水滴非常愤怒,没有想到一个看着十分柔弱的女子有这么毒辣的心肠,她怒不可遏的问:“是谁拿着硫酸瓶倒在赵光脸上的?”
    穆凤含含糊糊的说:“可能是我吧,我记不清了。”
    文武良问:“你骗取斗北星多少钱?”
    穆凤说:“我们是投资,他投了180万,我投20万。”
    文武良说:“你说得好听。投资,投到哪里了?恐怕都给程修增了吧?”
    穆凤说:“程修增负责给联系客户,当时200万都打到他的账号上了,我一分钱都没有拿。”
    小水滴说:“说的好听,你买车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穆凤到此也无言以对,她清楚自己的罪行,光杀害赵光一案就要她的命,还有骗取斗北星的180万元的巨额诈骗,又是罪恶不轻。万般无奈,她只得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万博士和文武良会面后,商定和方州联系,请局长派人来把罪犯押回方州。由文武良负责此事,小水滴、杨勇和他继续监视赵家明,尽快查清程修增逃到哪里去了,尽快把他绳之于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32:00 [只看该作者]

第九十九章顺藤摸瓜抓赵家明和毒贩
    赵家明骗人不成,又无钱还赌债,到此时已经是穷途末路了,骗人者最终反被人骗。他也是咎由自取。他只有和老李等人摊牌,自己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愿意听从他们的安排。
    老李说:“明大哥,(他们现在仍然不知道赵家明的真名,还叫他明佳兆)你只要听我们的,我那十几万元就不让你还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赵家明垂头丧气的说:“我还说什么?你们叫我做啥都行,我听你们的。”
    老张说:“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咱们还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做好了还能发财。”
    老王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想叫你送点货。现在警方看得紧,你是一个生面孔,没有人注意你,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赵家明问:“是什么货?”
    老孙说:“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我们把货装好,你只要按照指定的地点,送到指定的人手里,你就算完成任务了。”
    赵家明说:“好吧,什么货,我也不问了。其实,我明佳兆也不是个怕事的人。我也不是才涉江湖,也算闯荡多年了哦。说吧,什么时候,到什么地点,交给什么人手里。”
    老李和其他三人交换一下眼神,就说:“地点是秦安西郊颜家堡颜家胡同108号,你去找一个叫颜真卿的人。”
    赵家明问:“颜真卿不是唐朝时候的人吗?怎么……?”
    老李说:“不错,颜真卿是唐朝时候的人,这个颜家堡也就是他的老家。不过,你要找的颜真卿不是唐朝的颜真卿,而是接头人的代号。你去到那里,有人问你,你找谁?你就说你找颜真卿。他又问找颜真卿做什么?你说,颜真卿的书法好,想讨几张墨宝。对方说,颜真卿早死了。你一定是傻子。你说,我才不傻哪,我傻怎么爱吃白面。这就算接上头了。你把货交给他,他会给你一个箱子,你把箱子拿回来就行了。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这几个毒贩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警方和万博士的掌控之中。针对他们的计划,万博士和西安警方立即研究对策。他们派出侦查员在颜家堡附近严密布控,特别是在颜家胡同秘密的监视着108号住户,详细记录着来往出入此门的人员。对于什么时候抓捕赵家明,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直接放任赵家明和对方接头,在现场抓个人脏具获。二个是在赵家明出发的路上就抓捕他,然后,带上他的货,由警方的人装扮赵家明与对方接头,到时把接头人抓获。讨论的结果,众说纷纭,最后万博士说,还是第一方案为好。因为时间、地点、人员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过早抓捕赵家明,可能会打草惊蛇,因为还有三个人不可掉以轻心。也得时刻掌控,不能惊动他们。应该在抓捕赵家明和对方接头人的同时,也把老李、老张、老孙、老王几人抓获。
    商量后,杨勇和小水滴到颜家堡探查一下虚实。颜家堡大门面临大街,但是,进入颜家堡却是一个地形复杂的地方。它长长如同长蛇一样,有两千多米,在这其中,两侧有许多的小胡同,名字也千奇百怪,不一而足。究竟哪个胡同是颜家堡胡同,他们都不得而知。他们不好问,一问,就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也就可能会引起毒贩子的注意。怎么办哪?小水滴认为这样不行,必须要化妆侦查。杨勇同意,就和小水滴办成卖鸡蛋的,一路走,一路吆喝。并且一条一条的勘察。大概走了一大半,有一千五百米的时候,他们看到了颜家堡胡同的字样。两人交换一下眼色,就慢慢的往里走。大概走了一里地的光景,看到了108号住户。他们不好停留,但是在观察中,觉得这个地形很不好。由于住户都在扩展自己的宅基地,无规则的乱盖房,很难找到一个可以隐身的地方。也不知道这家住户有没有后门,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家的后门,还得转到另一条胡同。于是,他们又转到另一个胡同。然而,到了另一条胡同后,又与这边对不上号。不知道这边的门是谁家的。要想万无一失,就得在两个胡同中都要安排人员。
    小水滴和杨勇回到宾馆后,大家研究一番,警方派出的侦查员都是化妆游街串巷的小商贩。在第二天的旁晚,赵家明带着老李给他准备的货就出发了。侦查员尾随其后,不声不响。赵家明也是第一次来,所以走得鬼鬼祟祟,一边走一边看。他也终于找到了颜家堡胡同的108号。此时,已经有侦查员埋伏在房顶,正观察着赵家明的一举一动。
    赵家明敲门,过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个人,问:“你找谁?”
    赵家明说:“我找颜真卿。”
    开门人说:“你找颜真卿干什么?”
    赵家明说:“颜真卿的书法好,想讨几张墨宝。”
    开门人说:“颜真卿早死了。你一定是傻子。”
    赵家明说:“我才不傻哪,我傻怎么爱吃白面。”
    开门人说:“你不傻就随我来吧。”
    于是,赵家明就跟随开门人往里走。到了里屋,里面还有几个人。一个看着很凶恶的人问:“东西带来了吗?”
    赵家明说:“带来了。”说完就办提包交给对方。对方验好货,点点头。然后,就交给赵家明一个密码箱。就在此时,侦查员们从天而降,大喊一声:“不准动。”
    当场就抓住两人,其他几人都从后门逃走,谁知在另一条胡同也有侦查员守候,他们一出现,立刻把他们抓个正着。在此同时,另有警方人员也把老李、老王、老张、老孙抓获。总之,关于涉及诈骗一案的赵家明已经归案。至于毒贩子是否一网打尽,那是秦安警方做另案处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38: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章前案初定后案更加离奇
    穆凤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抓住了哪?原来他们两个住进唐人宾馆之后,设想很多,但是都没有实施,就在宾馆里呆着。好在俩人都是酒鬼,这可有空喝酒了。于是,就买了一件西凤酒,对饮起来。对他们来说,可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天天喝得晕晕乎乎,但是又不耽误别的事。当听到他们的车子修好时,是没有多想什么的。或许酒精在他们的身体里多少起点作用。于是,就急急忙忙赶去了。到了外边被风一吹,程修增的脑子顿时清醒了许多。他在琢磨,会不会是什么人设一个什么套叫我们往里面钻?现在是逃亡时期,不得不防。于是,他多了个心眼,对穆凤说,你先自己坐车去,我一会儿再去,我得去看一个朋友,非得马上去不可。穆凤有点不相信,说为什么非得现在去哪?程修增说,你不知道,我有一笔钱还在他那里。咱们分头行动,你去开车,我去要钱,你回来我也要上钱了,咱们就马上走人,这个地方也不是久留之地。他这么一说,也很合理,穆凤就坐上交通车走了,而程修增却逃之夭夭。穆凤到修车行却被抓个正着,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两天后,方州来人了,文武良和他们一起把穆凤押回方州。赵家明也被抓住了,也一起押回了方州。至此,这两起诈骗案除了程修增逃脱外,终于基本告一段落。他们必将得到应有的惩罚,那是法院对他们的判决了。
    文武良和杨勇走了之后,万博士和小水滴准备在秦安逗留几天,想考察一下秦安的风情,浏览一下秦安的古迹。他认为风俗习惯都对破案有关。
    就在这个时候,秦安警方突然找到了万博士。来人是警方长安公安分局的局长严德岭,他一表人才,穿上警服,显得庄严端庄,威武难犯的样子。他和万博士站在一起,明显的不协调。咋看他代表正义,万博士代表邪恶。对于万博士的名气,严德岭早有所闻。真正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当他见到万博士的时候,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神探博士,不由自主的就联想到福尔摩斯身上。可是,万博士怎么没有他那种风采和神韵哪?但是,作为一个警官,他是不会以貌取人的,更何况对像万博士这样的人士。所以,他一见到万博士,只是表现出外人不觉得的迟疑,很快就热情的与万博士攀谈起来。
    严德岭说:“早闻博士大名,今天才有幸见到,真是太晚了。一见就要有事麻烦博士,不会见怪吧?”
    万博士哈哈一笑说:“哪里,哪里。天下公安是一家。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话就见外了。有事请讲。”
    严德岭通过几句话的交谈,从万博士的眼神里顿时发现那种睿智和聪慧。心里暗暗说不愧是博士。内里气质就是不凡。就说:“我们了解博士是侦破经济大案的专家,在秦安也发生了一起大的诈骗案。请求博士的帮助。对方州方面,我们已经进行了请求。”
    万博士说:“你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水滴在一旁,看他们要说到正题,很自然的就打开笔记本准备记录,等待着他们的对话。
    严德岭说:“您说邪不邪,青天白日的,一个不留神,二百万元现金被骗走了。”
    “有这等事?”万博士和小水滴都惊愕。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5月9日,“五。一”长假之后的第二天,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似乎还沉浸在节日的轻松、惬意之中。
    下午6时40分,位于秦安市区长安路秦都大酒店一楼的中国银行秦安市分行秦都分理处,已经关上了营业厅的大门。
    银行里面的员工们像往日一样,正在清点现金、盘账,等待银行运钞车来运走当日的现金。
    就在此时,营业厅门外停下一辆牌号为“陕C26648”的国产东南德利卡小型面包车(车型与真运钞车无异)。
    车上跳下3名头戴钢盔、身着银行统一的经警服装并手执电棍的押运员,他们的面目由于钢盔的遮挡看不清楚,或者说谁也没有经意他们的长相。
    这个时候,正是银行运钞车每天到网点运钞入金库之时。现场的情况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每天都是这个车辆,这个时候。
    按规范的工作程序,现金交接工作应由分理处的出纳负责与运钞人员办理,而当时出纳小徐还在库内盘账,只在办公室里吩咐3名保安人员将3个共装有200万元现金的箱子装上车。
    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运钞车”装好二百万元现钞,立即驶离了银行分理处……
    出人意料的是,运钞车刚走大约过了15分钟,又有一辆运钞车到达现场。分理处工作人员上前仔细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才是真正的银行运钞人员。刚才,有人冒充中行运钞人员从这里骗取了二百万元巨款!
    万博士问:“你们采取什么措施了没有。?”
    严德岭说:“我们接到报警后,公安机关迅速成立专案组。”
    万博士说:“想叫我们做哪些工作?”他说话自然把小水滴也包括进去了。严德岭说:“我们想请万博士和萧博士参加专案组。协助我们破获此案。”
    万博士说:“好,我们去现场。”
    于是,他们一行直接前往位于秦安市区长安路秦都大酒店一楼的中国银行西安市分行秦都分理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42: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零一章发现案件中的蛛丝马迹
    万博士从接到秦安市公安局的案情通报那一刻起,就马上参与了他们的侦破行动。他建议武警秦安市支队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部署战斗任务。
    顷刻间,警车迅速多了起来,在各条大街小巷穿行,仿佛一种临战状态,干警们来去匆匆,弦绷得很紧。仿佛一个熟练的老渔翁轻松自如的撒开自己手中的大网,对苏家营、莫灵庙、郭渠、上庄、南程、席王街、霸科路、纺谓路、半引路,三环沿线以及霸陵路等,全面进行排查。
    这次的排查共动用人力150余人次。在秦安市的各个交通要道的60多个地点,派出设卡、堵截、搜索小组,协同公安机关进行排查、追捕嫌疑车辆。昨天晚上,市交警支队在全市各个交通要道设置检查站,对来往车辆进行检查。在环城南路一处检查站,交警三大队共检查车80余辆。
    昨晚9时许,交警三大队21名民警在环城南路西段一检查站,对过往货车情况进行检查。21时15分许,一辆相似运钞车开了过来,2名交警立即拦车。经检查发现,这辆车只是前边牌照污损,后边放大号被泥土遮挡,根本看不清楚,车上装的渣土高高突起,遮盖不严,而且车厢后边还没有粘帖反光条等。根据支队要求,第一次发现没有粘贴者,只对司机进行批评教育,第二次发现时将按规定扣留车辆,并处以200元以上的罚款。因此,对它也就一罚了事。
    于此同时,公安干警和武警官兵反复深入事发地和周围社区进行调查访问,并连夜检查各大宾馆的停车场所,广泛查询可疑车辆和人员……最后,专案组把目标缩小到一定范围。
    万博士认为,这个案子的关键就是银行的工作人员太粗心大意了。骗子虽然掌握了每天交接钱款的时间,穿戴也很相似,车辆也可以以假乱真,可以押运员确实陌生人,为什么没有人问一下?在交接时候,为什么出纳要忙着盘账而不做必要的认证和交接?在押运员和押运车司机中,你们有没有认识的人?如果一个都不认识,为什么会把二百万巨款叫人拉走呢?
    万博士到了出事地点,把当时忙着盘账的人找来。来人就是小徐,她有二十五六岁,年轻漂亮,一看到她,就会让人想到秦腔。
    万博士问:“你就是出纳?”
    小徐紧张的答:“我是。”
    万博士说:“你说说当时的情况。”
    小水滴看了一眼小徐,从感观上觉得还是一个谨慎的人,小腔小语的,属于温柔型的女性。她随即打开采访机,静待小徐言传。
    小徐说:“当时我们都忙着清帐和归放资金。因为每天都是在五点半钟交款。当时已经把款都装到了三个箱子中,一切都很完备。我觉得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事了,才给三个保安交代一声,叫他们按照手续交给押运员就是了。没有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
    万博士问:“以往也是这样吗?”
    小徐擦了擦脸上的汗说“以往都是我亲自和押运员交涉。那天家里有点事,想早点回家,所以急着到库里盘账,就疏忽了。”
    “你去把那三个保安叫来。”万博士说,“我都要问问。”
    一会儿,三个保安来了,小水滴看着这三个人还真像保安,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一个长脸的人说他叫老常,常往;一个圆脸的人说他叫梅华,外号叫梅花;一个方脸的人说他叫楚安定。
    万博士问:“在当时你们三个都在场吗?”
    “是的。”三人齐声回答。
    “押运员你们都认识吗?’万博士问。
    “这个,我们是认衣服不认人。”方脸楚安定说。
    “不过,”圆脸的梅华说,“我们认识司机。”
    万博士和小水滴听到此处都觉得一喜,有线索了。就又问:“司机是谁?”
    “司机应该是潘大海。”长脸常往说。
    “你看清了吗?”
    长脸常往说:“我当时也没有太注意,过后,楚安定和梅华都说司机室潘大海,我也觉得是潘大海。”
    “到底是不是潘大海?”
    三人相互看看,点点头,又摇摇头。一时不知所措。
    于是,只有暂时先问到这里吧。
    在掌握了嫌疑犯所接触的人以及有关事实和证据后,专案组认为此案嫌疑重大的作案人员可能有中国银行西安分行运钞车的驾驶员潘大海参与。决定对潘大海进行抓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46: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零二章 抓捕潘大海却事有蹊跷
    在知情的三个保安说出他们看到的可能是司机潘大海之后,警方立即在凌晨2时许,武警秦安市支队命令机动中队迅速开赴秦安市西城路潘大海的住所附近。严德岭和万博士亲自在现场指挥,果断决策,根据住宅地形,立即在其四周制高点和各要害部位设下观察哨、机动警戒组和政治攻心组。这种严阵的如临大敌的场面,令市民感到不知发生了市民惊天大案,人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甚为壮观。可是,不到半小时,武警官兵和公安人员就将重要嫌疑人潘大海轻易的当场擒获,好像他一点也没有防备,他的家人(妻子、儿子)除了感到吃惊之外,也没有发现太多的可疑来。他的妻子哭喊着,儿子也高叫着:
    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我爸爸怎么了?你们一定弄错了。我爸爸从来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
    武警在这种哭喊声中把他们与潘大海隔绝,非常迅速的把潘大海押上警车,迅速离开,把女人与孩子的哭喊声甩到他们自己的家里。街坊邻居立马上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劝导的,有怀疑的,有分析的,有疏导的,一时间这里对潘大海被抓这件事当街谈巷议的中心。
    但是,不管如何,警方到警局后,立刻对潘大海进行了突审。严德岭和万博士和小水滴等直接参加了突审。
    看潘海三十左右岁,微胖,眼睛不大,眼光平和,脸型的肌肉自然,没有怪相,倒有点忠厚的神情来。只是突然被警方抓来,一脸的迷惘,满脸的汗水。万博士根据多年的破案经验,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或许……他没有再多想,审审再说吧。
    审讯开始了:
    你叫什么名字?
    潘大海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司机,是中国银行西安分行运钞车的司机。
    昨天,也就是20号,你在干什么?
    昨天?昨天我休息,和老婆到她娘家去了。
    “胡说,昨天你不是上班吗?”严德岭有点生气了,有三个保安都证实他当时是开着运钞车的,怎么不认账哪?看来不给他上点手段是不行了。正要说什么,被万博士拦住了,向他示意一下,接着问潘大海:
    你说昨天你休息了?
    是呀,昨天我休息。
    谁能证明?
    你们可以问我老婆,我一天都和她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把我抓起来。这真是人在家里坐,祸从天上来。
    那昨天是谁值班?
    我怎么知道,司机班里好几个人哪。谁值班那是班长派的,我休息了咋能知道?
    审到这会儿,万博士感到事情复杂了,就对小水滴说,你去再找那三个保安核对一下,看第二辆运钞车的司机是谁,问他们都认识不。于是,小水滴就去了。然后,暂时把潘大海看押起来,再做进一步了解调查。
    小水滴从审讯室出来,马上交人把三个保安叫来。不一会儿,三个保安被叫来了。小水滴问长脸的老常:“常往,你说你看到的是不是潘大海?”
    老常说:“好像是的。”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好像,什么意思?”
    老常看了看圆脸的梅花和方脸的楚安定,不知如何回答。
    小水滴又问梅华:“你看清了没有?”
    梅华说:“反正有点像,当时我们都在忙着提箱子,潘大海站的又远,不是十分注意。”
    楚安定也说:“是这样,谁也没有特别注意。”
    小水滴见三个人都不十分确定,看他们的神态也是十分着急的样子,就问:“哪我问你们,当第二辆运钞车来的时候,司机是谁,你们看清了没有?”
    常往说:“这个我看的很清楚,司机是张宝军,这不会有错。您问问他们。”
    小水滴看了他俩一眼。
    楚安定说:“就是,我也看得清,是张宝军。”
    梅华业说:“我也可以证明,是张宝军。”
    当后来小水滴找到张宝军的时候,他竟然说出一个叫人吃惊的事情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50: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零三章 小水滴询问张宝军
    这个张宝军,是潘大海的同事,是在一个司机班上班的人。此人看起来不像一般的普通工人,好像很讲究,穿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说起话来也很圆滑,比较能让人接受,像是见过很多世面的人。人也生得白白净净,属于被人称为“小白脸”类型的人。世人都说,小白脸,坏心眼。这是以貌取人,不足为凭。眼前的张宝军看不出他是一个什么心理的人,只是从外观上他不开车,谁也看不出他就是司机,即使开上一辆普通车,也像一个私家车主。好像还属于中等阶层的人。
    警察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酒吧独自喝酒,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听着小曲,眼睛半睁半闭,悠然自得,好像生活得很惬意。不像有什么令他惊慌担惊受怕的样子。警察的一声喊,吓了他一跳。睁开眼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名警察,他诧异了。干什么?来喝点酒不算犯法吧,怎么警察会找到这里。
    其实警察到他家去找,家里人说他在班上,到班上找,同事说他休息,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喝酒去了。有人告诉警察他常去的地方,那就是惬意酒吧。原来他真的到这里惬意来了。这个酒吧比较干净,环境雅致,而且精神方面没有污染,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事,而且还放的是国粹音乐。来这里的人大多是中老年人,张宝军是一个例外。
    张宝军一惊之后,问:“找我吗?”
    “是,你跟我走吧,问你一些事情。”警察态度很温和。
    当警方人员把张宝军警局之后,小水滴主持对张宝军进行了询问。
    “你叫张宝军?”
    “对,警察妹妹,我是张宝军。”
    “不许乱叫。”一警察干涉。
    “是,我看她年轻,又那么漂亮,我也没有什么错。”张宝军还是油滑。
    小水滴问:“20号是你值班?”
    “不是,我是替班,本来是潘大海的班,他有事,我就替他了。”
    “是你自愿替的?”
    “不是,我是领导安排的。”
    “那天你既然是替班,为什么不按时去提款,为什么比平时晚?”
    “是这样,那天去正要出车,突然发现车出了点毛病,我修了修,耽误了不到一个小时,然后我就及时去了。到那里以后才听说巨款被人提走了。你说事情怎么这么巧?”
    “既然是你替班,为什么在你到之前三个保安还看到潘大海开车提款?”
    “这怎么可能?就在我开车的时候,我还看到潘大海和他老婆刚从外地回来,说是到他丈母娘家去了,他能有分身术吗?”
    审问到这个时候,小水滴也迷惘了,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两个司机都出现在提款现场?张宝军能证实潘大海不在现场,那为什么三个保安都说看到过潘大海?虽然说的不那么肯定,他们为什么不说是别人?她觉得还得从他们口中问出个子午卯酉来。于是,她以轻松的语气和张宝军开始交谈。张宝军看着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官这么可爱,也放松了许多。
    “张宝军,我问你,就在你出车的前几天,你身边发生过什么事情没有?”
    “好像也没有呀,整天的上班回家,回家上班的。”
    “你再想想,比如和什么人交往,碰到什么事呀之类。”
    张宝军说:“好像也没有。”
    “比如你有什么爱好,找到些朋友在什么地方聚聚喝点酒或唱唱歌什么的。”
    张宝军沉思片刻,说:“啊,你这么一提醒,我到想起一件事来。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个人爱好快乐,喜欢到歌厅、酒吧、洗脚屋消费。碰到的人也杂,我一时也想不起来都和谁来往了。”
    “你好好想想。”
    “啊,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就是有一件事,现在觉得有点问题。我真的碰到一个人,不,是他邀请我的,在一起聚聚。他真的和潘大海有点关系。难怪三个保安说见过他,哈哈。”张宝军说出一个人来,顿时使案情有了清晰的线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53: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零四章 程修增藏匿秦俑巷
    就在秦安警方抓到穆凤的同时,程修增正躲在秦安的一个暗处,看到他们的速腾车从街上经过,前后都有警车伴随,他的头上一惊,顿时惊得一身的冷汗。我的妈呀,这一次算对了,要是和她同去,不是叫人家一网打尽了吗?
    他缩在一边,眼看着车队从街上走过。直到车队走远,他还是惊魂未定,心乱如麻。想一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多少次都是化险为夷。当年自己到方州独自闯荡,在方州扎下了根,结识了穆凤、穆龙、丁文理等人,还认识了赵光。是穆凤给程修增介绍赵光的,这才有程修增与赵光之间的贷款交易。也就是通过此事,程修增才有所发迹。后来又是穆凤的赞助使他的事业逐渐壮大。不管如何,穆凤对他是痴情的。而他此刻却把穆凤送到警察手中。
    但是,他冷静的思考过,如果两人同去,也难免同时落网。由其这样,不如一人冒险。好在现金和银行卡都在他的身上,不至于太狼狈。于是,他立即退房走人,换一个地方暂时安身。
    万博士和严德岭发现程修增没有和穆凤在一起,就立即布置西安警方人员追踪程修增。当警察到了他们所著的宾馆的时候,程修增也是刚刚退房。警方分析程修增可能不会在停留在秦安了,可能会逃往外地。因此,对各个交通要道、汽车站、火车站、机场等处都布置了警力。并把程修增的照片分发给各个警察手中。可是,不仅当天没有抓到,第二天仍然没有程修增的消息。正值秦安又发生了银行巨款被骗案,而使警方有点首尾难顾。
    而程修增哪?他知道警方在四处抓他,他不会硬往枪口上撞,干脆来一个以静制动,先猫起来再说。他分析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要想出秦安,此刻没有那么容易,可能四处都张有大网在等他上钩。市内的大小宾馆、招待所、按摩院、洗脚屋、酒吧、发廊都可能是警方首查的地方。好有一个地方也可能被警方注意,那就是城乡结合部,这些地方都不宜去。到什么地方去哪?他想了想,决定找一个出租房暂时安身。于是,他就顺着一条小巷走,这条巷子叫秦俑巷,很长很深。大约走了一公里左右,突然看到一家门上有一张帖子,帖子上写:此院有房出租,价钱面议。他甚为高兴,就敲开了这家的门。来开门的是一位老太太,年纪大约有七十多岁,身体健朗,声音洪亮。
    程修增微笑着对老太太说:“大娘,您家的房子要出租吗?”
    老太太一笑说:“是的,是娃要租吗?”
    “是,是,我想租您家的房子,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娃进来吧。房子好的很。”
    程修增近到院子里,见正房三间,厢房两间,厢房的对面还有柴房。看来此刻还没有外人来租。
    程修增看后说:“大娘,这屋里怎么就您一个人哪?”
    老人说:“几个娃都在外地工作,屋里就我一个,没个人说话,你娃来住嘛,钱还说。”
    “好,我就住在您家了,陪您老说说话,干点活。我一个月给您三百块咋样?”
    老太太一听,顿时喜笑颜开,说:“好着哪,好着哪。”
    于是,程修增就躲进了这深深的小巷里,他把门口的帖子也给揭走了。谁也不知道在一个平常的人家住着一个通缉犯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8:57: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零五章 瞒天过海酒吧中瞒天过海
    张宝军说出一个人来,这个人是谁哪?这事还得从20号的前几天说起。那天张宝军也是休息,正要出门消遣,路上突然碰到一个人,他说:“张哥,到哪里去呀?”
    张宝军一看是熟人就说:“随便转转,今天休息。”
    “要是张哥肯给面子的话,我想请张哥喝酒。”
    “当然,咱们是什么关系。走,我领情了。”于是,俩人就来到一家酒吧。这家酒吧叫“瞒天过海酒吧”,张宝军来过,觉得不错,美女如云,服务态度也好。俩人坐下之后,一位漂亮的女郎缓步走来,有点漂浮的神韵,娇滴滴的问:“两位先生要点什么?”
    张宝军看了女郎一眼,说:“你们这里都有什么,说来听听。”
    女郎微微一笑说:“看来先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我们酒吧的酒是很齐全的,国内外知名酒类高档洋酒和国产高档白酒都有。洋酒有;12年芝华士,18年芝华士,黑方,红方,捷克丹尼,马蹄士,沾边拨本,轩尼诗VSOP,轩尼诗XO。轩尼诗理查,人头马VSOP,人头马XO,人头马特级,马爹利XO,金牌马爹利,名士马爹利,蓝带,路易十三。”
    “国产的哪?”
    “国产的名酒有五粮液、茅台。”
    “我问的是咱西安出产的酒。”
    “有哦,有西凤酒和太白酒,还有西安啤酒。”
    张宝军说:“那就先拿四瓶啤酒吧。”
    啤酒拿来之后,俩人边喝边玩起来“大话骰”的游戏。(「大话」书面语是「谎话」),又称「步步高陞」,「吹牛」,是一种骰子游戏。世界上有两种「大话骰」游戏,一种需要借助扑克牌,另一种是骰子。摇骰子游戏是香港酒吧內非常流行的游戏,顾客喜欢在酒吧內游玩这游戏,因为输了的参加者要喝酒。另外,大话骰在台湾也因为综艺节目「小气大財神」而非常流行。后来渐渐流传到内地,西北人也玩,叫扎金花。
    游戏人数最少两人。每一位参加者有一个藏有五颗骰子的骰盅。开始游戏时,各参加者需要摇动骰盅,然后自己看骰盅里面的骰子,不让其他人看到。一位参加者喊出「X个Y」,即是所有参加者中预料会有至少X颗面向天的Y点数骰子,X至少为参加者的数目。如参加者有五位,各位参加者喊出「五个二」,即他预料五位参加者中,最少有五颗骰子,向天显示「二点」。各位参加者然后决定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的参加者成为下一位玩家,下一位参加者可喊出新的骰子数目和点数,或者不信任上一位玩家的叫喊,这时候各玩家可重覆看自己的骰子。如果喊出新的骰子数目和点数,X必须大於或等於上一次叫喊的,但如果X与上一位的相同的话,Y的点数必须大於上一位;如果X大於上一位的,Y的点数无须大於上一位。骰子上的「一点」是通用,可代表任何点数,但若果有参加者叫喊的Y是一,骰子上的「一点」便不再成为通用。每一位玩家叫喊新的新的骰子数目和点数,直至有玩家不信任上一位玩家的叫喊,该位玩家需立即打开骰盅,把所有上一位玩家叫喊过的「Y点」的骰子放在骰盅上面(包括可作通用的「一点」),其他玩家亦同样做。如果放在骰盅的骰子数目等於或大於上一位玩家叫喊过的X,首先打开骰盅的玩家需要喝酒,少於的话,最后叫喊者需要喝酒。负方喝完酒后,游戏重新开始。整个游戏並没有所谓的最终胜方。游戏吸引之处是玩家可以借说出与实际不同的骰子数目和点数(正是「大话」的意思),希望逃避喝酒,但有机会弄巧成拙。
    两人边喝边吹,谁输谁喝,兴趣越来越高,不一会几瓶没有了。
    张宝军说:“大河,你找我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没有没有,随便聊聊。你今天怎么休息?”
    “我们的活都是很准时的,干完就自由了。”
    “咋个准时法?”
    “早上按时给各储蓄点送货,下午5:30分收货。”
    “哦,这个好哦,还是你们好,喝酒,喝酒。”
    俩人坐了很久,都在半醉半醒中离开……
    小水滴问:“你说的这个熟人是谁?”
    张宝军答:“他叫大河,潘大河。”
    “他是?”
    “对,他就是潘大海的弟弟,亲弟弟。”
    小水滴顿时心里晴朗起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1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1 9:06: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零六章 进一步了解潘氏兄弟
    当张宝军说到大河,对,是潘大河的时候,小水滴就敏感的与潘大海联系起来。小水滴对张宝军进一步发问:“你说什么?潘大河是潘大海的弟弟,亲弟弟?”
    “是呀,一个娘生的,况且是在同一天生的。”
    “你是说他们两个是双胞胎?”
    “对哦,孪生。”
    “他们两个长得是不是很像?”
    “当然,你见过孪生不像的吗?”
    问到这里,小水滴心中已经有数了,难怪三个保安一致认为他们见到的是潘大海。她不再问了,就叫人把张宝军带走,然后要把自己的推理告诉给万博士。
    现在作案的嫌疑人已经清晰了,看来潘大河请张宝军喝酒,不是平白无故,而是另有所图。他打听了运钞车的行车路线,打听到他们到位于西安市区长安路秦都大酒店一楼的中国银行秦安市分行秦都分理处的时间是下午6时40分左右。打听到他的哥哥潘大海20号有事休息,打听到运钞车停车的位置和交接款项的必要手续。于是,潘大河就可能是冒名顶替了潘大海。
    万博士听了小水滴的分析,觉得有些道理,但是,事情却不会是这么简单。这起盗窃巨案,绝不是一个潘大河可以做得了的。这其中一定还有几个人参与其中,得把他们一网打尽才行。不管怎么说,潘大河是有最大嫌疑。此刻关键要做好潘大海的工作,对他进一步询问,看潘大河和他的交往情况;一面派出警察及时抓捕潘大河。万博士与严德岭商议之后,就做了部署:由严德岭带人抓捕潘大河,由万博士和小水滴进一步询问潘大海。
    在公安局的一个客厅里,万博士和小水滴把潘大海请到那里,工作人员并送来茶水。由万博士主问,小水滴记录。其他人员一律退出现场。
    万博士问:“咱们在这里就是聊聊天,你也不必紧张,只当拉家常。”
    潘大海说:“哦,哦,我不紧张,聊聊,聊聊。”
    “你和潘大河是兄弟?”
    “对,我是哥哥,他是弟弟。”
    “孪生?”
    “是,双胞胎。”
    “你的父母还健在吗?”
    “不,他们已经去世了。”
    “你们兄弟的关系怎么样?”
    “一般,他和我不太一样。我这人爱静,他爱动,总闲不住。”
    “来往多吗?”
    “这两年不常来往,我老婆不喜欢他。”
    “为什么?”
    “他不干正事,也不知道他整天忙什么。东游西逛的,我老婆特烦。”
    “潘大河常去你的单位吗?”
    “有时也去,去了东瞅瞅西猫猫的,像找什么东西似的。我也烦,不要钱他不找我。”
    “就在你20号休息的前几天,他找过你吗?”
    “我想想,好像找过,他说见到了我的岳父,传话叫我和他嫂子去一趟,说有事情。”
    “你就去了,对吗?”
    “对,我们去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说想我们了。”
    万博士询问到这里,也就该问的都问了,基本情况已经滤出个大概。看来潘大河真的脱不了干系。就在这时,一个警察报告说,严德岭局长那里有新的情况,叫他们马上过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2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58 积分:2862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7 7:37: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百零七章 程修增雁塔遇着旧相识

   程修增可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虽然他藏匿在秦俑巷,可是,整天没有事做不是他的风格。即使吟诗赋词也得有个心情不是?整天面对着一个老太太,叫他不知道该如何办。开始,他还听老太太絮叨,老太太也觉得自己有了听众,似乎相得益彰,各有所需。然而,老太太每天都是絮叨的类似的话题,不是说他的儿子就是说她的孙子。说起儿媳妇就说满口的怨言,说到激动处还要骂上几声。而说到儿子孙子却是得意的大笑,张起了她那没有牙的大嘴,令程修增有点害怕。于是,他想出门了。一个外乡人要想融入大社会之中,必须寻找自己的位置。
   他面临的环境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趁着警方不那么紧迫的时候逃走。一个是留在秦安,看有没有可以发展的机会。想来想去,他认为即使逃走,现在警方已经把他列入通缉之列。即使可以逃出秦安,其他地方也不会安全。倒不如暂时呆在秦安,观察观察动静。况且,程修增对秦安的风土人情早已神往已久,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错过了多么可惜。有机会他是不愿意放过的。
   有意思的是他和房东老太太的接触中,他竟然学会了说陕西话,在一般场所还可以冒充秦安人。即使不像,总比一个纯粹的湖南人出入要方便多了。于是,他果敢的走出来了。第一步他要找一个熟人。这是真的。就在穆凤要去开他们的速腾车时,他曾说要找一个人,虽然是托词,也可以说是真有其事。
   这个人叫黄达集,是一个采购员。在湖南多与程修增有所交往。两人在经济上也有往来。程修增出门后即叫上了一辆计程车。司机说:“师傅,你到哪里?”
   程修增说:“雁塔。”说的很坦然。
   计程车行驶了一段路程,就到了雁塔的北侧。程修增说:“好咧,到了”
   司机也没有问他多要钱,开车就走了。程修增看着雄伟的雁塔,感慨颇多。尤其是看到广场上那个唐三藏的雕像,叹息道:“你老人家吃了千辛受了万苦,但总算是功成名就了。可我程修增现在成了孤家寡人一个,谁来为我保驾?他漫不经心的走到雁塔门口看着雁塔的介绍:
   雁塔又名慈恩寺塔,位于中国陕西省秦安市南郊慈恩寺内。因坐落在慈恩寺西院内,雁塔原称慈恩寺西院浮屠(浮屠即塔的意思)。是中国唐朝佛教建筑艺术杰作。
   雁塔,始建于公元652年(唐高宗永徽三年)。玄奘法师为供奉从印度带回的佛像、舍利和梵文经典,在慈恩寺的西塔院建起一座五层砖塔。在武则天长安年间重建。后来又经过多次修整。雁塔在唐代就是著名的游览胜地,因而留有大量文人雅士的题记,仅明、清朝时期的题名碑就有二百余通。
   雁塔是楼阁式砖塔,塔通高64。5米,塔身为七层,塔体呈方形锥体,由仿木结构形成开间,由下而上按比例递减,塔内有木梯可盘登而上。每层的四面各有一个拱券门洞,可以凭栏远眺。整个建筑气魄宏大,造型简洁稳重,比例协调适度,格调庄严古朴,是保存比较完好的楼阁式塔。塔内装有楼梯,供人登临,可俯视秦安古城。
   雁塔是秦安市的标志性建筑和著名古迹,是古城秦安的象征。因此,秦安市徽中央所绘制的便是这座著名古塔。
   程修增正看的得意,突然背后有一人有一个声音喊他:“好你个程修增,竟然来这里消遣。”程修增大吃一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