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追你追到老鼠洞


  共有1125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追你追到老鼠洞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2 5:18:00 [只看该作者]

第五十四章 赵家明巧骗王宁抗
  与此同时,又有一个报案者,由副局长贺峰接待的报案者叫王宁抗,他是怎么受骗的哪,骗他的人又是谁哪?这还得从4月份说起。曾经在一家饭店王宁抗认识了小道姑,小道姑对他说起方州的煤炭生意还做,于是他就来了。今年4月初,他从江西到方州做矿产生意,不仅没有找到小道姑,也无合法经营矿产品手续。无可奈何,他想找一家公司挂靠,此时,方州企业协会正在组织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王宁抗也抓住机会参加了这个洽谈会。会议开始后,主持人开始讲话: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方州煤业招商洽谈会,这么多的新老朋友相聚在煤炭的腹地,相聚在吕梁英雄曾经战斗的圣地、相聚在蓬勃发展的方州古城,是我们全体方州人的光荣。首先,请允许我向前来参加这次会议的厂方领导、各位来宾、经销商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今天到场的领导和嘉宾有……
  王宁抗坐着,身旁的一个人冲他笑笑,并递给他一支烟。他感谢的接受了,并对他人点头致谢。
  会议仍在进行……
今天的会议日程总共有四项:下面进行第一项,请方州煤业集团总经理张占山介绍集团公司情况。……
  下面进行第二项,请来宾代表发言。……。
  现在进行第三项,签定销售合同……
  就在这时,刚同王宁抗认识那个座位邻居说:“老兄,走看看签订合同去。”
  王宁抗看了那人一眼,说:“哎,老兄,您贵姓?”
  “免贵姓赵,赵钱孙李的赵。”说完,递给王宁抗一张名片。王宁抗一看,只见名片上写着:“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主任:赵家明。”
  王宁抗面带喜悦的说:“啊,原来是赵主任哦,失敬,失敬。”
  “好说,好说。我是本地人,只要有要我帮忙的事情,老兄只要一句话,自当全力帮助。”赵家明慷慨陈词。
  王宁抗一看赵家明是个热心人,顿时觉得自己要交好运了。立刻也介绍了自己,一定要拉赵家明到酒馆坐坐。
  赵家明也没有太推辞,就说:“走,难得认识王兄。我请客,尽尽地主之谊”于是,两个人好像亲密朋友似的手拉手来到一间酒吧。这是个多功能酒吧,设置有综合娱乐场所,它不仅能为午、晚餐的用餐客人提供用餐酒水服务,还能为赏乐、蹦的(Disco)、练歌(卡拉OK)、健身等不同需要求的客人提供种类齐备、风格迥异的酒水及其服务。
  “王兄,这个酒吧综合了主酒吧、酒廊、服务酒吧的基本特点和服务职能。你想玩什么?”赵家明一副豪爽气概。
  “随便坐坐算了。”王宁抗不知道这里的底细,不敢多说什么。
  于是,他们要了两杯干白葡萄酒后,就闲聊起来。赵家明问,王兄,你这次来方州,是想在哪方面发展哪?
  王宁抗说,实话告诉赵兄,我是从江西到方州,想做煤炭生意,可是,由于没有合法经营煤业品手续,还不知道怎么办哪?
  赵家明说,嗷,这个事情好办哪,你可以挂靠一个单位就行了。
  王宁抗说,挂靠在谁家哪?哎,赵兄,您不是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主任吗?挂靠在您那里怎么样?
  赵家明说,这个,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得回去和大家商量商量,这挂靠吗……
  王宁抗说,这个我知道,您要说的是挂靠费用的问题吧,没问题。
  赵家明说,那好,那好!我回去商量,至于多少,明天咱们还在这里见面,老时间、老地点,不见不散。
  于是,他们多次的在酒吧相约,双方经过多次协商后约定挂靠费为1?8万元。4月30日,赵家明以“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法人代表的身份同王宁抗签定了合同,并同时向王宁抗提供加盖有“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印章和法人赵家明私章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和聘用书。同日,赵家明又告诉王宁抗该经营部有无烟煤XX多吨,可以便宜一点卖给王兄,但需先付40万元货款再去看货。
  随后,王宁抗将40万元现金交给赵家明。然后,他们一起说要看煤。就搭乘一辆出租车。走到半道,走到一家路边店,赵家明说,要给那里的弟兄们买点烟酒。赵家明要下车,被王宁抗拦住了,说,咋能叫你破费,我去。待王宁抗走进商店,出租车竟然悄悄的开走了。王宁抗出来一看,立刻吓傻了。这才有到公安局报案一说。

 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槐乡
  6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7039 积分:212127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2 8:06:00 [只看该作者]

凌老兄,原来您这篇是连续剧,慢慢看来,谢谢您辛苦转贴分享!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5 6:19:00 [只看该作者]

第五十五章 提审穆龙追查穆凤
   根据斗北星的叙述,小水滴判断这个穆凤很有可能就是银行盗窃案中的在逃犯穆凤,两个是一个人。虽然斗北星把穆凤说得如何高雅高贵,那是他自己的看法。于是,小水滴找来通缉穆凤的照片,斗北星一看,说,就是这个女人,虽然比这个漂亮,我敢说是一个人。小水滴给斗北星介绍了穆凤犯罪的情况。她所要参与投资的20万元,实际是赃款。直说得斗北星大眼瞪小眼,再无话说。
  万博士建议让她提审穆龙追查穆凤的行踪。小水滴请示了局领导后,到看守所提审穆龙。这次见到穆龙,比刚抓住他时,大不一样,瘦了许多,也狼狈了许多。有两个警察陪同她提审穆龙。
  小水滴问,穆龙,我来问你,你和穆凤是什么关系?
  穆龙说,兄妹。
  是亲兄妹吗?
  不是,是一个家族的,一个姓。
  你和她只是兄妹关系吗?
  龙迟疑一下说,不至这些,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们之间有爱情关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很亲热,很要好。从小我都护着她,,她也爱和我一起玩。上学一起去,回来一起回。开始我护着她,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来越胆大,有些事情比我还敢干。她有男孩子的特点,因此,也爱和男孩子在一起玩。
  小水滴问,你们是怎么好起来的?
  穆龙说,是这样:我们相处的如此亲密,而且年龄越来越大了,已经是两个成年人。一男一女在一起能做些什么呢?不过,是她第一次亲的我。对于这点,我不是有意要把她怎么样,也不知为什么,我和她相识很久,没有陌生感。我们虽然一直在农村长大,但是也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即使我对她怎么样,她也会听从我的,绝不会推辞。有了这种想法,我从容多了。不过,我不知道我和一个未婚女子该做些什么。
  穆凤曾对我说过开始的感觉:随着你开始轻轻的揽着我的腰,渐渐的,你抚摩我的头发,那感觉,像男人,也像爸爸,好像什么时候在我身上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人了。或许是一种潜意识,也或许是真的发生过。我的头发此刻就如同有了灵感一样,每一根都有着旺盛的生命,每一根都具有着灵气,似乎感觉到他那大手有着无穷的魅力,我的每一根头发都争先恐后的接受着你的手的检阅和亲吻。变得不是顺从接受,而是主动的迎合。我的大脑顿时似觉有灵魂出壳了,轻松,空灵,我想抱住你,可我又不敢,因为我怕你说我放肆,说我不像一个姑娘家。我只是偷偷的抓住你的衣服,就好像我在大海中感觉无物可依,抓住一根稻草一样。我忍不住就看你一眼,没有想到你也正看我,我们的眼光相遇了。你的眼光是那么明亮,柔情,你的眼中是很纯净的,真像清澈见底的湖水。我无法抵御你的魔力,悄悄的闭住了我的眼睛。一种似乎有点眩晕的感觉在不断的滋生滋生,我不知道我在哪里了。……
  小水滴问,既然你们还有这么美好的爱情,为什么要走犯罪这一条路哪?
  穆龙说,就是因为这个爱情,才把我害了。我想让这爱情更家美好一些,对我们俩,村上的人都看不惯,都说我们不能结婚,说我们是兄妹。其实我们没有近的血缘,是可以结婚的,但是,村子里的人不认可,我们也没有办法。我想赚很多钱,在村子里风光一下,改变人们对我们不好的看法。可到哪里挣钱哪?我根本没有路子,后来和赵光在一起喝酒,他无意间透露出个信息。我们就冒充储户给储蓄所打电话说要取款,最后与赵光里应外合,弄了100万。
  小水滴说,就这么容易吗?
  穆龙说,也不难,这只是一个储蓄所,管理得不怎么样,没有费什么事就得手了。
  小水滴问,你知道穆凤可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吗?
  穆龙说,这个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当时她拿走那20万,说是要存放在亲戚家,我怎么知道她是骗我呀。
  小水滴问,是要存放在什么亲戚家?
  穆龙说,是我姑姑家,可是她根本没有去。
  小水滴问,她还能到哪里?
  穆龙说,我还有个姨妈,再不然她可能到南方去,听她说南方有她的同学。
  小水滴问,南方什么地方?
  穆龙说,可能是广州吧?具体我也不清楚。
  小水滴问,你把你姑姑家、姨妈家的地址写给我。
  于是,穆龙给小水滴写下了姑姑家、姨妈家的地址。小水滴把她提审的情况向局长安田汇报后,责成文武良立刻派几名侦查员分头去调查去了。并提醒小水滴,叫她提审一次丁文理,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点有用的东西。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5 6:26:00 [只看该作者]

第五十六章 万博士孙生有排查赵家明
  经过一个案情分析会之后,万博士和孙生有就接受了排查赵家明的任务。第一步,查一查是否有赵家明这个人,他是方州人或是外地人?第二步,查一查有没有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这个单位在什么地方?第三步,再查一查出租车是什么公司的,他们是否与本案有直接联系。
  通过对方州户籍的赵家明的排查,一共58个人公用这个名字,其中18人是小孩子,20个女性,10个60岁以上的老人,5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还有5人,仔细了解后,都可以排除作案嫌疑。因此可以断定,赵家明是一个人为的假名,或者他就不在本地,也没有本地户口。
  接着对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进行调查,通过对所有企业注册名目目录查询,根本没有“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这个单位,证实它是虚假的,因此,方州朝阳煤业经营部主任赵家明也就不存在了。
  至于出租车问题,万博士和孙生有分别到各个出租车公司进行了解,并把王宁抗描述的嫌疑人赵家明的样子详细的复述一遍,都说没有见过这个人。后来在一家浙朔出租公司找到了出租车司机。
  孙生有问,你是浙朔出租公司的司机吗?
  司机说,是的,我已经在这个公司好几年了。
  孙生有问,你4月30号出车了吗?
  司机说,出车了。
  孙生有问,到哪里出车了?
  司机说,雇主说到矿上,后来又不去了。
  万博士打个电话,叫侦查员把王宁抗领来,不一会,王宁抗就来了。孙生有指着王宁抗问司机,你认识他吗?
  司机看了看说,我认识,当时他和雇主一起上的车,后来走到半路上,他下车去了。我们等他,等了一会,雇主说,咱们不等他了,他是个骗子,咱们走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听他的话,开车走了。
  孙生有问,你认识雇主吗?
  司机说,我不认识,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
  孙生有问,你还能说出他长得什么样吗?
  司机说,大致可以。雇主一米七五的样子,微胖,方脸,眼睛有点八点二十的样子,两只眉毛下斜,眼睛不大,好像做文职工作的人。说话是北方口音听不出是陕西、山西或是内蒙。
  孙生有问王宁抗,他说的是不是这样?
  王宁抗说,师傅说的大概差不多,就是这么个人。
  孙生有问司机,你还记得在哪里停的车吗?
  司机说,记得。
  孙生有说,那好,你开车领我们到那里看看。
  于是,司机开车顺着原来他们走过的路,重走一遍。走到一个路边店,司机定下来,说,就是在这里停的车。王宁抗也说是这里。孙生有走进小卖店,问,谁是老板?
  一个中年人说,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孙生有问,老板,4月30号,你还记得有人在你这里买了烟酒吗?
  老板说,天天都有,我咋能记得?
  孙生有指着王宁抗说,你见过他吗?
  老板说,啊,我见过,就是他,在4月30号在我这里买的烟酒,说是送给矿上的人的。后来他的车不知道怎么开走了,他还在这里大喊大叫哪。这个我记得。
  孙生有问,你看到车上的人了吗?老板说,没有。车停得远远的,看不清,当时也没有注意。
  孙生有又问司机,你当时停在什么地方?
  司机用手一指,孙生有衡量一下,大概有50来米。这几方面都对上号了,至于司机到底认识不认识赵家明,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孙生有又问司机,你最后把车开到哪里去了?
  司机说,往前不远,有一个岔道,又可以转回到城里,我们回城了。
  孙生有问,在什么地方停的车?
  司机说,在火车站广场停的车,雇主就在那里下车了。
  孙生有问,你看到雇主拿什么东西了吗?
  司机说,看到了,他提着一个蓝色提包,好像很重的样子。
  王宁抗说,拿提包里都是我给他的钱哦,40万,怎么不重?
  排查到这个地步,就排查不下去了,孙生有想,可能嫌疑人已经逃出方州了。当时他在火车站下车,接下来就会外逃了。万博士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就同意回局汇报一下再说吧……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7 5:15:00 [只看该作者]

第五十七章 丁文理和穆凤关系暧昧
  接下来是小水滴提审丁文理,根据在他的单位了解,穆凤曾是他的秘书,可是,又没有什么事情做,只会出入酒吧、舞场,夜总会也是她经常光顾的场所。其实穆凤只是个农村女子。随之在城市的生活,她的穿戴打扮很快随之变化,比有些城里人还城里人。时髦时尚新潮,令人刮目相看。在询问中,丁文理交代了他认识穆凤的经过:
  这是一个夏天,天气特别的热,丁文理在城里待腻了,就开车到郊外兜风。走到一条公路上,突然看到路边的地里,绿油油的西瓜都非常的大,正在地里忙活的一个女子,特别的引起他的注意。看着淳朴而美丽。她还不是一般村姑那种朴实的美,而是好像一块美玉放在一块家织布里,想掩饰都掩饰不住的美。
  丁文理渐渐的把车停在路边,走下来朝地里望着。他在欣赏姑娘摘瓜。欣赏了一会儿,说,喂,姑娘,买你个瓜好吗?
  姑娘冲他微微一笑,说,喂,你来吃就行了,不要你的钱。
  丁文理见姑娘很大方,也就不再推辞,直接走到地里,姑娘顺手摘一个放在丁文理手里,说,吃吧,这瓜甜着哪。
  丁文理砸开西瓜,一边吃,一边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说,我叫穆凤,穆桂英的穆,凤凰的凤。
  丁文理说,好名字,好名字。想不想跟我进城里呀?
穆凤说,想呀,可是去干什么呀?我又不认识人?
  丁文理说,你不是认识我吗?可以去找我呀。到时候我请你吃馆子,带你看景致,带你逛商店,买好衣服。好吗?
  丁文理这些话其实是随便说说,是和她搭讪着玩。谁知穆凤竟然把他的话当真了,回到家就把遇到丁文理的事情告诉了他的哥哥穆龙。两个人一起到城里去找丁文理了。按照丁文理给穆凤说的地址,到那里真的找到了他。
  丁文理出乎意料的见到穆龙穆凤,说,找我做什么呀?
  穆凤说,找工作呀。你不是叫我找你吗?
  丁文理说,哦,是这样,好吧。既然来了,就陪你转转。他是谁呀?
  穆凤介绍说,他是我哥,叫穆龙。也是穆桂英的穆,龙飞凤舞的龙。
  丁文理说,好哦,好。他心里想,真还龙凤呈祥了。他陪着这兄妹俩转了半天,还真给穆龙介绍一份保安工作,小水滴和文武良到万盛花园去找李昂的时候曾被一个保安拦住盘问,那个人正是穆龙。
  穆凤说,我哪,我做什么呀?
  丁文理说,你不要着急,你先在我办公室做事好了。
  实际就是叫穆凤做他的秘书了。这样以来,穆凤就不一样了,行头换了,把原先那块家织布扔掉了,让她那块玉公开的闪亮了。可是,过了不多久,丁文理就把穆凤揽入了自己的怀抱。
  那是一个下班后的黄昏,俩人在办公室,丁文理大胆的把穆凤揽住,他那只揽着她的手越来越紧,变成了紧紧的搂着她了。但是,她并没有拒绝他,因为她觉得这样很幸福,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那是温馨的,舒畅的。她没有看他,但是这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认为凭感觉最好。她的脸和他的脸离得很近很近,她已经感受到他脸上的热度,不过,他并没有用他的脸来贴她的脸,而是把他的嘴唇轻轻的送了过来,没有任何响动,就轻轻的贴到了她的脸上。她顿时感到有一股热流,从他的嘴唇处溢出,很舒服的传遍了她的全身。她仿佛轻轻的抖动一下,她也没有抑制自己的感觉,好像无形中有一种无师自通的默契。这外来的柔和韧是她第一次领略,很美。真的,好美!接着,他在她脸颊上稍微用力的亲了一下,她不由的微微的张开了刚才还闭着的双唇,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放松,是等待享受某种从未感受过的遐想。她想,我不能看到我的微启的双唇是否有诱惑力,也不知道它是否像那含苞欲放的花蕾,但我很快就被他那有力而带有韧性的双唇所吞噬了。
  她得到了他那爱的滋润。开始她是比较被动的,但是一会儿她就和他互吻起来。有一种强烈的在鞭策着她,他叫她亲他的双唇,那饱满的唇使她不能自己,她想咬它,想把它吃掉,想同时咬住他的双唇,想去咬住他的舌尖,……他抱住她,她也抱住他,他抚摩着她的头发,她只是轻轻的抚摩着他的耳朵,那是肉肉的,柔柔的,是妙不可言哦!……
   他们越吻越狂,他紧紧的拥着她,她就任他拥着,把身体交给了他的怀抱,她没有抱他,只是听任着他,那感觉是一种放松,仿佛幸福的有点眩晕,她在激动中不知所措。她下意识的摸住了他的耳朵。那是一个很厚实、很柔软、很富弹性的耳朵。似乎平时没有太注意,只有此刻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他使她变得充实起来了。哪怕这仅仅是他身体的一个小小的局部,她也觉得和他紧紧的连在一起了。在他们的频频亲吻中和紧紧的拥抱中,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衣服被他解开了,她自己都看到那绣着莲花的乳罩。那是很美的。在它的里面有着她不被人知的一对……。 
  小水滴问,你为什么会利用穆凤做你的犯罪搭档?
  丁文理说,开始我并不想叫她参与,穆龙给我说过他有一个朋友在农村信用社工作,还说了对那个朋友的牢骚,也就是赵光。那个储蓄所我也多次去过,我不便公开露面,就想找个代理人。我也摸透了穆龙想和穆凤结婚的事,但是,穆凤不一定愿意。那是他们原来的想法,而现在,一切都变,环境变了,人也变了。原来在农村,穆凤能见多少人?而现在,不断有新人出现。我都把握不了穆凤,他穆龙就能了?因此,穆龙听我的。他觉得穆凤能听我的话。我就把握他的这点心理才能驾驭他们。我不过是利用他们。况且,时间长了,我知道他们俩都是个心肠非常毒辣的人。没有他们,我什么也做不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10 6:42:00 [只看该作者]

第五十八章 排查嫌疑人赵家明
  孙生有把排查赵家明的情况给领导回报以后,大家在一起开始分析案情。安田说,既然赵家明的口音还是北方口音,那咱们就在就在陕西山西内蒙的交接处作为排查的重点。对可疑人员一个不要放过。
  贺峰说,还是叫李雪模拟画个像,叫王宁抗详细的描述一下赵家明的样子,这样可以少走弯路。
  万博士说,案子既然出现了,不妨立即发出通缉令,在三省范围内通缉犯罪嫌疑人赵家明。并根据线索,请求山西省公安机关、内蒙古公安机关、陕西省公安机关协助查缉赵家明。监狱机关、公安机关、武警部队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全力组织追捕行动。
  公安局长安田指示:尽快将在逃罪犯抓捕,并请周边接壤地区协同组织抓捕。副局长贺峰立刻给基层各个单位打电话,传达局长指示,要求采取有效措施,尽快将罪犯缉拿归案。要求速战速决。
  周边地区公安机关按照方州公安局的统一部署,组织警力,全面布控,封堵所有出城口,并对所有出城车辆、人员进行严密盘查,对辖区内对逃犯可能途经的道路、村庄、集镇、大小旅馆、娱乐、洗浴等场所、城乡结合部等进行全面清查,并根据发现掌握的线索,抽调大批警力对在逃的赵家明可能藏匿的地区进行了拉网式搜捕。
  5月1日晚,各个基层分局的领导到方州公安局召开联席会议,进一步研究部署下步抓捕工作。按照联席会议要求,安田局长连夜进行了安排部署。全市所有缉捕布控的警力不减、工作力度不减,并要求排查布控搜捕清查工作加大力度、加大密度,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万博士又提出,三个地方作为重点排查:一是开煤炭产业洽谈会的那个宾馆,他们可能安装的有摄像镜头;二是火车站内,4月30日,嫌疑人赵家明出现在那里,也要查阅当天的摄像资料;三是在赵家明搭上出租车的录像资料,或许有可能他会出现在某段公路的镜头里。
  局长安田说,万博士给咱们提出了一个捷径,除了大面积排查之外,孙生有带上杨勇、李雪组成个三人小组,对万博士说的三个地方,进行重点排查。
  于是,孙生有带着杨勇和李雪就开始行动了。他们的第一站就是直接到华西国际大酒店,这个地方他们都不陌生,在抓捕小道姑、方知其和魏二哥的时候,曾多次出现在这里。这个宾馆的会议厅就是煤炭招商洽谈会的现场。这个地方是安装有摄像镜头的。他们找到宾馆的负责人,并说明了来此的目的,负责人立即责成有关人员调集当日的摄像资料。
  孙生有已经想到把受害人王宁抗也叫来了。叫他仔细观看资料中的人员。看了一阵之后,王宁抗一直没有发言。那就证明录像中没有赵家明这个人。可是,看着看着,王宁抗突然惊叫,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
  大家立即来了精神,画面上出现了王宁抗的图像,在王宁抗的旁边也坐着一个人,那人正给王宁抗递烟,好像还说着什么。孙生有叫立刻定格。他问王宁抗,你确定是这个人吗?
  王宁抗说,就是他,绝对没有错。四个人静静的看着,这个赵家明的样子,与司机和王宁抗描述的一摸一样。一米七五的样子,微胖,方脸,眼睛有点八点二十的样子,两只眉毛下斜,眼睛不大,好像做文职工作的人。说话是北方口音。
  孙生有问王宁抗,你听他说话,与我们三个一样吗?
  王宁抗说,我觉得是一样的。我辨认不出来。
  是呀,叫一个南方人去辨别北方人说话,他听着肯定一个味。因为北方语言区别微小。不是本地人,很难分别太清。而当地人就不一样了。能分辨出一个地区的不同语音。
  孙生有认为这个赵家明就是本地靠南一点的人。
  杨勇觉得他是内蒙人。
  李雪分析他或许是陕北人。
  三个人,三个答案,最后也没有个定论。孙生有最后说,这个咱们暂时就不要争论了,现在首要问题是叫李雪赶快把赵家明的样子复制下来,分发到各个排查点去。有了真人照片,案情就有进展了。
  这个事情做的同时,就奔赴火车站,一边用照片询问车站工作人员,一边再调集火车站当日的资料,确定赵家明是不是购票外逃了。
  谁知,就在他们加紧排查的时候,在另一个地方,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13 6:51:00 [只看该作者]

第五十九章 小水滴潇洒走一回
  小水滴通过提审穆龙和丁文理,对穆凤的为人和思想轨迹基本有所了解,穆凤既有柔情的一面,也有凶狠的一面,她竟然能把赵光活活砸死就能说明一切。对于斗北星,她也是骗他没商量。
  小水滴决定请缨追踪穆凤她要担当大任,任追踪穆凤的组长。万博士和局长当然对她是放心的,但是,分配给她的侦查员都是个顶个的好手。不过对于喜欢独来独往的小水滴来说,他们最好离她远一点。
  小水滴决定先到斗北星受骗的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她叫两名侦查员先秘密的寻找那个小妓女汪嫩。叫他们了解汪嫩和男子接触的情况,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助于破案的信息。临走她又叮咛一句,要是在人场上见到她,不要和她打招呼,要装着不认识。两个侦查员似懂非懂的连连说是,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答应一声就走了。
  谁知,小水滴突然出现在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的时候,竟然是一副英俊男子的麽样,潇洒的走了进来。大堂经理(妈咪)突然看到一位风流倜傥的少年公子,就迎了上去。她虽然看出来着非男非女,或者说男人女相,但是,这种人她也阅历许多,证实这种人肯到这个地方大把的花钱,所以怠慢不得。
  “欢迎,欢迎,先生可是个稀客呀。是有约哪,还是我给您叫一个小姐还是先生?”妈咪一时不知道来者是喜欢女人还是男人。只得两种都说上。
  小水滴白了她一眼说:“嘿,来这儿当然是要小姐。不过我今天是有要务在身,就在这大厅里坐坐。”
  “也好,也好。”妈咪马上给她找一个比较清净的座位,服务生立刻过来询问她要什么。小水滴要了一杯白兰地,拿起酒杯对着光源观察白兰地的色泽及清澈程度。品质优良的白兰地应呈金黄色或琥珀色而非红色。她然后将杯身倾斜约45度慢慢转动一周,再将杯身直立,让酒汁沿着杯壁滑落,此时杯壁上所呈现之宛如美女舞动的纹路,即为所谓的“酒脚”。酒脚越好的白兰地,滑动的速度越慢,酒脚越圆润。
  接着,小水滴将酒杯由远处移近鼻子,以恰能嗅到白兰地酒香的距离来衡量香气的强度与基本香气,再轻轻地摇动酒杯,逐渐靠近鼻子。最后,将鼻子靠近杯口,深闻酒气以便辨别各种香气的特征与确定酒香的持久力。
  白兰地的香气,有淡雅的葡萄香味、橡木桶的木质风味、青草与花香的自然芬芳等,要享受这些不同香气,必须深深地吸气,用鼻根接近双眉交叉处的嗅觉来感觉品尝佳酿。
  小水滴从舌尖开始品尝白兰地,先含一些醇酒在舌间滑动,再顺着舌缘让酒流到舌根,然后在口中滑动一下,入喉之后,趁势吸气伴随酒液咽下,让醇美厚实的酒味散发出来,再用鼻子深闻一次,将所有的精华消化于口鼻舌喉之间。小水滴一边慢慢的品尝,一边注视着进进出出的人们。
  妈咪在一旁静静的观赏着,看小水滴这样的内行,忍不住夸赞说:“先生真不愧是一个品酒的行家里手。我见过许多人喝酒,他们哪里知道品酒的妙处,许多人是不懂的。都亏了这样的美酒了。哎,美人,美酒,还得有人会欣赏才行。”
  小水滴看到妈咪愿意和自己搭讪,就和她攀谈起来:“是呀,好酒还得有一个好的环境。”
  妈咪说:“先生说得对,我们这里不错吧。”
  小水滴说:“还可以吧。近来生意还好吧?”
  妈咪说:“托先生的吉言,还可以。”
  小水滴问:“生意好,也有人来这里耍酒疯吧。”
  妈咪说:“对对对,就是有人一喝就喝多了。前两天就有一个人喝高了,非要说我们的小姐骗了他,大闹了一通。”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13 6:51:00 [只看该作者]

  小水滴问:“后来哪?”
  “后来有一个女子劝了劝他,不知道怎么就好了。”
  “是你们这里的小姐吗?”
  “不是,是一位客人。”
  “常来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很漂亮,看着很高雅。不是做小姐的。但是也不像工作人员。”
  “以前见过吗?”
  “没有,只是最近常来。”
  “从那天之后还来过吗?”
  “没有,再没有见过她。”
  两个人正在说着,小水滴看到她的两个侦查员也出现在大厅里,她知道有事要找她,就不再和妈咪闲聊了。妈咪是一个很有眼色的女人,一看客人不再和她搭讪,就说一句,您慢慢喝,然后就走开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顿时搅乱了大厅的安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6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16 8:42: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章 赵家明现身延安枣林镇
  孙生有和杨勇、李雪带着王宁抗在华西国际大酒店查出了赵家明的影像之后,一边叫印刷,一边发放各个排查点的办案人员,并给周边警局、各派出所都发了传真。他们继续追踪赵家明。
  第二步就是到火车站排查赵家明的踪迹。他们联系了车站的值班站长,站长很积极的配合了他们的工作。孙生有把当时开车送赵家明的司机也找到了,叫他把到火车站的时间,和停车的位置,以及踪迹下车后去的方向都讲个明白。
  他们就调集了这段时间的录像资料,在人头攒动的资料查找嫌疑人。同时把赵家明的照片分发给各个售票口,询问售票人员,问他们是不是见过这个人。这个事情的量很大,累的他们眼睛发酸,脖子发硬。口干舌燥,腰酸背痛。
  就在他们忙碌的时候,孙生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延安郊区的一个派出所打来从方州市公安局转给孙生有的。
  “喂,你是哪里的?”孙生有问。
  “我是延安郊区枣林派出所的。”
  “你贵姓?”
  “我姓姜,美女姜,我是派出所所长,叫我老姜吧。请问您——”
  “我叫孙生有,刑侦二支队大队长。有事你说。”
  “今天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怪事,有一个人报案,说他的40万元突然被贼偷走了。可是,他报案后又突然不见了。我从你们传过来的传真看到那个报案人和这个传真照片很相似。所以要告诉你们,你们是不是赶快过来一下,我们会尽力协助你们把嫌疑人抓获。”
  “好的好的,我们会尽快过去。请你再描述一下报案人的样子好吗?”
  老姜说:“一米七五的样子,微胖,方脸,眼睛不大,一般陕西人的特点。”
  孙生有问:“眼睛是不是有点八点二十的样子,两只眉毛下斜,眼睛不大,好像做文职工作的人。说话是北方口音?”
  “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
  既然嫌疑人已经出逃,在在火车站排查已经意义不大,孙生有带着杨勇和李雪驱车直奔延安。他们一路经过神池县保德县府谷县神木县榆林市等,只是中途加了一次油,1000多公里,12个小时就到达了延安的枣林镇。
  他们的车子一停下来,派出所里的老姜就迎了出来。一番自我介绍后,很快就进入案情的探讨。
  老姜说,当时我正在值班,突然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进来说他的钱被小偷偷走了。我说,你说说经过。他说他的钱是买煤用的,是朋友的钱,准备交给矿长。他在汽车站休息,刚一打盹,就觉得不太对劲,再一看怀里的提包不见了。我问他是什么样子的提包。他说是一个蓝色的提包。我问他你看请是什么人,把你的提包偷走了吗?他说没有,只觉得有个人影在面前一闪,就觉得怀里空空的了。我说,你想想,在你没有打盹之前,有什么人在你面前晃悠?他思考了一会儿说,好像有一个年轻人曾在他身旁坐过,还摸了摸他的提包说,你是做什么生意的。我没有理他,过一会儿,他就走了。后来,我实在是困了就打盹了,提包就被人偷走了。
  孙生有把赵家明的照片拿出来问:“姜所长,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姜所长一看,说:“就是这个人,没错。我们看到你们发过来的传真就知道事情麻哒了。”
  孙生有问:“他既然报案了,怎么又突然失踪了哪?”
  姜所长说:“本来要给他做个笔录,他说,解个手再说。当时我们也没有在意,可是,过了一会儿也不见他过来,我叫一个民警去厕所看看,哪里还有人呢?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那个小偷有线索吗?”
  “有,他一说,我们心里就有底了,这是一个惯偷,我已经叫民警抓他去了,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他抓来。”
  几个人正在说着,果然见两个民警押着一个人进来了。孙生有以为是把赵家明抓到了,可走进来一看,竟然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16 8:48: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一章 小水滴独战群恶棍
  小水滴看到两个侦查员出现在大厅,就不再和妈咪闲聊了。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冲她走来,手里端着一杯酒,嬉皮笑脸的走到小水滴跟前,把杯子一举,说:“我也闹不清你是妹妹还是弟弟,跟哥哥我喝一杯好吗?”
  小水滴也举起杯子说:“好哇,来这里的都是朋友,不分男女贵贱,来,干一杯。”
  那人在与小水滴碰杯之后,就顺势要搂小水滴的脖子,小水滴轻轻把他推开了,那人又走过来,更加靠近小水滴了,满嘴的酒味一个劲儿的往小水滴身上喷。嘴里一个劲儿的说:“和哥哥近乎近乎。别不好意思。咱俩谁给谁呀?”他说着,还准备搂小水滴的脖子,被小水滴巧妙的一闪,那人一个趔趄摔倒了。在场的客人看到这个场景哄堂大笑。直笑得那人有点挂不住,站起来之后,竟然对小水滴大骂起来:“,你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竟敢闪你大爷,你知道你大爷是谁吗?”
  小水滴说:“我可不管你是谁?是谁我也没有兴趣。你自己不小心,自己跌倒,怨别人干什么?”
  那人说:“你是鸡还是鸭,在这个地盘上,你也不打听一下我是谁?告诉你,本大爷是镇方州。”说完,又要扑过来,眼看就要扑到小水滴的身上,小水滴不动声色的在下边使了一个绊子,一下子就把他绊了个仰八叉。小水滴笑笑说:“你还不如叫镇关西好了。不需要鲁智深惩治你,我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恼羞成怒,站起后,拍了拍身上的土,冲小水滴瞪了一眼,说:“好小子,你等着。”随着,吹了一声口哨,只见从一个包间里冲出四条大汉来。他们一边冲,一边喊:“大哥,怎么回事?是谁欺负咱了?”
  镇方州用手指指了指小水滴,说:“就是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给我收拾了他。”
  四个人如狼似虎般的直奔小水滴。小水滴以退为进,寻找了个有利的地形,她的背后靠着一个大柱子,面对着四个人准备应对。四人看着这个娇弱的人,好像没有放在心上,并没有齐攻乱打,而是有一人先出手,准备去抓小水滴,小水滴看到他来势凶猛,就巧妙的让过他的手腕,顺出右手抓住了对方的右手腕,顺势往自己的右侧轻轻一拉,同时一转身,用左臂顶住对方的右手臂,一用劲,只听“卡擦”一声,就把对方放倒了。
  小水滴知道,一个女子对付四五个男子,关键在于战术,不在于击技。在智慧不在勇猛。但是,她强调“狠”,“毒”,讲究“一招制敌”。
  在这四个人看来,四人对付一人,轻易而举,小菜一碟。小水滴却是认真的对付,她利用歹徒的无防范心理,进行突袭。使用的都是步步为营,招招见功。
  其他几个人一看小水滴把一个壮汉摔倒了,惊异的大叫:“哎呀?没想到还有两下子哪?弟兄们,给我上。”又一个家伙扑过来,一下子抱住了小水滴的双臂,她的上身几乎动弹不得。但是,她并没有惊慌,她看准对方的脚面正在她的脚下,她突然抬起来腿,猛的一用力,坚硬的鞋跟一下子跺到了对方脚面上,那人大叫一声,松开了小水滴,抱住自己的脚喊哎呀去了。在他的叫喊声中,又扑过来一人,将小水滴的腰和胳膊都抱住了,小水滴双臂都不能动,此时,她判断对方双脚的位置,找准对方前脚位置,猛然抬腿,一下子顶住对方的下档。他大叫一声就摔倒了。接着一人上来抓住小水滴的头发:小水滴上步飞起一脚冲对方的裆部踢去,那人一侧身,小水滴顺势上步踢其后腿。随后就把他撂倒了。
  四五个男人,接二连三的都被小水滴了,好像也没有费什么劲,两个侦查员在一旁观战,开始并没有参与。只是心里暗暗佩服小水滴还有一套。看着看着,突然听到一个人说:“哎呀,她原来是个女的呀。划了她。”随之见一人手持匕首欲要行凶。一个侦查员飞身上前,飞起一脚,正好踢到那人的手腕上。那人就地倒下。其他又欲上前,只见另一个侦查员大喊一声:“别动,警察。”随手掏出了警官证。
  几个闹事的人立刻不敢再动。最早和小水滴搭讪的那人想溜,叫小水滴轻轻一抓就把他抓回来了。小水滴上前把他们两个铐在一起,三副铐子铐他们五个人。先把他们押到公安局。这五个人到底是一伙什么样的人呢?是偶然事件,还是遇到了地痞流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