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追你追到老鼠洞


  共有856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追你追到老鼠洞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17 6:33: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二章 赵家明骗中骗骗走20万元
  赵家明骗取了王宁抗的40万元之后,并没有坐火车外逃,他只是到火车站去了一趟,给司机一个假象。即使司机报案或者有人找到司机查问情况,都能起到迷惑的作用。然后,他却从容的坐上长途汽车逃离了方州。
  其实,赵家明是一个骗人有术的人。还是在2007年5月初,他曾在方州的邻县晋川化名“王文熙”、“肖篇数”等名字经常到舞厅名曰跳舞,实际在寻找猎物,他有意识的去结识一些女性。在这期间,通过与女性交往过程中,赵家明采取各种手段博得女性好感,并用变魔术的方法,将1元人民币变成10元人民币,或将10元人民币变成50元、100元人民币,企图使被害人相信他可以将小额钞票变成大额钞票。很快赢得一些爱慕钱财和虚荣的女性的青睐,在他周围也围着不少的女人。其中他最看好的女性是一个叫张爱琴的女子,她家中是开小超市的,比较富有。这个女人还算漂亮,属于肉感美女。赵家明的聪明让她心动,更是对他的小魔术好奇。
  5月的一天,赵家明和张爱琴在跳舞后坐在一起闲聊,张爱琴要求赵家明再给她变一个魔术。赵家明说“好哇,你想看什么?”
  张爱琴说:“玩变钱吧,还是这个实在。”
  实际赵家明已经将他拿的人民币用餐巾纸包好,做了手脚,很神秘的对张爱琴说:“我能叫这张5块钱变出大额钞票来。你可以将包好的钱放在身上贴肉的地方。今天不能看,看了就不灵了。你明天再拿出来看,如果它变成大的面额,你再找我。如果没有变成大的面额,你就骂我。”
  次日,张爱琴把那个包从贴肉的地方取出后,发现那张5元的钱真的变成一张50元面值的了,非常惊喜,她立即告诉赵家明,要他到她家去。赵家明知道张爱琴上当了,并且信任他了,就赶到张爱琴家,对她说:“变是变了,但是,得看看它变的是福还是祸。是福还好说,是祸就得想想法子破它。”赵家明说完,就把已经变成50元面值的人民币放在打火机上烤,然后对张某说:“哎呀,不好了。你看看钱上是个什么字?”
  张爱琴凑过来一看,只见钱上出现一个“灾”字水印。
  赵家明说:“这事情对你的孩子不好,他可能近日会有血光之灾。”
  张爱琴惊慌的说:“这该怎么办哪?”
  赵家明沉吟半晌说:“这事情不是没有办法,不过得叫你先破点财。只要你拿出20万元让我给你“作法”,就能变成330万元。”
  “真的?”
  “当然。你不是见到我能够叫小钱变大钱了吗?”
  “那好吧,不过是先垫上。”
  赵家明说:“没有那么简单,你得先买一个红色的提包,避邪。”
  “买什么样的?”
  “我和你一起去买。”
  于是,两个人到商店买了个上面有着远航图案的红色提包。赵家明煞有介事的在上面吹了一口仙气,说:“行了。你还得捐献33万元人民币给残疾人即可化解灾难,剩余的钱你就可以自行支配了。”
  张爱琴一听自己还能落300万,心理非常高兴,就忙着凑钱去了。
  赵家明在取得张爱琴的信任并得知她已经准备好了20万元人民币后,赵家明也买了一个和张爱琴一样的提包及收款收据,用红纸把收款收据方方正正的包好。在2007年5月29日中午化名“肖篇数”住进海华国际大酒店,将张爱琴骗至酒店8811号房间。这期间,赵家明将张爱琴带来的20万元人民币当面用红布包好再装进红色旅行包内,然后谎称“作法”时不能被打扰,对张爱琴说:“请你先到卫生间去一下,我要作法了。”
  张爱琴进入卫生间后,赵家明就趁机用事先准备好的用红纸包着的收据将张爱琴带去的人民币掉包。
  过了一阵,赵家明说:“已经做法完毕,你出来吧。”
  张爱琴出来一看,还是自己的提包,她还不放心的打开提包看了一眼,见钱还是被红纸完好的包着,就放心了。她问:“还有什么忌讳吗?
  赵家明说:“没有,不过,还是那句话,今天不能看,看了就不灵了。明天再看,会给你一个大的惊喜。”随后,张爱琴高高兴兴的又提着提包回去了。而赵家明也很快的提着骗得20万元人民币逃离了晋川。然后,又到方州寻找新的猎物,一下子就找到了王宁抗……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20 6:24: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三章 怀疑闹事人与涉黑有染
  小水滴等人把在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闹事的那5个人带回到公安局的时候,局长安田正在查看一个案宗。这是一个涉黑的犯罪团伙。
  这是一个以陈氏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陈朝,男,1970年7月23日出生,身高1.70米左右,长脸型,体态中等,云南昆仲口音;陈鲜,男,1973年2月3日出生,和陈朝是兄弟,身高1.70左右,长方脸型,体态偏瘦,云南昆仲口音。
  昆仲市公安局的资料显示:今年8月7日23时许,一中年男子在北市区金实小区金秋路一茶室门口,被乘坐在一辆捷达车内的人开枪射击(后经及时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接报后,昆仲市各级公安机关迅速抽调警力赶赴现场进行处置,并沿涉案捷达车逃跑的方向展开搜索追捕行动。
  经现场勘查和走访调查,涉嫌的捷达车上有三名男子,其中乘坐捷达车的两名男子共向受害人连开了五枪,有两发子弹击中受害人。警方在现场提取到“七七式”制式手枪子弹弹壳4枚,仿“六四式”子弹弹壳1枚,变形或残破的子弹头五枚等相关枪击的物证痕迹,确定该案为一起恶性持枪故意杀人案件。
  案卷显示,2008年八月七日晚间,一辆没有车牌的银灰色捷达骄车驶到昆明仲市金实小区一茶室门口,乘车人枪击一名中年男子后迅速逃离现场。接到报警后,警方经调查发现,轿车上有三名男子,其中两人共向受害人开了五枪,有两发子弹击中受害人。经侦查,警方确定被枪击的男子有可能与涉黑团伙有利益纠纷,因此在茶室休憩时被枪击,一个以陈氏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浮现在警方视线里。
  该团伙以陈朝为首,团伙成员众多,有较强的组织结构,长期盘踞在昆仲北片区,以开设地下赌场、牟取暴利为团伙经费来源,控制行业场所,非法买卖、持有,并涉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敲诈勒索、聚众斗殴、聚众赌博等多起犯罪事实。专案组民警经过3个月的艰苦工作和不懈努力,先后辗转四川、贵州和云南多个边境地区及偏远山区,最终将外逃的犯罪团伙成员大部分抓捕归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0余人,其中团伙骨干9人,现已逮捕30人,刑拘1人;缴获手枪11支,子弹150余发;查获涉案车辆10余辆以及大量的管制刀具等作案工具。
  今年八月七日昆仲市金实小区枪击案的三十多名犯罪嫌疑人在警方的押解下指认了现场。而此案仅仅是这个以陈朝等人为首的劣涉黑犯罪团伙所犯的一宗罪行。而且至今还有4人在逃。
  安田局长把视线停留在“至今还有4人在逃”上。就在这时,小水滴他们正巧押回来5个人。他不由把两宗事情联系了起来。在对5个人的审讯中,口音听出他们是南方口音,究竟具体是哪里的口音尚不得而知。小水滴对他们一个一个的发问:“你叫什么?”
  一个留着背头的胖子回答:“陈起兴。”
  “你叫什么?” 一个长着两道横眉的瘦长脸的人回答:“贵春园。”
  “你哪?” 一个方脸留着长发的人回答“吕长岭。”
  “你,接着说。” 一个留着短发,眼睛有点斜视的人回答:“齐小军。”
  “你也说说吧?”最后一个说话的就是在夜总会最先与小水滴搭讪的人,他说:“我叫甄方州”
  “呵,你还真叫镇方州?”
  “这个,我,我姓甄,就是,《红楼梦》上甄士隐的那个甄。”
  “你是本地人吗?”
  “是,我就是本市人,住在前进路光明小区五栋三号。”
  通过审讯,除了甄方州之外其他四人都是外地人。他们四人都说他们是湖南人,没有一个说是云南人。至于他们是不是云南案子的在逃人员,现在还不能断定。只有询问他们在夜总会闹事的经过。
  甄方州看到无意间竟然惹到了公安,心里就虚了许多,不敢说什么理由了。只是说当时喝多了,不该惹是生非,请求公安原谅,下次再也不敢了。5个人看去一个比一个怂。最后还是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把他们拘留了,一边和云南昆仲警方联系,清他们发来在逃罪犯的照片,以便查出这5个人是不是与涉黑集团有染。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20 6:29: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四章 以牙还牙骗子赃款失踪
  就在孙生有得知嫌疑人赵家明在延安的枣林镇出现的同时,他就向局长请示千里追踪,其他地区的排查就自然的撤销了。没有想到到了延安枣林镇后,赵家明却又神秘的失踪了。只抓住一个小蟊贼。派出所老姜说这个人是一个惯犯,孙生有觉得或许可以从这个小蟊贼口中问出点有用的情况。老姜同意他的看法,于是,就对小蟊贼开始了询问。
  老姜问:“枣娃,你怎么又犯毛病了?”
  枣娃说:“哦(我)看他不是好人,就注意他了。他神色慌慌张张,拿着个提包,看得紧的很。哦就觉得提包里肯定有贵重的东西。哦就瞄住他咧。”
  孙生有问:“你怎么就把他的提包偷走了哪?”
  枣娃说:“哦用的,可灵的很嘛,一哈子他你迷糊了,哦就得手咧。”
  所长老姜问:“你的哪儿来的?”
  枣娃叙述了他得到的经过:街上有的是,路边就有人卖法国香水,30块钱一瓶,还故意让您闻,您千万得当心:那香水说不定就是。民警同志,前几天哦就遇到过两个卖香水的女骗子。一周前,我被她们骗过。在城东路口北侧,两个女孩拦住哦卖香水。哦说哦是男子,不要香水。她们说,可以叫我给情人。哦说,婆姨都没有,哪儿来的情人。她们吹嘘说是正宗的法国香水,走私过来的,30元一瓶,要不要?不信?那你闻闻?其中一个女孩从包里拿出一瓶香水递过来。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鬼,就不信她。她们还在说。哦想,法国香水这么便宜?就好奇地闻了闻,感觉味道有点怪怪的。随后不到一分钟,我就迷糊了,好像记得女孩让我拿钱,钱不够,又让我拿手机。回到家两个多小时后,我才清醒过来,一看钱和手机都没了……肯定是被她们拿走了……
  孙生有问:“后来哪?你怎么也骗人?”
  枣娃说:“我的钱没有了,手机也没有了,想想太吃亏,就想着找那两个女骗子算账。我找了两个哥儿们,一直在街上找她们。在商城附近我们真的找到了她们。这两个女孩大约二十五六岁,其中一个拎个大包,另一个拿着两瓶香水,一见有年轻女性路过,就上前兜售。一看见我们,俩女孩转身就想溜,被我们前后堵住了。我们问她们,你香水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她们死活不说,只说自己是卖香水的,其他一问三不知。哦翻看了她们的包,包里装了三四种香水,每种有四五瓶,外包装上写的全是外文。哦一个字也不认识。哦打开一瓶,瓶子里的味道明显不同。哦就问“这是什么?”两个女孩对望了一眼,再不言传。哦说,你竟敢在香水瓶里装,骗老子,看哦弄死你。她们吓得脸都变色了,说,她们也是在网上学的,不敢害人。哦在她们的包中搜出了她们骗哦的手机和钱。最后,我把她们的香水都拿走了。
  老姜说:“你是贼性不改哦。别人骗了你,你再骗别人。还得好好关你一阵子才行。”
  枣娃说:“所长,你行行好,哦再也不敢了。”
  李雪查看了枣娃的提包,真的发现与几瓶香水似的东西,李雪说,那个有点怪味的瓶子里装的是,主要成分是乙醚,还混合有三四种其他药,深吸两下就会神志不清,任人摆布。
  孙生有问:“你是怎么迷住赵家明的哪?啊,就是汽车站那个人。”
  枣娃说:“我先把涂到手上,然后,走到他跟前,受在他的脸上一晃,就在他神志不清迷糊的瞬间,我就把他的提包拿走了。”
  李雪说,近来这种事情不断发生。你还做过什么?
  枣娃说,我还迷上了一位年轻女老板,为了占有这位女老板,我把兑上绿茶饮料,灌进了一次性针管中制成了针,想趁这名女老板不注意,强行将针扎到了心仪的女老板身上。
  老姜问:“交代详细过程。”
  枣娃说“有一天,我街上闲逛,路过一家保健品店时,我看见店门口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受这位女子吸引,我便走进了店内,花了几十元买了些保健品,并借机与这名女子闲聊,得知这个女子正是店老板。回家后,我对这名女子念念不忘,我就经常有事没事就到店里逛逛。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得到女老板的坏主意,就买了一些和一次性针管,又买了一瓶绿茶饮料,将掺上饮料,随后将自制的注入一次性针管内,打算趁保健品店女老板不防备时给其注射。有一天上午9时左右,我准备妥当后,来到该保健品店,正巧店里没有人。我趁女老板转身时,强行将针打到女老板的屁股上。女老板大声呼救,附近邻居听到求助声急忙赶来,我吓得急忙就逃走了。”
  老姜问:“为什么你在汽车站没有用针管注射?”
  枣娃说:“人太多,他要一叫,我就跑不了啦。”
  枣娃说:“我把钱藏起来了。”
  侦查员杨勇问:“藏到什么地方了?”
  枣娃说:“藏到一个小树林里了。”
  于是,杨勇、李雪和当地的两个民警一起带着枣娃查找那40万巨款去了。可是,到枣娃指定的小树林后,几乎把那里翻了个遍,也没有见到那笔钱。这钱又被什么人偷走了哪?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20 6:33: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五章 穆凤可能逃到湖南
  面对着小水滴押回的5个人,和对他们的初步询问,万博士想了许多。这5个人为什么会纠葛在一起?4个南方人,与一个本地人,而且那4个人还言听计从的服从于这个本地人。看长相,甄方州并不显得高大威猛,听语言,也未觉得声若洪钟。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听命与他哪?他们四人都称是湖南人,可是口音又不太对劲儿,可他们为什么自称是湖南人哪?云南昆仲市的涉黑案子有四个人外逃,至今尚没有抓获。怎么这次抓的闹事人除了那个甄方州之外,正好是四个人哪?是巧合,还是与那里有一些联系?
  万博士把自己的想法对局长安田说了说,也勾起安田的思索。他决定把抓获的5个人分别看管,然后,再分别询问,如果他们有假,总会有线索可抓。于是,就把他们分几个号子看管起来了。
  接着小水滴和两个侦查员汇报他们在金钻美食娱乐夜总会的情况。那个小妓女旺嫩,其实就是那里的坐台小姐,并不是像妈咪所是个跑台的。她骗了斗北星之后,并没有跑走,而是到另一个房间与另一个男人述说着同一个故事,开始骗另一个男人的钱了。不过,从旺嫩口中,却打听出来一点关于穆凤的消息。
  那天,就在斗北星在大厅中大喊大叫的时候,旺嫩其实是听到了,但是她躲在角落里没敢出来。她对大厅中的人员和这些人员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清二楚。她看到,斗北星在叫骂,也看到妈咪在游说客人,更看到一个女子走到斗北星的桌前。这个女人是以客人的身份出现,她只和另外的客人交往,和他们喝酒,和他们聊天。旺嫩说她知道那个女人的伎俩,看着高雅,实际很卑鄙。不过是在高雅外衣下的卑鄙。他们之间,似乎很少现金交易,但是,一张小小的银联卡,就不动声色的把成千上万的钱都卷走了。
  旺嫩说,在那个女人和斗北星接触几天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的面。这是在之前有多次的小骗,所以穆凤还在与夜总会的男人厮混,到遇到斗北星这个肥大的猎物,她得手后就会很快的溜走了。在穆凤骗了斗北星的钱之后,表面看着她是和斗北星一起去的银行,但是,他们要存入的那个账号,告诉斗北星说是广州商家的账号,其实是穆凤自己预先开的一个户头,他们转入的资金,实际是转入到穆凤的户头中了。
  对于这个,局长安田和万博士都明白,就在斗北星报案的同时,就有侦查员到他们存款的银行去查情况,希望银行能把这笔款子冻结起来。可是,当侦查员到那里问及此事的时候,银行人员说,这笔款已经被人取走。从录像资料上看是被一个女子取走了,毋庸置疑的是被穆凤取走。
  从小水滴提审穆龙得到的消息,从她的姑姑家,和她的姨妈家,都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只有广州还没有调查。于是安田派了两个侦查员到广州调查。小水滴和万博士还围绕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的周围查访。
  就在继续要追踪穆凤的时候,竟然从询问甄方州的时候,他说出了穆凤的一个新的消息。他说,他在夜总会和一个女人接触过。她说她叫穆凤,穆桂英的穆,龙凤呈祥的凤。她就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小水滴一听,果然是穆凤的口气,这个女人与她要追踪的女人穆凤是同一个人。甄方州说,那穆凤说,她有了钱就先到湖南去。我问她为什么要到湖南去?她说她那里有一个朋友。我问,是男朋友吗?她笑笑说,这还用问吗?不是男朋友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可见湖南她真有男朋友在那里。
  小水滴想,当时提审穆龙和丁文理的时候,为什么他们都没有提及穆凤有男朋友的事哪?她终于明白了,因为穆凤和穆龙及丁文理都有一腿。穆龙是她的公开的男朋友,而丁文理和她私情很笃。当然她不会告诉他们自己还有男朋友。而对与甄方州,他是另外的人,和他说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当问到甄方州是不是知道穆凤的男朋友在湖南什么地方的时候,甄方州竟然说他忘了。当时还记得,后来就忘了。看来这个线索又要断了。
  万博士一边叫甄方州再好好想想,一边叫小水滴再次询问丁文理和穆龙,可以转个弯问。既然穆凤有男朋友在湖南,他们或许在湖南也有认识的人,这个人或许就是穆凤的男朋友。小水滴顿悟,点头意会,于是,就去询问穆龙,问他在湖南是不是有熟人。穆龙说有一个朋友在湖南。小水滴问这个人叫什么名字。穆龙说,他叫程修增。小水滴问程修增长得什么样?穆龙说,程修增长方脸,30岁,一米八的个子,腰板挺直。穆龙并说出了程修增是他和穆凤的共同朋友。至于程修增是否是穆凤的男朋友,他就不得而知了。丁文理也说知道这个人,但是他说只是认识,并没有什么交往,只知道他是湖南人。
  就在又一次询问甄方州的时候,他说他想起来了穆凤男朋友的地址,他在湖南的浏阳市。有了具体的地址就好办了,于是,小水滴和两个侦查员就直奔湖南。近处这一块,就叫万博士慢慢查访吧。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24 6:38: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六章 嫌疑人赵家明狡猾逃脱
  赵家明骗取王宁抗的40万元巨款后,一路平安的到达了延安的枣林镇。他为什么要到枣林镇哪?原来他的家就在这个地方。由于他坐车一路的颠簸,加上心理上的紧张,他觉得很累,因此在汽车站休息片刻后准备回家,他的家在一个离汽车站还有20多里,要走山路,不养精蓄锐,是没有力气回家里。可是,他到手的肥肉,一瞬间被小蟊贼给偷了。真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近来他骗取的两项赃款得手都很容易,怎么会叫突然丢失掉哪?当时,他头脑一热,竟然跑到派出所报案。但是,他很快想到,我这是报的什么案吗?自己就是贼,却要报案说自己的钱被贼偷走了,想想也真是一个大笑话。你为什么带那么多的钱?你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你是干什么的?这几个问题,他一个也没法回答。因此,他借解手的事由溜了出来,一走了之。到哪里去?一时是他思想斗争的焦点。回家?现在是显然不行了。本来他从家里出来之后,就很少回家,现在是丧家之犬,怎么能回家哪?人们常说,衣锦还乡,如此狼狈怎么好意思见家人哪?上次骗得的30万元,他给家里寄回5000元,他不敢多寄,没有办法向家里人解释。剩下的他存入一家农业银行,办了个卡,到处都可以取款。这一阶段都是花的这个钱。他坐汽车出逃,虽然骗得了一时,但是,骗不了一世。迟早公安会追查到这里的。他还不敢在此过分逗留,马上走,他又不死心。他不相信小蟊贼能比他的能耐还大。他在想,这个小蟊贼偷了我的钱以后,他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哪?根据贼的常识,他们在获取赃物后,首先想到的是把赃物转移。他能转移到什么地方哪?车站里是不可能,人多,只有把赃物先藏到外边。外边什么地方哪?赵家明观察了汽车站外边的地形,除了一个小广场,在不远处有一个小树林。小蟊贼很可能先把赃物藏在小树林中,然后再转移。于是,他从派出所跑出之后,就直奔小树林中,真有意思,到那里之后,他没有费什么劲儿,又把被偷走的提包找到了。往提包里一看,钱还在。真叫他喜出望外。他找到失去的巨款,面临着何去何从。汽车站不能回去了,那里有摄像镜头。家里也不能回去了,这里有人认识他,会追踪他到家中。后来,他想在公路去等车。因为汽车为了拉生意,路上随处停车,招手就停。他开始不敢走公路,直到走出枣林镇,他才顺着公路往前走,大约走不到一公里,就看到有汽车开来。他在路边招了招手,司机立刻把车停下了。他上车后就随车到一个新的地方了。
就在赵家明离开枣林镇后,派出所的民警和杨勇才到车站的小树林找那笔巨款,可是,哪里还有钱的影子?可惜是晚了一步。钱没有了,人也没有了,怎么办?孙生有希望所长老姜立刻派人盘查,老姜也发狠了,派出所的所有干警全部出动,就是把枣林镇翻个遍,也得把赵家明给我找出来。孙生有带有赵家明的照片,分发下去,仔细查找。在查找的过程中,真的有一个人说他认识赵家明。
  孙生有马上对这个人询问,他说他知道赵家明,他们是一个村的,不过赵家明不常在家,很少回来。他家里有父母,有妻子儿女,一家都是务农为生,只有赵家明在外奔波,不知道做什么营生。他说他们那个村叫酸枣凹,是一个穷山沟。离这里有20多里。孙生有了解山路的距离,说是20多里,那是直线的距离,上坡下沟走起来还要远哩!但是,这个线索很重要,必须到这个酸枣凹走一趟。他恳求叫这个老乡带路,叫杨勇和派出所的一个警员一起去酸枣凹。山路很难走,但是,老乡可能是走习惯,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路还唱着信天游《想情哥》:
  “东山上(那个)点灯(哎)西山上(得个)明,四十里(那个)平川了也了不见人。你在你家里得病(哎)我在我家里哭,秤上的(那个)梨儿(哟)送也不上门。”
  还亏得老乡一路唱着,不然真的太寂寞了。杨勇走的有点气喘吁吁,还笑老乡的唱词,你想你的哥哥吧,我可是有点受不了啦。于是,就休息一下,然后再走。20多里路,大概走了3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酸枣凹。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24 6:46: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七章 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探秘
  针对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的情况,其中的黑幕不容小视,副局长贺峰责成文武良陪同万博士去做进一步的暗访。他们以某公司的老总和要员的身份来到这里,这是一个夜晚,是一个灯光摇曳,婆娑迷离的夜晚。万博士叼着一个看去华贵的烟斗,戴着金丝腿眼镜,文武良夹着一个公文包,一看就显示出不一般的身份。他们步入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后,就找一个很显眼的地方坐下来。刚坐一会儿,就有十来个美妹过来问台:大体问话就是“帅哥,和你聊天可以吗。”文武良都给挡驾了。万博士示意不要总拒绝。文武良心领神会。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子走过来问:“先生,我可以坐下和您聊天吗?”文武良说:“你坐下吧。”那女子就微微一笑,坐在了文武良的身边。文武良仔细看了那个女子一眼,身高有172,身材特别火,特别是她的双峰,看去最少是C的罩杯,而且最重要的是形状非常好看,向上翘。就问:“你叫什么?”女子说:“叫我王小姐好了,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你是哪里的?”“曾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你怎么做这个?”女子爽朗的笑了,说:“先生真是说笑了,这个有啥?电影学院的女生,他们做这个很正常了,学艺术的女生有几个能不干点风流事的。”“哦,你们是怎么收费?”“聊天200,出场1000,包夜3000。”
  文武良说:“小姐,你既然学的是舞蹈,就应该发挥你的特长,别再做这个了。你跟我过来。”然后,把她悄悄的叫到外边,并叫她看了一下自己的警官证。那女子很快就跑走了。后来又去了一次也是晚上,经过多方面打探,这里小姐出台一般一晚都在一千,有几个方州头牌,一晚上没有四五千拿不下来,而且得预约。不过价钱高小姐素质也高,长的也可人,听说有许多是高校的女生晚上来做的。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夜总会之贵,真可能是全省之首。传说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小姐有开宝马来上班的。他们没有见过,不过确实见了一些年轻小姐开着小车来,穿的靴子,超短裙与露胸露腰的衣服,一看就是小姐。这里面不乏富康、大众POLO、还有别克与现代这样的车,还有小型的女式车的,也有开丰田的。又一次,一个认识文武良的人,在夜总会见到了文武良。他给万博士和文武良详细的介绍他对这个夜总会的印象。他说:大概是去年的3月吧,我来找朋友玩。朋友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吃喝玩乐,一起热闹。我们很快就到个这个霓虹闪烁的地方,赫然几个大字出现在我的眼前:金钻园美食娱乐夜总会。上了楼,才听见有音乐声。不过外面几乎听不见。进了包厢,感觉和唱karaok的地方是不太一样的。朋友对一个男服务生说:“小六,多找几个漂亮的过来!” 几分钟后,门开了,进来了十几个。她们一字排开,姑娘们看起来都是20岁左右,打扮的很象大学生。“你们选吧!”服务生说。朋友突然发话了:“你他妈叫的都是什么啊,全出去,换!”姑娘们只好出去了,其实她们外表大多长得很好。一会又来了十几个。我看了一下,其他几个人的表情,他们的眼睛像机关枪一样扫射着那些女孩子,那些姑娘呢,就像正在参加选美比赛一样,摆出了最好的姿态和表情。“这次该可以吧,大哥!”那个客户终于选中一个。那姑娘,长的一般,不过看起来很成熟,关键是波涛汹涌。其实,我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只是观察他们了。突然朋友对我说,选一个吧。我连忙说,我不用了。他们都选完了,朋友对着服务生说,我兄弟还没有看上的,怎么办?很快又叫来六七个。我对朋友说,我喝酒吃东西就可以了。朋友就做作主张叫了一个,算是选秀结束了。那个姑娘坐在我旁边,聊了几句知道她是重庆的,19岁。那群人玩的很疯,很不适应,我只是观察着这里发生的一切。那群女的不时的给那些男人喂吃的,比人家老婆还乖巧,动作大胆暴露,那可真有点糜烂的感觉。这次经历,对我的震动很大,女人怎么就能像牲口一样被人选来选去?
  这时,万博士插嘴了,他说:“你的朋友一定会说,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会有人来做。对不对”
  “是这样”。是这样。因为说的似乎很符合当前国家倡导的市场经济。我走在街上似乎也分不出哪些是良家妇女了,因为那些夜总会的小姐穿的很休闲,也没有怎么化装,和大街上见到的妇女大众看不出什么区别的。
  万博士和文武良在想,这里是又一个世界!这是一个极尽奢华的地方,只属于夜晚,属于流光溢彩的霓虹与香槟。在衣香鬓影里,空气氤氲,似乎愈夜愈美丽。其实在夜总会香艳奢华的气氛笼罩下,极尽雍容华贵、珠光宝气,闪烁着贵族气息的长裙短裙的俗气。在灯光映照下愈加迷离诱人,都将在夜总会这种娱乐场所表现出的腐朽和污秽展露无遗。看来像这样的夜总会已经到了费整顿不可的地步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7/24 6:51: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八章 穆凤与三个男人
  穆凤在与丁文理和穆龙作案骗得了20万后,来一个金蝉脱壳,一走了之。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连警方也没有想到。以为最可能抓获的人却不翼而飞。其实穆凤不那么简单。丁文理说她凶狠不是空穴来风,是有一定的来历的。就在穆凤刚刚三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去世了。她被寄养在穆龙的家中。穆龙比她大三岁,俩人兄妹相称。穆凤按辈分应该叫穆龙的父母叫叔叔婶婶。但是由于寄养关系,她的年龄又小,故而从小也就随着穆龙喊爸爸妈妈。久而久之,似乎人们都忘了这个事了。
  穆凤到了上学年龄,就跟随着穆龙上学,穆凤仿佛从小就胆大似的,也很勤劳,在家里,总见她干活,男孩子做的事她都敢做。比如上树掏鸟窝,下河游泳摸鱼,上山打柴捉小动物。村里人都说穆家多了个小子。
  在上学期间,穆凤总和穆龙在一起,而穆龙常常和同学打架。穆凤总是帮助穆龙,能打,能骂。小伙伴们都不敢惹她。后来穆龙因为偷窃被抓到局子里,穆凤就叫赵光去看他,但是,赵光不敢去,被穆凤骂了一顿,自己去了。到那里,穆凤不怯不颤,说话很从容,说是要看她哥。拘留所的人说,你的父母怎么不来,偏叫你来?穆凤说,他们不敢来,我不怕,你们能把我吃了?说得他们都笑了。
  后来,穆龙被释放出来之后,还是在家务农,仍然改不了偷窃的毛病,有时候还拉上穆凤。穆凤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也就和他一起做。但都是小偷小摸,都侥幸没有犯事。别看她在农村,已经把她磨练得很皮实了。因此,后来在瓜地见到丁文理的时候,很从容的和他熟悉了。而且是上杆子似的很快就熟悉了城市里的一切。
  在穆凤做丁文理的“秘书”阶段,每看到丁文理的事情不顺利的时候,她就会给丁文理出点子。当丁文理摇头表示反对,她就会说,做了他,干净利索。说话很果断,很有气势。有时,丁文理会吃惊的看着她。心理想,这个家伙可是一个母夜叉。不能惹翻她,她怎么是一个不知事情轻重的人哪?之后,丁文理对穆凤在心里疏远,有些话不能全部道出。直到后来打上了农行信用社的主意,才觉得穆凤这人可用。
  穆凤从农村转到城市,仿佛是埋在土里的珍珠突然被挖掘出来,又被清水冲洗一样,她的光亮马上显示了出来。确实是显得不俗。丁文理曾写过几首歪诗赞颂过她。
  致穆凤:健康活力小麦色,褐色头发穿耐克。魅惑眼神现娇媚,魔鬼身材欲惹火。
  又: 脸蛋微微透淡红,露出风情具万种。一等一的佳身材,修长大腿迷裙中。
  再:超短披肩小外套,玫瑰花瓣嫩欲娇。性感丰柔双唇秀,神秘纯洁卷发耀。
  再次:婀娜身材质清爽,现代符号显琳琅。魅惑眼神满妖娆,白皙脸上写迷茫。
  尾章:托腮凝眸若有思,稳重端庄露气质。青翠柳丝输秀发,令人沉浸春光里。
  其实,穆凤虽然不像丁文理所写的诗中描述的样子,也不像斗北星所形容的那样,但是,她仍不失为一个美人。就因为她的美,穆龙才对她痴情,但是,穆龙有点傻,他不知道穆凤和丁文理还有染;丁文理喜欢穆凤是看重了她的色,感情并没有太投入。不过他也不会喜欢有人和他争此尤物,其实,他也有点傻,他不知道穆凤心里爱的另外有人。这个人就是他们共同的朋友,那个有一张长方脸,30岁,一米八的个子,腰板挺直的程修增。
  穆凤和程修增是在丁文理和他谈一桩生意时认识的,人与人的感情有时是很怪的,没有见程修增的时候,觉得丁文理和穆龙还可以,一见到程修增后,对他们俩顿时就没有感觉了。两个人一见如故,非常投缘,在穆凤骗取斗北星的180万元的过程中,程修增在其中起到关键的作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8/26 7:12:00 [只看该作者]

第六十九章 贫苦酸枣凹的探访

    陕西老乡把杨勇他们终于带到了酸枣凹,一进村子,就看到到处长着不规则的酸枣树,枝枝蓬蓬,小枣儿躲躲闪闪,羞羞答答的露出点点红。房子的布局也是乱七八糟,没有一定之规。根据地形,随势而建。在老乡的指点下,他们找到了赵家明的老家。老乡没有进门就高声叫喊:“老赵叔,有人找哩!”
    “谁吗?”随着说话声走出来一个叼着旱烟袋的一个老农,看到来的是陌生人,顿时脸上显出一脸的迷惘和尴尬。不知如何应对。
    杨勇说:“这里是赵家明的家吗?”
    “是的,是的。娃没有回来。进屋坐吧。”老汉招呼着,冲带路的老乡也说,“你也到屋里坐。”
    带路老乡说:“我不了,我得回家去,你们缓着吧。”
    杨勇和民警进了农家后,看到这个老家里,家徒四壁,一个小小的院落,院中仅有一棵瘦瘦的高高的枣子树,在枣子树上,吊着两三个小小的枣子,在树梢上有气无力的摇摆着,随时就有掉下来的危险。
    他们进了屋。屋里很黑,一时进来,什么也看不清。定了一会儿,才看清屋里的东西。进门的右侧,有一个小炕,炕上有一张席,席的颜色已经发黑,但是黑中有些亮光,那是人睡觉在上面磨的。再往里看,是一具黑红色的棺材,他们一看到这东西,就不由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屋的左侧是一间内室,杨勇看了看,还是空的,再往里面仍是一间内室。当他们进入的时候,看见一个东西,吓得他们急忙又跑出来了。因为他看到就在这内室的炕角上,坐着一个似人非人,似猴非猴的东西。等他定下神来,想一想,才明白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人,是一个小孩儿。杨勇就放开胆子又进入那内室。杨勇大着胆子问:“你是什么?”
    老汉说:“那是我娃的娃。”
    炕上那东西翻动着一双大眼睛说:“鹅是娥。”
    杨勇一听,笑了,知道这个确确实实是一个人,是一个小女孩儿,女子叫娥。说的还是陕西话。他又问:“你几岁?”
    “鹅5岁!你几岁?”
    杨勇一听她还会反问他,笑了。但是,在这笑的同时,也觉得心里酸酸的,心想,这个赵家明在外面花天酒地,他怎么忍心把自己的孩子放到家里如此的受罪?为什么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此的狠心呢?他真的不能理解。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儿,哪里像一个5岁的孩子呀,看去顶多有3岁。头大大的,脸却瘦瘦的,满脸都是皱纹,像个80岁的老太太。她顶多有10来斤重。没有想到一个农村女孩会可怜到这个样子。杨勇不由地有点心酸。他慌乱的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糖来,说:“叔叔给你糖吃。”
    “汤丝撒(糖是啥)?”
    “吃的,可甜了。”杨勇自己吃了一块,做个示范。
    女孩儿也接过来一块,放到了嘴里,很快就吐出来了。原来她没有把糖纸剥开。
    杨勇给她剥开一块,小女孩儿吃了,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的微笑。
    杨勇问:“你们家几口人?”
    老汉说:“六口人哪,我婆姨出门了,娃的婆姨回娘家去了,孙子上学去了。只有这个女娃在家看家。”
    “你儿子最近回来过吗?”
    “没有,有一段没有回来了。”
    “咋没有人管那女娃?”
    “管着哩吗,农村对女娃都这样。”
    “你儿子给你们邮钱吗?”
    “邮哪,去年邮过5000块哩。”
    “花完了吗?”
    “哪敢乱花,都存着哩。”
    “你知道你儿子在外面做什么吗?”
    “不知道,娃的时我不打听。是不是我娃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你给我说,回来我教训我娃。”
    “不是,是有事哩。”
    杨勇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就和那警察相视一下,说:“不行咱们就走吧。”
    警察点点头,表示同意。杨勇对老汉说:“你儿子要是回来,你就到村长那里告诉一声,说有朋友找他。”
    老汉说:“好哩。我会找村长。”
    于是,杨勇和警察一起到村公所,又对村长安置一番,只要看到赵家明回村,就立刻给派出所打电话,不要惊动赵家明。千叮咛万嘱咐后,又连夜回到派出所。
    到那里以后,见到孙生有和所长还在等他们。看来这里又没有什么收获了,就向局长请示,局长叫他们回去,孙生有又交代了所长一番,就和杨勇、李雪一起回方州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7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8/26 7:14:00 [只看该作者]

第七十章 局长办公室的案情分析会
    嫌疑人穆凤和嫌疑人赵家明这两宗案犯都在逃,都是涉及到骗取巨款的经济大案。一时间竟然追踪未果,案情又陷入僵局。徒劳的浪费警力也不是法子,怎么有效的侦破这两宗案子,已经到了非要重新审慎的地步了。于是,万博士建议局长召开一次案情分析会。
    安田局长办公室。
    参加人员:局长安田、付局长贺峰、刑侦队长文武良、刑侦队二支队大队长孙生有、侦查员杨勇、李雪、万博士、小水滴等。
    万博士首先发言:嫌疑人在逃是他们求生的本能。即使那些本身没罪而受到怀疑的人他们也想逃。古人说,三十六计走为上,就是这个道理。他们不逃,就会被抓。就得呆在派出所里,耐心地等待,一直等到这件案子彻底弄清为止。即使他们自信自己是没有问题或问题不大的,那也需要等待。只有案子彻底弄清了,他们才可以出去。但是,这需要时间,需要较长或很长的时间(三个月,半年,或者一年乃至两年)。这样一来,时间是可怕的,等待是可怕的,而没有把握的等待更是可怕的。况且,在他们进来的日子中.传讯是少不了的,有时一天中被传讯二到三次,每次传讯完毕,都在笔录上按许多红指印。在传讯过程中,我们警察的态度比较温和时,他们还受得了。但是,警察也是人,也有发火生气的时候,警察失去了耐心,就难免要狠狠地,甚至非常凶地骂人。促使他们在传讯和等待中的恐惧与日俱增。
    局长安田说,万博士说的不错,在以后的审讯中把握政策是至关重要的,不能以自己的脾气和好恶来对待嫌疑人,要重证据,要以理服人。这一次的两宗嫌疑人都是涉及大案的,他们会尽量的把自己隐蔽起来。但是,他们会逃到哪里哪?赵家明本来想逃回家,结果出事了他骗得的钱又被别人偷走了。他又到哪里去了哪?从孙生有查的情况看,他是不会回家了。
    小水滴说,从侦查的情况看,穆凤逃跑的方向可能是南方。理由是她有一个朋友程修增是新线索。对这个人得进一步进行了解调查。第一个点是广州,第二个点是湖南浏阳市。虽然这个地址是甄方州说出的,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
    文武良说,赵家明不管往什么地方跑,我觉得他还会在北方这一块转悠。他熟悉西北,他的口音是西北口音,他到南方很容易被发现。现在他的手里已经有了钱,即使这次骗的钱被偷,上次骗张女士的30万他并没有花完。还能混一阵。我分析他可能在西北这几个大城市转悠,有可能在太原、西安、宁夏银川。
    副局长贺峰说,按照常理,穆凤有可能逃到南方,这是正常的思维,但是,她要反其道而行之哪?你以为她到南方,而她却偏偏在北方。叫人意想不到。
    杨勇说,我们从赵家明的家里还没有发现特殊的情况,他的父亲还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到他家去。老人很朴实,是一个北方典型的山区农民。这个地方一有消息,很快咱们就能得到。
    李雪也说,我们对他家仔细勘察过,那个地方也是不易藏人的。一个生面孔一出现,立刻就会引起村民的注意。虽然赵家明是本地人,但是,他只要一回去,村里人也就都知道了。再说,我分析,他是不敢回去了。
    万博士又说,这两宗案子虽然同属经济大案,但是,似乎风马牛不相及。既然副局长说到有些事叫人意想不到。咱们假设,如果他们在逃亡的路上不期而遇,这就使案情出现一种奇妙的现象。由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或者更多。那会成为一股势力,会衍生许多的枝节。对我们的侦查很是不利。
    通过大家的分析议论,局长安田布置下一阶段的工作。分头对这两个嫌疑人进行追踪。派侦查员到湖南、广州及沿线打听线索,并和当地公安局及时联系,互通消息。同时还要与延安枣林镇保持联系,并且调查从枣林镇外出的公交车,查询赵家明是坐哪趟车又逃出枣林镇的。
    于是,大家开始了行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8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641 积分:2796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8/26 7:15:00 [只看该作者]

第七十一章 色魔老手赵家明在秦安
    赵家明复得了那40万元赃款,就急急忙忙逃出了枣林镇。一路颠簸,终于在大城市秦安停了下来。他的身心都很疲惫,下车后,就钻进了一家按摩院。进入其中,立刻有一个女郎迎了上来。她笑嘻嘻的说:“先生,按摩吗?”
    赵家明点点头,连话都懒得说了。他看了这个女郎一眼,觉得从外部造型上是很美的。加上1。70的身高,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女郎穿的很露,她的身材,是饱满而富有弹性,白亮而光洁。可以清楚的看到大半个胸肌。赵家明喜欢女性丰满的“美”,喜欢女性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胸,喜欢那构成女性特有的流畅、圆润、优美的曲线美。在女郎给他按摩的时候,他感到顿时的放松,渐渐的,由女郎给他按摩,变成了他给女郎按摩了。
    他的手终于抚摩到女郎的胸部,女郎感到浑身一震,像似抖了一下,通过女郎的肌肉迅速向全身传递,他的手很热,也很柔软,也很厚实。在他拉开女郎的胸罩时,女郎看到他的眉宇间隐隐的皱了一下,女郎问:“先生,是不是叫你失望?”
    “没有,没有。你的身材就是我理想的。真的,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哪!”赵家明赞美着。刚才他的表情不过是下意识的抑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他问女郎:“你是第一次接触男人吗?”
    女郎回答说:”是的。我是新来的。”
    赵家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在女郎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这时,女郎微微的闭上眼睛,去感觉他那只手轻轻的在她的胸上游弋。那种感觉很美妙,她觉得比亲吻自己的嘴唇还要舒服。开始他亲吻女郎的嘴唇时,亲几下很美妙。后来,女郎见他诡秘的一笑说:“你想好受吗?很舒服的。”
    女郎说:“不敢,老板不让,做了就辞退。”
    赵家明说:“要是换一个地方哪?”
    女郎说:“换一个地方也不敢。”
    赵家明也就不说了。而此刻,女郎已经感到身上有点舒服了。他开始摸女郎的左侧,渐渐的从左向右,又摸到女郎的右侧。就这样来回的抚摩着,仿佛怕亏待了哪个似的。摸着摸着,他渐渐的伏下身来,开始亲吻女郎,那温热,那柔麻,几乎叫女郎难以抑制。她轻轻的断续的呻吟着。赵家明先是蜻蜓点水似的亲吻女郎,用他的舌尖在上面转来转去,然后就满嘴含着,然后渐渐的吮,然后又渐渐的用力吮,最后是用力去吞噬女郎的。女郎感到舒服极了。女郎似乎觉得自己的下身有水溢出,但她不知道如何做,不由自主的频频轻轻的呻吟起来。他轻轻地握住女郎的手,亲吻女郎的手指背。赵家明觉得女郎的手指是很美好的性感带。这时,他将女郎的手翻过来,手心朝上。他呢,嘴巴紧闭,用他的嘴唇轻柔地压印在女郎手掌肉厚最柔软处。慢慢地往女郎的手腕方向压按移动,直到他的嘴唇感觉到女郎手腕上的脉搏跳动为止。然后,他从女郎的下嘴唇开始,一样地,他双唇轻阖,将女郎的下嘴唇轻轻含在他的双唇间。轻柔到让女郎几乎没有感觉他的存在。他用同样的方法,用他的嘴唇依序对女郎的上嘴唇、颈间、耳垂、眼皮进行轻触。女郎偷偷的看他一眼,只见他的眼睛微微张开,嘴唇阖起,并不猴急地把舌头伸出东舔西舔。
    当他如此轻柔地亲女郎时,手却没有闲着,他以指尖轻轻抚摸女郎的手膀、肩背。过了一回儿,他开始用力地亲吻女郎了。但是他并不太用他的舌头。他可能认为一般最被女人嫌恶的,就是男人的舌头太过投入了。他也不是不用,只让他的舌头探出三分之一,用他的舌尖和女郎的舌尖轻触、玩捉迷藏,或是轻舔女郎的嘴唇内侧、牙齿的边缘……有让女郎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的亲吻像蜻蜓点水地落在女郎的鼻尖、脸颊、睫毛、额头、头顶等部位。这些都让女郎觉得带有戏谑、愉快、轻松、问好、温暖、安慰、呵护、怜爱等用意,个中滋味尽在不言中……促使女郎希望他吻在自己最“”的地方。
    好了,当女郎的感觉达成共识。他开始放纵他的唇舌,为所欲为了。他果然不一般。只见他集中火力攻击隐密的部位:大腿内侧、膝盖窝、耳垂后方、胸部上侧。他不是一路吻过去,而是从这个部位跳到另一个部位。他力道放轻、一边吸吮一边亲吻,偶尔用他的舌尖出点力压按。
    亲完一个部位,在该部位轻轻地吹一口气。女郎会觉得凉凉的,痒痒的,怪舒服的。
    更怪的是,此刻他不猴急地去抚女郎的胸部。如果她的还没有兴奋地“竖然起敬”,别用力压它或是用手指头。相反的,用他的手掌肉多柔软处,覆盖女郎整个,作圆形按摩。女郎就会越来越兴奋,他就稍稍加重力道。
    女郎的已经起,他将轻轻夹在他的两根手指之间,作前后缓慢地摩擦。轻轻一点的揉,没有用力夹挤。
    当他已经锁定女郎秘密花园时,他没有直接刺激女郎的,而是多花一点时间用一或二根手指来善待女郎的。缓慢地、有耐性地揉弄女郎两片,间接刺激女郎的。
    接下来,用他的拇指和食指拨开,轻轻抚触女郎的以及内侧。没有直接刺激,除非女郎娇喘连连,哀求他这么做。
    就在这时,他观察并确认女郎已经大有性趣,,呼吸急促、沉重,突起,一切都很明显,嘿嘿,他就慢慢地进入她的体内。停个几秒钟,然后开始你最拿手的,让女郎欲仙欲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