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版纳旧事--- 作者杨玉英


  共有87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版纳旧事--- 作者杨玉英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祥云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16064 积分:82330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6/2/11 12:19:00
版纳旧事--- 作者杨玉英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9 13:14:00 [只看该作者]

         版纳旧事(1)——云南的蚂蝗

 

 

      “蚂蝗当鞋带”是云南十八怪之一,可想而知云南蚂蝗何其之多。

 

       我从小就惧怕那些软绵绵的爬虫,甚至剥毛豆看见小青虫也怕,到云南后对所有的爬虫还是充满恐惧,可版纳偏偏又是出产这类爬虫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头皮还麻酥酥的。还好,我们被分在水利兵团,至少不用每天与蚯蚓、蚂蝗、毒蛇之类的爬虫打交道。但那里毕竟是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气候炎热潮湿,蚂蝗啊蛇啊蜥蜴啊特别多。我们兵团的建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所以我们这些知青是不穿军装名副其实的“大兴兵”。但一到农忙时也要像真正的军人一样到寨子里支农。七零年的春季,是我第一次到曼根寨帮助老傣插稻秧。

 

      我和莉英两个人被分在一组,要插好大一片田的秧。全连一百来号人撒在大田里,我们的周围却见不到一个人影。我们站在田埂上,只见四周静悄悄的,远处的青山层层叠叠、烟翠茫茫。近在眼前的水田宁静、清澈,也不见一丝波纹。无心赏景,战友们都已干了起来,于是我俩也赶紧卷起了裤脚下了田。

 

      我们戴着斗笠,弓着腰,埋着头,飞快地插起秧来。但只一会儿工夫,就觉得脚杆上痒兮兮的,提起脚一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莉英看到我异常的表情,淌水走过来一瞧,也吓得喊出了声。只见我的右脚上爬满了一寸多长的水蚂蝗,少说也有十多条,我吓得不知所措,莉英赶紧将我拉到田埂上,在我腿上又是拍又是拉的,我站在田埂上又蹦又跳的,可这蚂蝗就象在我脚上生了根,怎么也弄不下来。我俩又急又怕,都吓得哭了起来。忽然看到远处田埂上走过来一个人,也许他也看到了这边有情况,于是加快了脚步,走到近前才看清是王副连长。此时他嘴上正叼着一支烟,看到我脚上的蚂蝗,赶紧取下嘴里的烟,弯下身子用烟头去烫那些蚂蝗。蚂蝗在烟头的灸烤下,一条条卷曲着从脚上掉了下来。蚂蝗是一条条下来了,可脚上的鲜血却仍然止不住的往下淌,仿佛是一条条鲜红的血蚯蚓,我又是恶心又是害怕,吓得都不敢将双脚再踏进水田,可是完不成分配的任务又担心后果,只能流着泪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再下到水田里继续执行任务。

 

      都说蚂蝗吸了多少血,就会流多少血,可见这些蚂蝗是多么的可恶!这件事虽然已过去几十年了,可至今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并心有余悸。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祥云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16064 积分:82330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6/2/11 12:1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9 13:16:00 [只看该作者]

       版纳旧事(2)——勐遮饭馆的大妈

  

       回首往事如烟如云,那些陈年旧事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时常浮现在脑海中,因为已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在水利兵团时,连队里的知青平时出行通常是开动“11路”很不方便,上一次街或去县城总要下很大的决心。七三年时我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团卫生所建议我上县医院去检查,连部派了卫生员和副排长陪我一起去。那天被告知团部有辆卡车去勐海,天还没亮时我们就匆匆赶到了团部,东风牌大卡车才刚刚发动,开车驾驶员是个北京知青。我们恳求他车到勐遮时请停一下,连里的战友托我们到勐遮邮电所办点事,他听后不置可否只是连连催着我们上车。我们坐在没有遮篷的车厢里,车子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时疾时缓地一路颠簸,到了曼行时路况好了许多,转眼就到了勐遮街。

 

      不料驾驶员一点都没有要停车的意思,我们拼命敲打着驾驶室,哪曾想他反而加大了马力,这下我们可真急了,战友托付的事情哪能不办呀!无奈我们只能从疾驶的卡车上往下跳。跳下车后我和副排长跌跌撞撞地跑了十几步总算没有摔倒,可卫生员跳下后就蹲在了地上起不来了。我们跑到她跟前将她扶起来,只见她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那驾驶员从反光镜中肯定看见我们跳车后的悲催一幕,毫无同情心的“牛逼”驾驶员反而加大排档一溜烟地往前开走了,气得我们对着车屁股连声骂道:“什么德行!”

 

      县城还没有到,卫生员反而成了伤病员, 我俩架着卫生员在勐遮街上慢慢挪动着。我们狼狈又无助的情形引来了路人的关心,大家问了原由后,好心地给我们出主意的并想帮助我们,其中有位老乡指点我们到勐遮饭馆去,那里有一位会治跌打损伤的大妈。我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寻到了饭馆,只见灶间里有个穿着青布斜襟大褂,梳着发髻的五十来岁的大妈,正在忙碌地切着米线。我们不好意思地上前说明来意,大妈连忙放下手头的活计,连声安慰我们。

 

      大妈把我们安顿在大堂里,取来草药往卫生员的脚上不停地揉搓着,并告诉我们她脚上有十几根筋扭伤后形成了错位。她关照卫生员要忍着点疼,只见大妈握着她的脚髁一伸一拉的,随着一声声的“答,答”声,大妈的汗珠一滴滴地往下淌,过了一会儿大妈才停下手。只见她直了直腰,摸了把脸上的汗水,拍了拍卫生员的腿,关切地说:“你站起来,试着走走看。”嗨,真的神了!卫生员站起来后竟然象没事人一样,立马就能走动了。我们又兴奋又感激,三个人不停地向大妈道谢,而且准备付些报酬给大妈。不料大妈连连摆手,说什么也不肯要,她说:“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你们就像是我的孩子。”

 

      多么可亲可敬的大妈!虽然与我们素昧平生,毫不相识,她却毫无保留地帮助我们疗伤,而且不收分毫,当时我们真是感激涕淋,从心底里敬佩大妈。

 

      几十年来想到版纳,就会想起饭馆里的大妈,她那干净利落,和蔼可亲的模样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中,问过回版纳的战友,可曾再见过饭馆里大妈,大家相继摇头。是啊,毕竟相隔将近半个世纪,大妈长寿的话,该是百岁老人了,但愿大妈还健在,生活在哪一个美如仙境的边寨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祥云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16064 积分:82330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6/2/11 12:1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9 13:20:00 [只看该作者]

 

       版纳旧事(3)——我阻碍了连长对好友的“感情发展”

 

      战友“苦涩的爱情”又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当年在我们水利兵团有许多规定和纪律,记得刚到兵团时就有十条纪律,其中第一条:不准串联  第二条:不准谈恋爱  第三条: 不准结婚.....。我们上海去的知青基本上年龄都相仿,可北京、天津去的知青年龄跨度很大,老三届的高中毕业生、老中专的也不少。因为明令规定,所以谈恋爱的很少,就是有也是地下的。七二年探亲假回兵团后,暗地里谈恋爱的渐渐多了起来,有的也从地下走了出来。

 

      有一次上海的一位男生因与女生约会,被连长抓了个正着,连长和那位男生吵了起来,连长吵不过男生,就一个劲地嚷:“我们不要,我们不要”。女生听了都捂着嘴偷笑。其实那些从部队里来的军人,他们虽然是我们的领导,但年龄也比我们大不了多少,也正是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他们也有七情六欲,嘴上说:“我们不要!我们不要!”的同时,其实心底里也有暗恋的对象,只是不敢违反纪律而已。青少年时期的我好多愁善感,较忧郁和敏感,和同龄的女生相比自认为似乎成熟些。那时见连长、指导员有事无事喜欢往女生排跑,很反感,特别是连长老到好友那个班,觉得不对劲。有一次,他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拿起我的像册就翻看起来,我发现他翻到好友照片时,眼睛象着了魔似的盯着不动了。从这一细节,我明白连长为什么老往好友她们那个班跑的原因了。过后,我将自己的发现悄悄告诉好友时,她不相信,还埋怨我“想得多”。当然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不过因我的提醒使她开始警觉起来,也渐渐瞧出了端倪,对连长的行为就很反感了。

 

       那天连队上工地,团卫生所给我开了病假,好友恰好也没有出工。连长又找了个由头到好友的班里去了,好友一个人在班里,我在隔壁听到连长去了,很不放心,赶紧也跑到她们班,陪在好友身边。连长在那七扯八扯的就是不走,我又不能做得太过明显,只得暂时离开。等了好一会儿,看看连长还没走的意思,就故意找了个借口跑去让好友替我办,连长这才悻悻地走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那天天气非常的好,月色很美,给整个山野镀上一层银白色。秋虫在山道两边的草丛里不停地叽叽叫着,树梢在晚风中轻轻地摇曳,趁着美好的月色我和两位好友来到老七连的操场上散步、谈心。突然,一位战友急匆匆地跑来,告诉我指导员让我马上去一下。我满腹狐疑:这么晚了找我干吗?于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连部。

 

       刚踏进连部,指导员就板着个脸训我:“平时看上去挺老实的,竟然也会骗人,你把连长气得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听了他的话,我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我必须装傻呀,揣着明白装糊涂,还叫起屈来。指导员他当然也心知肚明,可纪律摆在那里,他们自己不能公然违反规定呀,所以拿我没辙。过了一会见他没再说什么,我赶紧溜出了连部,并向好朋友通风报信去了。就这样我将连长的好事给搅黄了,他心里肯定恨煞我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6982 积分:211842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0 19:07:00 [只看该作者]

这大妈真是好心人!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6982 积分:211842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0 19:08:00 [只看该作者]

祥云大哥好!给杨玉英朋友建一座专楼挺好的,辛苦您了!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祥云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16064 积分:82330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6/2/11 12:1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1 7:5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槐乡在2018/2/10 19:08:00的发言:
祥云大哥好!给杨玉英朋友建一座专楼挺好的,辛苦您了!

谢谢槐乡的欣赏和鼓励!您对杨玉英朋友的关心她是会看到的! 她要我表示谢谢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