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神童破案


  共有79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神童破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2 积分:30435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转帖]神童破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2 8:12:00 [只看该作者]

神童破案(小小说)
阳光客
   这一天是周末,阴历初五,冯村逢集。
   冯明明一大早就起来,打扫院子,帮奶奶烧火做饭,还把鸡蛋装到竹篮子里,准备到集上去卖。鸡蛋是他们的小银行。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只有年底才能拿到工钱。平时的零碎花销,都是靠奶奶喂鸡、喂鸭、喂猪卖钱解决。明明十二岁,上六年级,学习成绩是班里的第一名,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前些日子学校发校服,八十块钱的校服钱到现在没有交上。奶奶说,攒了两集的鸡蛋,卖了就能交上校服钱。吃了饭,明明把鸡蛋篮子放到院子的水泥台上,见奶奶还没有在灶房收拾利索,就又回到屋里看电视。哎,奶奶岁数大了,做事老是慢慢腾腾,没有办法。等奶奶喊“明明,走啦”,他才关掉电视,从屋子里走出来。
   “咦,鸡蛋怎么不见了?”他记得鸡蛋就放在水泥台上。奶奶说:“是不是你记错了地方?”明明说:“不会。”明明的记忆力是全学校出了名的,再长的课文只要看一遍就能够记住,这点小事当然不会错。奶奶顿时神色大变,说:“糟了,弄不好是小偷偷走了。”说完两眼噙泪,浑身哆嗦起来。明明扶奶奶坐下,说:“奶奶不要着急,想想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奶奶歇了一会,说:“这么大一篮子鸡蛋不会是偷回去吃,一定是到集上去卖的,这天杀的小偷!”明明对奶奶说:“要不我到集上找找。”奶奶点点头,交代明明:“找得着找,找不着算了,不要和别人干仗。”明明答应一声,一溜烟跑到集上去。
   八点多钟,集上已经热闹起来,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大街两边,撑起了了五颜六色的大伞、帐篷,卖菜的、卖肉的、卖服装的、卖百货的各显神通,大声叫卖。怎么找呢?明明动开了心思。卖鸡蛋的有两种,一种是养鸡场,大筐大筐摆来卖,一般五块钱一斤。农家小户卖鸡蛋,一篮子一筐子的,说是跑山鸡,有机蛋,价格十到十五六块钱一斤不等。现在的人就信这个,这种鸡蛋反而抢手好卖。明明专找挎着篮子端着筐子卖鸡蛋的。当他走到村委会大门口附近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篮子中有他家的鸡蛋。这个人住的离他家不远,五十多岁,腿有点拐,爱沾个小便宜,人们叫他“四两土”。明明上前指着“四两土”说:“你怎么偷我家的鸡蛋?”“四两土”翻起眼看看明明,说:“小孩子怎么胡说话?饭可以胡吃,话不可以胡说。”农村集市上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人。一听有人吵架,呼呼啦啦围上来一大帮人,有帮明明的,有帮“四两土”的,一时间吵吵嚷嚷,热闹非常。
   这时,从人群挤进来一个人,大声喊:“吵什么?吵什么?”真是“一鸟入林,百鸟静音”,人们马上静下来。来人是冯村支部书记万铁刚。万铁刚,退伍军人,个高脸黑,急公好义,刚正不阿,可巧他的名字里又有一个铁字,人们叫他“铁书记”。他弄清了当事双方,问:“吵什么呀?”明明说:“他偷我们家的鸡蛋。”“四两土”拧着脖子说:“听他胡说。我们家喂了二十几只老母鸡,鸡蛋吃不完卖不了的,我为什么要偷他们家的鸡蛋?你说鸡蛋是你家的,你叫叫看,看它能不能答应你?”铁书记问明明:“你说他偷你家的鸡蛋,有证据吗?”明明说:“我们家的鸡蛋我认识。”一听这话,人们哄笑起来,都认为明明在说胡话,“四两土”也笑歪了嘴。铁书记挠起头来。鸡蛋无非是白皮蛋红皮蛋,大小形状也差不了多少,一般人是不会认识自己家鸡蛋的。铁书记非常耐心地问明明:“你确定你认得你们家的鸡蛋?”明明非常肯定:“确定。”铁书记说:“那好,你把你家的鸡蛋从篮子里捡出来。”明明听了,把鸡蛋从篮子里捡出来放在地上,分成了十堆。这阵势把人们又看糊涂了。他说:“这一大堆一百二十三个,是他们家的。这九堆是我们家的,共七十二个,还少了一个。”
人群里有人点头,有人摇头。“四两土”诡笑着说:“这个能当凭据么?你说是你家的,我说是我家的,张三说是他家的······”铁书记打断“四两土”,“别吵,让他说下去。”
   明明接着说:“我们家一共有九只母鸡,两集十天一共下了七十五个蛋。奶奶说,小孩子吃鸡蛋聪明,让我每天吃一个蛋。我舍不得吃,只吃了两个。还有七十三个蛋。”他指着地下的鸡蛋堆依次说“这是大黄丫的,这是二黄丫的,这是眯眯眼的,这是灰老鼠的,这是芦花花的······”人们似乎还不太明白,殊不知他说的是母鸡的名字。“四两土”说:“你情瞎胡扯啦,说瞎话也不报税。”
   明明继续说:“大黄丫的蛋八个一斤,二黄丫的蛋七个半一斤,眯眯眼的蛋七个一斤,灰老鼠的蛋七个一斤,芦花花的蛋是六点八个一斤······”铁书记说:“这个有点意思了,”吩咐人,“拿电子秤来,过称。”有人拿来一台电子秤,有人帮助一堆一堆过称,计算。马上有人报出:“基本准确,误差率不超过百分之二。”人群里议论纷纷,反对的声音基本听不到了。“四两土”脸色灰白,悻悻地说:“瞎猫撞见个死老鼠。”
   “还有,”明明不紧不慢,“我家的鸡喂长寿菊,蛋黄是橘红色的。”铁书记说,“到小饭铺找一个碗,打开看看。”鸡蛋打开一看,蛋黄果然是橘红色的。有人把“四两土”的鸡蛋打开,个个都是浅黄色的。明明又说:“芦花花不爱吃长寿菊,它的蛋是黄色的。”打开一看,一点不错。“真是神了。”“聪明,绝对的神童。”人们又议论起来。铁书记问“四两土”:“你还要什么证据?”“四两土”哭丧着脸不说话。明明主动地说:“大黄丫、二黄丫、芦花花、灰老鼠上午下蛋,现在已经下了啦,可以拿过来对照对照。”铁书记还没有说话,“四两土”突然跪在地上,“啪”“啪”“啪”地照自己脸上搧开了耳光,边打边说:“我不是人,我见财起意,我财迷转向······”真相大白!原来,“四两土”挎着鸡蛋篮子来赶集,走到明明家门口时,看见大门没关,院子里没人,就顺手牵羊把鸡蛋偷走了。铁书记问他:“怎么还少了一个?”“往自家篮子里捡的时候打了一个。”“明明家的篮子呢?”“扔到街边垃圾箱里了。”人群里传出了叫骂声,“真黑心,连这样贫困家庭都敢偷!”“呸!这样的人渣,只配送去住劳改。”在骂“四两土”的同时,纷纷称赞明明聪明睿智,遇事不慌。铁书记问明明:“这样的人,咱们应该怎么处罚他?”明明看着铁书记,不知道怎么办,半晌才说:“奶奶气得心口疼病犯了,还在家里躺着呢。”“那就罚没他的鸡蛋,卖的钱给你奶奶看病。”铁书记问“四两土”:“这样子你有意见不?”“四两土”羞愧难当,一把鼻涕一把泪,听见书记问话,忙不迭地点头。“那就这样定了。然后你自己印一百份悔过书,在全村范围内张贴。滚吧!”“四两土”头点得鸡啄米一样,恨不能钻到地缝里去,听见书记发话,挎起篮子飞一般地逃跑了。人群里响起诅咒声笑骂声。一个年轻人说:“都说他‘一个皮钱掉地上沾四两土’,这一回可亏大了,怕不心疼得要死。”一个老大爷说:“平日里好沾点便宜也就算了,这回可好,偷上了,我看罚得太轻了。”
   铁书记摆着手招呼大家:“散了,散了,我和明明要卖鸡蛋了。”明明家的鸡蛋很抢手,大家争着要买他家的“聪明蛋”。两块钱一个,很快卖完了。“四两土”家的鸡蛋一块五一个,价钱也算公道,不大一会儿也卖完了。还有一碗鸡蛋黄,小饭铺拿碗的时候买走了,给了十块钱。明明盘算着怎么用这些钱还上学校的校服钱,怎么给奶奶看病。他还想把“四两土”家的鸡蛋钱还给“四两土”,乡里乡亲,他不想占人家的便宜。
   铁书记看着眼前的明明,爱见得不行,真想搂在怀里亲个够。都说明明聪明,上学成绩好,今天他算见识了。这哪里是一般意义上的聪明,这就是个天才,不可多得的天才!他当众宣布:“从今天起,冯明明就是冯村对外宣传的代言人,参加冯村的‘新农村建设’。他读书的一切费用,由冯村村委会供给,直到大学毕业。”在冯村,铁书记的话就是政策,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使。
   多少年以后,明明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毕业,在国家航空航天局供职,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航空航天科学家。当然,这是后话,不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