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闲聊


  共有85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闲聊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073 积分:30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转帖]闲聊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5 18:02:00 [只看该作者]

   编者按:看完这篇文章后,半天我想不出一个字,因为文章本身就是一个评论性的文章,我怕我的胡言乱语会失掉文章本身的色彩和魅力。文学的路上,哗众取宠的很多,阿谀奉承的很多,无病呻吟的更多,但是能写出真性情的却不多。作者这篇文章给我们讲述了两段故事,一是陈先生的,一是郭沫若的,两段故事都给我们很多的回味和思考,怎样作文,怎样做人,在作者的闲话中表现了出来。作者没有说出自己的观点,读者却能玩味出自己的体会来。作者以大量的实例印证“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正反的事例论证有力。虽说是“闲聊”,却颇有深度,看似海阔天空,却直指文坛污垢。尤其是对郭沫若那几首歪诗的引用,极具讽刺意味。作者从评论家陈代先生,到鲁迅先生和郭沫若,从文学到人格,洋洋洒洒,挥洒自如,写出了自己的一种写作态度,写出了自己的一种生活态度。 
闲 聊
风随意
   昨天晚上,在家里吃完晚饭,洗完澡,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有滋无味地看着电视里的娱乐节目,忽然手机响了,我随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一听,原来是曲阜市的陈代先生打来的电话。
   陈代先生在电话里先是跟我客套了几句家常话,闲聊了几句上次我们几个人喝酒的事情,然后就直言不讳地指出我最近在新浪博客上发的那篇《有话则短无话则长》的文章的一些不足之处,随即话题一转,直截了当地又跟我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觉得哪一部作品值得我写评论,即使作者不来找我,我也会去写的。作为一个搞文学评论的人得有良知,我向来不喜欢说假话、说空话,讨厌社会上那些整天就知道追逐功名利禄的御用文人。过去为了给朋友捧场,我违心地写过几篇文学评论,那一类文章以后我是不会放到自己的集子里去的。这两年有些人找我给他们的作品写评论,我一篇也没写,得罪了一些人,宁愿得罪一些人,我也不能再违心地给别人写什么评论了。” 
   我听了陈代先生在电话里的这一番自白,虽然我已经听出来陈代先生有点酒意,可我还是挺高兴的,因为听到了一个人的实在话,听到了一个人的真心话。
   陈代先生的这一番话,给我的总体感觉他是个不太俗气,也不太势力的文人。放下陈代先生的电话,我便起身来到书房里,坐在电脑桌子跟前打开电脑,看了几篇他最近在新浪博客上发的文章,感觉挺好的,尤其是那一篇对当代文学作品现象的评论,一针见血,有些独特的见解,评论水平确实是挺高的。 
   文学不是功利性的东西,是人性的自然需求,灵魂的自由坦露,精神的无畏追求,生活的享受。共同的人生希冀,共同的生活心声和对文学的爱好,让我和陈代先生一见如故,相处没有多长时间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我发在新浪博客上的作品,能引起文学评论作者陈代先生的关注,我还是挺兴奋的。我不是什么作家,充其量也只不过就是个平庸的网络写手,闲得无聊,随兴抒发情感,释放情绪的一个小市民罢了。
   我的作品,说实话,不值得陈代先生的关注,更不值得他给我写什么评论。我的文学功底浅薄,写作境界挺低俗,既没有‘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的思想意识,也没有什么社会生活的前瞻性,所以也没有写出什么有社会价值,有艺术水平的文学作品来,这一点也不奇怪。 
   实话实说,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请陈代先生给我的文学作品写什么评论,更没有想过要借他的社会声望来抬高自己的社会分量。其实,我根本也不需要什么人,什么舆论来给自己捧什么场,造什么势,因为我压根就不想做个什么社会名人,人怕出名猪怕壮嘛。
   这些年来,我之所以喜欢写作,不外也就是抒发自己对社会生活的一些感触、感悟,发泄发泄一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困惑思想和烦闷情绪,说说自己内心世界里矛盾的人生价值观念而已。 
   这些年来,我写东西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摈弃一些主观立意的东西,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手上就写什么,率性而为,随性而歌,感觉挺惬意的。
   这些年来,我写东西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刻意地去追求过什么写作技巧,什么社会主题,也没有去迎合什么社会形势,迎合什么读者群的品味,更没有睁着眼睛,昧着良心和读者们胡诌八扯一些时髦空洞的话语。 
   我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虽然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我有我自己的脊梁骨,至于我的脊梁骨正不正,直溜不直溜,结实不结实,我就不敢给自己下什么结论了。但不论做人,还是写什么文章,什么时候我也不会得软骨病,不会无病呻吟的。这一点,我自己还是蛮有自信的。 
   古往今来,做到‘为时而著’的不乏其人,但也可以肯定地说,更多的人,虽有‘为时而著’之心,却未必有真正的‘为时而著’的文。众所周知,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的两个最突出的代表人物,那就是鲁迅和郭沫若了。 
   鲁迅的《呐喊》、《彷徨》,通过一系列典型形象的成功塑造,概括了异常深广的社会时代历史内容,真实地再现出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在获得无产阶级领导前的那种极度的痛苦,并怀着对未来的信念探索了革命的前途,显示出了深刻的革命现实主义的特色。 
   郭沫若的《女神》,以强烈的革命精神,鲜明的社会时代色彩,浪漫主义的艺术风格,开创了一代诗风。他的《女神》,以宏大的气魄,奇特的想象,瑰丽的语言,歌唱出彻底叛逆、热望新生的时代声音,成为中国诗歌史上新诗的奠基之作。《女神》,以崭新的内容和形式,为中国现代诗歌开拓了一个新天地。《女神》,也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具有突出成就和巨大影响的新诗集。 
   中国解放之后,郭沫若也一直是‘诗歌合为事而作’,为时代而唱,极尽所能地充当歌德派,得到了功名利禄,享尽了荣华富贵,但他同时也给世人留下了许多污垢,令许多人所不齿,成为一个共和国时代的跳梁小丑,成为一个悲哀的历史人物。
   1958年的那一年,郭沫若曾经在十天之内写出了一百多首诗歌,像他这样富有才华、有渊博历史学养的社会大人物,岂能不知十天之内跃进出一百多首诗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岂能不知是在作践自己,糟蹋诗歌艺术! 
   “老郭不算老,诗多好的少;老少齐努力,学习毛主席!”
   我们从郭沫若调侃自己的这首打油诗当中就能明显地看出来,他对自己的作品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
   郭沫若当年的内心世界究竟是一种什么状态?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因为他当时已经是一个社会上的高官,思想异常矛盾的畸形人物了。
   当年,在《北京晚报》的显赫位置上,刊出了时任中国文联主席的郭沫若,为响应毛主席要消灭麻雀而写的一首《咒麻雀》的著名诗歌。
 
《咒麻雀》
(1958年4月21日)
   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麻雀麻雀气太骄,虽有翅膀飞不高。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你真是只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後方使烈火烘。连同武器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这样的诗歌,竟然也能登载在《北京晚报》的显赫位置上,人们也就可想而知当年这家晚报的主编是个什么货色,当时中国的文坛是多么滑稽,多么荒唐了。
   这首不是诗歌的诗歌,是不会轻易地被岁月所淹没的,因为郭沫若是一个两个时代的社会著名人物,一些喜欢研究文学史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去解读、求索郭沫若那些年的心理状态和思想情感心,以及这首诗歌形成的社会历史原因等等问题。
 
《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
(1967年12月29日人民日报文学副刊)
   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使中国舞台充满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水调歌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周年》
(1976年5月12日)
   四海《通知》遍,文革卷风云。阶级斗争纲举,打倒刘和林。十载春风化雨,喜见山花烂漫,莺梭织锦勤。茁茁新苗壮,天下凯歌声。走资派,奋螳臂,邓小平。妄图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三项为纲”批透,复辟罪行怒讨,动地走雷霆。主席挥巨手,团结大进军。


《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
(1976年10月21日)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扫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呜呼哀哉!原来做人还可以这么做,诗歌还可以这么写。哈哈哈,郭沫若先生的晚年人生,也真是表演得够可以的了!
   由此,我想起了当年有人问毛主席,鲁迅现在活着会怎么样的事情。
   为了历史的真实性,我查阅了一些有关资料,知道了1957年3月10日,毛主席在同新闻出版界代表的谈话中说过这么一段话:“我看鲁迅活着,他敢写也不敢写。在不正常的空气下面,他也会不写的,但更多的可能是会写。俗话说得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鲁迅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彻底的唯物论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彻底的唯物论者,是无所畏惧的,所以他会写。” 
   现在我就寻思着,如果当年毛主席看了郭沫若先生所写的那一些发表在刊物上、报纸上的诗歌,他老人家的心态、表情和感想,究竟会怎么样?假如郭沫若先生在解放之前就撒手人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又会怎么评论郭沫若先生的作品和人品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