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小学校的传达室


  共有78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小学校的传达室

帅哥,在线噢!
凌云志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8 积分:29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转帖]小学校的传达室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6 17:54:00 [只看该作者]

小学校的传达室(短篇小说)
伙计

岛上礁石
    一个穿绿色制服脸上挑着两道浓密剑眉的中年人,后边跟着他的两个下属,其中一个是剪着短发的妇女,他们来到生活区一排房子的把头的一户人家的门前。虽然是白天,油漆斑驳的屋门却紧闭着。中年妇女上前一步用力地敲门。门前是一溜抹平的光滑水泥路面,整排房子门前都这样。这家门前和别家的并无两样。如果说有区别,就是比别人家的打扫的干净些,没有一点荒芜的样子。和油漆脱落黑黢黢的门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仔细观察,更大的区别就出来了一一整排房子,大概十几户人家的门楣上方,由于是红砖房,都是和周围的颜色浑然一体的,唯独这户人家,一大块烟熏的灰色,悬挂在上方,像在红墙上打了一块补丁。浓烟,仍然从门上碎玻璃的裂隙中往外拥着,在门楣上形成了一股冉冉上升的烟柱。
    “家里有人吗?林九天的家属在家吗?”剪发胖女人急促地咳嗽着,用粉红的手掌扇着面前的烟雾,对着昏黄成一团的屋里喊。“······领导来了,快点出来!”
    “贾主任···”浓烟中浮现出一个弯着腰的中年女人 ,她撩开浮肿的脸前遮挡着的花白头发,谄笑着,“您来了···里边坐···没地方下脚···脏啊···”
    “你叫徐玉琴?”女人冷着脸问。
    “贾···主任···您···我是徐玉琴···”她皴裂脏污的手指神经质地搓动着,茫然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过去熟识的家属委员会主任的奇怪的询问。
    “家里人都在吗?”
    “都在···除了我家老林···老林不是叫带走了···贾主任···我家老林什么时候能回来···他在那里···他走时只穿一件单衣···现在天冷了···我、我能不能给他送几件衣裳···”
    “都是谁在家?”
    “···我公婆。还有我的两个儿子···林刚,林铁···”
    “张主任,”贾主任扭回脸,笑着对身后军人说,“他的家属都在家!”
    “进去宣布吧。”军人皱着眉头说。
    “妈···领导来了···”徐玉琴向里屋喊。
    “领导来了···”徐王琴的公婆齐氏,一个满头白发弯腰驼背的干瘦老太太,颠着脚慌乱地从屋里迎出来。“领导来了···林铁,你这个没眼色的小孩子,快站起来,给领导让开路···不烧了,不烧了,把火灭掉···领导···我家里脏···你们慢点走···别脏了你们的裤脚···不知道领导要来···”
    身材瘦小肩头打着一块很大补丁煤火盖发型的林铁,正在低头往燃烧的土灶里填卷成一团的草绳子。一股股浓烟从炉膛了喷涌而出,呛得小脸上沾满了粘着草灰的泪水。满屋烟气的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领导,真是不知道你们要来···”弯着腰捡拾挡腿的草绳团的齐氏,沾满草屑雪白的头发几乎触到了满是草屑的地面。捡拾干净了,她抬起头,仿佛做错事似地喃喃说,“不知道领导要来···太脏了,叫领导怎么插脚···自从林九天被带走,就没了经济来源···为了省俩钱,我媳妇就捡拾丢在厂外的糟草绳子当柴烧···她有心脏病··林九天啊,你就给我做吧···是你把你媳妇、把你这个家做成这样子···领导,我家九天犯了啥错误?你把他交给我,叫我管他···我把他的腿打断···林九天是个孝子···我说啥他听啥···领导,你们把他放回来···我保证叫他改···林九天,你这个贱骨头···你什么都敢反。看我不把你的皮剥了···领导···我家九天犯了啥错误···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天冷了···他穿的单薄···”
    “妈,你瞎说个啥。”徐玉琴呵斥道。“领导,我妈没文化,不会说话,你们屋里坐。屋里坐···林刚,你这个懒虫,太阳照到屁股了,你还在睡觉,快给我起来,领导来了···”
    脏污被头里露出一个黑色的头顶。头顶晃了几下,缩进被子里,像是一只巨大的蜗牛。
    “领导···这个孩子···没有一点礼貌,真是对不起···他从来就是这样···不喜欢见生人,请领导不要介意···里屋里也是脏···”齐王琴看着堆满半间卧室的草绳,忐忑地反复说,“不知道领导要来,不知道领导要来···天渐渐冷了,我要积存点,以防下大雪。···没钱买媒,烧饭取暖离不了它···真是不好意思···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
    “你家的椅子呢?去把你家的椅子给张主任搬过来。”贾主任说,“用干净手巾把椅子擦干净!”
    “贾主任···我家的椅子···不在了···”
    “怎么,干部们公家都配的有木椅···那可是公家的财产···你们把它烧了?卖了?···好大的胆子···”
    “贾主任···不,不是这样,我们哪敢···是行政科的老于···行政科收回去了···说我家老林不应享受这个干部待遇了···领导,你们坐床上吧···林刚,你这个小兔崽子···往里躺躺,等领导走了我再收拾你···领导你们快坐···”
    “老贾,”军人邹着眉头,“这里不行,换个地方吧···行,就叫他们到子弟小学的传达室···”
    “徐玉琴,”贾主任厉声说,“你们全家到小学校传达室去,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你们宣布,是关于林九龙的。”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凌云志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8 积分:29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6 18:20:00 [只看该作者]

    穿过一个很大的铺满枯叶败草的足球场,又绕过当中竖着一根很高旗杆的典礼台,一家人来到小学校的门前。小学校坐落在一个山坡上,将整个小城尽收眼底。它是一座很长的有着红色尖顶的苏式建筑,一条长长的廊道两侧排列着十几间教室和老师的办公室,被死一般的破败和寂静包裹着;几扇或掉了把手或碎了玻璃的弹簧门大开着,仿佛是被撕开的不规则的裂口;猪血色的水泥地面上散落着玻璃碎片和丢弃的课本。挪开堆积在一起的书桌,一家人磕磕绊绊来到空旷阴冷的大厅里。传达室是左边走廊的第一间房子。显然已经又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脏污凌乱;平板床和桌面上布满了厚厚你的灰尘,空气中仍留存着辛辣的烟草的气味。
    “叫我们来,”已经十一岁长得像一头小牛,乱蓬蓬的头缩在油亮衣领里的林刚,抠起面前冰冷的炉盖,看了一眼燃尽仍然成型的煤球渣,不满地说,“他们却不来···有什么事,说就是了,叫我们到这里,冷死人。”
    “乱说,小孩子懂个啥!”忐忑不安的齐氏瞥了一眼窗外空荡荡的广场,“等一等怕啥···我三岁的时候,那个叫慈禧的女皇帝要路过我们村,我爹娘拉着我,早早地就跪在路旁,头都不敢抬···”
    林刚不屑地哼了一声,手掌托着尖尖的下巴,被远处出现的几个黑点吸引住了。
“妈,领导们面前,你可别乱说···妈,你说九天九天今天会回来吗?昨晚上我又是一夜没睡···睡不着,心脏碰碰地跳,头也晕···要是不想着这两个孩子,还有你···我就···”浮肿的脸颊浮着两朵病态红晕的徐玉琴含着泪水说。
    “孩子,老的老小的小···你可不能倒···你要是一倒。孩子和我咋办···九天也不知道叫他们弄到了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孩子,再挺挺,今天领导就是告诉九天消息的,说不定,他明天就回来了,也许就是今天···他又没犯什么死罪···林铁,奶奶不说了,奶奶知道你害怕···你爸是个好人···”齐氏将小孙子的头揽在怀里。摩挲着他白煞煞冰凉的小脸蛋。
    “哼,是好人?”拧着眉头的林刚瞪了奶奶一眼,“好人,怎么叫人家带走了?革命群众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就他会写?就他会说···阶级本性难改啊···自己倒是痛快了。叫我们受连累,叫我们跟着受苦···什么玩意···”
    “林刚,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徐玉琴呵斥儿子。
    “他不是我爸···他是阶级敌人,我早就和他划清界限了,我不认他这个害人的爸!”
    ······
    老大林刚看到昔日的同学,抱着一堆教学用具在典礼台上,点起了一堆大火,围着火堆叫着跑来跑去,就从角落里钻出来,不顾母亲和奶奶的劝阻,在屋子中间的铁炉里点燃了几本捡来的课本。一缕携带着温暖的青烟从炉口里冒出来。老二林铁胆怯的小眼睛透过玻璃向远处茫然地眺望,小耳朵支棱着扑捉着两个大人的对话:
    “妈,他们怎么还不来···眼看吃午饭的时候已经过了。”母亲说。
    “一定是吃饭去了吧。”奶奶说。
    “就是吃饭也该来了···”
    “领导们忙,说不定又遇到了什么急事···他们既然叫我们到这里,一定会来。等等吧。”
    “领导会不会把咱们忘了?”
    “不会忘吧···是他们通知咱来···很严肃的样子···还说是有关九天的事情···怎么会忘了···”
    “妈···您说,他们会对咱们说什么···是吉还是凶?要是九天出了什么大事,咱这一家子可怎么过···”
    “林刚她妈,别往坏处想···我估摸着,领导是要告诉咱们···九天在什么地方出差,暂时还回不来,叫咱们不要为他担心···”
    “出差?出差早就该回来了,哪有出这么时间差的···妈,我害怕咱家九天···出了啥事···回不来了···”
    “呸,呸,净说不吉利的话···老天爷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咱家九天又没做过什么坏事···没事,咱家九天没事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一定是好事,他们要告诉咱九天的好消息。媳妇,你记不记得,咱家九天一共得了几回劳动模范的奖状···要不是来了运动,他的党员也批下来了···”
    “妈···那你说,他们叫咱来,是要告诉好消息···也许还捎回了钱···”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大林刚讥讽道,“你儿子是个什么人不知道啊,运动前埋头搞‘白专’,运动起来了怪话连篇,这样的人,想想···会有什么好事!”
    “儿子,”徐玉琴小声地问,“你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听到了你爸的什么说法···儿子听到了什么,快跟妈说说···”
    “听到了很多···可是组织上没有通知你们之前,我不能多说。”
    “你这贱骨头,净吓唬你妈···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齐氏将爬满弯曲青筋干瘦的手臂扬了扬,“你一个狗屁小孩子,会知道什么?”
    “我。我当然知道,外边消息多得很,我就是不能对你们说,因为你们是反动分子的家属···我只能告诉你们,别净想好事,做好思想准备,做最坏的打算···”林刚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印着黄字红色袖章,把它慢慢地抚平,放在胳膊上斜着小眼端详着。
    ······
    屋里死一般的沉寂,外边呼呼的风声吹得玻璃咣咣响。
    “奶奶,”眼睛贴在窗玻璃上的老二齐铁,扭过脸,“你过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凌云志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8 积分:29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6 18:21:00 [只看该作者]

    窗前的视野很是开阔,奶奶把头伸出去,脸夹在两根手指粗的钢筋之间,昏花的老眼用力向远处眺望。有灰色道路连接的山坡下,是一片挤在一起的灰色房子,那里是小城的医院,医院和小学校之间偏南一点是一个企业,虽然看不清低矮的厂房,但厂门口高大的门柱却看得清清楚楚。
    “林铁,”奶奶把头缩回来,揉着酸疼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我什么也看不清···”
    “医院后院的太平间前面···你看看···”
    “奶奶眼花了···你跟奶奶说说···”
    “奶奶···几个穿绿色衣服的人,从开到太平间汽车上,抬下了一个人···双手耷拉在担架下边···穿着···他穿着和我爸被带走那天一样颜色的衣服···”
    “林铁···呸呸···你咋瞎说···”奶奶说,“···你没看看那个人的脸···”
    “那个人满脸是血,看不清·······”齐铁嗫嚅地说。
    “那么远,能看清什么,妈,别听林铁瞎说···再说了,那个死人跟咱有什么关系···林铁,你要是再瞎说,我就不给你买文具合。”
    ······
    “林刚,”又一段死一般的沉寂后,奶奶说,“···你弟弟刚才说的话,叫我心里发慌,你去哪里看看,看看那个死人···”
    “我头晕,脚也疼的要命···肚子咕咕叫···你咋不叫林铁去,我爸不是最喜欢林铁吗?好事不找我,这种丢人事想起我来了,我不去。”林刚说完,大腿压二腿地靠在木床头上,低头看着自己手掌上的的纹路。
    “妈,你咋瞎想。”强做镇静的齐玉琴打起精神说,“齐刚,我和你奶管不了,你爸他能可管得了你。看你爸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到时候,你爸打死你,我和你奶也不管···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林刚,”奶奶嘴唇颤抖着,“···你爸哪一点对你不好···现在你爸倒霉了,你就不认他了。林刚,你就知道你爸不会回来了,你爸就是倒霉,他也不会倒霉一辈子···林刚,你小时候,你爸知道你喜欢坐在他的背上,每次洗完澡就趴在你面前叫你骑···林铁个子小,要不我就叫他去了。林铁,你出去干啥···你要去···慢一点···真是个好孩子,比你哥强,你爸没白疼你。”
    “林铁,”林刚立起了靠在床头上的身体,“不要走医院的前门,前门进不去。从后边翻墙进去,翻墙之前,先向里边扔一块石头,探探看门的老黄在不在,如果在,就不要翻进去了。叫他逮住,他可打人···”
    ······
    “哥,你咋来了?”龟缩在医院一间房子里身体瑟瑟发抖脸颊上印着手掌印的林铁兴奋地问。
    “你说我咋来了,我不来行吗?快起来,跟我走!”从窗子爬进来的齐刚说,“真笨,咋就叫逮住了!那个死人是咱爸吗?”
    “不是咱爸,我扒开太平间的门缝看清了,咱爸小腿上干干净净的,这个人伸出水泥板的小腿长满了黑毛。哥,不是我没听你的话,我爬墙之前,照你说的向里边扔了一块石头,见没有动静,我才翻进去。谁想到,老黄头就躲在太平间的后边。哥,你来干啥?”林铁崇拜地看着哥哥,吧唧着青紫的小嘴唇。
    “我来干啥?我就知道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定会被抓住。你这个笨蛋还问我干啥!要不是咱奶这个糊涂的老太太,非叫我来,我才懒得来救你···今后不要听那个老糊涂的,听我的···我真为我有你这个弟弟而丢脸···你要向我看齐。他抓你,你就不会跑呀,要腿是干什么用的?是看的吗?希望你今后不再叫人抓住,你哥啥时候像你怎么窝囊过···他不认识你?”
    “···我说我是林九天家的老二···他扇了我一巴掌,把我关进了这个屋子里···”
    “操他娘···明天我就用弹弓把他家的玻璃全打碎···我老林家就那么好欺负!”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凌云志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8 积分:29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6 18:28:00 [只看该作者]

    大约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灰色原野衬托下工厂高大的方形门柱顶端,出现了几个人影。他们围绕着水泥雕刻的几面红旗,手脚不停地劳作着,远远看过去,像是黏在巨大猪腿骨上的一群蚂蚁。
    ······
    “林铁,”奶奶说,“你可能看清楚上边的人?有没有穿的像你爸的···”
    “能看清,他们一共六、七个人,都围绕着门柱上那几面一人多高的水泥旗帜在刷红色油漆···有一个和我爸穿的一样的衣服···奶奶,太远了,我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林刚,”奶奶说,“你去看看你爸是不是在上边···”
    “我不去···饿死我了,午饭也不叫吃,我没有力气。驱赶到那上边干活的,那会有什么好人?”
    “傻孩子,”奶奶说,“你爸要是在上边,可是个好消息,说明他没有···还活着···也没有像外头传说的犯了罪进了大狱···过几天就会回来···林铁,你可看清楚了,那上边有一个人像你爸?”
    “林刚,你去不去?”徐玉琴操起旁边的鸡毛掸子,“不去看我敢不敢抽死你!”
    “你敢!就不去···我就是嫌丢人!”说完拉开门跑了出去。
    ······
    “哥,”林铁欣喜地端详着手中的黑色望远镜,“这是哪来的?”
    “你们不是要打死我吗,”林刚倪了母亲一眼,说,“打呀,咋不打了?我只要想办,什么都能办好···林铁,你不知道咱小学仪器室有这玩意···知道,知道就不想拿过来用一下···门锁着?锁着就不会把门别了,现在谁管谁,强者为王···办事情要用胆子用脑子···”
    “快看看,那上边有没有你爸!”听说望远镜能不出门就能走到远处的人面前,奶奶迫不及待起来。“···没有你爸···再仔细看看,看清楚了···都是谁?你说都认识,一个一个说给我听听···王怀,我知道,是个老红军右派;张相林?就是走起路来蹬蹬响的那个上海人,听说旧社会做过警察;刘子荣?就是那个传说作风不好的妇女···一个女人也叫爬那么高,听说她最怕爬高上低···你爸是不是在柱子的那一面···林铁,你说所有的人都在上边绕了几圈了,不用再看了···要是你爸在上边就好了,丢点人怕啥,只要人在···就是天大的福,我的儿,你在哪里啊,你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不叫妈省心呀···”奶奶开始哽咽。
    “···我要回家吃饭!”林刚突然从木板床上跳起来,“不吃饭,我爸你能回来吗?为了他,就不叫吃饭了?林铁,她们不给在做饭吃,咱出去自己找点吃的,哥有的是办法。走,林铁你不去···那我就自己去···”
    “林刚,”齐玉琴瞪着眼睛,操起了鸡毛掸子,挡在门口“你敢给我出去出去闯祸,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林刚,咱再等等。”奶奶说,“领导叫咱到这里,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咱说。他们没来,一定是叫什么事挡住了。领导说他们不来了,咱才能走。现在走了,咱要是走了,领导找不见咱咋办···领导要是来了见不到咱们,会不高兴···领导要是通知咱去接你爸,岂不是误了大事!你爸走时穿的单薄,也没带厚被子,你看着天上的乌云,还刮起了大风,要变天了。你爸,早回一天家,就少受一天罪···回家他会多么高兴啊。林刚,你不想叫你爸早点回来。再等等吧,想想你爸对你们的好···就不饿了···你再想想那几个站在高高的墙头干活的年几个人,咱们安稳地坐在这里,风刮不着,冷冻不着···想想那些人,站的那么高,一不小心大风就会把他们刮下来···咱们享着福咧···”
    “他们活该,谁让他们干坏事?”林刚眼睛没有离开手中的望远镜,“什么是专政?专政不是叫他们享福的···掉下来是他们活该,不仅是活该,还要追究他们的动机,为什么掉下来···叫他们给门柱上的红旗刷漆,是个政治任务,是要改造他们这些反动分子的思想···要是掉下来,可以说他们这是对抗对他们的改造···哎呀···掉下来一个···是个那个女的···”
    “我知道刘子荣晕高···”奶奶叹口气,“林刚,她、她摔得咋样?林刚,你小小的年纪,嘴巴咋恁毒···从你老爷起,咱老林家就是诗书传家,讲究学问,心善为上,不害人、不咒人、不骂人。咋出了了个你这样的小人···唉,都是那些满天飞的传单害得,今后不准你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凌云志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8 积分:29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6 18:33:00 [只看该作者]

    “奶奶,”眼睛贴在玻璃窗上的林铁兴奋地喊,“来人了!一群人向这边走过来。奶奶,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几个人,是一群人。···还有红旗,还喊着口号,还敲锣打鼓···一大群人···过来了···对,妈、奶奶,是冲着小学校来的,我没看错,也没听错···妈,你不该叫我哥把望远镜送回去,要是有它,你们也会看到,要是有它,你们就不会说我瞎说了···哥,我比你看得远,我比你的听得清,这个我爸也知道,你别不服气,你就是这一点比不过我···你就再等等,再等一会你就会看到听到,你就不会说我是饿出了幻觉···”
    “是游行的队伍,”像大人一般背着手踱到窗前向外看的林刚,把头缩回来,不屑一顾地说,“打在前面的是十几面红旗···”
    “林刚,你看清了,除了红旗,能不能看到张主任?看来你弟说的没错。林刚妈,真的有人来了!”奶奶惊喜地说,“说不定是冲咱们来的,说不定就是张主任他们。咱把屋子收拾一下,扫扫地。林刚,你怎么又躺下了。起来,把木板床腾出来,擦干净,好叫张主任有地方坐。上午,要是咱家有地方下脚,有地方坐,张主任就不会走了···你们两个小子,没看见你妈在收拾挡在走廊里的乱七八糟桌椅了,快去帮你妈,把路清出来。奶奶身上没了力气,脚像踩在棉花上,一顿饭没吃就成了废物。记得年轻时候,一天不吃放,照样跑的飞快···”
    “···我不去,桌椅又不是我从教室里拖出来的;我又不是推土机,呼隆一下能把那堆的桌椅推走。进不来人也好,省的人进来找咱事···来找咱们的?真是异想天开···你们听听,喊的什么口号···”林刚瞥了一眼窗外,外边响着此起彼伏的高昂‘打倒’口号声。
    游行队伍像潮水一般涌过来,口号锣鼓声震得窗玻璃抖动。几个戴着红袖章的中年人,向窗户这边走过来。脸色煞白的齐玉琴,慌忙把脏污的窗帘扯上,一家人躲在墙角大气也不敢出,像一窝拥在一起的惊恐地老鼠。
    ······
    奶奶小心翼翼地掀开了窗帘的一角,将昏花的老眼贴上去。典礼台上劈啪作响的红旗、几个弯曲成虾米的脊背、两边簇拥着呼喊“打倒”口号拳头挥舞的激愤人群,在她眼前只是一团模糊的彩色影子。
    “林刚他妈,”老人把脸转向媳妇,惊恐中充满希翼地说,“戴高帽子的那几个人有没有咱家九天···我怎么觉得靠右边的那一个像是···这里边有他就好了!”
    “妈,叫我再仔细看看···带着绿色高帽子的是王书记,画着花脸的是沈厂长,左边的那个是陈主任,就是背着纸糊棺材那个是王什么···”徐玉琴掀起窗帘一角,看了一会,突然兴奋起来,“边上的那个穿着和九天一样颜色衣服···有点像···妈,他莫不是咱家九天···像是我的九天···九天!”
    “瞎喊啥···”林刚嘟囔着。
    “林刚,你别这样看着我和你妈,”看到大孙子仇恨的眼光,奶奶说,“不是我们把你爸向坏人堆里推。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恨你爸,你是担心你爸一旦成了坏人,你们小哥俩受连累,当不上红小兵,也当不上红卫兵···受连累是免不了的,谁叫咱遇到了这些呢···话说回来,你爸就再是坏人,他在家里也是你们的爸···外头是鬼,窝里还是爸。再说了,你爸要是在这被批斗的一群里是好事啊···批批斗斗怕啥,带几回高帽子怕啥,比你们没爸强···没了你爸,咱家的天就塌了啊!大孙子,你是个能干的孩子,奶奶求你了,你出去看看,看看紧靠右边那个戴着高帽子、脖子上吊着一块铁牌子的人,是不是你爸···要是,我和你妈都会很高兴,要是你爸,回到家里我就给你煮两个鸡蛋吃···我估摸着,开完批斗会他就会回家了···我记得离咱家不远的黄技术员就是开完批斗会被放回来的。对了,张主任一定是要告诉我们这个消息···大孙子,奶奶求你了,给奶奶去看看···”
    “烦死人了,没事找事,没想想那可能吗?林铁,你过来。看好了。如果你看不清,可不怨我没给你们机会。”林刚极不耐烦地嘟囔着,轻轻地将窗户推开一条窄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弓,夹上一块小石子,对着那个很像父亲撅着的屁股的人射过去。被击中的那个弯着腰的人,咧着嘴巴,艰难地扭过了歪戴着纸帽子白发的头一一林铁看到,那是一张比自己的父亲苍老许多布满淤青的苦脸。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凌云志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8 积分:29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6 18:38:00 [只看该作者]

    下雪了,是那种细碎尖利的雪。它们先是击打着典礼台上满是窟窿纸帽和一只带血的鞋子,发出沙沙啦啦刺耳响声;响声渐渐愚钝,进而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雪的绵软中。雪儿很快覆盖了所能看到的景物,天地变得白茫茫的混沌。
    传达室里的几个人,冷的像浸在冰水里。突然门被推开,小身体微微打着寒颤的林铁,看到进来的是端着铝锅的哥哥,惊喜地扑上去。林刚躲过了弟弟趔趄的身体,将铝锅重重放到了冷冰冰的铁炉上。顷刻间,小小的传达室里溢满了炖猪肉诱人的香味。
    ······
    “林铁,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奶奶说狼吞虎咽的林铁,“林刚,你就不怕他们认出你来,认出你来,那可咋办?”
    “识破我不是那么容易···我换上了朋友那里借的绿军装,混进了造反司令部的队部。他们正围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在吃饭,听说我是另一个观点相同的造反司令部派来求援的,他们连汤带肉给我盛了大半锅,还把我一直送出大门。奶奶···靠的就是这个!”林刚指着胳膊上皱皱巴巴印着黄字的红袖章不无得意地显摆。
    “你就给我闯祸吧,要是他们发现你骗吃骗喝,不打死你,也得扒你一层皮···你爸还没出来,你要是再进去,是不是不想叫你妈活了!”妈妈拿着滴水未粘的筷子,埋怨说。
    “真是难伺候,”林刚气呼呼,“好心得不到好报。我要不是个男人,才不管你们呢···”
    “别怨孩子了···自己的孩子再操蛋也比没有强,关键的时候,还是向着爹娘···媳妇,咱吃,吃完了咱就回家去···天马上就要黑了,张主任今天不会来了。兴许是情况有变···咱明天再来等他···”
    “···我可不是为了他,他就是现在出现在门口,我也不叫他吃···只管生不管养···人家的爸,为孩子开路架桥,他倒好,专给孩子挖坑···恨死他了···”
    “别吵了,来人了!”林铁放下手中的窗帘角,小脸吓得煞白。“是···校工老魏头!”
    尽管林铁的眼睛超常敏锐,无奈密集的大雪影响了功能的发挥,看到这个从纷飞的雪花中出现的干瘦弯树干般的老魏头,他已经很近了。老魏头在台阶前用力的跺着棉鞋上的积雪,大厅里传进来恐怖响亮的咳嗽声。
    林刚像一只猴子,敏捷地跳上桌子,拧下了从天花板耷拉下来灯泡,用手指对着嘴唇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来的是老魏头?没事,我向他解释。”奶奶不解地看着大孙子,小声说,“咱又没有把他的打更房弄脏···是张主任叫咱来的···怕啥?”
    “妈,林刚想的对,不能叫知道咱林刚骗来了炖猪肉,他要知道咱一家躲在这里吃炖猪肉···我儿就完了!”齐玉琴说。
    林刚为了掩盖屋里弥漫的猪肉香味,将床下的汽油瓶踢倒。
    老魏头把嘴唇间的烟头吸得红橙橙的,吭吭地清着嗓子眼里的积痰,用力将门推开,被脚下的板凳绊的一下。他摆正了身子,伸手去拉灯绳。见电灯不亮,他嘟囔道:
    “唉,把人家男人不明不白弄走了···还要跟他的妻儿老母谈什么话···有用吗?人回来,一家人心里就落了地,没回来说啥也没用。这一家人···动我床底之下的汽油瓶子干啥···兴许是打火机没了油···用完了屋子,门也不给我锁上···一定是急糊涂了···锁上也没有用,学校里哪一间教室不是锁着的,现在都是大门敞开,像糟了劫似的。话虽这么说,我还是把它锁上吧,有用没用,图个心里安定···”
    听到嘎巴一声落锁的声音,屋里躲藏的一家人把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凌云志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8 积分:2944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6 18:43:00 [只看该作者]

    雪停了,远处连绵的山峰白沙沙的一片,像是一群缠裹着脏污白纱布的动物尸体,传递过来浓重的死亡气息。小学校的操场的雪地上,一群灰扑棱着翅膀觅食的麻雀腾空而起。一群穿绿色制服的人,小跑着在小学校前布出了一道警戒线,一辆绿色的吉普车从警戒线的豁口颠颠簸簸驶进来,在典礼台一侧的雪地里停了下来。门开了,车里下来一个戴着大口罩和墨镜的男人,他身后跟着下来的是前边我们提到的表情凝重的军代表张主任。
    “···林九天同志,”胳膊和头上缠着绷带的张主任说,“我们能想象到嫂子在一直为你担心。前几天、前几天我就想把你的消息告诉嫂子他们···你的事不能说的太清楚···担心你的大儿子林刚把情况透出去,这个早熟的孩子对情绪很大,嗯,是对你有很大的误解···他觉得你是个坏人,要和你划清界限,要和你这个坏人作斗争。他一个孩子那能想到,就是你的妻子母亲也不可能想到,你的失踪是上级的安排,是保护你的措施。我们也是接到通知才知道你是被上级保护起来了···上级领导告诉我们,说你是科学奇才,国家的国防工业将来用得着你···你性格耿直、嫉恶如仇,在这个小城里引人注目,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引人注目可不是什么好事,有些人要揪斗你,把你斗倒斗臭;还的有的人为了斗争需要,想把你置于死地···只能采用把你藏匿的办法保护你。当然,上级也想到了您家属的感受,这才叫我们尽快用妥善的方法告诉他们···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本来是想到你家后,支走两个孩子,告诉嫂子他们你的去向和情况···那个家属委员会贾主任一直跟随左右,无奈我就叫嫂子他们到小学校传达室等我,那个地方僻静,不会被无关的人打扰。支走贾主任,我们就往小学校赶,谁料到半路上碰到两只造反队伍武斗,死伤数人,我也因为制止这场大规模的武斗受伤被送进了医院···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了···考虑到嫂子他们等不到我,一定回家去了,决定第二天再找她们···谁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雪地的不远处,堆积的是在大火中坍塌的小学校房舍,焦黑横七竖八的木梁上,仍不时缭绕出缕缕的青烟。
    “我要去看看他们···”林九天木然地说。
    “···不要去了,都烧成了···焦···炭!我安排同志们···白布缠好···已经入殓了。我安排了岗哨···”有着一张满含着风霜的长方形脸庞的张主任,瞥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穿绿色服装的人,“就是不能叫外人知道你的踪迹,你不能参加···葬礼,他们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还会抓你,到处游斗你。那帮家伙目无法纪,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甚至危及生命。上级当初把你下放到这个小城里,就是为了你的安全。现在已经出了大事,你不能再有一点闪失,再出事,我们没法向上级交代。就是叫你过来看看面前这个现场,我们也是担着很大的风险···起火的原因,也已经查清楚了。校工老魏的烟头点燃了拥堵在学校大厅里的桌椅···传达室的门被他锁上了···传达室的窗户又插着防盗钢筋,小学校离有人住的地方远,呼救没有人听到···还有一个情况···传达室的地面上发现了汽油的燃烧痕迹,也不排除阶级敌人···我们正在进一步侦查···老林,你看,一群人向这边走过来,警戒线是拦不住他们的。一定是这辆吉普车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老林,咱得走了···”
    “老天,你为什么要灭我全家···”林九天泪如泉涌,他向前跑了几步,用尽五脏六腑的力量,仰脸向天长啸了一声,转身跑向吉普车,醉汉般地拉开车门,扑了进去。
    随着男人悲痛欲绝撕心裂肺的鸣咽,绿色的吉普车像一只脖颈折断、卧在雪地里的的骆驼,剧烈地颤栗起来。被推出的司机惊叫着滚落在雪地里。吉普车在白雪覆盖的操场上像一个醉汉般摇摇晃晃,很快轰鸣着绕出了很长的弧形。由于加速太快,打滑的车轮扬起一片雪雾,像碧空中开满了白色的花朵。在一片惊叫声中,吉普车越来越快,像一头狂暴失去理智的狮子,风驰电掣般向操场的尽头小学校的断垣残壁撞过去。
    轰隆隆的巨响之后,一团烈焰在埋在瓦砾里扭曲变形的吉普车上腾空而起;很快,在噼噼啪啪的声响中,吉普车燃烧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6180 积分:207677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7 19:58:00 [只看该作者]

太悲惨了!可恶的年代!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雄鹰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645 积分:66594 威望:0 精华:17 注册:2013/7/29 19:1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8 18:24:00 [只看该作者]

太惨了!那个年代害死不少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