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馄饨


  共有5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馄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894 积分:2941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转帖]馄饨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6 7:46:00 [只看该作者]

馄饨
老猫皮皮
   刚刚回到家,累坏了,也冻坏了。从麦克唐纳卡蒂埃机场到北京, 几乎一天一夜的飞机。本来不想出去的,但有些事还是免不了。
  现在人老了,在飞机上不舒服,尤其还是经济舱。饭也难吃得要命了,所谓的面包还夹了一些什么东西,挺恶心的。喝的,我要了一杯红酒,主要是想用它把面包冲下去。谁知“空大妈”们回来时红酒没有倒完,一下子全给我倒在杯子里,然后“嘚嘚嘚”的走掉了。喝了一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本来也半夜了,应该睡觉。要醒未醒时做了一个梦,似乎又回到度荒年代,饿啊。
  好像是62年初,我和盟叔去京东的一个叫蓟县的小县城做客,说是出诊。那时我作为一个小学毕业后没地方念书的坏小子,跟盟叔在打磨厂一个医院做学医的学徒。那个县的县长病了,叫盟叔去看病。其实就是叫我们去玩儿,那个县长是抗日时期北京的一个学生,参加了八路,五几年当了县长,后来说是右倾什么的,我们闹不清,可能是不让他管事了,心里憋屈。那时人们的防范心还没有文革时那么大,有事还能和朋友说说,他们去访友,于是我也跟着去蹭饭了。
  在郎家园上的长途车,上午十来点钟到蓟县,他们聊天,我在政府大院到处转。这个大院可能原来就是县衙门,门房,大堂还是原来的样子,县里的一切机构都在这一个院子里,除了商业局。商业局在原来商会的地方,也是很大的一个院子,在西街。商业局的对面是独乐寺,渔阳肇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的安禄山,就是在这里宣布“独乐”的。
  中午,到饭点了,县长对我们说:出去吃吧!于是我们三四个人出了大门,向西一拐,再向南二三十步,就穿过了鼓楼,来到县中心的十字大街上。十字路口两边都是卖食吃的小摊。各种各样的吃食摆在路边上,一拉溜的有烧饼,炸大果子(油饼)有豆腐脑,有面条,饺子,包子,馒头,油炸嘎吱盒,还有馄饨。
  小摊的主人大都是附近的农民,这些人解放前就是靠这种手艺养家糊口,其实地是不怎么种的。他们看见县长过来,纷纷打招呼,拿出自己的食品让县长尝,并吹牛说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好吃的,县长问他们干嘛把摊子放到一起,他们自豪的说:我们这叫“托-拉-斯”,到我们这里来一切都有,想吃什么喊一声马上就能到嘴里,不用你去找。
  他们的
噶盒是用杂豆磨浆摊成薄糊饼,再加上馅料用油炸,外焦里嫩,非常好吃。然而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山民们,他们来街上卖柴,顺便打一打牙祭。买上一碗馄饨,多要点汤,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米面饼子,硬硬的饼子香香的馄饨,热气腾腾的馄饨汤上面飘着绿色的香菜,葱花,辛辣的胡椒粉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垂涎三尺。
  他们的炸大果子个头特别大,一锅就炸一个,有一寸多厚,都是用刀切开来卖。大家自己找自己爱吃的东西,县长看我老看山民的饼子,就拿了一大块炸大果子,从山民那里给我换了半个棒子面饼子,于是我要了一碗馄饨,和山民一样吃了起来。玉米面的饼子,凉了很硬,嚼到嘴里满嘴的玉米香味儿,没咽下去之前,加上一只馄饨,咬开,馄饨里的汤料和猪肉馅,爆炸似的轰炸了嘴里的味蕾。这顿饭吃的真香,到现在想起来似乎香味还在。
  醒来,还在飞机上。北京机场下飞机,领行李时出了麻烦。我在行李的转盘前看见行李转了两圈,也没看见我的箱子。后来在一个角落里找到,箱子已经被打开了,相机被拿走了,别的东西倒没动。报警?一点用也没有。干脆算了,回家吧。
  回到家里,很生气,但也没办法。做点好吃的安慰一下自己,于是买了半斤肉馅,自己包馄饨;想吃饼子了,于是又用电饼铛贴了两个玉米面饼子,熟了,吃得舒服了,也就不生气了。我想如果还生气,那就再吃一顿。当然现在吃的饼子和原来吃的不一样,要好的多了。首先原料就不一样,表面上同样是玉米面饼子,但是现在我用的是掺了20%的小米面,20%的黄豆面,和面时还加了一个鸡蛋,一些白糖,一点小苏达,比外面的馒头面包都要好吃。吃饭时闻着香香的馄饨汤里的辛辣的胡椒味儿,想着二子和朱时茂的吃馄饨时把饭店的碗也顺走的二子,丢个相机又算得了什么?在这个狗日的社会里,平安地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