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病愈随笔


  共有499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病愈随笔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病愈随笔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4:56:00 [只看该作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题图.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患病——实录+心路

 

    朦胧间,周边都沉浸在微光之中,似乎还有些寒意。右腕感觉到沉重和疼痛,是开车太久了?还是相机太重了?
    好像是清晨的塔川,十五阿哥在拉我登上一个土坡,眺望那在晨雾中时隐时现的皖南山村......。
    又好像是东川的打马坎。对!我们是摸黑离开松毛棚村的,在这里等待着晨光照亮山坳中的村庄......。
    不去琢磨是在哪里吧,终于看见了期待中的炊烟!


    这是人间的烟火,它撩绕着人间的悠闲与繁忙,舒展着人间的宁静与和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5:05:00 [只看该作者]

 

    清醒的意识就像这淡淡的烟雾,缓慢地漂进我的躯体,我轻轻地睁开了双眼。
    眼前是一片洁白,日光灯辉映着房间,却没有光线刺进眼睛。我身位很高的斜躺在床上,除了供氧气的嘶嘶声外,还有滴滴答答的仪器声响。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周围还矗立着很多闪烁着指示灯的仪器。左侧的墙面是落地的玻璃窗,可以看到穿着浅粉色衣衫的护士,无声的飘来飘去。
    我明白了:这是病房!
    发现了这儿的动静,一位白衣天使走了过来。我试图抬起右臂,却无法实现:是麻木和疼痛装满了它。我告诉医生,右臂像要断了一样!她在我右手腕处操作了一番,那胀痛才逐渐缓解了下来,我发现是个像手铐一样的百色塑料圈套在手腕上。“这是止血器,你可不能乱动。一定要多喝水啊,好尽快排除体内的造影剂。”医生检查了一番,静静的退去。
    天快要亮了,我可能又算度过了生命中的一劫。我用转的很慢的脑子思忖着:人这一辈子,生和死都是被动的,基本无法选择,真所谓“来如流水,去如风”啊。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来去匆匆的,只会成为生命里的过客,也只能留下惊鸿一瞥的回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33:00 [只看该作者]

    在这个重新获得的黎明中,我回忆着此前发生的一切。
    31日有网站的团拜活动,在我的“坚持”下,终于去了现场,见到了那么多的朋友,真高兴!这是在特殊的人生经历中遍尝酸甜苦辣,如今终于卸下了身上重担的一代人啊!
    我没有参加会餐,在欢笑的高潮中,悄悄地离开了会场,接我的汽车已经停在了路边。车子平稳的启动了,《金百万》也从车窗里后退、消失了。车中只有一片安静,颠覆了会场上的热烈。脑子里竟有一个奇怪的念头:怎么像是去向大家告别?!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整个2月1日,尽管有小孙孙围绕着我的欢愉,我仍沉浸在昨日的喜悦当中。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条河流,我们的幸福来源于享受沿途的风景,同时感受生命的不同际遇带来的新视野。
    半下午,也如过去的两天一样,感觉有些倦怠,便静躺了半个小时。
    19点40是微信团拜抢红包活动开始的时间,我提前几分钟坐在了电脑桌前并打开了手机,和大家一起期盼那喜悦的时刻。 聆听坐在一旁的床边,和倚着门框的儿媳闲聊着,小孙孙在里屋外屋的跑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35:00 [只看该作者]

    忽然,食管里翻腾起剧烈的烧灼感,像有一团火在往上冲顶。我尝试着咽下一口气,运用喉结动作来“打嗝”,连续完成两次,第三次却完全“憋”住了,无法呼吸!
    那种食管的烧灼感是我刻骨铭心的记忆,是九年前的痛苦经历。随着憋闷的加剧,头部开始冒汗。下意识地去手腕处“摸脉”,却摸不到脉搏的跳动,我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些紧张。“聆听,我感觉不太好,心脏不舒服。”聆听一面说“那就躺下休息一会儿”,一面要去给我展开被子。
    从座椅到床上的卧位,估计有七、八步的距离。但是,我只走了三、四步,便休克倒地。因为是突发的休克,肢体不会有下意识的保护反应,连各关节都不会有“软一下”的机会,直挺挺的栽下去,面部着地。后果:眉间额头破口冒血,上颚一颗门牙掉落。
    这次意识恢复的很快,可能有一分来钟。虽不能睁眼,却清醒了。聆听和儿媳将我架扶到床上。我说:“快,硝酸甘油!”
    聆听完全被这突发的危险吓蒙了,带着哭声问:“药在哪儿?”我指着我放药的抽屉。很快,硝酸甘油来到了我的舌下。儿媳说:“您忍者点,我给您擦擦血,先贴一个创可贴。”
    毕竟九年前经历过一次心梗的抢救,聆听也镇静些了,正在急切地联系救护车。而此刻,我到是异常平静,也没有一点疼的感觉,心里在准备着迎接下一轮的憋闷和胸痛。
    也不知过了多久,第二次绞痛开始了,仍是从食管的烧灼开始,那股热浪直接冲到头上,大汗淋漓,呼吸困难!我努力坚持着、等待着......。
    或许这一次我会挺不过去了?六十八岁,说生命过半是毫无悬念了;说余生还长,却不可预算。也许百年不止百岁,或许明天就是百年!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35:00 [只看该作者]

    看来,含服的硝酸甘油没有起作用。听到细心的儿媳在说,这药已经过期了。很快听到嘈杂的脚步进到卧室,是救护人员到了,但是他们没有药品,只是抓紧时间给我做了心电图。家人终于找到了硝酸甘油喷剂,在上救护车前给我喷了两次。我终于被搬到了可以推行的担架车上,转移进了救护车,急速出发了。此时不超过20点一刻,这120救护车来得够快啊。
    (科普常识)心肌梗死(简称心梗)是冠心病的一种表现形式,属冠心病的严重类型。急性心肌梗死就是冠状动脉急性、持续性缺血、缺氧所引起的心肌坏死。临床上多有剧烈而持久的胸骨后疼痛,休息及硝酸酯类药物不能完全缓解,伴有血清心肌酶活性增高及进行性心电图变化,可并发心律失常、休克或心力衰竭。急性心梗发病后24小时内患者死亡率很高,大多数死亡发生在发病后一小时内,其中半数以上病人在住院前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老年人(尤其是65岁以上者)。
    因为明确是心梗,聆听要求救护车直奔《阜外》,如有困难也可以考虑去《宣武》,并且电话联系了亲家:准备好一部轮椅在宣武医院等候。
    初夜的广渠路上,交通还有些拥堵,救护车也没有多大优势了。在声声的救护笛音中,我感觉到第三波窒息在袭来。告诉了聆听后,感觉意识在逐渐消失。车行至双井桥前,聆听做出了这次事件的重大决策:左转,去垂杨柳!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37:00 [只看该作者]

    在垂杨柳狭窄的急诊大厅里,抽血化验、心电图检查都很快做完了。心肌酶指标超高,心肌梗死已毫无疑问。院方用电话紧急“召回”早已下班回家的介入室主任和她的助手们。
    这阶段我基本处于昏睡状态,没有了时间概念。聆听在奔忙着一应的手续,身边只有一位护士。她对我说:“咱们来不及去缝针了,将来会留下疤痕的。我给您处理一下,您忍住啊!”我还回答说“都这岁数了,没关系的。”其实,我真的一点也感觉不到额头伤口的疼痛,仍在全力以赴地应付着一阵紧似一阵的心绞痛。
    突然,体内的憋闷硬是“撑起”了我的半个身子,胃内的“晚饭”竟全部喷射出来,起码有一米多远!我根本说不出话,只听见聆听在不停地向周围的人们道歉。
    估计是在22点半,我被推进了《介入室》,并被扒了个“精光”。仿佛是在黑暗之中,我感到了彻骨的寒冷。但是,没有一丝恐惧,意识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念头:“再坚持一会,很快就能‘解脱’了。”
    每个人都会走,都会从你的生命里走开,你也会消失在别人的生命里。这不是轮回,而是定律。但我仍要感谢我身边的人,是她们在心梗发生后不到五个小时里,将我送进入手术室!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39:00 [只看该作者]

    我不知道自己在介入室里竟呆了两个多小时,甚至没感觉到这次导管的入口动脉,是选在大腿还是选在手臂,整个身体像是绷紧的。偶尔清醒时,我努力体会着那根在血管里“游走”导管的位置,似乎感觉到了导管在某个转弯或是分支处,受阻后的顶撞和牵拉。
    身边是一个东北口音的男助手,不断传达着让我配合的口令。记忆深刻的是一次我在窒息中,他大声说:“用力咳嗽!”,我以为就咳一下,便全力地咳了一下。不想,他接连不断的“咳”、“咳”、“咳”的命令着,而我勉强又咳了两小下,就再没有气息和力量了,也许又进入昏迷状态。事后,给我手术的主任查房时曾告诉我,术前是在股动脉为我安装了辅助起搏器的,虽然并没有用上。我也查看了相关资料:“咳嗽”是手术中心脏停博的急救措施。
    终于,在寒冷中,我感到了一种无法描述的轻松,像有一团微弱的光亮在身体里舒展开来。我知道,心脏上一根堵塞了的血管被“捅”开了。来不及喜悦,只觉得疲惫以极,只想睡去。2月2日1时许,我离开了《介入室》,被推进了病房。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39:00 [只看该作者]

    在医务人员的忙碌中,天已经大亮了。聆听和姐姐送来了早饭,她们穿着鞋套走进病房。原来,姐姐昨晚就已经守候在手术室外了。这里是CCU的临时观察室,不允许陪床,只有送饭时可以短暂进入。
    早饭后,我被转移至CCU的病房——6号床,一住就是七天。在这里,脚不能“沾地”好像就是“规则”,一切有人“管理”(伺候)。记得第二天,我让送饭的儿子给我把尿倒掉,立刻遭到护工的“批评”,因为她要记录我的排尿量的。
    然而,让人“伺候”是真的难以习惯。在第三天有了排便的感觉,我仍坚持到儿子来后,才伺候我解决。也只有到了第三天,我才有精神观察和体验这个病房。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病房.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病房共有七张病床,每个病床占面积较宽,床位间用布帘相隔,却不允许病人把帘子拉上。床边有监护仪、多功能呼吸治疗机、麻醉机、心电图机、除颤仪、起搏器、输液泵、微量注射器等等。房间有一面玻璃的隔断墙,后面就是中心监护站,直接观察所有被监护的病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40:00 [只看该作者]

    躺在这里,血压、脉搏、呼吸是随时可以看到的,心电图每天做一到两次,超声波也是在床边进行,加上每天要抽血、吃药,日子过得很累!当然,更累的还有聆听,脸庞消瘦了一圈。好像从第四天开始,每次主任医生查房时,我都在要求离开CCU。现在想来,那真是不自量力啊!
    自清醒以后,很怀念外面的世界。什么时候日出日落,什么时候刮风下雪,什么时候草长莺飞,尤其那春节在一天天的走近......。看着躺在这里的病人,觉得人生如果真是这样,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原来只知道大医院都有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又被称为深切治疗部。通过这次住院才知道CCU是专科ICU中的一种,第一个C是冠心病(Coronary heart disease)的缩写,全称是——心血管重症监护病房,是专门对重症冠心病而设的。在这里,各种仪器的报警声是此起彼伏,病室内24小时恒温恒湿,日光灯从来都没熄灭过,白天黑夜一个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知老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组长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458 积分:14900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3/7/29 18: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5 16:48:00 [只看该作者]

   室内看似很平静,每位患者都吸着氧气或戴着呼吸机面罩,身上装备着各种电极、装置。家属不能进来探望,整个病区只听得到机器“嘀嘀嘟嘟”的声音。在这里的病友是很少交流的,因为病房里的气氛太压抑了,时不时还会有病人发出哀嚎。 原因各有不同,并不是所有的治疗都能得到完满的结果,就在我住的七天里,有两位病友被送去了太平间。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ccu.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里是患者最接近死亡的地方,也是最有希望的地方。生命在一次次无意的选择中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生死之间,就隔着一个CCU。这儿像是患者在人间的最后一道门,离开这儿送到太平间走向死亡,还是转到普通病房继续活下去,只在一瞬之间。
    2月6日,轮椅、氧气、监护车、护工、护士等集体“陪伴”我去做了CT。下午,值班医生告诉我:“你明天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这充分说明,我已经逃出了鬼门关。
    2月7日下午,入住心内科病房。
    2月11日出院。
    人之将老,心归何处?自从“心脏”被五个支架全面“管理”以后,我时常在寂寞之中这样问询“心灵”。

    该过春节了!向所有惦记着我的朋友们送去祝福!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拜年.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回到顶部
总数 95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