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回望50年】;学习烧石灰


  共有52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回望50年】;学习烧石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山野居士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990 积分:7943 威望:0 精华:26 注册:2015/11/24 19:21:00
【回望50年】;学习烧石灰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8 9:28:00 [只看该作者]

    烧石灰是一项技术活,有志者事竟成。我们学习着——

    明家团的水田酸性太重,需要用石灰中和后才能长出饱满的谷粒,队上由此每年准备五万斤石灰。为解决经费我们自已烧制,能生产多少石灰就看我们的劳累,据经验一窑就足够

此任务交给了明承早,他当师傅全权负责打石头、 装窑、 点火,我们几位身强力壮者成为帮手听其调配。

五队也开了窑,与我们共处一个石场,“狗熊”、“苏菜”、“疤子” 都参加了,连同我们四队的“兔子”、“ 广式”、“ 康灰 ” 等十几人每天叮叮当当重锤落下的响声与喧嚷格外热闹,大家和谐快乐不觉其累,一直挨到吃午饭前夕才统一放炮炸石,此时的炮眼每个己被我们打下一米深。开始由师傅示范如何装药,几天后我们掌握了技巧,动作麻利快速,我们竟催促承早靠边站。

我们躲在远远的看见放炮成功了才转到场地瞅了瞅,随后收工回家。下午的事便是撬弄搬运石头,先把成块状可供垒切的搬至窑边做底床,那些碎石放一堆等他人来挑。

其实打炮眼是每天最重要最烦琐一环,除了用力者全神贯注锤锤打中钢钎外,掌钎人还得不停地旋转,稍不留神便得挨打。而钢钎用不了多久便被打秃尖头,于是得烧火打磨重新淬水。这是技术活,很关键的,要不然钢钎尖头太嫩几锤子便打秃了,太老了又常常打断,极误工夫。明承早老谋深算不急不燥自以为没他不行。我在旁暗思,又亲手实验,经反复钻研数万次敲打逐渐掌握技巧,有时比明承早还恰到实处,渐渐他也立于侧边随我去了。

石灰窑有两米深,五米直径,需要装五层才能平口。我们跟着承早装窑,学着他把底层铺为标准厚薄(约30公分),留足点火处通风口,随后的摆煤球就是我的事。我接球既快又稳摆放得井然有序,这全得益于在学校打蓝球与守足球门。待几天煤球干了后我们捅些火口,再铺上四十公分石头,接着又摆平煤球。如此循规蹈矩,其间只需逐层把石块加厚些即可,愈到上面愈铺厚些。平了口子便点火烧窑,那可是麻烦事,它要保证大火燃烧均匀,必要时还得给窑口扇风。那时没有电风扇,却有车谷的风车,我们摇得格外起劲。因为有五层,燃烧上来需几天,我们分工挑石或拌煤做球晒干,还有的在窑口旁筑围墙。当火势勃隆我们就立在窑里捅眼孔,然后搬石头铺张,然后又铺摆干煤球。这样的工序要许多天许多次,做着同样的事情直至窑高两米估计能生产五万多斤石灰后才封顶,才算大事告成。

又是20天,估计石灰窑的火灭了石灰也冷却了,加之也是田里需撒石灰的时候,我们的窑便启封了。看着一团团雪白石灰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能耐,这真的是那硕大石头烧制出来的吗?事实告诉就是的。嗨,它真让我们操够了心。

我们很辛苦,但又是充实的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