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我与杨曦光】之六:为知青呐喊


  共有54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与杨曦光】之六:为知青呐喊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山野居士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1013 积分:8125 威望:0 精华:26 注册:2015/11/24 19:21:00
【我与杨曦光】之六:为知青呐喊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 8:03:00 [只看该作者]

【我与杨曦光】之六:为知青呐喊

    1967820日我从湘乡回来,长沙市各派系间的武斗接近尾声。杨曦光庆贺我去湘乡外婆家而躲过了“枪林弹雨”的械斗,那无情的子弹“嗖嗖”灌耳让人冷抖,亲眼目睹初中一位小妹妹击中下身他不寒而泣。可又如何?那些舍死的冤鬼该奔何方!我急急从乡下回城,才去“高塘”给11外婆的儿子朱振凡收尸。他是农学院学生,“高司”文攻武卫的指挥长,我是“6·6”惨案后去中苏友好馆见过振凡一面,二人曾约定暑假同回湘乡外婆家,然而他公务太忙舍不了“指挥长”,在“高塘岭”被“工联”击毖。也许1967年的6/7/8,让长沙人体验了一场振奋人心的战斗,或许人民解放军也没这么威武过,在宽敞的柏油公路上,两辆轰隆隆的坦克从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徐徐驶来····

    我的回校让杨曦光感到快意,我能帮他做些他认为能及的事,至少要我陪他出外走走有个伴,他那深奥的文章不愁有人看一遍、还帮他分发,有得几日能由我喊人为他油印几张。

    有两桩事我仍记得:

    一日去河西,路过市委大门,一群人在门边吵嚷,我俩走近看到一位舞动弹簧鞭的、年岁与我等相仿者口吐白沫骂娘抽庇,弹簧在人前闪晃似乎要打死几个,吓得大伙“呼拉”跑开,稍许人又围拢,随那人发疯而躯动:散跑、聚集,这么返复几次。杨看不下去对我说,这人这么势无忌惮,等会肯定会打死人的,你去缴了他。我假装看墙报靠近他,突然间箍紧他抢过弹簧。他动弹不得,我说:不要逞狠,小心我做了你。我又加力,杨点他额头,“你快走开”。那人感到撞对头,顿刻“日落西山”丧家之犬摔头跑了。

    有天我去火车站(老站)广场南屙尿,见一位战士抱一位婴儿在厕所前排回,很快围结过路人,在婴儿身上搜出一纸条:妈妈是知青,爸爸没良心,养我三个月,送给亲人解放军。杨曦光很气愤,为“知青”的无奈痛惜。我俩猜测:也许同是知青留下的“不该出身的人”?或许是回城企图投身而不被看好的“孽种”?说不定是遭农村一官半职者强暴后痛不堪言的知青控诉!于是,更激励我们对知青的同情。怪不得江永知青“红一线”这样红火,宣传演出之际场场“爆满”!

    杨曦光昼夜书写,一评、二评“湖南知青运动的方向”面世了,第四评题为《从华国锋的权力到零》。我曾问他,这么写下去不成了“九评”?他说,写过《九评》也无妨。《九评》是中共与苏共在1965年前的论战,主题是“如何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

    杨绘画的有一定煽动阴谋文章,我认为仅仅说明了对知青们的关注,多以可怜同情告诉人们,并不说明他有何等“伟大”,主题仍是站在政府这边的。我以为他是毛的好学生,不如我“左”。

    (以史为鉴,不发部份原着,请谅解。等待后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聆听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超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2695 积分:125521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3/7/29 18:3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 21:38:00 [只看该作者]

     从为“知青”的无奈痛惜,到为知青呐喊,把一个人物讲的很有立体感。您们的青年时代比我们经历的事情多得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