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长星爷


  共有56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长星爷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903 积分:2947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转帖]长星爷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7 7:58:00 [只看该作者]

长星爷
夕阳海风

    长星爷姓魏。前为名,后辈份,与旧称无关。
    60年代,长星爷师专毕业。与他回村的跟个同班女生,三年灾害间,两人组建了家庭。知识型伉俪,在农村不多见,一时间曾传为美谈。
    不久诞生三个孩子:儿子国华,老大老三都是女儿,都成农村人。
    长星,在村完小任教。可惜教职分两类,他属“民办”,这原因谁说得清楚。那卓学的爱人,则闲赋在家。谁想,他这一“民”就若干年,对此,他也一脸茫然。
    同村,教师,住一巷之隔,使我们两家走近,家父与其成了莫逆之交。两家的院里,常会见到彼此的身影。
    瘦巴人儿,刀把儿脸,善谈吐的薄嘴唇,脸侧竖纹儿加长的“酒窝”儿,就成了熟悉的印记。欣赏他走路的随意,苗条的身材,会让你产生饿的“误判”。幅度不大的碎步,两肘习惯性夹持的动作,似在抵消腰带滑落的进程。自然的,飞几口“圆唾沫”,稍带点儿任性与滑稽。
    这是个有才气,善交流的人。每句话,带股文丝儿,似故意让你咀嚼。交流中,会有“哎呀真得?啊哈哈......”掺入,添份灵动。这“哏”抓的好,枯燥的氛围立刻就被点燃。
    读三年级,长星爷是我“工知”老师。开课铃响,那脚会准时进屋,这给好动的学生弄个撞脸。他们正襟危坐,就怕被“逮”住时幽他一默。黑板前立定,那双眼在满屋子扫,先静无声,才下“坐下”的指令。每那刻,每个人都如获大赦。
    呆板吗,不尽然。讲课时频频发个设问,期待你跟音儿作答。一个词意,他希望有多种解释,那样会留给你广阔的领会空间,更加深你的记忆。
    “水泵工作原理,咱下一课再细讲”。这也是他预留的空间,预习可别忘。
    上课,首先是上节课的作业,“复述嘛,就不是背诵,得变成自己的大白话儿,就回答原理的关键词”。单刀直入,难坏某些人,只怪那场电影演的不是时候。被唤起来的,战战兢兢,又无从下嘴:“铜铜,啊那个铜......”。利君的娃娃脸儿绿了,环顾左右而言它,只能是挨“剋”的结局!
    长星爷绷着,一言不发。那教鞭竖起来再躺下,侧过去又晃过来,让那绿脸又绿一阵儿。他希望一点儿像样的补充。可惜没有,无奈之下,也只能“赐”座。
    下一个站起来,模棱的说到“负压”,这关键词坐实的是时候。长星爷才开始讲评,没有暴躁,不温不火,像似一番调侃,肯定有之,批评有之,更有学习中的“本该”。那话,抢白也像,讽刺也像,总在心里引起共鸣。下回,下回该注意点儿,这样真丢人。
    “粑粑字儿,快练练”。这是对我的教诲。丢下的字帖,就是教我书法的启蒙。总感到,他怪,心细,不留情,又透一分真情。让你听了,会有一分淡淡的自责!
    假日里,他又是农民。
    爱看他背筐的样子,破草帽,脏毛巾,在腚后撅搭的粪筐,总顺着把小铁铲。衣服分不清本来的颜色,肆意翻出内里。推车队伍里从不缺他,休息的人堆儿,他与人一起分烟末儿。高兴时眉色飞舞,鼓掌顿足,他十足的老农。顿少了讲台前的威严。
    文人的干蹊跷活儿,这不真来了。
    检查组要来,田边需营造气氛,这创意就给了他。轰隆的水车旁,号子的合声里,起伏的麦梢端,他一个人在忙,这里那里,来来去去,收工时呈现给大家一个作品:鼓掌杨树下,栓个糊泥巴的稻草人,夸张又灵现,把个队长乐得不轻,只夸秀才的聪慧。
    长星爷好动,更愿意生活中挖掘灵感。饲养员给驴子饮水,不慎滑落大口井下。惊呼过后,奋不顾身溜到井里,用臂勾住驴头,为后来救援争取了时间。事毕儿,长星爷好感动。一来这敬业,而来这机智,三来这忘我,不正是需赞颂的吗?他想用笔,宣传他舍己为公的精神。以两个通宵,扬扬万言,撰写实事报道----《井下救馿驹》。稿件投到《大众日报》,被农村版改动,由纪实改为简报,长星爷照样兴高采烈。一个事件,草字变成铅字,不管多少,意义不得了。他,正是一投就中的“撰稿人”。
    名气,难免惹人妒忌,何况,还是个不知好歹的民办。道儿,就是爱出头儿的“撒气”人。
    场院,是人汇集最多的地方,各路“大军”出发前总喜欢在这儿聊天。道儿的机会有了,他要在他身边啐几口:要多讲几个能出气的故事----
    说一个医生和教员参会,两个人在一个锅里做饭,生怕对方沾了便宜。下面条时把根筷子隔在中间......“啊哈哈”,说到这儿,往长星爷那儿溜几眼。这话都明白,是说他呢!长星爷听着,咂摸着没反应。又一个故事:说一个笨老师打行李,箱子量了好几回,可叠好的被子就是装不进。正着急,过来个老农民,随便一掖,妥了。有趣吧,人们跟着起哄。
    见有味道,道儿放肆起来,矛头公开指向长星爷。“臭老师”,臭老九,你觉得你咋地-----
    被侮辱的激怒了。人身攻击,遭到反击。一时唇枪舌战,吵得昏天黑地。口干舌燥之余,睹见担水人经过,长星爷不管三七二十一,摁住就喝,喝后再吵,反复再三,弄的担担人走停两难。道儿也‘能压事的主儿’。对方暴跳如雷,他却进退有度,一边招架,一边挤眉弄眼的互动,似乎,他并计较结果,只注重影响效应。
    疾风暴雨过后,长星爷终于咂摸出滋味儿。偃旗息鼓,事件适度画了个句号。是非曲直,留给大家公论。
    1971春季,我离开长星爷去公社求学。后来得知他转“正”了,和家父享受一样待遇。这下,他可以尽情放开手脚了。
    读高中,转外地,再隔一个10年,见他已是**的深秋。第一眼见到他,感觉他老了,在国华工作的城里,他和离退的老人们娱乐。略显迟钝的脚步,似乎正步入另一个时空。
    岁月变迁,犹如变化着的万花筒。
    6年头上,步入低谷,一切均跌跌撞撞,碰壁后,才想起该设计今后的人生。在熙熙攘攘的火车站里,巧遇赴泰安的他。听我委屈,长星爷苦苦挽留。说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的道理。规劝,没能挽回我之去意。我走了,给他留下一串疑惑与无奈,他呆住了,显得万般沮丧。
    退休后,我已到他当时的年纪。唯唯诺诺中,对其徒增一份思念。他那身影,他那笑声,他那爽朗与矜持,重勾起绵绵思忆。擎杯茶于窗口边,望向茫茫的天际。远方一片云,洁白的,缓缓而动,又向我示意,似有未尽的古话。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聆听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超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22695 积分:125521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3/7/29 18:3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7 18:07:00 [只看该作者]

     怪,心细,不留情,又透一分真情。就是老辈人与现代人的不同处。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雄鹰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740 积分:67090 威望:0 精华:17 注册:2013/7/29 19:1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8 7:15: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老凌转帖分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