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故事新篇]卖油郎


  共有60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故事新篇]卖油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山野居士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1027 积分:8236 威望:0 精华:26 注册:2015/11/24 19:21:00
[故事新篇]卖油郎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30 12:48:00 [只看该作者]

                              [故事新篇]卖油郎
    南宋朝有两位苦命的男女,兵荒马乱的日子里男的靠每日挑油卖得几串辛苦钱,女孩却不幸14岁时卖进妓院,竟因长像峻美而成“窑府”当家花魁,每日客源不断,有意者须按号等待数日才得相聚。男孩为能求见花魁倾其三年积蓄,不料当夜花魁醉卧呕吐不但不能亲热还得“卖油郎”服伺通宵。花魁醒后良心复明感概男孩诚意,答允他过日免费再来。于是引出《卖油郎独占花魁》——此乃醒世恒言之第三卷也、我于1960年《今古传奇》上看到。
    且说现代某县某镇“刘强”,十六岁时缀学帮父弄了一间榨油坊,一年下来也有三、五十万入帐,七、八年后发达起来,扩充门面招进民工,烘茶子、碾磨、围饼····榨油,一条龙服务用的老式方法,不过不需再用人奋力撞击而是凭机器挤压流出油来。这么做反而比另两家“机械化”生意兴隆,流出来的油说是正宗原滋原味“绿色”食品,县城的甚至省会的也慕名求购。刘强名气远扬,都说:吃好油,找强哥。每日里都有人要求打几“榨”,一天里从早上到夜里才休歇。
榨茶油需要茶子,勤劳的强哥每年中秋节后就托人外出“收”,因早年定妥了阶格、逐年上涨,人们涌跃送上,油坊茶子仍远远不够用,还得去广西省调拨,一年中需要100几十吨。
    强哥一表人材,20岁时便有媒婆上门介绍,说的天花乱转,这个姑娘漂亮那位妹子靓雅,强哥看后总是摇头,不是个头矮了就是屁股尖了,总能挑出一些不足,似乎世上没有合意的姑娘匹配。闪眼便过去好些年,强哥倒不急燥,每日忙于榨油。乡邻见强哥攒钱多,羡慕得要死,都言有哪个姑娘能嫁与强哥,真个是说不上的幸福、好运气。
    上首东边邻隔五家有一位本家小妹妹常来看“榨油”,三岁的孩子讨师傅喜欢,这儿就像她的幼儿园,强哥与几位师傅成了“老师”,大家很乐意。小妹妹玩得高兴,有时竟到中午了也不回去。强哥哄住妹子与师傅们同吃,免不了加炒两个鸡蛋,她倒吃的津津有味。再者强哥妈极善炒菜,多以自家种的“小菜”为主,“油多不坏菜”,每每小妹娘来找时,孩子肚皮已涨鼓鼓。小妹娘“芳姑”千谢万谢,常留步闲谈,初时坐上10几分钟,后来越坐时间越长。
    芳姑才25岁,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便急急与上一届的校友、强哥远房老兄结婚。男方家境富足,开一辆货车运输烦忙,自然也帮强哥跑广西。芳姑原本秀俏,在家养了五年愈发白嫩雅典,无事便领着几位姐妹唱花鼓戏,扮“小媳妇”回娘家有模有样,都说“俊秀”。因读过高中,懂得礼貌且待人热忱,合家欢乐家娘喜眯眯,盼着来年再添个孙子。
眼见年脚,芳姑肚围渐渐凸隆,也不去唱戏跳舞,每日里随女儿进油榨坊守望。她本就是刘家人,与强哥同了初中,相互极其熟悉了,说笑便随便,难免与强哥眉来眼去。帮忙师傅看在眼里只当是叔媳邻舍也不说什么,强哥有时也留芳姑吃中饭,留的次数越来越烦忙,店内无人当做一回事。
    愈是年底榨油店愈是忙碌,外来人都是买去作为年终礼物发送给职工的,一人10斤一个单位算百人便是千斤,少说也有20个单位,强哥店每日两台机子加班到半夜,师傅们虽累却是笑眯眯,过年了能多弄钱谁个不高兴?
明天就是除夕,芳姑等丈夫回家,晚饭时传来信息:老公出了车祸。天呀,芳姑傻乎乎的!家娘伤心欲绝。好端端的家因主人离世而家中的“年”怎么过?芳姑才25岁呀,何况肚子里又有孩子!家娘尽管悲痛也得哄媳妇喜欢,盼望着孙儿出世。
    年后送死者上山,三天后芳姑就带上女儿到榨油店。因刚过完年,小镇上大多作坊无多少事,榨油坊更显清静,机子也没开,店子平平静静。芳妹来了免不了扯上车祸之事,师傅们玩笑似地说:“芳姑何不嫁给强哥算啦”。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芳姑她羞涩一笑:强哥不吃了亏?她瞟视强哥一眼,不见到他有什么反响,心里有些尴尬。
    这些年来,强哥心里何尝不想娶一房女子?看了几个都不满意,总觉得如今的妹子太过“要钱”,专盯住男家条件好,嫁过来享福的,还动不动在家娘跟前粗言恶语。他不喜欢,害怕弄回一个“母夜叉”。按强哥意思寻回一位能操家理事的,他的榨油坊需要一位掌“本”的老板娘。五年前芳姑嫁给堂兄,他就觉这个嫂子不错,乡里妹子有文化且长像蛮不何呢,待丈夫体贴对家爹家娘和睦,在这条街上称得上“第一”。所以他尽拿她与见过的女子相比较,结果不尽人意。
    消息传给强哥爸妈,他俩有意见了,再怎么说像强哥条件这么好的红花崽娶个“二婚”亲怎不好?还带个女娃。于是,强哥妈见芳姑每日到来也没有往常热情了。芳姑倒显现殷勤,还进了厨房帮婶子洗菜切弄,挺起个肚子怎么劝也劝不住。
    这些日子强哥夜里出去了,总得过12点才回家,爸妈有了看法。一日强哥出门,很快就消逝在东边的黑屋里。这地方是一处尚没峻工的楼群,天黑后装修的民工都走了,乡下也不需人看守。只见强哥上了二楼,大概一刻钟便有另一人来了,她轻车熟路径直拾级而上。没曾想,空敞的楼群在第一层房里却有一人在等候,他仔细端详来人。“哎哟哟,真的是她!”这人是谁?他看到了芳姑,无奈摇头。他悄然回家,是强哥爸。哎哟哟,两夫妇想这想那也没有想出个子寅卯丑。孩子大了,就只这个崽,他们怕伤儿子的心!
    自从堂兄过世,强哥就思念芳姑,“她怎么过?”农村里弟弟续娶嫂子的并不奇怪,大多是家境不怎么好父母求得“方便”、又小叔子也满意便迁就成婚了。至于像强哥家境条件好个人又优秀而继上讨嫂子的此地还没有,肯定会惹起亲友街坊议论笑话。强哥也害怕人议论,不想过早张扬,他又舍弃不子芳姑,每夜约定“偷偷”相会。二人商定:等芳姑生完孩子后再说。
    听到了儿子进屋声,强哥妈便踱到儿子房。强哥尚沉浸在与芳姑难解难分之中,叔嫂已混会一体,人世间的乐趣早尽情享用。见母亲半夜进房来,强哥自知事情泄露,也想和盘托出。他不慌不忙说:我喜欢芳姑,要样子有样子装扮得体整条街不言第一也算第二;说贤惠有贤惠哪个不说她知书达理孝敬公公婆婆!娘老子你说她那不好?老妈子断续说“她····”强哥接过话“你是说她肚子大了?”他悄然对妈说:我们在一块半年了!
    四月份芳姑生下一男孩。孩子满月那天,强哥家办“喜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