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上山捡柴4


  共有10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上山捡柴4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石建华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909 积分:589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5/18 14:47:00
上山捡柴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3 10:05:00 [只看该作者]

虽说现在已是严冬,路边的野草依然顽强地钻出覆盖地面那层薄薄的积雪,裸露出细微点点的绿色嫩芽,沿途无名小草星星点点的嫩绿色,与白雪皑皑群山中拔地而起的绿色密林相对衬、与山谷中石板路两侧参天大树遥相呼应,峻岭连绵纵百里,交相辉映浑然一体。显示出大自然的无限生命力。在大都市里长大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如此壮观的景色。
  捡柴倒不费什么事,山沟里枯柴多得很,不大一会儿,就拾拢了很大一堆,我把这些枯柴砍成一米长多一根,摆放在一堆,王连友、春闺儿、夏闺儿,他们三个人把我赶到一边,让我看着怎样捆柴。

那个曾经帮我扛藤箱子的社员帮我捆着那些枯柴,王连友、春闺儿、夏闺儿,这三个人,还不放心,又围了上去,用脚蹬用手拉地,忙活了一阵,就这样,这捆柴在同村各位乡亲的帮助下,眨眼间就被结结实实扎成一个将近百十来斤的捆子

我揹在背上用力掂了掂,试了试轻重,还可以,自我感觉不错,于是就弓着腰揹着那捆枯柴,踏上了回村的石板路。开始这一路上,我依然兴致勃勃地观赏着沿途大自然的山水风光,揹着那捆干柴得意洋洋往回走。
  可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路还是这条石板路,突然间似乎加长了100倍,背上的干柴竟然越来越重,由开始的走200米休息一次,改到100米休息一次,以至于变成10米一歇、5米一站,最后来到一个陡坡,干脆把这捆干柴横放到斜坡顶上,让它顺着陡峭的斜坡石板路,一直顺着沿途的石头台阶,向山脚下不停地翻滚,逗得路人和同来的乡亲们捧腹大笑。
  一位社员逗趣地说:“幸喜得好这捆柴捆得还算结实。从那么几十米高的坡坎上,一路滚下来,居然还都没有散架。”
  另一个社员又接上一句关键语,“三个人帮到起捆得,肯定捆得扎实。”

还有一个社员说:“哪里才止三个人,起码是四个人帮到捆得。我就在旁边,看得非常清楚。绝对不会错的。”
  旁边还有逗趣的,接着说:要依就是捆偷鸡贼嘛,也绝对捆不到那么结实。”大家笑得更起劲了。
  回到小木屋以后,一进门,我就瘫倒在床上,无神的双眼呆望着四壁皆空的小木屋,桌上那盏孤零零的煤油灯,灯芯发出丝丝的响声,忽闪着比火柴头大不了多少的点微弱亮光。又冷又饿又累,两手艰难地小心揉着,揉着被揹柴草的棕绳勒得又红又肿的肩膀不满十七岁的我不禁潸然落泪不止。

此刻。只听得哐啷一声响,我的寝室房门被突然推开了。王连友和春夏秋冬四个闺儿,齐刷刷地来到我的寝室。我只好强打精神,勉强从床上坐起来,换上一副笑脸,招呼他们各自找地方坐下。

冬闺儿拿着一根纳鞋底的针,挑亮了放在藤箱盖上的那盏煤油灯。他们那几个人到厨房看了看,用手摸着那冷冰冰的锅灶。就知道我还没有吃饭,春夏秋那三个闺儿,就在厨房里紧忙着,张罗帮我做饭。冬闺儿抽空跑回家,给我拿来了半碗辣豆瓣和一大把油菜苔。然后,这几个人都陪着我,一边帮我做着饭,说着一些安慰我的话,使我暂时忘记了孤独和忧愁。

吃完饭以后,我走出了寝室,站在小木屋的堂屋地坝边的一个高坎上,王连友站在一旁,用手指着远处的光亮,小声地说:“远处的光亮不是煤油灯的光亮,全公社,只有共和大队那边才用的是电灯,在那片灯光下的地方,是共和一队。”  

我早已知道,外号人称兔儿团长校革委副主任王玉芳,和我们下放到同一个公社,和我们班上的苏学栋、六七级六班的吴达仁,他(她)们三个人下到一个生产队(共和一队)。距离我们生产队,大约还有两三里的路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