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综合信息栏知青驿站 → [转帖]尔祥的心愿


  共有52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尔祥的心愿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101 积分:30610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转帖]尔祥的心愿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23 9:24:00 [只看该作者]

尔祥的心愿
夕阳海风

    还徘徊在刚刚的视频里。
    尔祥是一直没联系上的战友,1978年各奔西东,再无音讯。只到前年,在竹山群英战友群里,也没见他的响应。有人说,尔祥久住乡下,爱人有恙,他一直与外界少有联系。
    不知怎的,眼前总浮现一个身影;
    中等个儿,高颧骨,浓眉大眼,盯人不挫眼珠儿的执着;嘴巴不善言辞,唯对王副连长“放肆”,不时被他“撩拨”的大笑。剩下的,也只有带着“土腥味儿”
的沂水腔了。
    尔祥入伍早我两年,与他初识的时间是75年春。我在班里当炮手的档口,他已是炊事班的“猪司令”。到我当连队通讯员期间,才与他多有交集。
    “司令”,真的不容易。爱畜如子的他,担特制桶攀爬山路,也许是为协调节奏,会哼仅会的几句:“水乡三月......风光好,风车.....吱吱,把臂摇把臂摇”,接下来还会是这。要么,将那担子悠着,插孔来句“就像那狼尾巴......”,几句唱久了,就成了符号!多事儿王连副,高嗓门儿“呛”一句,准引来一串开心的笑。说来也难怪,挑一趟3里多,十几桶挑完了,还不绕岛好几圈儿?没个发泄地儿真难熬。
    夏天夜里,多找不到尔祥。人说,他住猪舍,给他“部下”驱蚊子呢。有时候,炮阵地也能见到他的身影,那是刻意“逃难”来的,此时他猪舍里,有“屠夫”在对他的“兵”下手,他最怕听牠们绝望的嘶叫。
    同在巴掌大的地方,各管各的营生,还真难体会到他的辛苦。等到尔祥的事迹上了报端,做了报告,方顿悟到他经历的艰难。表彰的文字里,才见到让人感动的言辞:割猪草伤手;背猪草落崖,跌进狭窄的崖缝,跌晕了睡,醒过来喊;连嘉奖,团嘉奖,优秀战士,三等功,他把那份平庸经营的人人敬仰。
    后来我调离,与复员回乡的他失之交臂。可这些年来,脑海里总有他的影像。闲下来的日子,把他的事写进我人生记忆里《那片深情的海》和《筹年》,那些字句,掺杂了我的尊重,揉进我的牵挂。他和我一样,同处在茫茫人海。
    刚刚,陌生的微信视频响起,屏幕上出现一个熟悉的脸膛。他,竟是一直寻找的尔祥。岁月的刻刀,在他脸上划下“沟壑”,将激动再次推向极致。眼泪、哽咽、问候、是情感的即时宣泄。别时容易见亦难,这一面一直等了42个寒暑。
    尔祥情绪,也感染着我......,
    旋转的镜头里,把一切看个大概:生他养他的乡下老居、巍峨的山,山腰的宅,彬彬有礼的家人,紧挨“摩天岭”(即《南征北战》电影里的摩天岭)附近。在这片土地,安逸有了、富足有了、有70岁应有的健康。唯缺的,是想到外边走走,和“老首长们”唠唠家常,那才叫“无憾”。说到这儿,又见拭眼时颤动的手。
    人生都有憧憬,尔祥的要求不高

    忽然觉得,我与他,有某种相近与契合。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7409 积分:214123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23 14:07:00 [只看该作者]

一别就是42个寒暑,我们都曾经经历过,感同身受!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