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生活专栏多彩晚年 → 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共有1658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1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7132 积分:3916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1/10 14:30:00 [只看该作者]

北京知青护林人

 

                       结“阴亲”

 

        在国家第一年推荐优秀的知青回京当教师的那一年冬天,我连队的副指导员北京知青石永玲理所当然的是第一人选。而她的十八连同学也是同样优秀、同为女性、同样职务、北京女知青也同样幸运的名列推荐上回京的名单之中。
        在连队准备开欢送会的前两天恰逢是一个休息日,欢天喜地的石副指导员,约她同时被推荐上大学的北京同学到团部聚会。
         那时连队的交通工具只有胶轮拖拉机和马车,而且不会空跑。个人行为的出行连队是不会派车的,就是知青探亲也享受不到派车相送的待遇;像副指导员的这种行为也是如此。所以她早早的天刚亮就起身出发,到邻近的十八连同学一起结伴到十几里地之外的交通路口拦顺路车前往团部。
        真的很巧她们二人很快搭乘上一辆师部糖厂到一营拉甜菜的空车,但是此车驾驶楼后面没有手扶的栏杆,久坐这种卡车的她们,手扶驾驶蓬喜笑颜开的聊着即将聚会的好事。刚聊几句,师里拉甜菜的卡车司机,因为不识路且又因为北大荒的大烟泡将雪填满了沟沟坎坎连路边的排水沟也填的根本看不出来,所以分不出路和沟,只有靠路两边的电线、电话线杆来辨别公路。
       卡车也就是行走了四五里地,她们刚上车没几分钟,就到了二营十五连场院的,是一处近90度的急转弯,等第一次来我们团的司机发现时已经没法减速,仗着多年的驾驶经验急打轮,差点翻车、车轮一侧已经滑出公路、也就仗着路边的积雪已经冻成硬壳才躲过一劫。
        但是车上的两位搭乘人在无处抓挠的车厢里,就如出膛的炮弹飞速的横向飞出六七米远,一个扎到了路边僵硬的雪沟,头部将雪撞出了一个大洞但是保全了性命,但是颈椎、脊椎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昏迷不醒了许多日子。落得了终生瘫痪。但是我连的副指导员却是硬碰硬的头触地将脖子戳没;头部撞得惨不忍睹当即死亡。
        那个卡车司机在惊险之中和惊险过后根本没有时间想及这两个搭乘之人,还是在十五连烘干楼工作的知青发现了此事,急忙上报连部,派车将两人送到团部同时将此事汇报给了营团机关。
        中午连队才得到了出事的消息和送回连队的石副指导员惨不忍睹的尸体。本想通知她的家人,但是问遍她的北京知青同学,都不知她的任何家人消息。电话联系团部军务股,才得知因为她的家庭出身是黑五类,文化大革命她很早就和父母断绝了关系、划清了界限。所以档案中没有任何她家人的联系信息。
        没办法,只好将她就地掩埋,因为她是私自外出、个人行为。也没有享受烈士称号,追悼会也没开就派我们班挑选出的五个人、到她搭车的路口、我营的掩埋死人的路边小山包(16、17、18连丁字形交接处)刨坑掩埋。
        此时正是新年即将来临之际,摊上这种任务我们五人确实是感到晦气,而其中一人因为去年春节私自逃跑回哈尔滨过年,(当时兵团刚刚开始有探亲假,连队安排不过来,再有人回哈,父母想念的情景下,思家心切的知青多人结伴逃跑回家过年)而被死去的石副指导员追到哈尔滨被他的父母辱骂:你不认父母,也不让我们与儿子春节团圆……。就是因此而被从机务排“开”到我们班。
         因此此知青对她的怨恨可想而知,提出给石副指导员与夏天刚因心肌梗死而死的一个投靠哥哥的山东支边青年结“阴亲”。而我连派来执行此次任务选方位“指导”——我连有名的“阴阳先生”也得到了他的极力支持,认为两人都是未婚人,到阴间也好结伴了却孤单之苦。带队的班长“臭鱼头”北京知青也反感她到兵团后极左的作为。剩下我们三人执行任务、听命的战士也是不关我事的跟着由着他们而干活工作。
        在“阴阳先生”一阵“头朝北、脚向南、回家转、结阴亲、不孤单……”的叨念声中。我们挥动铁锹、铁镐时,清完积雪才发现此次任务是那么的艰难,因为这个地方是北大荒的大风吹来的沙土逐渐堆积生成的小山包,多为沙土夹杂各种灌木,铁锹蹬挖、剁铲不动,一铁镐下去地上只有一个镐印。气得我们直怨恨死了也跟大家为难,偏在这个季节死等等怨言。
         还是那位“阴阳先生”有经验,让我们停手,他仔细的寻找夏天掩埋那位山东支边青年的坟坑边缘还念叨着,老天都安排他们结亲的姻缘。这个季节、这种地方,只有从那个坑边下手才能挖成她的坟坑。
经他指点找寻到那位支青的坑沿后,顺此先请出一道深沟,再顺着此沟往旁边扩展,虽然也很艰难,但是也解决了无法刨挖,完成任务的情况。我们五人整整工作了三个小时,等到连队见我们十二点了还没归来,数九寒天的季节因为没有准备只好让拖拉机紧急送来了炸黄豆、炸馒头和两瓶北大荒酒时,我们才完成了任务的一半。
        在寒风刺骨的无遮无挡的坟地,根本、也不愿在此就餐,而送饭的的拖拉机只是来了一个车头没有拖斗,把这三样东西送到后就转身回连了。我们无可奈何的找寻一处坟地对面一处积雪较浅的路边深沟背风处,在“阴阳先生”好心提醒跳跃火堆过火去晦气的行动后,吃着炸馒头片,喝酒就炸黄豆填腹暖身暂短休息后,满怀怨气的挖刨近一米深刚刚没过棺材就将副指导员的棺木下土入葬,只不过同为北京知青的班长制止了大土块扔砸毁坏棺木的同情同乡的情怀,先以碎土后来才覆上冻土块填埋,培出坟头、插上标志完成所有的一切之后,带领三名北京知青哈知青和阴阳先生行了三致礼之后,再次将所带之工具、器械和送饭用具等等所有的一切。连同我们所有参加此次行动的六人都过火去晦气,拖着劳累的身躯,肩扛、身背工具和送饭的包裹步行十几里地返回连队。
        这就是兵团农工排,无所不达、无所不得不必须执行的上级安排的各种特殊使命——因为你是一个兵——虽然是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但总归沾上了一个兵字——就得令行禁止、不能自己。
        这次任务时的行为只能在小范围内,外人不知的情况下,小小的发泄个人的情怨而已。


 


 回到顶部
总数 311 1.. 上一页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