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生活专栏多彩晚年 → 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共有762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6 7:50:00 [只看该作者]

      海喜,网友们的优秀作品很多,我看的只是一小部分,将它们传上来,与大家共同学习,欣赏。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6 7:53:00 [只看该作者]

 香堂老李摄影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6 7:58: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8 21:56:00 [只看该作者]

 董晓敏  上海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我和音乐


      我出生在一个毫无音乐细胞的家庭,从小到大,没有听父母哼过一首歌,婴儿时代唯一能记得的音乐“启蒙”,是“无线电”里的“到处流浪……”。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小就知道了贝多芬、肖邦、柴可夫斯基。小学里,教我们唱歌课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在第一堂课上,就给我们讲述了贝多芬的故事。它使我感受到了音乐的伟大。
      我们小学时代的儿童歌曲,实在是很纯真、很清新的。因此,儿童歌曲是小学时代的主旋律。至今,这些歌曲还十分有生命力。我现在还可以随意唱出二、三十首当时的儿童歌曲,并且完整地记住了歌词。
      有三部电影,让我真正爱上了唱歌。第一部是《聂耳》,那情节、那歌曲、那旋律以及赵丹的表演,极大地震撼了我,我用完了一个暑期地零花钱,连续三天看了三场,并开始在报纸上、书本里搜寻一切聂耳的歌曲来学唱。后来,《刘三姐》放映了,《洪湖赤卫队》放映了,并且有了歌曲集。我买来歌本,从头到尾,一首一首地全部学会了。
      四五年级,唱歌“越轨”了。那时,我们课外学习小组在体育委员的家中。他父亲是一个留过苏的专家,家庭条件比较好,它也比我们显得高大、成熟。有一次,他从书房里偷出几张“黄色”的唱片,让我们听。我们都很兴奋,也很紧张。唱片的名字,已经记不得了,印象最深的有两首印尼歌曲:《宝贝》、《啊哟,妈妈》,我们不但听了,还学着唱。本来说好谁也不许告诉老师的,可是,终于老师还是知道了。还好,我们的班主任是个从部队文工团转业的文艺爱好者,她把我们找去,告诉我们,这种歌曲要到大学里才可以唱。后来,我在一本群众歌曲选中见到了那两首印尼歌曲,才知道,这不是什么“黄色歌曲”。
      那时。最羡慕的是我家窗口对面的那个资本家家庭。他们家有一台钢琴。那台钢琴经常会传出“致爱丽丝”那动人的旋律。我并不知道这是首什么曲子,但我觉得那是最美妙的声音,我希望长大后也能有一台钢琴,也能弹出这么动听的声音来。
      1963年,我进了格致中学。那时一个大唱革命歌曲的年代,最畅销的音乐图书大概就是那本《革命歌曲大家唱》了。格致中学的每个班级都有教歌员,教歌一般利用午休时间。几乎每周都要教唱一首。除了这些革命歌曲,一些抒情的电影歌曲也是当时年轻人喜欢的。比如《柳堡的故事》、《女篮五号》、《冰上姐妹》、《冰山上的来客》等等。
      我们班有一支自发的小乐队,乐队包括一支笛子、一把二胡,七八个口琴,我们称之为“口琴队”。当时,我每月的零花钱是5角,攒钱买口琴用了好几个月。在没有口琴的日子里,我就用筷子敲打饭盒盖,为大家伴奏。奏的乐曲,一般都是《革命歌曲大家唱》中的群众歌曲。口琴队最复杂的一次排练是演奏《红旗颂》。那时,我和文娱委员徐涤青同桌,我们经常在课堂上写字条通报文娱方面的信息。一次,在课堂内约好后,我们观看了《上海之春》(第几届忘了)演出,从文化广场看完演出回来,吕其明的《红旗颂》让我们激动了一路。后来,口琴队给上海交响乐团去信索要乐谱。没想到,他们还真回了信,寄来了油印的简谱。口琴队演出《红旗颂》是在学校的礼堂,那时已经是1966年的国庆前夕了,过不多久,学生们都散了,口琴队也就没有了。
      中学时代也有音乐课,但是主要是乐理与欣赏,因此记得不多。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欣赏苏联歌曲《森林里的回声》“是谁站在森林里,哆、哆来、哆……;说话和我们一样的,唆,唆拉、唆……”。在格致,我还是学校合唱队的队员。当时合唱团分高中部和初中部,我们初中部主要唱少年儿童歌曲。1965年。为了纪念国际反法西斯胜利二十周年,校合唱团排练了大合唱,高中部唱的的《黄河大合唱》,我们初中部只唱了三首儿童歌曲。其中,《烈士墓前》这首,我至今还会唱,但从走出校门,就再也没有听人唱过。
      1966年以后,可以唱的歌曲少了。最流行的是语录歌曲、红太阳歌曲和样板戏。2001年机关的中秋晚会上,我一口气唱了十七、八首语录歌曲,小青年们在惊讶我记忆的同时,还问我:“怎么都是一个调子呀?”。其实,老唱哪些歌曲,也确实没意思,于是,那些相对抒情的歌曲就受到大家的喜爱,比如《抬头望见北斗星》之类的。私下里,我还是敢唱那些自认为“不是毒草”的老歌的。在文革“逍遥”的日子里,我刻印过“毛主席诗词歌曲”和“长征组歌”,还抄写了一个笔记本的老电影歌曲。记得卓娅说过:“音乐越熟,它感人的力量越大”,我喜欢这些老歌。
       到了北大荒以后,我开始习惯于在野外大声地唱。有一阵,我住在学校的办公室里,学校距连队食堂一里多地,除了大风天,我基本是唱着去吃饭,吃过饭再唱着回来的。常常唱的,有上山下乡歌曲、《远飞的大雁》一类的抒情歌曲,也有样板戏。前些日子见到一些六九届的战友,他们还记得我那时最爱唱《乌苏里船歌》。其实,在北大荒,我们还排练过歌舞和《红灯记》,我还用《毛主席语录牌》等一些表演唱的曲段填词,歌唱连队的好人好事。可惜,这些东西都没有留下来。
        1972年以后,我到了师部学校工作,那里有不少音乐人才。最著名的是音乐教师王德全,他创作的歌曲《兵团战士之歌》和《我爱我的细毛羊》被收入了当时著名的歌曲集《战地新歌》。师部学校的乐器也多。受老教师们的感染,我开始学习乐器。我自知小脑不发达,学乐器精通很难,因此,往往浅学辄止,纯属自娱。我学过二胡,只能奏一首《在北京的金山上》;学过木琴,能够弹出歌曲,却全无指法;学过手风琴、风琴和电子琴,但只会单手,严格地说,我一个乐器都没学会。但是,我经常自弹自唱,自得其乐。也许是工作和生活不太顺利,那个时期,我喜欢轻松些、深沉些的歌曲:“劳动地歌声,送走了灿烂的太阳,愉快的憩息,迎来了皎洁的月光……”,“晚霞映红了天空,鸟儿在指头歌唱,微风从田野里清清吹来,我的心飞向了远方……”
       八十年代,音乐也开始开放。从朱逢博、李谷一开始,流行音乐开始成为我的喜好。我购买了一台日本原装立体声收录机,虽然机器不大,且只有两喇叭,但音色绝佳。我喜欢王洁实、谢莉斯,喜欢沈小岑、成方圆,喜欢谷建芬的活泼,喜欢司光南的优美,也喜欢台湾校园歌曲的生活情趣。后来,港台歌曲占领了流行歌曲舞台,虽然也不乏一些好歌,但总体上来说,我的流行歌曲的爱好止于那个年代,就如我对当代诗歌的喜爱止于舒婷的朦胧诗。
      音乐的普及,使我对音乐的喜好从歌曲转向了乐曲。我也买了一些《音乐欣赏词典》一类的通俗读物来读,但总体上,我对古典音乐还只是“喜欢”,而没有达到“痴迷”的地步。我喜欢在疲劳或者不开心的时候,眯起眼睛听听贝多芬、肖邦和莫扎特。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喜欢听一些经典的小品,或者斯特劳斯的圆舞曲。即便是钢琴曲,我也似乎更爱听理查德·克莱德曼演绎德现代钢琴。我也在上海大剧院和无锡大会堂听过一些外国著名乐团德演出,虽然不会像一些欧洲观众那样如痴如醉,但也不会像我的一些同事那样在剧场内打瞌睡。总之,我还是一个不入门的爱好者。
      在我教师生涯的最后一年,我曾经在学生中做过一次推广古典音乐的尝试。那时八十年代中期,港台音乐在学生中开始流行,我和一个语文组的小伙子,通过自制幻灯片、录音录像剪辑,搞了一个“蓝色的多瑙河”音乐欣赏会。海报贴出后,居然来了一百多个学生,这在我们那个人人埋头读书的农村学校,实在是罕见的。
      我是一个在音乐殿堂外,羡慕地聆听飘出来的悠扬的一个穷小子。这是我对自己和音乐渊源的一个评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8 22:00:00 [只看该作者]

                  知青时代的微博(上)


 

★1968年8月21日:
      “穿上绿军装,迎着红太阳,告别黄浦江,高歌进边疆”,今天上午,登上了北去列车,成为黑龙江建设兵团的战士。临别之际,北站广场上,红旗一片,哭声一片。父亲和叔叔来送我,他们没有哭,我也没有哭。列车驶出才十多分钟,车厢内已是一片欢笑声,我想起了《护士日记》,简淑华离别上海的时刻。

★1968年8月22日:
      白天,车厢是歌声的海洋,年轻的心充满激情。市六女中带队的男老师,在车厢的过道里跳起了《草原上红卫兵见到的毛主席》,真酷。晚上,看着一路闪烁的灯火,我吟诵《在西去列车的窗口》。

★1968年8月23日:
      今天车到哈尔滨,黑龙江省革委会和建设兵团的领导在战前广场为我们开了欢迎会。有两个战友,开会时溜出去玩,还拍了照,车开了也没有回来。后来,领导让他们乘快车赶上了我们。我想到电影《兰兰和冬冬》,真有些羡慕他们。

★1968年8月24日:
      今天凌晨抵达拉哈车站,受到首长和当地人民的欢迎。早饭居然是大米饭,肉烧茄子!北大荒的大米真香。下午二时左右,到达新立营,受到老战友的热烈欢迎,营部召开了欢迎大会,赠送了纪念章。

★1968年8月25日:
      今天休息,我们熟悉了新立营部的环境,去小卖部买了些生活用品。走着走着,我们走向了广阔的田野。蒋国平在田野上呼喊:“让我们的胸怀像北大荒的土地那么辽阔吧!”,多么好啊!广阔的土地,胸怀像土地一样广阔的战友,未来在等着我们。

★1968年8月26日:
      今天,新立营知青学习班开学。公布了分到各队的名单,有故意把战友拆散的意思,我们班六个人居然分在了五个队!大家闹了起来,学习也根本没有心思。

★1968年8月27日:
      我们的斗争胜利了!上午征求大家的意见,下午公布了经过调整的分配名单。我被分配在新立一队。一队有格致9个同学,还有6个市六的女生,还有贵州、光辉、红光的同学,共20人。最开心的是:我最佩服的大炮和我最亲密的同窗品石都在一起!

★1968年8月28日
      今天,我们乘大卡车参观了太平湖水库、金光营的稻田和查哈阳的渠首。水库的美丽风景和渠首那浩大的水利工程令人心潮激荡。我们在卡车上唱“迎着晨风,迎着阳光,跨山跨水到边疆……”我想起了《军垦战歌》。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们来了!

★1968年9月4日
      今天上午,我们达到了第二故乡——新立营第一连。我们的宿舍是一幢蓝铁皮屋顶的红砖房,一共三间。东边一间一铺炕,正好九位女生,我们男生在西边一间,中间是办公室。我们的指导员叫刘金祥,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骑兵,连长叫董树清,他称我“一家子”。

★1968年9月6日
      今天依然没有开始劳动,听了老职工老颜的忆苦思甜报告,还吃了“忆苦饭”,这是一种由麦麸子和野菜做成的菜团子,野菜的名字写不出来,但很苦,据说。这种菜现在老百姓还拿来沾酱吃,旧社会连这种菜团子也吃不上。我这个人,连吃茄子一类的菜都会恶心,好容易才咽了下去,没出洋相。

★1968年9月8日
      今天我们被分配到各个排,开始了第一天正式劳动。我分在二排,排长王树发,一看就很精明,但据说是“四不清干部”,副排长刘殿有,是个1946年就参军的老战士,据说从黑龙江一直打到了海南岛。我们排的任务是盖房子,我今天的任务是搬砖、和泥。

★1968年9月9日
      今天,知青们收到了到达北大荒以后的第一批书信。我也收到了一封,是在校的同学寄来的,信中有我们在火车站离别时的照片。尤其是我和品石、姜忆琴、刘家英、金捷五人在车厢口照的那张,漂亮极了,就像电影《年轻的一代》的片尾。晚上,我写了一封长达10页的回信,直至深夜。

★1968年9月10日
      今天新立农场学习毛著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开幕,各连的知青都参加了。不过,知青们没有多少人在听讲。战友分别了一个多星期,大家有太多的话要讲。讲自己的连队,讲未来的工作,讲互相的牵挂,白天没有讲完,晚上在场部的颂扬会上继续讲。有这样的战友,多幸福啊!这是不是小资产阶级情调呢?

★1968年9月12日
      这几天,战友们一到晚上就去屯子里“串门”,我都是和别人一起去的。这方面,我不如大炮、刘元心、宋立军他们。让我自己一个人去老乡家,总有顾虑,不知如何开口好,我想,还是没有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吧。

★1968年9月16日
      今天,我们新战友全体去查哈阳参加文艺汇演。上午是战友们相聚,下午各个农场的新战友表演节目,新立由五队战友代表演出。晚上,总参某农场的宣传队演出,真精彩,尤其羡慕她们那一身有领章帽徽的军装。相比之下,我们的“军垦”总是一种遗憾。

★1968年9月24日
      今天,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师召开成立大会,我们连队四名知青有幸去参加大会,可惜没有我。指导员宣布名单时,说我身体不好,这是给我面子。其实,自己到连队后表现不够突出,劳动也不过硬,与贫下中农的关系也不融洽。我想,尽管这事教人不开心,但师部成立总是好事,我们会越来越像部队吧?
★  1968年9月24日
      农场的知青多了起来,我们连新增了20名哈尔滨知青。19日,有一批天津知青来到新立,20日又有一批上海知青来到新立。知青多了,就有矛盾产生。思想、语言,习惯都不相同。今天,大炮建议我们几个重温“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我想,道理是懂的,问题是如何既坚持原则,又搞好团结。

★1968年9月29日
      从昨天开始割谷子,这里称为“割地”。谷子收割季节,秸秆硬得很,一天下来,手掌磨出了血,手腕也刺破了,腕上缠上手绢,手绢也破了。劳动艰苦些没什么,最难过的是我这个人学什么都很慢,干什么都很笨,出尽了洋相。

★1968年9月30日
           今天从早晨6时割到晚上7时,终于完成了任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见到了南方来信,一下子精神起来。“劳动的成绩,送走了灿烂的太阳,愉快的憩息,迎来了皎洁的月光……“此刻,我在炕上提笔写回信,屋外,战友们在窗下洗衣服,一片少男少女的嬉闹声,多么幸福的时刻!这是大城市的人们无法享受的吧。

★1968年10月1日
          北大荒人知道怎样把国庆装扮得更美丽!上午,我们请来二队的知青战友,来了一场篮球友谊赛。中午,请战友们在连队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下午,又全体赶到二队,晚上又是聚餐。夜里,我们队搞了一个短小精悍的“颂扬会”,战友们唱啊,跳啊,大方极了,也热闹极了。

★1968年10月6日
           今天是星期天,又是中秋。本来我想,今年是吃不到月饼了。可是,从二队串门回来一看,谢师傅给我们烤了酥饼!这酥饼,就像南方的苏式月饼,只是馅子简单些,比供销社买的月饼好吃多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吃着月饼,望着星空,想家,也想同学,想邻居。


 

★1968年10月22日
      郭玉鸣借给我几本《人民文学》和过去的小说。《船长与大尉》等几篇是大毒草:只写生产、生活和爱情,鼓吹成名成家,个人奋斗,明显是阶级斗争熄灭论。不过,暗自想想,假如我们国家没有阶级敌人,大家把热情都投入劳动,投入友谊和爱情,该多么好。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

★1968年10月26日
          晚上,连队召开了粉碎阶级敌人右倾翻案妖风的批判大会,斗争了国民党残渣余孽×××,历史反革命×××,地主分子×××。斗争这些人,我是很赞同的,不过,我们有些战友不好好接受再教育,却管起贫下中农的是非来,这我看不惯。

★1968年10月28日
          今天一天在栽树。上午我栽树,较轻松;下午我扎洞,吃力些,手也起了泡。不知为什么,查哈阳原来很少有树,一路过来只有“大烟囱”有几排树,我们队更是只有菜园子有棵树。指导员说,杨树长得很快。我想,再过十多年,这些小树长成了材,我们在树林里漫步,到那时再来回忆今天,多有意义啊!


 

★1968年11月20日
      这几天连队人员变动很大:杜传贤答应担任场部的通讯员(邮递员),朱锡明、黄葛生要调局里机修厂工作。知青中,要抽六、七个人去机务排工作。据说名单已定,没有我。理论上,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但听到消息,还是很不开心。我工作并没有少做,为什么样样轮不到我呢?

★1968年11月22日
      今天谈到去机务排工作的事,我说:“机务排有什么好?一身油腻,还要事事听师傅的,拍师傅马屁。”,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吗?这种嫉妒,多么低级趣味啊!要好好斗私批修。再说,传出去,不是得罪一大批吗?

★1968年11月24日
      今天,郭玉鸣结婚,我们都送了礼。知青的礼物大多是纪念章、主席语录一类,也有送茶缸、毛巾一类的生活用品。新娘是农业社的,我一直以为郭玉鸣是“文学青年”,娶一位家属妇女,未免可惜。再一想,排里的老阎还是老知青呢,现在哪看得出来。继而想到我们的将来。真要这样,我宁肯一辈子不结婚。

★1968年12月10日
      情况变化很快,因为工作需要,我被抽调至场部清查小组搞专案外调工作。今天开始熟悉档案,准备外调提纲,批准后就要出发,调查地点在长春附近,一起的外调伙伴是五队的贵州中学知青俞铁新。组织信任,当然高兴,但一想到要离开集体,做一个陌生的工作,又有些不安。

★1968年12月11日
      今天,团政委和另外两名解放军(都带领章帽徽)来我们队和大家交谈,我们十分振奋。说是建设兵团,来后并没有见到真正的军人,这次真的要来了。不过,据说解放军主要在团和营,最多一个连队派一名军人。不知何时可以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9 15:37: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20 13:10:00 [只看该作者]

野稗子   天津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在一起》

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
在一起
我们说说笑笑唱歌舞蹈
在一起
我们爬三清登明月
看鹤飞云淡
在一起
我们海边湖畔看水
浩淼了我们的胸襟
在一起
我们迎日出送晚霞
欣赏天地日月之精华
在一起
我们游九龙登冠豸(在)山
看连成的湖光山色
在一起
我们参观古田会议旧址
重温革命燎原的星星之火
在一起
我们泡温泉卧石板烧
蒸去半生的艰辛洗去半世的疲惫
......
为什么我们这么的活着
因为我们在一起才能抱团取暖
为什么我们这么的快乐
因为我们永远活在十八岁那年
我们的头发白了
我们的皱纹多了
我们成了社会上的编外人员
我们成了现在的老头老太婆
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容颜
它却改变不了我们十八岁的心愿
我们拥有(66、67、68,69〉岁的年纪
可是我们永远活在十八岁的那年
那年我们十八岁身影
今年我们十八岁的心情
十八岁定格在我们的心间
我们永远的十八岁
是我们这一代人永远的青春
我们是十八岁的年青人
永远笑谈十八岁的青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20 13:13:00 [只看该作者]

老照片里的故事 北大荒的雪人

      今年雪大天寒,接二连三的暴雪,让北方地区惨遭雪灾之害,看着中央气象台的预报,时时为那些灾区担心,常常联想到:北大荒的雪今年也很大吧。
       一九六九年,北大荒的雪也很大,那年的春天,融雪时节,山上下来的雪水冲破了拦洪沟,奔流在连队的操场上,几天的时间就把平展展的操场,冲刷成一条深半米、一米宽的小河,夜里哗啦啦的流水声伴着我们入眠,让人联想起一条大河的歌曲: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贯了梢公的号子,看贯了船上的白帆。每天到食堂打饭的男生一跃而过,女生只能小心奕奕地穿着高腰雨鞋找浅一点的地方淌过。后来,这条沟成了宿舍烧过的煤灰的填埋场,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填平。
      北大荒的雪年年有,冬冬见,没有雪的冬天还叫北大荒吗?但是北大荒的雪与华北、华南的雪不一样,因为北大荒温度低,见到大雪纷飞的雪花多在十月初,我记得十年里遇到最早的一场雪是十月一日那天下的,纷飞的大雪几米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那片片大雪花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惟一的一次,用诗人的诗句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燕山雪花大如席’。半个手指大小的雪花,粘粘连连、拉拉扯扯,就像从天空中飘落而下的丝绢,飘浮着、旋转着在空中飞舞着,置身与天地之间。天冷了,北大荒有雪无花了,而是沙沙沙地下着小雪碴儿了,所以,冬天北大荒的雪是松散的雪,堆不了雪人的。(哈尔滨的雪雕是人工挤压后才能用的)
       一九六九年的第一场雪,刚去两年的知青们心中还存留着一些童趣,在宿舍门前堆了一个雪人,记不得那鼻子,眼睛是用什么做的了。我有幸留下了惟一的一张与北大荒雪人拍照的相片,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时,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一九六九年的那场大雪,想起了北大荒那纷飞漫舞的雪花------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3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6389 积分:3354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20 22:01: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海喜
  4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247 积分:57772 威望:0 精华:55 注册:2013/7/29 19:3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21 0:14:00 [只看该作者]

您的帖子都很精彩,有滴我见过,没您有心收藏,您使我又温精华,谢谢了呵。


欢迎到生活百科来做客
 回到顶部
总数 239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