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生活专栏多彩晚年 → 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共有3436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29 7:18:00 [只看该作者]

月光   齐齐哈尔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十六字令 (三首)
                                    

                                   《飞》

                            飞,
                            舞动春风雁北归,
                            循原路,
                            处处映新辉。

                            飞,
                            稚嫩离巢羽满回,
                            云滴泪,
                            触景震心扉。

                                                
飞,
                            昼夜兼程不必催,
                            心如箭,
                            父老盼欢杯。
                                                                                  
                                     2015年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29 7:25:00 [只看该作者]

  

七  律


                       翁妪私语


                        相依半世愈缠绵,

  窃订来生手再牵;
  细品温馨愉悦事,
  深明磨难幸福源;
  少时忙碌潜辛苦,
  老至休闲泛笑颜;
  我辈余生逢盛世,
  欢天喜地耋年。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 10:24:00 [只看该作者]

老吴   上海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吾辈已老矣,青少年时代的同学、战友陆续离我们而去,脑海里经常会出现他们一个个鲜活的身影,痛彻心扉!

吾辈已老莫叹息,
挚友陆续别分离。
音容笑貌依旧在,
感叹惋惜泪淋涕。

人生苦短相聚少,
一世缘分多珍惜。
欢乐时光已逝去,
留住夕阳心甜蜜。

——2017年清明于家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 10:29:00 [只看该作者]

我的三位师傅


迄今为止,我有三位师傅。师傅者,和老师一样授业解惑、传教技能也。

我的第一位师傅姓马,是1967年我在上海机床厂学工时候的师傅。

当年,我们一批所谓属于“老保”的红卫兵已经退出了学校的斗、批、改运动, 很难在学校露面就纷纷到工厂去和工人阶级学习参加劳动锻炼,我和班级里的几位同学就通过老邻居张文佳的介绍去了上海机床厂。

马师傅是个“划线工”,负责在机床的底座上为后面的加工工序划线,就是标记出需要加工的位置,应该说是一个技术和责任非常高的岗位,我就是在他的带领下,从一无所知到可以自己看懂设计图纸独立操作。

我们的工作是先把这个机床的底座吊到我们的大工作平台上,根据图纸用一个带有圆形底座,立杆上面带移动划线钢刀,在机床底座上上下来回移动,并用钢凿打出需要钻研打孔的位置。马师傅是个很憨厚的老工人,话不多,也很少看到他的笑脸。

马师傅有个口头禅叫“吃不准”,问他的问题很少是有肯定的答案,基本都是回答我:吃不准,我估计就是他这种性格才能够胜任如此严谨的工作岗位——应该就是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吧。

回来我也去过高桥化工厂学工,好像没有明确跟哪个师傅,反正有一位师傅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告诫我们:闻到越香的气体就越有毒性!

我的第二位师傅姓赵,是我下乡连队的会计,赵会计的声誉在当时整个营部,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应该是“老法师”。

我担任连队司务长要管理连队近三百人的一日三餐,负责食堂的钱物账,我从学校去兵团从来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经历,可以说就是一个“白丁”。在赵会计的帮助下,我学会了记账、做凭证,而且在他的帮助下在全团首创了炊事班的“日核算制度”,每天晚上结算当天的消耗和收入。不至于像以前,平日不核算,到了月底老是亏损。

赵会计是我学会经济管理的启蒙人,也是我的恩师,赵师母也很关心我,家里有好吃的会让他儿子找我我他家吃饭,关系特别好。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位“恩师”后来却成了我进步的阻力。

1975年,我在担任了三年司务长后被提升为连队分管后勤的副连长,分管后勤工作,其中责任最大的是每年秋天给各个职工分配“柴火”——就是麦秸、豆秸等,其中麦秸量多不抗烧,而豆秸量少抗烧。所以连队班子规定,豆秸必须由我一个人在班子讨论的分配方案内负责安排马车送到哪些职工家里。

某一天,连队孙指导员很严肃的找我,说有职工反映:现在赵会计正在和后勤任师傅一起在地里装豆秸准备拉回家,你是不是知道?我说,班子成员的豆秸分配还没有定呢。他就对我下命令:你自己马上去处理!我二话不说,立刻骑上小金的马往大豆地赶去,还真的是在地里装豆秸,而且马上就要满一车了。我马上告诉他们卸车,结果马车空车回来,他们当然很不高兴。

没有想到就是为了阻止这一车豆秸,我的人生遭遇到了厄运。

按理说已经提拔为副连长了,拿个“党票”应该没有问题吧?可支部在讨论我的入党申请时就出了我有经济问题的传言,因为这个莫须有当然不可能解决我的入党问题啦!甚至在年底调整班子的时候,营党委把我的副连长给撸了,去当了连队仓库的保管员。

直至1976年开始的“基本路线教育运动”我真正领教了我的“恩师”的“厉害”。

据我事后了解,工作组把我隔离审查的时候根本没有掌握一点证据,在一次批斗会上我坚定回答自己没有经济上的问题。想不到我的“恩师”当场拿出我在食堂为一位食堂人员签字同意报销的原始单据,让我浑身发冷犹如深陷冰窖。那是一个日光灯启辉器的报销单,但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了两次重复报销?当时的经办人已经被选送到上海上大学了,而我真的是无言以对,解释不清了。(赵师傅作为连队的会计,应该在当月结帐时就发现这个问题并通知纠正的——看来这个坑是有意而为之的!)在这个确凿的证据面前,我保证的绝对没有问题就有了问题了!工作组也就抓到了整我的一个理由,虽然才几角钱而已,起码他们在心理上对我进行了一次致命的打击,也成了我被隔离审查的理由。虽然在“四人帮”垮台结束文革后我被释放,但是这隔离一百多天的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
关于这段日子请看我的《绝地诗稿》

我的第三位师傅姓付,付师傅是我回城进化工厂后组织上确定的师傅,应该是我的真正意义上的师傅。付师傅是厂里计划科科长,也是一位懂经济管理的老法师。

我到了工厂经过一段时间的下车间劳动后,通过自己报名组织考核被安排到厂计划科工作,拜付师傅为师。计划科负责制定企业计划和统计工作,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的表格,通过它来安排企业的生产和反映企业的经营情况。

我在付师傅的帮教下开始了我的工业经济管理生涯,先从做统计开始再到做计划,在付师傅的教授和我自己上夜大学的过程中,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基本胜任了自己的工作,我师傅调离后我就顶了他的位置。

我的师傅可能是“处女座”,当时也没有这个说法,我也没有去了解他的生日。因为他有“洁癖”,一双手不知道要洗多少次,人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办公桌上一尘不染,件件东西收拾的井井有条。师傅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对数字的“讲究”不差分毫,他的这种工作态度对我人生起到了一个决定的作用,用现在的上海话来讲就是“生活做的煞清爽”。

因为我师傅是比我早几个月从外厂调到我们厂的,所以人缘基础差,好几次上调工资都没有轮到他。为此他很苦闷,开始买烟抽,也发给我要我陪他一起抽烟,害得我把从黑龙江回到上海就戒烟的决心也打破了。结果只能将当年可以拿来换鸡蛋的烟票去买烟带到厂里和他一起抽了,我师傅是我重返烟民队伍的“罪魁祸首”啊!

我师傅因为自己在厂里的处境,调到了公司去创办经销部,我们一直保持联系,每年的正月初三是我们一家去他家拜年的日子,上午去晚上回要吃两顿饭。他家住在十六铺码头的对面,老式的楼房如同旅馆住了好多人家,楼板已经有点倾斜,人站在上面总觉得有点不一样的感觉,所以后来就动迁了。我在他家动迁后就失去了联系,而我也早几年离开了化工厂。

我师傅一直对我说: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徒弟,而且还当上了副厂长,我这个做师傅的也脸上有光啊!

我的付师傅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导师,他像慈父严师,影响了我的一生——当然和我的第二位赵师傅对我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

让我遗憾的是,一直到前两年我师傅去世,他的大儿子才和我联系通知我,终于让我和他见了最后的一面!

后记:
今天清明节,一早突然醒来,《我的三位师傅》的标题和梗概在脑海里出现,起床后在写完两首悼念诗后开始码字写这篇文章,都是随想随写也没有什么修饰。
不知道前两位师傅的现状,就仅将此文纪念我的付师傅!

——2017年4月4日清明节于家中



 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禾日
  7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49740 积分:271785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7/29 20:3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 15:01:00 [只看该作者]

    胸有朝阳姐姐,  五一节快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 19:30:00 [只看该作者]

禾日,五一节快乐!知青朋友们五一节快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3 7:22:00 [只看该作者]

荣昌五星,上海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3 7:24: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7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4 18:36:00 [只看该作者]

筱怡老师回帖
 
 
七绝(平水韵)
云岭苍茫看山松


 

耸壑昂霄岚霭中,茫茫云海绕山峰。
苍岩绝巘峭崖壁,无限风光在挺松。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胸有朝阳
  8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8241 积分:4589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10/9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5 6:09:00 [只看该作者]

刑培恩  天津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散人、散心、散文
                                     随缘、随意、随笔
      

      我的一个同学,也是北大荒的战友,在网络里给自己取名“散人”,我十分欣赏,更是推崇,我喜欢这个“散”字。
      散人,以我的理解,是散淡之人的简化之笔,诸葛亮曾自诩为散淡之人。散,散而无拘,散而无束;淡,淡而无欲,淡而无求。散,值得我们去用心解读,解读“散”字,应该成为我们面临的课题。正确解读“散”字,有益于身心健康,益心益寿,颐养天年。
      年届花甲,平头百姓无论内心是否情愿,都要面临退休,悦者如此,愤者亦然。有人在盼,有人在拒,且无论态度如何,也不论心境如何,就是说,人到此时,你都会被“散”了下来。被“散”了下来,告别了工作的疲惫和压力,挥别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远离了世俗的繁琐和贪婪,没有了名利场的尔虞我诈,没有了官场上的趋炎附热,没有了市侩间的锱铢必较,没有了小人们的鸡吵鹅斗,有什么不好呢,我这个凡人是不知道。我们辛苦了一生,劳累了一生,难道还不应该早点儿“散”下来吗?
      被“散”下来,就没有了因为工作的各种约束,也恰好获得了某种自由,这自由难道不值得庆幸吗?做一个散人,就是自由的象征,散人不是消极,不是颓唐,更不是颓废,散人需要升华,需要心灵的升华。散人,形散而神不可散。
      散人需要有一颗散心。散心,可以解读为散淡之心,也可以解读为心要散淡。“散”字,在这里,既可以用作形容词,读成三声;也可以用作动词,读成四声。心可散而不可乱,否则心就散乱了。我们提倡散而有序,我们拒绝乱而无章。这是需要修行修炼才可达到的境界,形散的散人,是否神散,是否神乱,常态下无可考证,心迹如何,心绪如何,只有自己最为清楚。散心的境界,需要自我修行修炼。难得人生心灵的一种沉静!
      心理学说,人,需要倾诉。由于没有了专题之议和项目之说,谈不上立论著说,被“散”下来的花甲之人的倾诉,便可以视为散议。有了散议,形成文字就是散文。散文,即随心随意随笔之文字,散文当篇,只要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不跑题,不跑调,就可以视为形散而神不散,就是好文章(暂且不说立意如何),起码是中规中矩的一篇文字。
      我们这些老知青,眼下这个年龄还要去追做作家之类的职业,并不懈地去追求吗?大可不必了,也大不可能了,乐呵乐呵即可!乐呵乐呵得了!形成的文字,水平高了,大家乐;水平低了,自己乐。写者求其乐,读者观其乐,只要有人乐了,就是好散文,哪怕是写作者自己乐了,也是好文章。能够愉悦自我的文字,就有打动读者的可能。真的希望逐渐走向衰老的我们,大胆地拿起笔,做一名散人,用散心去写出散文来表达你的散议散论。
      心怀一颗散淡之心,做一位散淡之人,由于现实的某些约束的缺失,在时间、空间、人间,特别是“散人”的个人生活,便会出现比往日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难预料性。不确定因素和前瞻性的叠加和增多,让我常常感悟到佛学和玄学中出现频率相当高的一个词,“缘”。心怀散心做个散人,要一切“随缘”。
      “缘”即为某种必然存在的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和可能。缘来需随缘,缘去亦随缘,事来需随缘,事无也随缘,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去之则顺之。缘,是求不得的,也是躲不开的,正所谓,求之不得,得之不求。缘如风,风无形,缘似云,云不定,云起云落,随风东西。云聚是缘,云散也是缘。万千变化,云起时,汹涌澎湃,云落时,淡定舒缓。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风,缘分是变化不定的云。随缘,贵在一个“随”字。      
      花甲之人,人生的积淀有了些许厚重,也切实体悟到,人生其实大都是在被动地存在着运动着。所谓人的主动性,也只能是在不断变化的大千世界之下的主动性,即所谓的顺时而变,顺势而变,只有也只能在这样的变化中,才体现出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逆时逆势而动,无不失算,无不失败。所以,中国早就有一句名言,识时务者为俊杰,就是这个道理。随,乃顺其自然,顺天时,顺地利,顺人和。随的最高境界,就是随得从容淡定,胜似闲庭信步,这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啊!
      顺势而为,就是随缘而为,而为,也要随缘,不可逆势而动,不可逆缘而动。随缘,就可随意,这个随意便源自随缘,随心所欲而不逾矩,随意而为而不越轨,其情自然,其事顺势,其乐无穷。
      多日不曾动笔写东西,就把这篇散文作为随笔之作,不怕贻笑大方,只是因为形成文字的目的就是愉悦自我,但愿没有搅乱读者的愉悦之心轻松之情,当然,最好是能给您带来了快乐。小作诗一首权作结尾之笔:
                                散人自在全凭缘,
                                随意随缘心便宽。 
                                留得青山行众善,
                                奉行众善和谐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