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生活专栏多彩晚年 → 怀念母亲


  共有2208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怀念母亲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自强不息
  19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780 积分:47128 威望:0 精华:689 注册:2014/12/9 9: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3 17:00:00 [只看该作者]

 

旅伴

     

      火车驶出市区后明显加速。

      我的座位靠窗,邻座是位中年女士。对面窗边的胖女孩开车前就戴着耳机听音乐,间或有节奏地动动头部,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她身旁的女孩比她年长很多,一直在打电话。

      邻座女士友好地冲我一笑:“请问,什么时候能够到达K市?”

      “10点30分左右。”对面的胖女孩抢先回答。

      “会不会晚点?”女士有些担心。

      “应该不会吧,”我不太肯定,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曾经遭遇晚点两个多小时的情况,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大清早的干吗去破坏别人愉快旅行的兴致呢:“今天发车只晚10分钟,也许能够抢回时间吧。”

      “你们都到K市?”女士又问。

      胖女孩摘下耳机笑着点头:“这节车厢的人大部分都在K市下车。”她旁边的女孩也关掉手机:“我去(K市)郎得上寨,您去哪儿?”

      “西江千户苗寨。你来自——”

      “北京!”女孩很自豪地回答,“您一个人吗?”

      “不,我们一家子也从北京过来。”女士往过道那边扬扬头,“那边还有我先生和孩子。两个孩子就要到美国念书去了,我们陪她们出来旅游,就算是送给她们的礼物吧。”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怎么,你一个人出行?干吗不邀几个同伴,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啊。”

      “人多了得相互关照挺麻烦,我这次到贵州拍片,只有自助游最方便,想拍多久都不会影响别人,也不容易分心。”

      “呵呵,你爱摄影!发表还是发到网上?”

      “不不,我只是放到自己的空间里和朋友交流,不公开的。”

      “这几天气候不错,一定很开心吧?都去过哪儿?”

      “还行!昨天刚从黄果树(瀑布)回来,那儿人太多了。”

      “我们昨天也在那儿,人确实多,天星桥上拥挤不堪,那些执勤的武警战士也不管管,我真害怕出事。”

      听她俩对话,我不由得想到老伴以往旅游归来的总结:“节假日最不适合外出旅游,与其说是观景,还不如说是看人,真是花钱买罪受。”

      此时女士正在抱怨打车的烦恼:“贵阳的士司机怎么那样呢?老是唬着脸,就像谁都借他白米还他糠似的,说话一点儿也不客气。我们打车,计程器显示46块钱,他硬要收50,怎么能这样呢?”

      “这还算好的呢,我听说还有单身女孩打车被抢呢。”北京女孩道。

      “K市也不安静!我们晚上待在学校根本不敢出来,你们在K市可要当心啊!”胖女孩接过话头提醒两位旅伴。

      “你在K市念书?你哪儿人啊?”北京女孩有些诧异。

      “重庆。”胖女孩腼腆地笑笑。北京女孩似乎没有注意到胖女孩的窘态,继续问她:“重庆有很多学校啊,你怎么会考K市的学校呢?”胖女孩不置可否地笑笑,重新戴上耳机继续听她的音乐。女士很及时地换了话题扭头问我:“您也到K市旅游?”

      “不,我回家。”“回家?您哪儿人?”“贵阳。”“呵呵!不好意思,刚才我们说贵阳的坏话。”“没关系,你们说的都是事实嘛。”“也是啊,都说出租车是城市的窗口,贵阳怎么就没有人管一管呢?”

      我无言以对。女士又问:“您是贵阳人,怎么家在K市?”

      “我离开贵阳40多年了,知青。”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嗨!我干吗要告诉陌生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呢。谁知那女士很感兴趣:“知青?你们当时是不是……”

      “欸?”她语速特快,我没听清楚,她又重新说了一遍:“当时是不是特兴奋自愿争着下去?”

      “自愿?不!是被自愿。”我淡淡一笑,轻声纠正她的说法,并且把“被”字咬得很重。

      女士收起了笑容,对北京女孩说:“他们这批人最倒霉,啥都赶上了。”随后又问我:“你现在干啥?”

      “退休多年了。”我答非所问,不想把实情和盘托出。

      “你大概是教师吧?”女士继续猜测。

      “我是教过书。”我含糊其辞地回答。北京女孩也附和道:“一看他就是知识分子。”

      “当年你们对革命,对共产主义特崇拜吧?”女士又问。我一下子警觉起来,心想即便如今言论相对自由,最好还是别与萍水相逢的旅伴讨论政治问题,但缄默不语太不礼貌也有失风度,便平静地回答:“那时特懵懂。”

      “懵懂?!”女士和北京女孩都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你去过千户苗寨吗?”女士话锋一转。

      “没去过。”她一定怀疑我在撒谎,远在天南地北的旅客都特意要到赫赫有名的千户苗寨一游,近在咫尺的本地居民却没到过那里,换谁也不会相信。我当然也没有必要向她解释个中缘由,不过对没能够满足她的咨询(估计她是想事先了解一下千户苗寨的慨况)愿望还是有些不安。

      好在北京女孩立刻就给我解了围,她向那位女士介绍千户苗寨的有关情况,虽然还没去过那里,但她的确算得上自助游的高手,出发前就做足了功课,对计划旅游的路线、景点情况了解得非常清楚,甚至说起当地的风土人情也头头是道,真让我这个本土老翁自愧弗如汗颜不已。

      北京女孩很健谈知识面也很广,听说女士一家准备赴拉萨旅游,立刻就提出建议:“你们最好别乘飞机去,坐火车可以可以慢慢适应海拔高度的逐渐变化,减轻高原反应有可能引起的不适。”接着又建议他们到了成都后准备相关的保健药品,直说得她的老乡心悦诚服连连点头称谢。

      她们越聊越投机,竟聊起了信仰:“现在的人思想特别混乱,都不知道信什么好了,就干脆什么都不信,只相信自己。不过我信佛。”女士直言不讳。

      “我也信佛。但是我发现各地寺院和庙宇不太清净,鱼龙混杂。”女孩冲口而出。

      “是这样!现在很多假僧人混迹江湖,动辄就狠狠宰香客,搞得一般老百姓都敬不起香了,真不知断掉多少普通人的善根,真是罪过啊罪过!”女士叹息道。

      “我就奇怪了,名山大川本来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名胜古迹是祖先留给人们的遗产,地方政府凭什么圈地收钱?按说你适当收点维修费管理费也就罢了,凭什么越收越高拼命敛财?”北京女孩愤愤不平。

      “这几年旅游景点的门票的确涨得离谱,不过人们还是趋之若鹜,到处是人挤人,哎!真苦了那些带小孩的游客了。”女士话锋一转:“像你这样也挺好,趁现在无牵无挂,把该游的地方游遍,以后恐怕就没这么自由了!”

      “哎!”女孩一声叹息,“其实我现在有些后悔没听我妈的话,早些结婚生子……”

      “结婚这事很奇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然规律。人到一定的年龄就应该顺其自然,稀里糊涂就进(入婚姻状态)去了。如果超过了那个时段,人会越来越清醒,考虑的东西越来越多,越考虑越害怕,最后会有恐惧感。”

      女士对当今婚姻现状的剖析不无道理,当然,造成年轻人家庭不稳离婚率不断上升和畏惧婚姻以致剩男剩女越来越多的原因远不止这点,但不能不说这也是目前年轻人婚姻出现两极端的原因之一吧?

      “请问你们那时婚后会不会……”女孩突然问我。

      “对不起!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我抱歉地笑笑。

      “我的意思是说,婚后如果看到比老婆更好的女人,你们这一代人会不会见异思迁?”

      “至少我不会,”我盯住她的眼睛很认真地回答,“人必须讲道德啊!”我说的是心里话,我当然无权代表“我们这一代”,但我们这一代人95%以上对家庭的责任心有目共睹确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那代人真的是一根筋!”女孩对女士说“我真的很害怕,现在的人要像他们那一代人我就放心了。”

      ……

      “到K市的旅客准备下车了!”列车员高声提醒乘客。

      我抬腕看表,火车准点进站。

(2012-5-21)



相信你,我的灵魂!但我绝不让别人对你屈尊;你也不该对人自低身
份!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19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167 积分:2402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5 20:36:00 [只看该作者]

    我外出旅游时比较喜欢聊天,反正萍水相逢,分手后天各一方,说说真实想法也没什么关系。遇到观点不同的人则闭口不言,懒得争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自强不息
  19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780 积分:47128 威望:0 精华:689 注册:2014/12/9 9: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6 10:09: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20/10/5 20:36:00的发言:
    我外出旅游时比较喜欢聊天,反正萍水相逢,分手后天各一方,说说真实想法也没什么关系。遇到观点不同的人则闭口不言,懒得争论。

      谢谢闯北!我可能因为性格内向,加之年轻时命运多舛,一般情况下都不喜欢与陌生人聊天。现在年纪大了虽然要好些,但多数时间是听得多说得少。更不屑与之争论。偶尔也会对一些街谈巷议有过动笔写写世井百态的念头,但因琐事缠身没有付诸行动。老实说,还是懒!呵呵!

      祝你节日快乐!



相信你,我的灵魂!但我绝不让别人对你屈尊;你也不该对人自低身
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自强不息
  19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780 积分:47128 威望:0 精华:689 注册:2014/12/9 9: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6 10:13:00 [只看该作者]

 

中秋

     

      疯够了,跑累了,哥仨终于安静下来,坐在花坛边听唯一的邻居玩伴——比我大一岁的吴霖讲嫦娥奔月的故事。

月亮静静地鸟瞰大地,慷慨地把银色的月光洒向我们,洒向花坛,洒满校园。

      突然,一个女孩清脆的歌声随风飘来:“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彩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垛上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垛上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歌声在静谧的夜空里格外悦耳、动听。优美的旋律令人神往,让人生出许多遐想来。只是,今夜的月亮又大又圆,旁边却没有一丝云彩,仿佛在湛蓝的夜空中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那高高的谷垛以前只是在银幕上见过,妈妈不知到哪里去集中学习,晚饭后就匆匆离去了。

      八岁的我懵懵懂懂,对家庭突遭的变故大惑不解:不知昔日高朋满座的家庭为何突然变得门可罗雀,不知父亲为何突然离开了家不知去向。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一场可怕的“引蛇出洞”阳谋正在中国大地上肆无忌惮地横行,中招者不计其数。

      但我清楚地记得,几年前我们家曾经的住址——护国路口一座没有泥菩萨也没有僧人的寺庙。

      我清楚地记得,那年的月亮也是这么圆,也是这么亮。那天晚上,所有的邻居都把桌椅板凳搬到院子里,然后陆续将瓜果、月饼等食品用盘子盛着端上各自的餐桌。

      最高兴的要算那些半大的孩子了,他们相互在房廊下、桌凳间追逐打闹,嬉戏玩耍。大人们显得比平日格外宽容,任其尽情疯玩,即便偶尔撞翻板凳,也不会听到大声的呵斥。

      父亲让我端一盘月饼到院子里去,我小心翼翼捧着盘子从桌凳间穿过,往院子中间自家的圆桌走去。邻家的伯伯笑嘻嘻地叫住我:“小平,就搁我这儿!”

      “好的!”我不假思索乖乖把盘子给了他。

      “真是个好孩子!”伯伯的夸奖立刻引起周围一片哄笑。

      当各家的人们都围桌而坐后,小院里虽然稍显拥挤却井然有序。父亲没有责怪我把月饼送错了地方,那盘月饼经过邻居们的传递回到母亲手中,其间又伴着一片哄笑。

      孩子们自然是坐不住的,一边往嘴里塞食品,一边又开始捉迷藏。

      大人们互相祝酒,时而抬头望月聊天,时而呼唤叮嘱自己的孩子注意安全。

      父亲告诉我,这叫中秋赏月。虽然似懂非懂,但那温馨的画面和其乐融融的场景,从此便深深镌刻在我幼小的心底了。

      而今,我们的院子里冷冷清清,没有桌凳,不见爸妈,更没有瓜果和月饼。两个弟弟还在津津有味地听故事,我却忍不住望着明月偷偷咽口水。

      “今天是中秋节,我请你们吃月饼。”吴霖的妈妈仿佛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月饼——我们喜出望外,几乎同时一跃而起围住吴霖的妈妈——吴老师。不过我那时搞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变成了食堂里的阿姨。

      月光下,吴老师微笑着把事先切开的两个月饼分给我们。我至今依然忘不了她那慈祥的笑脸。

      “妈妈,你呢?”吴霖拿着半个月饼问。

      “我吃过了。”吴老师怜爱地看着我们,关照我待会儿早些带弟弟们回去睡觉。叮嘱吴霖别玩得太晚早些回家,然后悄悄离开了。

      我特爱吃月饼,特别是这种黔式的酥壳月饼,那薄薄的酥壳一层叠一层又脆又香。馅子就更不用说了,真不知道月饼师傅在里面加了多少种美味的食材,让人嚼起来满嘴生香其味无穷。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记事以来吃到的最可口的月饼了。而这个特殊的中秋之夜,也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母亲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直到浩劫结束以后,我才在信中对父母合盘托出。二老感慨不已,立马打听吴老师的下落,在中秋之前赶去看望吴老师,当面向她致谢。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又一次对母亲谈起这件往事,母亲唏嘘不已,并告诉我,吴老师罹难前是南明小学的教导主任,名叫吴锡锦(音)。如果健在,也是九旬老人了。

(2013-10-4  7:08)



相信你,我的灵魂!但我绝不让别人对你屈尊;你也不该对人自低身
份!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19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46723 积分:262943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6 13:38:00 [只看该作者]

不知今年的双节各地旅游景点怎么样?按照以往的经验,我从来不在节假日出游,人太多了!高速路的服务区都进不去。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19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167 积分:24028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6 20:51:00 [只看该作者]

       自强兄比我更早感受人情冷暖。我是15岁文革中才经历。过去见我总要夸我两句的人,那时看见我就转过脸,装没看见。可也有的阿姨、大妈在我下乡前替我拆洗棉衣,嘱咐我离开家门时不许哭,别让人看笑话,别让你妈难受。我一辈子忘不了她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自强不息
  19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780 积分:47128 威望:0 精华:689 注册:2014/12/9 9: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7 16:48: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槐乡在2020/10/6 13:38:00的发言:
不知今年的双节各地旅游景点怎么样?按照以往的经验,我从来不在节假日出游,人太多了!高速路的服务区都进不去。

槐乡节日好!我深有同感。不要说节日,就是普通假日,我也不愿意去和游人挤热闹。况且而今退休无事,有许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自然更不愿意去受那份罪了。



相信你,我的灵魂!但我绝不让别人对你屈尊;你也不该对人自低身
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自强不息
  19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780 积分:47128 威望:0 精华:689 注册:2014/12/9 9: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7 17:00: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20/10/6 20:51:00的发言:
       自强兄比我更早感受人情冷暖。我是15岁文革中才经历。过去见我总要夸我两句的人,那时看见我就转过脸,装没看见。可也有的阿姨、大妈在我下乡前替我拆洗棉衣,嘱咐我离开家门时不许哭,别让人看笑话,别让你妈难受。我一辈子忘不了她们。

闯北下午好!在那特殊的岁月里,人们自觉或不自觉的流露出真实的情感,抑或是违心地做出伤害我们的事,我以为都不足为奇。好在,我们都挺过来了。用王老师的话说,那一页翻过去了。当然,我们没有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对我们给以帮助的人!哪怕只是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那是逆境中的雪中送炭啊!



相信你,我的灵魂!但我绝不让别人对你屈尊;你也不该对人自低身
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自强不息
  19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5780 积分:47128 威望:0 精华:689 注册:2014/12/9 9: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9 15:13:00 [只看该作者]

 

晨炼老人

      第一次看见在南明河畔栏板柱顶上压腿的那位耄耋老人,我就有很强烈的摄影冲动。她那朝霞中闪闪发光的满头银发,挺拔健美的身姿,安详自若的神态,宛如一尊圣洁的女神!

      我不敢贸然掏出相机,生怕破坏这宁静的画面,生怕冒犯晨炼的老人,只得竭力抑制拍摄的冲动,不无遗憾地搀着母亲悄悄从她的身旁走过。一边暗自揣测:老人退休前也许是某剧团的演员,或者是某校的专职体育教师吧?

      此后,只要陪母亲散步时早些出门,就会在甲秀小学对岸的同一地点看到这位老阿姨和她的一个同伴在打太极拳。显然,二位老人的晨炼总是很早,而且非常准时。

      我暗自盘算,如果能够让母亲和老阿姨相识,母亲岂不又多一个老年朋友,增加与人沟通的机会,对缓解她的病情必定大有裨益。当然,我也绝不会为了一己之私妨碍老阿姨晨炼,该怎样寻找机会呢?

      没想到,老阿姨不久就主动给我创造了机会。

      那天,她独自一人返回时看见王老师正和我们母子聊天,主动上前笑眯眯地问:“二位老老高寿?”

      王老师笑着勾起食指:九十。

      老阿姨立马竖起拇指:“了不起!二老气色这么好,一定能够活到一百岁!”

      “谢谢!”母亲和王老师异口同声笑着回答。

      “你呢?”王老师问。

      “我比你们小。”老阿姨笑着用手比划。

      “八十三!你(太极)拳打得那么好,更加了不起!”

      “能活一百二十岁!”母亲笑着补充。

      “对!能活一百二十岁!哈哈哈!”王老师爽朗地笑起来。

      “谢谢二老!谢谢二老!再见!”老阿姨开心地离去了。


      转天与老阿姨相遇,她已经和同伴坐在路边休息。

      “阿姨您早!”我一边上前问候,一边安顿母亲在旁边坐下。

      “又陪老妈出来走走,不错不错,有孝心!”

      “我以后也会老啊!”

      “(你)老婆没意见?”

      “她也会老嘛。”

      “难得难得!有的(媳妇)可不这样想啊。你退休了吧?”

      “退好几年了。”

      “升级了吗?”

      “快了!”

      “儿子还是姑娘?”

      “儿子。”

      “儿子要麻烦些。现在的女孩,动辄就要房子、车子、票子。只要有钱,哪怕五十多岁的(男)人,她欢天喜地就奔过去了。没钱,再年轻的(男孩)她也懒得搭理。唉!养儿子的(人)难啊!”

      “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岔开话题,“我看您老压腿很厉害嘛!”

      “不压不行啊。九五年医生就警告我:再不活动,这辈子就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了。”

      “九五年?那可是十八年前啊!”我惊呼道。

      “是的!十八年前。”老人三言两语谈起与病魔抗争的往事,没有半点抱怨和悲切,始终轻描淡写谈笑风生。然而我十分清楚,从卧床不起到轻松压腿打拳,老阿姨付出的是何等艰辛的代价,又需要何等非凡的毅力啊!

      母亲木然地望着河水,对我们的谈话毫无反应,对老阿姨也形同路人。显然,她已经把头一天与老阿姨的对话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对老阿姨摊开双臂,轻轻摇头表示歉意。

      “没关系。”老阿姨淡淡一笑表示理解。

      交谈中得知,另一位老人是老阿姨的亲妹妹,最近从上海过来看望在贵阳定居的姐姐。今年也已经八十岁了。

      老阿姨流利的贵阳话已经很少能够听出上海口音了。我猜想,老人也许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援建贵州的技术人员吧?那时贵阳的许多厂矿,特别是轻工系统的骨干力量都来自上海,我的不少同学都是随父母内迁的子女。

      毫无疑问,老阿姨们为贵州的建设奉献了一生。衷心祝愿这些老人晚年幸福,健康长寿!

(2013-9-14  8:16)



相信你,我的灵魂!但我绝不让别人对你屈尊;你也不该对人自低身
份!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20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46723 积分:262943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0/9 18:43:00 [只看该作者]

现在咱们的国家已进入老年社会了!老人们太多了,孩子们负担很重,一对夫妻要照顾几对老人。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