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艺海拾贝 → 【推荐赏析】集体记忆并不如烟!


  共有142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推荐赏析】集体记忆并不如烟!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2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1016 积分:365269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8 13:10:00 [只看该作者]

    后来林斤澜知道,沈从文被迫在历史博物馆,多寂寞啊,多凄惨啊。自己说“天不亮即出门,在北新桥买个烤白薯暖手,坐电车到天安门时,门还不开,即坐下来看天空星月,开了门再进去。晚上回家,有时大雨,即披个破麻袋。”
    林斤澜说,自从午门见面以后,他和沈从文的关系就非常密切,几十年中,接触非常频繁。一是喜爱沈从文的小说,二是和汪曾祺是至交,汪是沈的关门弟子,谁都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沈从文这样冷落、这样倒霉?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作家一旦和沈从文接近就是“小资产阶级”?一旦文风和沈从文接近就是“自然主义”、就不是“无产阶级的人生哲学”了呢?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2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1016 积分:365269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8 13:11:00 [只看该作者]

    沈从文能答得出这些问题吗?林斤澜说,沈从文当然能答得出。他的脑袋一直清楚着。包括后来到美国怎么答记者,包括怎么看待胡耀邦给他副部长级的生活待遇。但他后半生的苦楚实在太大太大。林斤澜说:“大约去世三年前,一位女记者问起先生‘文革’时的情形。先生说:‘我在文革里最大的功劳是扫厕所,特别是女厕所,我打扫得可干净了。’女记者很感动,就走过去拥着他的肩膀说了句:您真的受苦受委屈了!不想先生突然抱着女记者的胳膊,嚎啕大哭起来,很久很久。”去世那一年,林斤澜和汪曾祺常去看望,沈从文木然,看电视一看就是半天。有时忽然冒出一句话:“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好说的!”听了这句话,林斤澜倒吸一口气。
   1988年11月5日,沈从文去世。林斤澜和汪曾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没有政府要员,没有文艺官员。每人挑选一支白色的或紫色的鲜花献在先生的身旁。先生生前喜欢的柴科夫斯基的《悲怆》在舒缓地回响,张兆和先生出奇地冷静。一位亲属抑制不住低声哭泣,张兆和说:“别哭,他是不喜欢人哭。”是的,这是一位有品格的、有个性的伟人!这令林斤澜想起吴组缃和陈翔鹤共同的一句话:“从文这个人骨子里很硬,他不想做的事,你叫他试试看!”

 

                     (摘编自新华网,作者:程绍国,题目自加)


 回到顶部
总数 22 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