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艺海拾贝 → 【推荐赏析】蔡小容:严监生的困局


  共有89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推荐赏析】蔡小容:严监生的困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72 积分:7041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12 8:58:00 [只看该作者]

    严监生赶忙叫人去请两位舅爷———扶正的事,他最怕两位舅爷不答应,两位来了果然虎着脸不做声。还是得花钱,每人一百两,舅老爷立马笑逐颜开,表态这事由他们做主,让严监生再拿些钱出来大办酒席,把所有亲眷都请来,当场办仪式,看谁人还敢放屁!”于是立即备办,诸亲六眷都请到了,唯独隔壁的大老爹家,五个亲侄子一个也不到,大老爹当然也不在。严监生与赵氏拜天地,拜祖宗,在已经昏过去了的王氏床前磕头写遗嘱。在外间二十多桌酒席吃到半夜的时候,王氏在里间去世了。好歹,一件大事总算是办成了,赵氏真心感激两位舅爷,办事乱糟糟时被两位舅奶奶趁机掳去的金珠首饰都不论,还把王氏的私房钱也赠送,田上收了新米小菜,鸡鸭火腿之类,也都多多地着人送去,她一个妇道人家,还指望着将来两位舅爷能帮忙哪。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72 积分:7041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12 9:00:00 [只看该作者]

    妻子病逝,严监生着实伤痛。二十年柴米夫妻,同甘共苦,感情是真的,她去了,他心里凄惶,如今丢了我,怎生是好!”确是他的肺腑之言。他终日不出门,在家哽咽哭泣,神思恍惚。这样他就病了,心口疼痛,饮食不进,书上说是肝木克了脾土。妻子病中,他延请名医,煎服人参,轮到他自己,却舍不得吃人参。他本是个瘦人,病后更是骨瘦如柴,两腮塌陷,但每天还是撑着管事,算账到三更鼓。赵氏劝他丢开些,他摇头说:我儿子又小,你叫我托哪一个? 我在一日,少不得料理一日。他是个操心人,多少事叫他操心呐。严监生一生节俭,攒下了十万家私。那么多家私,那么多田产,多少事情———立秋了,他想到早稻未收,心里着急,打发了管家的下乡去,又不放心,只是烦躁。钱财积聚太多,成了牢固的枷锁,他不能享受,反被消耗。叫他怎么办哪?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72 积分:7041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12 9:00:00 [只看该作者]

 《儒林外史》 中有些豪富盐商,大兴土木建花园楼阁,一年娶七八个妾,家里设有药房,冬虫夏草当饭吃,闲时看药匠弄人参。严监生根本不可能这样过日子,硬要他吃用些好东西,他只会觉得受罪。他晓得自己活不长了,困局凸显———钱在日常花不掉,又带不走,几十年聚敛它们的意义都值得怀疑,总不成是为了办丧事时流水般花了去? 他一生克勤克俭,难道错了? 像他哥那样把东西都吃到嘴里,还抢别人的,反倒赢了? 让严监生这样一个人在生命末端时思考这些无解的问题,很残酷。萧萧落叶打得窗子响……他长叹一声。他只能设法让属于他的钱还存在那里,让他的家业持续运转,好歹他还有个儿子将来可以继承,意义就存在,他也可以暂时免于思考。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72 积分:7041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12 9:01:00 [只看该作者]

    严监生临终前,说不出话,伸着两根手指头,总不肯断气。桌上点着一盏灯,家人亲戚围了一屋子,众说纷纭,问他是什么意思,他都摇头。不是有两个人,不是有两件事,也不是有两处田产或两笔银子;还是他的妾知他的心,揩干眼泪,对他说了一番话:“……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走去把那两根灯草挑掉一根,他点点头,闭眼了。赵氏做对了,但也许她没说对。严监生未必是嫌两根灯草费了油,他可能是嫌两根灯草灯太亮,晃他的眼睛。他难道现在还看不开,省下一根灯草有无意义? 也许他比出的这个另有含义,是一个苦痛的隐喻,一个苍凉的手势。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72 积分:7041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12 9:02:00 [只看该作者]

    严监生还是心地良善了。他夫妇俩拿了大把银子送给他的兄嫂、侄儿、舅爷等人,还是不能阻挡他大哥对他家产的觊觎,和试图鲸吞。而收了钱的两位舅爷———一个叫王于据,一个叫王于依,他俩可不管他们做证立下的文书可据可依,眼看着赵氏要被排挤出门,不帮忙不理睬,扬长而去。严监生生前再怎么操心,也没考虑到他死后出现这个局面该怎么办。


 (原载文汇报)


 回到顶部
总数 15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