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艺海拾贝 → 【推荐赏析】张大春:那个对的名字叫郑问


  共有27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推荐赏析】张大春:那个对的名字叫郑问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327 积分:6426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9 19:30:00 [只看该作者]

    试版期很长,我们每一天上午八点到班,逐渐被高公那种二十四小时必须随时随地发动的精神所感染,经常到接近午夜还不能收工。或许是出于一种弥补亏欠的心理,我总会在误了晚餐时间过后拉着郑问穿过报社对面的巷弄,到华西街小吃小酌。回想起来,他对饮食的兴趣不高,晃来晃去,最后总是一家名叫北海道的烫鱿鱼蘸山葵酱和猪肝汤。然而没有一回例外,无论是趁店家料理的时间、或者是吃饱了咬着牙签散步回报社之前,他必然要绕道一家蛇汤店门口,把鼻尖凑在铁笼上,仔仔细细观看笼中蜷曲扭动的蛇,然后赞叹地说:真是漂亮!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327 积分:6426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9 19:32:00 [只看该作者]

      “可以回去了吗?我说。

      “你不觉得它们真的很漂亮吗?他说,像游泳一样活着。

     这是我永远不能同意郑问的一件事。他每一次都问我,我每一次都摇头。接着,他缓缓摇动着臂膀,仿佛蛇就长在他的肩膀上,一路摇回报社。不过,在那样一条短短的路程之外,我从来没有看过他如何开心。

     “中时晚报开张第一天,他以极其精细的笔触、九十度俯角,画了一尊大炮。点燃炮火的士兵就像他在几年以前的《战士黑豹》以及多年之后的《东周英雄传》里那些让角色肢体产生华丽动感的表现一般,使观看者不由得不放缓了速度,必须以一种近乎凝视的姿态,观赏画面整体的布局和细节。我对高公说:大师(这是早年人间所有的编辑对林崇汉的昵称)回来了!读者不会看文章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327 积分:6426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9 19:32:00 [只看该作者]

    大炮是个“1”字,那是开张第一天的注记。第二、三天的版面则分别呈现了“2”“3”(设若我的记忆无误,那 3字还搭配了三毛的一篇散文)。郑问在第三天笑着告诉我:这样搞下去会死人。

    郑问果然没有捱太久,他很可能是中时晚报第一个离职的员工。离职的原因很简单:他不能为了一份养家的薪水而放弃画画。高公在挽留他的时候的确使尽了种种高明的修辞技法,他高举双臂、仿佛招揽着数以十万计的报纸读者,其中一句是如此令我动容:你的每一块版面,都是让几十万人目不转睛的艺术品,怎么说没有时间画画了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327 积分:6426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9 19:33:00 [只看该作者]

    高公毕竟没有说服郑问,但是那一句目不转睛说得太恰切了。郑问的漫画作品就是在交织操纵着繁缛写实与大块写意的笔触之间,让我们看漫画的节奏根本改变了。有些时候,感觉他发了懒,刻意省略了角色身上的某些必要的绘饰。然而我们若是凝视得再久一点,或可以更有余裕揣摩出画家的意旨:省略了某些衣服上的花纹或装具,正是为了凸显角色的那顶帽子啊!可不是吗?那不是普通的帽子,而是君王的冠冕──且看那冕旒,正在风中飘荡。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327 积分:6426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9 19:35:00 [只看该作者]

    郑问离职的那一天,职务交代给一个会画可爱卡通娃娃图案的小姑娘,就在他把切割板铺在小姑娘桌上的时候,我不期而然想起几个月前打电话给高公的那个深夜。

    “我想起谁可以像林崇汉了!我兴奋地喊着,郑问。你下午说过的,要想起那个对的名字。

    这个名字陪伴我们的时间相当短暂,却令所有目不转睛之人回味深长。


作者:张大春  编辑:安迪   责任编辑:舒明               

原载文汇报


 回到顶部
总数 15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