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艺海拾贝 → 【推荐赏析】路明:小叔


  共有154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推荐赏析】路明:小叔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推荐赏析】路明:小叔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05:00 [只看该作者]

我至今记得小叔的模样。

花衬衫,喇叭裤,长长的鬓角像钩子一样紧贴面颊,有时斜背一把吉他,在小镇的青石板路上招摇而过,一不留神溅一脚泥——小叔是出了名的时髦青年,八十年代流行的东西,没有他不玩的。有一阵他迷上了霹雳舞,在爷爷的菜园子里日夜苦练,踩坏了数棵矮脚青菜后,江湖有传言:龙王庙出了个霹雳舞王子。王子在菉溪镇独孤求败,倍感寂寞,跑去县城跟人家斩舞,结果灰溜溜地回来。

后来我问起这件事,小叔有点脸红,县城算什么……上海也不算什么……他摁下烟头,眼神闪烁,现在都时兴去南边……算了,跟你讲了你也不懂。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06:00 [只看该作者]

常有些漂亮阿姨来找小叔。她们穿得花枝招展,活像西游记里一伙刚出浴的妖精。妖精们三五成群,隔着菜园大声叫小叔的名字:路建国,出来一道蛮!接着嘻嘻哈哈笑作一团。爷爷就恨恨地骂,不三不四。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幺儿从来是最受宠爱的吧。爷爷常埋怨奶奶,把小叔宠成了废材。他对这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小畜生头疼不已,可除了打,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我喜欢和小叔一起玩。他大我十多岁,不太像长辈,倒像个大哥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08:00 [只看该作者]

春天捉蚂蚱,夏天钓龙虾,秋天摸柿子,冬天偷塘鱼,很少有空手回家的时候。小叔告诉我,龙虾喜欢拌了猪血的蚯蚓,甲鱼最爱吃新鲜的猪肝。他咬着一根狗尾巴草,得意洋洋地走在田埂上。我拎着一铅桶的战利品,屁颠颠地跟在他身后,像个快乐的跟屁虫。

龙王庙路家的老幺,我奶奶的心头肉,小镇第一批浪荡子弟,我的小叔。

我爸是镇上另一个异端。作为家中长子,又是南方饥饿年代出生的罕见的大个子,二十出头就长成一副四十岁的模样。我爸擅长打架,干完一架,就着缴获的双沟大曲或沙洲优黄,盘腿在行军床上看书。无论是《金光大道》《赤脚医生手册》,还是《拖拉机修理技术》、高中几何课本,他都读得有滋有味。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09:00 [只看该作者]

恢复高考第一年,我爸考取了师范,是镇上唯一考上学的。小叔不像话的时候,我爷爷揍完,我爸接着揍,说不清谁下手更狠一些。我奶奶不敢拉。所以小叔见到我爸有点怕,说长兄若父,大概就是这意思。有几次小叔在我爸那里挨了揍,低眉臊眼的,看见我有点不好意思。过了一会,他悄悄用手肘捅我,阿去钓龙虾?我点点头,像一对难兄难弟。

我爷爷的打算是,让初中毕业的小叔先晃荡两年,等他退休了,小叔顶替他进国二厂。我爷爷是八级钳工,老党员,凭一双手做到工人阶级的塔尖。据说要不是脾气臭,酒后爱打人,早当厂长了。新任厂长是他徒弟,应该会卖他这个面子。

小叔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嘟囔,我才不去国二厂……我要做生意。

我爷爷放下筷子,做什么生意?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10:00 [只看该作者]

跟阿福、塌扁头他们去深圳批点牛仔裤、电子表,不要太好卖!小叔眉飞色舞,他们去过好几趟了,说一次能挣几百块。

你哪来的本钱?

本钱嘛……你借我一点……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咣当一声,饭碗落地,像一个斩钉截铁的句号。

我爷爷有充分的理由揍小叔一顿。

国二厂的全称是县国营第二碾米厂,响当当的大厂,进厂就发两套工作服、一双翻毛皮大头皮鞋。逢年过节,整箱整箱的国光苹果、整条整条的大青鱼停在仓库里,等职工搬回家。在我爷爷看来,那些做生意的,跑单帮的,不过是暂时钻了政策的空子,国家早晚会回过头来收拾这帮投机倒把的。我爷爷坚信,个体户再有钱,不过是一时风光,国营大厂才是千秋万代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11:00 [只看该作者]

那个下午,小叔给我钓了好多好多龙虾,一个铅桶装不下,我跑去同学家又借了一个。我喜笑颜开,说够了够了,吃到明天都吃不完了。小叔也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说再钓几个。

第二天小叔没回家。我奶奶翻床头柜,发现少了一百八十五块钱。

这不是小叔第一次离家出走了。

《少林寺》风靡全国的那一年,小叔卷走了家里所有的全国粮票,登上北去的列车,去嵩山少林寺学武。小叔哪吃得了练武的苦,没几天就跑了。等他一路玩回家,奶奶都快急疯了。

免不了被爷爷一顿痛打,几天都下不了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12:00 [只看该作者]

这一回,小叔是跟阿福、塌扁头他们一起走的,先从镇北的长途汽车站坐车去上海,再乘绿皮火车去广州。还没出广州火车站,小叔的钱和证件全被偷了。他大概觉得回家太丢脸,硬着头皮留下来,在工地打黑工。

小叔年轻气盛,又仗着学过武术,三天两头跟人打架。最后一次,被打断了几根肋骨。工友背着他去医院,发现他口袋里连挂号的钱都没有。

肇事者跑了。工友们凑了点钱给他治病。等能下地走路了,小叔偷偷溜出医院,扒上回程的火车,一路逃票回到小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14:00 [只看该作者]

他躲在阿福家里,白天睡觉,晚上偷偷摸到爷爷家门口,徘徊良久,不敢推门。

彼时腊月,天寒地冻。

大年三十晚上,大家正围着桌子吃年夜饭,家里的狗突然狂吠。奶奶神色大变,摔下饭碗冲了出去,逮住了瑟瑟发抖的小叔。

我几乎认不出他。眼前的这个人,套一件油腻腻的棉袄,腰间扎着草绳,蓬头垢面,分明是个乞丐。

过完正月十五,爷爷提着木棍,把小叔赶进屋子。爷爷锁上房门,吩咐没我的话,谁都不许进来。

屋子里传出鬼哭狼嚎,爹爹,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15:00 [只看该作者]

奶奶坐在院子里,一句话不说。

姆妈,姆妈救我呀!

我咚咚咚敲门,门不开。我又跑去拉奶奶,让她求爷爷手下留情。我怕爷爷把小叔打死了。

奶奶坐着,纹丝不动。突然间,暴起一嗓子——“打得好!

回头一看,她满脸的泪水。

打你个年少轻狂,打你个游手好闲,打你个不辞而别,打你个没心没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426 积分:70178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1 9:16:00 [只看该作者]

我爷爷拎一瓶泸州大曲、一条红壳子(牡丹)去了厂长家,一路上反复练习谦卑的表情。用爷爷的话,老子一辈子没这么低三下四过。小叔提前进了国二厂,成了电工班的一名学徒工。每天一身黄灰色电工制服,骑着自行车,蔫头巴脑地跟着爷爷去上班,一路上不敢超过爷爷。小叔的主要工作是:换灯泡,给师傅递烟泡开水,帮师傅扶梯子,听师傅吹牛皮。在此期间,他跟同厂一个叫淑珍的女工谈起了恋爱,去县里看过三四场电影。就这样安分了一年多,小叔又一次消失了。

传言满天飞。有人说他在上海城隍庙摆地摊,有人说他在珠海给老板拎包,更离谱的,说他加入了海南的黑帮,成了一名厉害角色。
(待续)


 回到顶部
总数 20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