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艺海拾贝 → 【推荐赏析】王一丹:阿姆河畔的随想


  共有28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推荐赏析】王一丹:阿姆河畔的随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推荐赏析】王一丹:阿姆河畔的随想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32:00 [只看该作者]

1

30年前,我在北京大学波斯语言文学专业读硕士,北大出版社策划出版了一本《世界名诗鉴赏词典》(辜正坤主编,1990年),编撰者多是当时北大东、西、英、俄等外语专业的青年教师与研究生,我也参与其中,翻译和介绍了被称作“波斯诗歌之父”的鲁达基(Rudaki859-941)的一首诗,题为“歌颂纳斯尔国王并劝他返回布哈拉”。译文很不成熟,不值一提,不过诗中提到了几个重要的中亚地名,为便于讨论,兹迻录于此: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32:00 [只看该作者]

呵,我仿佛闻到穆里扬河的芬芳,那里有亲爱的人儿把我深情呼唤。走在阿姆河粗糙不平的沙石路上,我会感到脚踩丝绸锦缎一般柔软。质浑河重睹故人身影将欢欣鼓舞,让清流浅浅为我们的骏马把路开。欢笑吧,布哈拉!愿你笑容永驻,我们的君王快乐地向你飞奔而来。君王是月,布哈拉是那天空无垠,明月普照万物却永远离不开天空;君王是松柏,布哈拉是青青园林,松柏生长在园中才永远枝叶葱茏。我的诗歌呵将世世代代为人传唱,何妨把金银与珠宝全都抛置一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34:00 [只看该作者]

这是波斯文学史上脍炙人口的一首诗歌,与之相关的还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据载,鲁达基时代的萨曼王朝(Samanids875-999)君主纳斯尔·本·阿赫玛德(Nasr b.Ahmad,即纳斯尔二世,914-943在位)当政时,冬季一般在首都布哈拉(Bukhara)度过,夏季则习惯于到撒马尔罕(Samarqand),或前往呼罗珊(Khurasan)地区某个城市。有一年冬天,他来到位于阿姆河(Amu Darya)南岸的赫拉特(Herat),这是呼罗珊地区一个气候温和,物丰水美的城市,他在此流连忘返,乐不思蜀,一连住了4年都没回布哈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35:00 [只看该作者]

随行大臣和侍从劝说无效,来向鲁达基求助。于是,一天早晨,趁纳斯尔观赏音乐表演之际,鲁达基拨动琴弦,在悠扬的旋律中吟诵了这首诗。诗歌深深打动了纳斯尔,勾起他对布哈拉的思念,他立刻起身上马,连马靴也顾不上穿,就向布哈拉飞奔而去。这一轶事见载于12世纪波斯语作家内扎米·阿鲁兹依·撒马尔罕迪 Nizami Aruzi Samarqandi)的《四类英才》(Chahar Maqala)一书,几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36:00 [只看该作者]

 《四类英才》,此诗原为12行,最后两行为后加;今人所编 《鲁达基诗集》则一般收录为14行的形式,原诗一韵到底。我国波斯文学研究界的前辈张鸿年、张晖等老师都翻译过这首名诗。当年我接受译介任务时,因喜爱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而鲁达基这首诗正好有14行,结构也符合十四行诗四、四、四、二的格式,因此便尝试着按ABAB,CDCD,EFEF,GG的经典韵式译出,事实上波斯诗歌并没有这种十四行诗体。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38:00 [只看该作者]

作为一名80年代的文学青年,当年翻译时我对诗中涉及的中亚地名毫无概念,甚至可以说是一团糊涂,要过许多年之后,才开始有了一些认识和关注。诗中反复提到的布哈拉,为萨曼王朝首都,当时中亚地区最繁华的文化名城,今属乌兹别克斯坦;穆里扬河 Juy-i Muliyan)是布哈拉西南的一条河渠,同时也指其周边地区,这一带风景秀丽,花木繁茂,建有萨曼朝君主的行宫和园林,是布哈拉最富浪漫气息的所在;阿姆河(Amuy,即 Amu Darya)则是中亚流量最大的河流,长约2500公里,发源于帕米尔高原,自东向西流入咸海,我国历代史籍称妫水、乌浒水、阿母河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41:00 [只看该作者]

一般认为阿姆河得名于河西岸的古城 Amuy(又称 AmulAmuya),此城位于从木鹿(Merv,今马雷,属土库曼斯坦)前往布哈拉的大道上,属大呼罗珊地区,后改名为Charjuy。据说在木鹿和Amuy之间有一段碎石路十分难走,这也就是为什么鲁达基会提到“阿姆河粗糙不平的沙石路”的缘由。至于质浑河(Jayhun),则是阿姆河的别称,常见于伊斯兰时期的阿拉伯、波斯语文献。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43:00 [只看该作者]

现存最早的波斯地理著作 《世界境域志》(Hudud al-Alam,成书于982)中写道:“质浑河(Rud-i Jayhun),源于瓦罕(Vakhan)地区,流经小孛律(Bulur)一带及瓦罕的什格南(Shaknan)一带边界,到达骨咄(Khuttalan,今哈特隆)、吐火罗(Tukharistan)、巴里黑(Balkh,今巴尔赫)、石汗那(Chaghaniyan,今苏尔汗河河谷)、呼罗珊(Khurasan)及河中地区(Mawara al-Nahr),然后流经花拉子模(Khwarazm)地区,最后注入花拉子模海(Darya-yi Khwarazm,即咸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9:44:00 [只看该作者]

由于鲁达基这首短诗是我初入波斯文学之门时接触并翻译的第一首波斯语诗歌,因此对我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虽然后来读到更多优秀波斯诗人的作品,但我心中印象最深的,始终是这一首。布哈拉和阿姆河等中亚地名,也跟诗句一起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未完待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2205 积分:69032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6 7:24:00 [只看该作者]

2

2014年夏天,新疆师范大学文学院通过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的孔子学院的帮助,组织了一次中亚考察活动,我有幸受邀前往,同行的有荣新江、段晴、罗新、朱玉麒、周珊、邓新诸位师友。这是我初次访问中亚。行程的后半段,我们考察了塔吉克斯坦西部著名的古代粟特城市遗址彭吉肯特(Panjikent,片治肯特)。傍晚,站在泽拉夫尚河(Zarafshan)畔,当地向导告诉我们,顺着脚下的河水向西,再走60公里就可以到撒马尔罕,再往西,就是布哈拉。相距如此之近,但十分遗憾,我们没有乌兹别克斯坦签证,无法跨境前往。而同时,我又意外地获悉:距彭吉肯特不远的地方,就是鲁达基的家乡鲁达克(Rudak)村。仿佛是上天特别赠与的礼物,令我喜出往外。


 回到顶部
总数 28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