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我友蔡毓航


  共有168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友蔡毓航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68 积分:6282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我友蔡毓航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7:38:00 [只看该作者]

 我友蔡毓杭
   几次提笔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很久了却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眼看老蔡去世了一个月,总是应该说点什么吧,为了朋友也为了自
己,但是说什么哪!
  前不久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男人六十这道坎》,是说六十上下男人死的特别多,好像有一道坎在这个年龄段拦截着我们,我之
所以这样写,是因为我有几个最好的朋友都是六十上下去世的,没有想到写完这篇文章没有几天我又失去一个好友,就是我要说的老蔡,他
和我一样属鼠,刚六十六周岁!
   他的去世对我打击很大,老蔡犯了心脏病,家人把他很及时的送到管道局医院,一番救治看着没啥问题了,我还说这病及时送到医院
就没事了,三天后老蔡想要出院,可是就在下午四点钟,病情突然发作,我是眼睁睁看他停止呼吸,眼睁睁看着医务人员拔掉各种管线,眼睁睁看着敛葬公司人员给他换了衣服----这期间我的耳边一直不停的是他妻子儿女的呼喊:“老蔡你回来,老蔡你回来----”这种场面确实很让人受不了,那一夜我就没有合眼!

   我和老蔡相识35年了,老蔡大名蔡毓杭,祖籍湖南,父亲是离休干部90多岁在家里无疾而终,我们常说老蔡家有长寿基因他也应该活个八九十岁,哪里想到长寿基因到了六十这道坎竟然不中用了!
   老蔡是北师大附中六八届初中毕业生,在学校时也很活跃,喜欢打篮球,能言善辩,文革中虽然也是造反派但是特别反感“老子英雄
儿好汉”这种血统论,68年支边到了青海西宁齿轮厂!对于我们这些上山下乡到农村的人来说,老蔡应该不算知青,老蔡在青海和北京青年陆新淮结婚,一儿一女都是在西宁生的,79年调回廊坊在原轻工安装公司工作直到退休!
  
    我和老蔡第一次见面是在烟台,那是80年秋天,公司在烟台有个项目---安装刚从日本引进的合成革厂,我们派出了一个吊装运输队,
老蔡是车队的一个司机,有一天晚上我召集几个老工人开座谈会,了解工地的情况,当时老蔡和郭喜都是年轻人算不上老工人行列,开会期间会议室的门一会儿“嗵---”一声,一会儿“嗵---”一声,有人在外面用苹果砸门,我说干脆把门开着吧,这样一会儿扔进来一个苹果,一会儿又扔进来一个苹果,那时候烟台苹果便宜,八分一斤可以买到很好的苹果了,最后突然扔进来一块砖头!好在我已经习惯看人捣乱了,因为我在兵团七八年见过一些世面,那次座谈会开的还不错。后来老蔡告诉我这事是他带头干的,因为我召集开会的人员中有个老柳--柳宗权,当时负责统计,小工人们对他很反感,老蔡很有号召力是这些小工人们的头,说老柳要是给我反应情况肯定不说这些工人的好话,出主意让小青年们捣乱,让我的会开不成,没有想到我根本不在意,那以后我们就认识了!
    当时老蔡的岳父陆胜还活着,陆胜是烟草总局的局长,和我的岳父都在右安门大街59号院居住,而且很近,楼挨楼,每礼拜天我们去
北京都一起来回,就越来越熟悉了!
    老蔡工作能力很强为人也很热情,人缘很好,从烟台回来以后又到天津工程处开车,后来公司改革提拔新人,老蔡当时有两个选择一
是参加工会主席选举,老蔡很有可能高票当选,再一个就是当吊装运输队队长,老蔡最后没有参加工会主席选举,他认为自己对于车辆运输比较熟悉,还是在基层干吧,这样老蔡就去了吊装运输队当了队长。当年轻工部安装公司的吊装队在廊坊是很有实力的,有两台40吨拖板,一台45吨吊车,一台25吨吊车都是日本原装的,还有两台克雷斯吊车是英国货,一般单位比不了!
    忘了是八四年还是八五年,老蔡带人从沈阳到天津大港运货,路过辽宁北镇时出了交通事故,当时四十吨拖板装着集装箱,有一个70
岁的老汉赶着毛驴车赶集回来在前面走,老蔡驾车超越的时候,大板车的后角有一个件超宽20厘米,我后来看时就像拳头那么大的一个突起。要不是说人们讲迷信,就那一点突起就那么巧,正好刮上坐在毛驴车上老汉的后脑勺,如果老汉走着或者躺在车上就没事了,刮了人以后老蔡竟然没有察觉还往前开,后来一辆面包车追上来,老蔡才知道出车祸了,这样又加了一条:逃逸!
  当时大中午,宽阔的马路上车辆极少,本来是司机开车,老蔡想让司机歇会儿,刚接过方向盘时间不长,要不然老蔡的爱人陆新淮后来说:这
就叫“命”该着!
  当时公司的老书记邢元贵对老蔡很重视,让我组织人马上去北镇,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捞人”,不怕花钱想办法把老蔡弄回来,我马上
和劳资科长杨文举,吊装队书记李朝儒,安全员田子和连夜去了北镇,那以前我还真的没有出过山海关!
  八十年代初已经开始搞法制了,我们还在北镇请了一个律师松启全(松启全就是那次事情后调来廊坊的),但是我们的官司还是没有打
赢,老蔡被判了三年,但是老蔡的这种罪应该还是过失,所以在拘留所也不受罪,管教人员对他也不错,但是这事对他的政治前途不能说没有影响!一年后老蔡回来了还是回到了吊装队工作但是没有了职务,只是修理汽车,心情很不好!
  正好安装公司成立三产业办公室,我当主任,老蔡又跟我开发三产,我们一起喂过鸡,养过蘑菇,一起到工地干工程,我到四分公司以
后又把老蔡安排到南宁项目部负责。
  2001年我病了一场,在阜外医院做手术的时候老蔡和华林去看我,见面笑道:“这回你完了,肯定死在我两前面了---”因为我
和老蔡、华林经常在一起,也让有些领导对我们心有芥蒂,称我们是“三剑客”,哪儿想到,如今这三剑客中我活着他们到先后去世了,笑话言犹在耳想起来不能不伤悲!
  我出院后就提前退休了,我这个人很不愿意人家照顾,有病不能下工地我也就不想上班了,这样老蔡有什么事我也就不能管了,老蔡也
就长时间待分配,其实是自己琢磨干点事,他后来学习了景观喷泉技术,到处给人家搞喷泉,就是廊坊公园的喷泉老蔡也多次帮助维修!
  正式退休以后,没有了单位的羁绊,老蔡干的越发得心应手,我看过他在古县租的大院子,也看过他在马坊置办的院落,老蔡也开办过
养鸡场,开办过酒店,老蔡真是个干事的人。我多次说退休了年龄大了歇歇吧,他也说不想干了,特别是干了活要不回钱来很让人恼火,但是却一直停不下来,前年在西安犯了一次心脏病,但是回来以后又接了三四个工程,就是去世前我在外地有一次我们通电话,他说在怀柔干活,实际就是干的APEC喷泉,如今亚太组织会议已经闭幕多时了,老蔡的施工费死的时候还没有要回来!
  老蔡是一个很关心朋友的人,去年叫上我和王金奎到马圈去了一趟,看看原来跟他干活的张成琰,看看跟他干过活儿已经去世的宋建奇
的老伴,有一天他说叫叫在南宁一起施工的朋友吃顿饭吧,就把老马、云海川、何冰叫在一起吃饭----
  前不久朝儒去海南,我们一起吃饭,老蔡还说朝儒回来他接风---今年春天我和老蔡从朝儒家挖了好几棵香椿树苗,老蔡要了两棵最大
的种在了马坊他院子门前,他说明年春天就可以撇香椿了----
  往年逢年过节都是老蔡给我打电话,或者他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们或者一起去看朋友或者一起到小馆子吃点喝点,我如果有事就给
他打电话,就像我孙子出生的时候要出院了我就给老蔡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今后这一切都没有了,我再也不会听到老蔡的电话了,再也不能和老蔡喝酒聊天了,我只能说元旦春节很快到了,我们都很好,老蔡你安息吧!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2年4月14日 156.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老蔡和我们在一起,最右侧是老蔡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scf6465.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前年夏天老蔡和老伴带儿子一家到兴城我家小住一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