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又活了一年


  共有190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又活了一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99 积分:6539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又活了一年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9:10:00 [只看该作者]

                     又活了一年    
    年末岁尾小区门口的地摊越来越多了,由摆卖蔬菜水果到摆卖春联吊钱灯笼以致冥币的,红红火火闹得年味越来越浓了,城管不像前几天管的那么严,就是偶然开车过来巡视一遍也只是用大喇叭喊:“收起来、收起来、这儿不能摆!”     
    过去天天有城管在这儿盯着,经常抢秤钩子、秤盘子,打的哭爹叫娘。摊贩们听到城管的喊声就假装收拾东西其实一点也没有动,满地还是摆放着红红的对联,炒熟的瓜子、花生,还有刚刚从地窖里拿出来的十分鲜亮的菜蔬!买的卖的人声鼎沸十分热闹!转眼间小区前面那个宽阔的广场成了市场!     
    快到春节了中国到处都不一样,如果看不见在市政府示威的讨薪队伍和拥挤烦躁的火车站,那么真的是一片祥和,到处充满了宽容和谅解,大家欣喜的交易,换回自己需要的东西,人人脸上充满欢乐和期盼!     
    我正一个摊儿一个摊儿的看着,后面有人大声喊:
   “老头,嘛哪?”     
    我回头看时是我的老朋友段兆华,他骑着一个电三轮,三轮上是很多纸盒子之类的东西:  
   “你嘛哪?大过年的怎么车上装些破东西!”  
   “不是过年吗,打扫房子,收拾的这些破烂老婆子让我卖了去,你看什么?想要的就买啊捡好的!咱们又活了一年了,哈哈哈-----”   
    “又活了一年”----他这句话叫我心里一顿:这个时候这么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吉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年一年的觉得过得非常快,嘴边常提起来的话茬往往是几年前,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的事,快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就好像看一张刚刚拍的照片,面对那个老的很难看只有几棵白发的老头大为惊讶:这是我吗!   
    而且虽然日子越来越富裕,我的这些老朋友们却感到了艰难,特别是病魔越来越厉害的侵入自己的身体。   
    两年前老段吃饭的时候连续掉了两次筷子,女儿急了一定要爸爸去医院检查,老段还发脾气骂女儿神经病,但是在孩子执意坚持下到了医院,一检查不要紧说他来的及时,脑袋已经形成血栓,再晚点来就要完蛋了。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老段半边身子不利索了,说话也唔噜唔噜让人听不清楚,半天才能听清一句话:“摇铃有了我(小玲救了我)!   
    老段是天津武清县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宁交三个王八蛋,不交一个武清县”意思是他们老家没有好人。      
    老段自幼父母双亡少年的凄苦可想而知,肯定从小在当地没少受欺负,后来还是公社特意把他送到了部队。到了部队以后老段吃苦耐劳官至正营、又回老家娶了媳妇,转业到了我们单位,退休以后比我们退休金多得多,也是满心高兴:“反正老了不受罪了!”哪儿想到就掉筷子了。   
    前不久我的老朋友老蔡给我打电话,说是他想聚聚,说是老朋友不多了应该聚聚,他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还在西安,我正巧在呼市,我说好,你回来我们再联系。   
    我和老蔡相处多年,当年人们管我、华林、老蔡叫“三剑客”,可见我们关系不错。
    老蔡的孩子也很能挣钱,女儿年薪都是六、七位数,但是退休以后老蔡还是不停的干,到处包活儿,孩子们说他财迷劝他别干了还说给他钱,他给我说,我花自己的钱自由,不想让他们管!   
    可是我从呼市回来以后老蔡迟迟没有动静,我忍不住给他打电话:  “你在哪儿哪,什么时候回廊坊大家聚聚啊!”  
   “我在管道局医院住院哪!”   
    我吓了一跳和老伴急忙赶到医院,老蔡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没事了,过来了,心梗了!”  
   “怎么办了,支架了?”  
   “胃出血,现在不能做!”   
    老蔡自己说他是搞喷泉的权威,全国很多地方有他的喷泉作品,包括西安的世园会,我们也多次劝他别干了,他一直不能收手,我说你还去西安吗,他说还得去,活儿干完了,钱还没有收回来,我于是鼓励他:  
   “好好歇几天,快到西安去,春节前讨债是个好时机,不给你钱你就趴地下别起来,要不找个高处往下跳!”
    老蔡的老婆骂我道:“老头你什么馊主意,我们的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我说:“那当然钱重要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说啥重要!”   
    老蔡捂着肚子笑了,我们都哈哈大笑了,护士跑过来推开门瞪眼看我们有点奇怪:啥事,这些老家伙还高兴的了不得!
······
    几天后老蔡去世----
······
    所以老段说的话也很对,我们又活了一年,我们如果能年年说这句话岂不幸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