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怎么就想起了朝阳沟


  共有167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怎么就想起了朝阳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70 积分:6303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怎么就想起了朝阳沟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9:56:00 [只看该作者]

                 怎么就想起了《朝阳沟》
    快过年了,总想做点好梦,好梦做的多了说不定就梦想成真,真要像梦里捡到很多钱那明年我的日子不就好过多了吗,说不定敢报名参加太空游!其实,最近几个梦做的也不错,梦见不少老朋友非要请我喝好酒,这不是好事吗?但都遭到我断然拒绝,原因是这些老朋友都是去世的,离我的距离说近很近说远很远,我说等通往西天的高铁修好再说吧----这爬山涉水的怎么去,瞎客气!
    似梦非梦中就听得窗外幽幽歌声:“我来时野花点头对我笑,至如今见了我都只摇头---”声音婉转悠扬如泣如诉,这是谁啊?我才要问时又一个男声:“咱俩个在学校整整三年,相处之中无话不谈--董存瑞炸碉堡粉身碎骨,刘胡兰铡刀下热血流干---”啥时代啊?怎么还有人说这些事!接着还是那尖细优美的女声:“栓宝你为留我,又批评又鼓励,明留暗求----”
    哈哈哈哈,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这不是豫剧《朝阳沟》栓宝和银环的唱段吗,我怎么忽然想起了朝阳沟----
    说起豫剧《朝阳沟》我不陌生,估计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都知道这个戏,我虽然说熟悉朝阳沟,但是舞台上一次也没有看过,我看过电影,更多的是听的广播---那时候叫“戏匣子”,特别是1966年冬天我们学校不上课,我就回山东老家了,农村里家家户户按着一个小喇叭,这个小喇叭除了宣传当时的重要文件以外,天天就放《朝阳沟》,听得我很多戏词倒背如流,尽管这样还是百听不厌,一听就听了半年,想起来也奇怪,当时已经有八个样板戏,可是在我们老家八个样板戏加起来也没有朝阳沟播放的多!
    《朝阳沟》也说的是知青下乡的故事,大背景是:“祖国的大建设一日千里 看不完说不尽胜利的消息 农村是青年人广阔天地 千条路我不走选定山区---!”高中毕业的银环也想响应号召到农村去,就到自己对象栓宝的农村家乡“朝阳沟”----那时候好像也还没有插队之说,但是自己的老母亲坚决反对,爱情和理想的双重诱惑让银环毅然跟栓宝走了---估计当年类似的事很多,这个故事的现实版在我们家就能印证,我三叔就是在梁山县城上到高三赶上文革回家务农了,给我带来个同样是高三毕业的三婶,现在想想他们亏大发了,农村上到高三那年头谈何容易,特别是三婶一个女人,真是银环妈说的:“升初中升高中生来升去升到农村---”一辈子不服气啊,他们连知青也不算,这就叫“命”!
    当然朝阳沟只是借了知青下乡的背景并不能算歌颂上山下乡,还是属于言情戏,这个戏里抒发的情感热烈明朗很适合我的口味,栓宝虽然大道理不离口但是最终还是想把银环带回家,年轻人这也不奇怪!银环很漂亮,杨柳细腰两条大辫子飘飘摆摆在河南这样的美人很少见,但她对栓宝也是一往情深,没有因为栓宝是农村人而对栓宝有丝毫偏见!特别让我感动的是拴保娘,人家对儿媳妇那才叫喜欢:“昨夜晚老婆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的媳妇前来看我,一进门乐呵呵,前叫娘来后叫爹,张腰施了一个鞠躬礼,喜得我两手没处搁----!”
    后来我知道当年朝阳沟进京演出时,高洁演的拴保娘这个角色让给了常香玉,这样高洁就失去了被毛主席接见的机会!戏里戏外拴保娘都是一个好人。好人对于事业有自己的观点对于家庭尤其有自己的看法,拴保娘当时最大的希望就是:“咱全家连你整五口,你又是城里下来的学生,咱队里一敲钟,恁两个头里走他两个后面行,我在家里把饭做(揍),为建设新农村咱各显本领----!”虽然说得那么朴实,可是这就是当时很多中国人的梦啊,一家人和和睦睦,过好用自己勤劳换来的平静生活!
   和拴保娘形成对比的当然是银环妈,银环妈是个小市民,看不起农民,她认为最差的就是农民:“就是当个服务员也比当那农民强---!”,可是今天我在知青行列里突然觉得我们的妈妈当时其实都是这样认为的啊,虽然看不起农民,但是这个妈妈对于女儿的疼爱那是牵肠挂肚的,最后迫于无奈也下乡和女儿一起住了!银环妈是个丑角,但是当年多少父母爹娘就像银环妈那样对自己的孩子殷殷切切的期盼着,就盼着孩子早一天回来----我的老母亲就说银环妈:“那不都是疼孩子吗!”,爱无论如何都是对的!
    和所有的下乡故事一样,银环带着满腔热情投入她从来不熟悉的艰苦劳动,“前腿弓后腿蹬手要拿稳劲儿使匀---”锄地、搬抬、面朝黄土背朝天终于银环发现自己走错了,不由的满腹委屈:“亲亲娘祖奶奶谁叫我来到这里来,上午挑下午抬累的我腰酸脖子歪---!”终于银环离开了她满腹理想的朝阳沟,回到了城市回到了妈妈身边----
     几十年过去,银环和朝阳沟不知道都怎么样了,银环肯定老了,大辫子就是留着也白发三千丈了,朝阳沟那?当年朝阳沟可是个好地方:“走一道岭来翻一架山   山沟里空气好实在新鲜 这架山好象狮子滚绣球 那道岭丹凤朝阳两翅扇 清凌凌一股水春夏不断----”如果朝阳沟离城市太近估计早就盖成住宅楼了,或者变成农家乐成了旅游景点,无论成了什么这出戏一定还有人在唱,就是远离朝阳沟的地方也有的是人唱,我那些年去徐州公园里有人唱,前些年去山西长治,公园了很多人也在唱,朝阳沟的故事远离时代了, 好听的曲调犹如在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