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白眼儿


  共有169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白眼儿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68 积分:6282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白眼儿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10:07:00 [只看该作者]

 白眼儿
   天津人的外孙号称“白眼儿”---白眼狼的简称,最通俗的解释“外甥(孙)是姥娘家的狗,吃完就走!”也就是“忘恩负义”意思!虽然这个称呼不雅,但是天津人乐此不疲,如果两个人见面:
  “忙嘛啦!忙嘛啦!!尼拉忙嘛啦!!!老没见了?”
  “介不给二闺女看白眼儿哪吗,介小王八蛋哎---”这说的就是自己的外孙,小宝贝得这么个雅号令人匪夷所思但是天津人就是这么叫,我一点也没有说瞎话!
   说起来姥姥对外甥(孙)的疼爱一点也不比爷爷奶奶差,可能还要比爷爷奶奶疼的都厉害,现在流行:“妈妈生、姥姥养、爷爷奶奶来欣赏、爸爸回家就上网、姥爷天天菜市场。”我有个朋友一对双胞胎外孙从生下来就是她带,一直带到了十七岁,上了高中还是在姥姥家吃住!爷爷奶奶倒乐得清闲!
   我小的时候我们老家兴住老娘家---我们管姥姥叫老娘---就是外甥(孙)一年或者每年到老娘家住一段时间,那时候我们老家贫穷落后封建礼道还多,闺女出嫁是不能轻易回娘家的,儿媳妇就是个劳动力,婆婆轻易也不给放假休息,每年大约是麦收以后,我奶奶就允许我娘回娘家几天,那几天我也随着母亲住几天老娘家,后来大点学校放假我自己也就能去住几天。
   母亲嫁到我们家受了不少苦,所以她拉起家常来让她心酸的事都是婆家带给她的,美好一点的回忆都来自娘家:“你老娘家门前的河里老些藕,天热了我们就摘下荷叶顶在头上,家后那是棵玲枣树,结的铃枣很稠,红腚捶了小孩子就打着吃,又脆又甜,铃枣就是生吃,团(园)枣才能晒干----你姥爷喂得牛犁地的时候他就在后边嚷,一鞭子也舍不得打,后来入社牛给了互助组,你姥爷天天看去,拿把豆子给他喂----”也许听得多,也许我每次住老娘家都是那么稀罕,所以我对老娘家也是充满亲切感!
   很多年以后我们家到了呼和浩特,老娘家移民到了大兴安岭,东北西北见面就难了,我母亲去了一趟大兴安岭,对那儿的寒冷印象深刻,等我到了廊坊,母亲老是惦着把我的两个舅舅调到廊坊:“太冷了,你姥爷老了,要是把你舅舅调来他们的孩子也能好点---!”我托了不少人,真的把我两个舅舅调来廊坊了,我的二舅和我一般大,三舅比我还小一岁。
   我给母亲吹牛说:“天津说外甥是白眼狼,我这不是给老娘家办事了吗?我可不是白眼狼。”母亲很高兴,说:“你姥爷老娘没有白疼你!”
   其实比我做的好的外甥有的是,安倍晋三安保法一通过,马上到姥爷岸信介的坟上亲自大哭一场:“姥爷啊,安保法通过啦,下一步我就修宪,你的愿望就要实现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