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男人六十这道坎


  共有171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男人六十这道坎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68 积分:6282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男人六十这道坎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16:05:00 [只看该作者]

                         男人六十这道坎
    前些天顾挺说龚克聪去世,我心里很难过,那年我去崇明的时候,龚克聪不在岛上在市里,所以没有赶上大家聚会,但是我从崇明返回市里以后,龚克聪一定要在市里招待我一顿,他张罗把小倪、施金亮、杨志芳、顾建忠夫妇几个人叫在一起,在一个很好的饭店请我和老伴吃了一顿饭,他们还特意点了上海红烧肉,我还记得他们管红烧肉叫做“翁绕柔”那情节历历在目,让人难以相信龚克聪如今已经是天外之人了,我得到消息以后就翻我的影集,在上海吃饭的那天晚上我们是照过像的不是我照的就是雅芳照的,但是我怎么也找不到那天晚上的照片---
    龚克聪是种子站的上海兵,瘦瘦的挺英俊的小伙子,平时不善言谈,在兵团的时候我们也说话很少,上海人说“龚”发(机拥)音,我们听起来好像叫“窘”克聪,上海兵在内蒙古兵团是年龄最小的,顾挺说他去世的时候刚刚六十岁,也就是说工作了一辈子要退下来享受一下生活的时候竟然没有了机会,而且他是因为癌症去世受尽了病痛的折磨---说起这些来令人心痛!
    种子站上海兵去世好几个了,李兰英、郭英、毛永芳、黄飞、龚克聪---都是小小年纪离开了大家,离开了人间!
    今天阴历十月初一,从昨天晚上开始廊坊街头的十字路口处总有青烟袅袅,虽说这几天雾霾严重,人们还是烧纸,今天天气晴朗,更多处青烟袅袅。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十月一了天冷了,人们惦念已经去世的亲人,不知道他们现在呆的地方什么样,不知道他们如何忍受严寒,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置办好过冬的寒衣,家家户户要在这一天给去世的亲人烧纸送去寒衣,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阴阳两界我一直都怀疑去世的亲人能不能收到我们的心意,其实我知道很多人也有和我一样的想法,但是多少年来每到这一天黄河上下大江南北都是青烟袅袅,无论什么想法都不能阻止我们对于亲人的记挂!我想龚克聪的家人也在烧纸吧!
    我又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些年我的那些逝去的战友,随着年龄增大逝去的战友越来越多了,但是最让我怀念的是前几年去世的几位战友,他们的去世甚至让我不由自主的相信:六十上下是男人的一个坎!虽然这个年龄段也有女战友去世,但是男战友为多。我的朋友刘景田去世的时候六十三,华林六十二,孙大力还不到六十,徐振兴五十九,这不龚克聪也是六十!都是刚刚离开或者要离开工作岗位,家里面也是日子开始好过了,可以享受生活了,却都过早的撇下家庭孩子撒手人寰----战友聚会的时候,我看见许许多多的女战友形单影只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就想起他们的爱人,想起我的那些去世的男同胞们!
  现代医学越来越发达,人们活的越来越长了 ,我们这些兵团战友年轻的时候受过苦,现在总算赶上了好时候,赶上了可以享受生活的时候,都应该活的时间长一点,可是六十岁是男人的坎怎么就没有变化哪!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