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如今有了节假日(中)


  共有184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如今有了节假日(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98 积分:6529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如今有了节假日(中)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16:08:00 [只看该作者]

  如今有了节假日

                     (中)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你期盼,你出力,你期盼的东西出现了或者你出力办的事办完了,却什么也没有你的了,这时候难免有点难过!
    我是搞建筑安装的对此体会特别深刻,开始进入某个工地的时候往往一片荒凉,好几年以后厂房盖起来了机器轰鸣产品出来了,你想回去看看你曾经的劳动成果,人家不让你进大门,说三说四磨叽半天,自己都觉得没有意思。我曾经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服务八年,很多工事我都参加建设和维修,后来再要进去看看层层把关这样那样检查,屡屡就是不信任,我心里想老子在这儿干活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哪,于是我就急了:
   “小伙子你们那个原子弹修理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说实话白给我我都不要,我们家没有地儿放!”人家小伙子也不含糊:
   “大爷,没有参谋长电话,你要从我这儿进去,那是女式裤子----!”
    所以少校说我家门口的河边不让钓鱼了我也就想的明白,那肯定就是修好了呗,河边修好了,一条野河就变成了家河变成了一条城里的河流,柳荫婆娑瓷砖漫地外加几条板凳,散步的好去处,钓鱼肯定免了,很多大城市都是这么做的,兴城如何例的外哪!如今我也老了越发大大的良民,人家说啥就是啥,连意见都懒得提,和少校骑着自行车过桥翻坝到了对岸。
    本来就是一条河,河里的水是一样的,鱼也一样,但是岸边修建的不一样,所以修好了不能钓鱼,没有修好的照样可以钓鱼,其实南岸河道的护坡和栏杆也修好了,就是岸边没有绿化脚底下没有漫好瓷砖而已,这样看倒是修的慢点好,不然南河两岸都修的好看了我可去哪儿打发我的时间!
    我们说说笑笑找地方坐好,一边念叨些最近战友聚会的佳话,我打开渔具包拿出鱼竿,几年下来我也有了十几根鱼竿了,有自己买的也有孩子送的,当然没有什么好货或者说没有什么名牌,最好的一根是女儿送的生日礼物,碳纤维的,我一直没有舍得用,女儿其实是很坚决反对我钓鱼的,她不愿意我杀生怕我老了没有福报,所以我如果钓不上来她才高兴哪!
     我最常用的是两根古老的玻璃钢杆,20元一根,别人早就淘汰了,可是我觉得挺好用,一直没有舍得扔,其实原来是四根的,经常断,倒不是因为钓了大鱼,有时候挂底有时候挂树,往往把鱼竿弄断,每坏了一节我就互相拆散拼接起来现在四根变成两根了,也就可见坏的次数之多,还有个原因是早期的鱼竿节数多,合起来一个短包就装下了,现在流行长节,渔具包也是长长的了,我觉得不习惯!
     打开渔具包摆好蚯蚓,我先往河里撒了几把饵料---行话这叫“打窝儿”!我原来不知道,钓鱼也有很多行话---这两天铁青马写了一篇他钓海鱼的帖子,有些属于技术术语,比如主线啊子线啊鱼漂的目啊,这些名词术语是从台湾传来的,有些就属于行话了,完全不知道行话的看着就费劲!比如鱼咬钩行话就叫做“口”,“有口没有?”就是问你有没有鱼咬钩,有时候在草里钓鲫鱼,有人问有“眼”吗,也是问你的位置有没有鱼,凡此等等冷不丁不钓鱼的还真听不懂,“打窝”也是钓鱼的行话,---就是往水里扔点饵料,用喂鱼的方式招鱼,也就是所谓的“舍得”---你不舍怎么能得---其实喂鱼是假,骗鱼咬钩是真---就像当前推销保健品的,白给你量血压是假,引诱你买他的假药是真,无论真假吧,钓鱼的都这么做我也不能例外!
     打窝的饵料是很讲究的,每个人的窝料不一样,有的人你问人家窝料怎么配的人家还不一定告诉你,我用的窝料也是自己配的,用四川的曲酒泡的小米外加了买的红虫窝料,闻起来就很香的,也有人告诉我,用茅台酒或者五粮液最好,什么鱼都爱吃,我心里话我还爱吃哪!
    
     打完窝我拿出鱼竿准备拴钩,我情绪很好心里很得意,觉得鱼龙出水的大戏就要正式上演了,想想很久没有钓鱼,今天一定要来个开门大吉,来个开门红,一下火车心情就不错,钓鱼就是钓的心情,今天的收获一定也不错,哈哈哈看我的吧!
    但是一翻渔具包我有点紧张了,翻遍渔具包我越发有点失落也有点犯傻,少校问我怎么了,我说没有怎么,有一点小小失误:我没有带鱼钩!
    完了,我毕竟不是姜太公,人家直钩钓鱼,我没有鱼钩是钓不上鱼来的!
    其实昨晚到家以后我把渔具检查的很细致,我清清楚楚记得我把钓鲫鱼的五号钩和六号钩放在了一边,又和方便面放在一起,就是怕忘了带,只要吃饭就能看见鱼钩,遗憾的是早上少校来敲门早了,我根本没有吃饭---也就是没有泡方便面,拿起渔具包就和他一起骑车出来了---
    哎----这就是老了啊,没有办法,我只好回家取鱼钩,好在我打窝的地方一小时才能上鱼,有一小时我准回来了,少校也很遗憾,但是他带的鱼钩也不富余,哎,老了啊老了,埋怨谁去,认倒霉,多跑路吧,这一刻我突然很想我的傻老伴,要是她在会提醒我的,看来老了谁都能离开不能离开老伴!
    等我再返回河边时少校已经钓了好几条,而我的鱼漂一直稳而不动,就是有鱼出水也是小白鱼之类,鲫鱼看出我情绪低落乐得看我的笑话谁也不来咬钩----就是说我今天根本没“口”,没有办法我只好再撒几把饵料,用行话说“补窝儿”,但是鲫鱼还是不动他们都吃饱了,就在原地午休,而此时我确实饿了!
    就这样拖拖拉拉到了中午,眼看一点多钟我饿的受不了,看看鱼库才三条巴掌长的鲫鱼外加几条小白鱼,今天也就只能如此,我叹口气收杆了!
   回到了小区我到超市买了一盒“六月香”的豆瓣酱和一块白豆腐两个大馒头一把粉条,把鱼洗干净和豆腐粉条用“六月香”煮开了锅---用当地人的方法做了一锅“酱”---也就是烩菜!倒了半瓶白酒猛吃一顿,倒头睡了!
    朦朦胧胧我觉得有人敲我的窗户,那声音很细很轻时断时续,分明是十指尖尖女人的小手,我大吃一惊:莫不是来了鲤鱼精-----!

(不知道为什么早上老说帖子太长发不上来,只好把照片取消,又删节一块文字,全文和别的地方可能不太一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