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写在上海聚会之前(1---3)


  共有196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写在上海聚会之前(1---3)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98 积分:6529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写在上海聚会之前(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16:16:00 [只看该作者]

写在之前

                       (1)下定决心去上海
    眼看上海聚会的日期越来越近,家网大旗即将在浦江两岸呼啦啦的飘,前几天自由人写了一篇《我待上海滩的春暖花开》更激起大家对于上海聚会的期盼!
    家网有聚会的优良传统,自2007年成立以来几乎年年都有聚会,通过聚会所谓虚拟的网络空间在我们这里变得十分扎实,大家认识了熟悉了,实现了自己最浪漫的事互相陪伴着一天天变老!
    因为我女儿在上海工作,成家以来我还没有去过他在上海的家,所以这次我们本打算只参加欢迎欢送晚会,其余的时间在孩子家住几天,大会安排的活动我已经都去过,包括崇明岛我也住过几天!
    但是后来想想不行,去上海就是为了战友聚会去的,孩子家什么时候去都可以,这次虽然二者兼顾,但是也要以看战友参加聚会为主,所以我们就这样定了高铁票往返票,三号去上海,三号到七号在女儿家,八号到十一号参加大聚会,十二号参加种子站崇明岛一日游,十三号八点火车返
    我坚信这次上海聚会是一次难得的聚会,是继青岛、兴城、天津大聚会后的家网聚会新高潮,有青岛天津兴城聚会的经验,这次聚会一定会办的更好!
    另外一件事对我刺激也很大,不少战友这次难于赴会,原因竟然是身体不好,我们家网的创始人辛医生因为腿有疾病这么重要的聚会竟然不能参加了,青岛和天津聚会他坐轮椅还能出席但是他跟我说实在是腿不争气,就是家里挪动几步都困难,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在疾病面前无能为力,叫我们不能不心里难过,家网是他创办至今已经苦苦奋斗了八年,就像他自己的的孩子,他竟然不能参加孩子的庆祝大会!
    还有我们的TY老兄,当年家网无论什么聚会都是积极参加的,廊坊聚会每次都到,而且特别支持多搞聚会,可是青岛兴城聚会没有参加,就是家门口的聚会也仅仅露了个头,原因也很简单,心脏手术不敢贸然出门了,同样还有我们的玉润兄,心脏病十分严重,但是天津聚会当天天津北京往返也还是争取到会了,这次也不能参加-----身体不好,年龄大了,是啊,想想我们这波老的,都年近七十,出门的顾虑和风险越来越大!就是上海的小三轮家门口的聚会竟然也不能参加,除了这几位战友还有很多不能与会的,他们也是重病在身身不由己!2007年廊坊聚会的时候小红柳、大杨和250都是属马的,当时他们是小字辈,转眼也六十大几了,现在最最年轻的上海兵也都六十出头了---
    说说这些我是给自己鼓劲,正如朝版所言乘着年轻多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比起辛版主比起雨润兄我的身体算好的,能跑能动能吃能喝虽然心脏支架已经做了十五年,但是还没歪没斜,我怕什么那,怕花钱吧,是的我们那点银两实在可怜,怎么掂量都少得很,但是网上无数的文章劝老年人对自己要狠一点,有钱花在自己身上,那么我心疼什么哪,有钱就给自己花点呗,出门在外回来在节省呗,总比去香港让人说蝗虫,去日本买马桶盖强------无数的理由都指向一个方向,我唯一对的,就是下定决心去上海!
   去看滚滚的黄浦江,去看改革开放以来魏然屹立在世界前列的大都市,去看上海战友美丽的面容,总之和战友在一起我们就青春

 

(2)上海战友多仗义
    很久以前我们都知道一个传说,是说上海人过日子很仔细,他们买蔬菜的时候韭菜可以买一根,使用半两的粮票,家里的碗非常小,北方人到了上海人家里不敢吃饭,还没有张嘴一小碗饭已经没有了----我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因为当时和去连队的上海战友接触不多也没有问过这些事。我们连队上海兵多是崇明岛去的,他们能吃苦,割麦子的时候郭英、顾挺他们总是在最前面,又有北方战友说:“南蛮子没有腰----”当时上海兵年龄最小,但是他们特别爱美,连队刚发的兵团服,他们很快就把肥腿裤改成瘦腿裤,这不禁让大家纷纷效仿!
    前些年我去南方走了几圈,接触了不少原来的兵团战友方知道上海战友热情又豪放,温柔又大度,绝不是小地方人的那种见识!
    2010年我去上海,宋培华(无奈)和路方到车站接我,那时候老宋刚动了心脏手术,后来老宋夫妇陪我们到了朱家角后来一直送到去普陀山的轮船,还有老纪在临河的时候不认识,开车拉我们到处走还带我们去看了芦浦大桥,也是一直把我们送走,三思放下家里的活给我们做上海特色菜,小三轮跑前跑后----李慧琳(林中漫步)带我们去看浦发银行,吃饭的时候就把家里的茅台酒拿来了,后来一次小红柳也带来两斤装的茅台,不是说人家给你喝好酒你就说人家好,是说人家就把最好的东西给你拿出来。那时候的茅台虽然不是现在的天价,但也是最贵的白酒。我到崇明岛顾挺拿出一瓶金剑南,他给我说,这是儿子结婚时用的,你知道我是不吃酒的,你喝了吧---,施金亮请我吃崇明岛的羊肉我还心里奇怪,我是内蒙古来的怎么到上海还请我吃羊肉,我外行了,崇明岛的炖羊肉绝对天下第一,我大意了,竟然没有带相机,没有给那顿羊肉拍照,所以人啊,啥时候骄傲自满都是因为见识短!
    施成奎不能和我们一起玩,给我买了一大捆甜索罗,让我路上吃,从崇明岛回到上海,龚克聪和沈金丽又在市里请我们吃上海菜,我们走的时候还给我这个大老头带了一堆上海小吃,没有想到龚克聪小小年纪竟然去世了----
    去年天津聚会的时候,种子站的战友借机也搞了个小聚会,种子站的战友在天津的很少,有个倪美瑜是上海战友嫁到了天津,恰恰那几天家里有事回崇明岛了,但是她把那天我们四桌的酒水全部买了,本来人不在天津大家也没有人让她们出力,但是倪美瑜再三说在我家门口我不能招待大家已经很过意不去,坚持一定要买下全部酒水,你说这是小气人能做到的吗,她的仗义和热心你不服气都不行!
    当然也不能光说吃,上海战友的热情体现在很多方面,自从三棵小草来到家网,家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三个真的把全部热情献给家网,她们搞的许多活动都通过家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由于她们的到来家网都显得年轻了热闹了,这是所有家网战友看到的事实—
    这里我也要特别说说路方,路方是家网的老人,也是家网的创始人之一,算得上22团5连在家网的代表了,辛医生身体不太好,家网现在主要由路方操心!
    路方长的漂亮为人也好,我觉得家网好几个战友到上海都去过路方家,好像有一丁、狼山烽火、朝克山,翁常来,琴手,娅娅,辛医生,泰松、还有我们夫妇----有道主雅客来勤,千里迢迢愿意去见路方说明她在大家心目中有影响,而且路方参加家网的战友聚会也很多,我记得呼市7/28聚会路方去了,有一年北京家网大碗居聚会路方也来了,更让我感动的是,路方千里迢迢来廊坊参加孙大力的追悼会,而且那次是路方刚才北方回到上海,身体也很差,来回飞行花了不少钱,她还说是代表上海战友来的,那次乌龙茶也从青岛来了,还有包头战友,石家庄战友,远道战友的光临感动的大力全家不知道如何是好,乐天的老公老白看见了深受感动,好几次给我说:老头大哥,你们兵团战友的感情比我们部队战友的感情深-----
    好像大前年路方带着小三轮和张金海到天津探望生病的战友,我知道消息大吃一惊,因为我知道三轮和金海的身体状况,带着这两位战友一起出门实在责任重大---好几次路方都是和小三轮一起远足,到天津以后老杨长接短送,我知道他们计划从北京看战友后从北京返回,我就建议他们到廊坊,因为廊坊地处北京和天津之间,廊坊举行活动,天津北京的战友来比较方便,我这样想也是怕路方带着小三轮和金海去北京不方便,从廊坊乘高铁回上海比北京方便的多,那次趁着路方、小三轮、张金海到廊坊我们也搞了一个不算很小的聚会。知道他们回上海以后我也就放了心,但是后来我也非常的后悔,因为他们原来还计划去北京以后在天安门广场拍照留念,被我一拦安全是安全了,但是路方、小三轮、张金海在天安门前合影留念的计划恐怕很难实现了---所以有时候有些好心眼往往造成不很理想的效果,这就不好预料!
   总之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上海实际走在了我们国家甚至世界文明的前列,上海人早已不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小市民,相反,现在大家都知道大都市的人们见得世面多诚信度倒好,越是落后封闭自以为是的地方越是让人不敢恭维,嘴上说的厚道其实一样奸诈狡猾。
   1995年我在宁波施工一开始我们这些北方大个子看不起“浙皮子”,结果喝酒喝不过人家打架也没有打过人家,南方北方都有爽快人,南方北方都有差劲的,有人嘴上说得好到需要帮忙的时候净干拆台的事,甚至聚会的时候对战友恶意相向,这种人我们见


(3)啊,大上海
    写完小标题我自己都笑了,人家这里都是上海人,就连东北佬的朝版也会几句洋浜话,不会洋浜话的天津大娅娅每年也跑上海十来趟!你要在这些人面前谈论上海不是班门弄斧吗?可是我就想说说,这就像小青年搞对象一样,第一眼很重要,他们这些上海通早就忘了第一眼对于上海的印象,我看了上海第一眼就由不住的感叹:啊!大上海,你可真大----而这个印象至今难忘!
    我第一次去上海是1995年,那一年我们在宁波施工,工地的一只经纬仪坏了,这只仪表是日本进口的,要修理只能到人家的专业店,这个店就在上海,人家领导说:
  “焦老,你去上海把这只表修修吧!”
  “这玩意我也不懂啊!”
  “您不是没有去过上海吗,等于去玩一趟,修不好也不能怪您,小日本这玩意咱们都修不好---”
  “这样不好吧,好像我老头有假公济私之嫌---!”
  “嘿,老头还端起来了,您不去让别人去了,我就是对小年轻不放心,现在改革开放上海有不少花街柳巷----”
  “花街柳巷,哈,那我就冒险跑一趟,各种费用实报实销啊---!”
   我就背着仪表去了宁波的小港码头,各位有所不知,那年头宁波到杭州还没有高速公路,高铁更别提,去上海坐火车汽车都不如坐船舒服。
   我从小港坐上快艇一路劈波斩浪疾驰如飞也就两三个小时船停靠在码头,放眼一望,全是沙滩芦苇一片荒凉,这是上海的新码头---芦潮港!那时候的芦潮港刚开始建设,屁也没有,就是修了码头远远的伸向海里停泊一两膄快艇!
    坐上摆渡大巴往上海驶去,走啊走啊,走了一个多小时,如果在廊坊早就几个来回了,可是这里总是密密麻麻的房子望也望不到头,终于到了我本来应该停船的十六铺客运码头---终于我知道上海之大了,两个码头之间竟然有这么远!
    终于我站在了久仰的外滩,站在了闻名遐迩的南京路,看到了外滩对面的原汇丰银行及其一大溜洋建筑和海关的报时大钟,我不知道其他外地人初到上海看什么,我立刻就想看到这些!这些东西在我最早读书识字最早接触历史教材的时候就知道了,我很早就想亲眼验证验证,今天终于亲眼目睹实现自己的愿望了,我很激动,只不过物是人非面对一片祥和“五卅”惨案的血腥只能通过想象了----
    那时候的外滩和现在不一样,没有高台阶,外滩和江面一样平,也没有陈毅广场,但是和今天一样的是永远游人如织----
   我在南京路后面找了个带阁楼的小旅馆要了个比一张床大点的所谓单间,对比起初感上海之大的是觉得巷子里大家居住的地方这么小---说实话上海的巷子真的不如北京的胡同,北京的胡同好歹是平房,上海的巷子里弄尽是小阁楼,越发显得狭窄凌乱又压抑----我找到维修店放下仪表住下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中共一大会址!
   可能是我去的太早了,还没有开门,我只好围着那红色的围墙转了好几圈,等开门了参观者也就我一个,真可谓冷冷清清车马稀---回忆起来那几年正是这类景点不得烟吸的时候,都去花街柳巷了谁去这些地方啊----估计最近会好一些吧!
   当年那个时节是1995年的圣诞,我之所以肯定是圣诞是因为我晚上出来逛的时候有的酒店里摆放了圣诞老人!当然这样的酒店我不敢去住,不敢给单位浪费钱,要是我再青年些就另当别论了!
   我又游览了城隍庙,走了一趟邓大人题字的杨浦大桥,进了很多小吃店,总之,那几天就是围着外滩附近转就在浦西---那时候甚至还不知道浦东。
······
   转眼二十年过去,现在的上海大不一样了,前几年我再去上海正是世博会关门之后,人家开门的时候我怕挤不敢去,所以当路方领我去看已经关门的世博园的时候,虽然已经冷冷清清也还是在丛林般的旗杆上感觉到上海的炙热!
   那几天我参观了新的外滩,参观了古老的原汇丰银行那迷人的穹顶,游览了城隍庙,站在陈毅广场看对岸的东方明珠以及他旁边那些高高的大个子,朦朦胧胧中你总有一种要掉眼泪的感觉,浦江波涛依旧,旧貌换新颜,上海变化太大了,中国变化太大了,如今该洋鬼子面对陆家嘴哀嚎,原来中国人可以把房子建设的这么漂亮这么好,奶奶!
   宋培华夫妇开车拉我们去朱家角,汽车就在高架桥上----其实就是在各种大楼的楼顶上跑了一个多小时,这得有多少房子多少高楼啊!后来我站在卢浦大桥前看后看就是看不到边,登高望远这就更是从心底的震撼,上海太大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503290545eb163cd5591514a3.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503290545f4f11075501bbe43.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5032905457a57edf7b32a737d.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一江春水向东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