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写在上海聚会之前(4--6)


  共有147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写在上海聚会之前(4--6)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68 积分:6282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写在上海聚会之前(4--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26 16:25:00 [只看该作者]

(4)草原说胖马的腿瘸了

    草原说胖马的腿瘸了,这让很多战友都着急关心,我在前面的文章中说到了辛医生和小三轮因为腿不好不能这次上海与会,腿脚不利索的毛病越来越影响大家的活动。以前我们也常看见有些老人步履阑珊,可是从来没有把那样的场面和自己和自己的战友联系在一起,从来没有想到过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就是偶尔说起来,也是玩笑:抓紧玩吧多走走吧以后腿脚不利索走不动了----说是说说而已谁当一回事哪----
    昔日戏言身后事如今都到眼前来---腿脚不利索不知不觉中成了我们的通病----我们真的老了!
    其实这之前我也给草原打过电话,我说你最近怎么样了啊,草原说好多了,现在变成单拐了,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一下有点糊涂,忙问怎么回事,她说:腿呗,现在好多了,双拐放下了拄着着单拐可以走路了,我这才真真的吓了一跳,草原在兵团战友群体里年龄算小的啊!
    草原就是草原胖马,她本是我们家网的灵魂人物,草原发帖不多,但是她和大家的关系非常好,草原乐于助人,家网大碗居聚会、廊坊聚会草原都暗中资助,出钱还不让别人提起,我本人出书草原也大力资助,特别是那一年草原带我、一丁、金蛇夫妇去乌拉盖他的老连队,圆了我们这几个西部区战友长期渴求的草原梦!
    到了草原的老单位,越发看出草原和原单位战友的关系非常好,人家宴请草原我们跟着沾光,还跟着她游览了通化的大青沟----这才几年的功夫草原就因为腿脚不利索不能参加大家的聚会!
其实我们的逐渐老化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了,只是我们兵团战友要强,大家心里抵触不愿意承认
    兴城聚会的时候,有个爬首山活动,兴城的首山海拔一百多米,从下到上修的平平坦坦的柏油路,就是等于一个长长的大缓坡,可是我看见大漠在大巴前面抽烟不肯爬山,我说大漠你怎么不去爬山,大漠说腿疼,其实大漠在家网的每次聚会都积极参加,有一次在廊坊欢迎无声,大漠当时还在单位上班,一大早开车从北京赶到廊坊,和大家见面放下100块钱,就回去上班了,可是现在这样的小山都不爬了,我再一看大漠旁边还有泰松还有雨萌----都说是腿不好,上山吃力了----
    我老伴刚退休的时候就说一定去趟黄山,她听人家说黄山特别好看特别漂亮,所谓黄山回来不看山吗!后来我们去了泰山去了峨眉山去了五台山---我还说该去黄山了,老伴说黄山不去了,而且说今后凡是“山”的活动项目都不参加了----腿疼不能爬山了----
    家网成立的时候辛医生确定家网的宗旨是“快乐十年”,当时我们还说标准有点低,那还不快乐二十年,这才八年过去,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竟然因为身体情况,该快乐的时候大量减员!
    这就是我们的现实,而且这并不是说的辛医生小三轮那样的严重的疾病,现实是我们的体力一天不如一天,特别是腿脚,腿脚不利索严重的影响着我们的活动影响着我们的心理,因为腿脚不利索我们会觉得自己那样的显老!
    2009年我们种子站大聚会,我的朋友刘景田和我一起参加,那时候他刚刚从航空航天部局长的位置退下来,行前我也邀请老伴参加我们的活动,老伴不想去,其实老伴在临河工作的时间很长,因为她从兵团到农管局都是在临河上班,我们的两个孩子也是在临河出生的,我觉得老伴心高气傲可能觉得我们种子站能组织出什么花样来?以后有的是机会!
    结果我们组织的非常精彩,回来后老伴看照片我给她转达很多人对她的问候,老伴后悔了,责怪我,说我根本没有诚心让她去,起码邀请的不认真,老伴后悔的掉了眼泪!那以后经常说要去临河看看,最近不说了,事实上她今生也许根本不可能去了,老同事越来越少,我们的朋友刘景田从临河回来不久就去世了!
    这次老伴一开始也是觉得多在女儿家呆几天,后来看见王燕燕、郭兰、冰蓝、九平、路方---这一大帮老朋友,老伴改变了主意,一定要把战友聚会放在第一位,一定和战友多呆几天,一定和大家好好说说话,一定不能再后悔!


 

 (5)给组委讲几个小故故
   大家都觉得上海会组织起来难度大,一是上海太大了,不像廊坊聚会,全廊坊数的上来的几家饭店,怎么对比我们都心里有数,上海就不同了,恐怕酒店上万家,找一家适合我们聚会、价格合适交通方便的就很难。另外大家去上海也显得路途遥远,以前北京、天津、廊坊聚会包括青岛、兴城都没有上海显得远,如果从临河、包头去上海好像就是祖国的北头到南头了,大家去上海也觉得好像要办件大事,比去别的地方顾虑要多,所以我觉得上海组委会的战友遇到的问题一定很多,一定很辛苦!
   为了给你们开心减压,我给你们讲几个我亲身经历的组织战友聚会的小故事,一笑当中这些事说不定你们也会遇到:

a.守纪律的没饭吃
   
      2009年种子站在临河聚会,全连到了200多人,2009年是内蒙古兵团成立40周年,所以那一年兵团聚会的非常多,即便如此种子站按照连队计算参加聚会的人数也是原兵团建制的连队之最了!到达临河的那天中午,农管局请我们吃饭,全员20多桌200多人,书记到会讲话准备得十分隆重,但是人家悄悄给我有个要求,说欢迎的就是知青,种子站的老兵们就不要参加了!
    原来我们知青走后农管局和老兵们的关系处的不太好,特别是种子站因为靠近临河市区,后来调入不少当地人,农管局分配土地的时候和老兵们起了矛盾,要求老兵们退休以后交原来承包的土地,这惹得老兵们到处上访甚至跑到北京告状,领导看见老兵们头疼,所以吃饭也不想让他们参加!
    对于这些情况我们当然不知道啊,我也没有办法给老兵们说,我想第二天才去种子站,今天在临河知青们吃饭反正他们也不知道,人家出钱的主家不想请的人我也不好一定让来啊!
    我正心里左右为难,就接到我的老排长翟清洲的电话,说是今天在临河全体人员包括老兵大家一起吃饭,他们几点到啊,我心里说这吃饭的事人家才和我商量老兵们咋知道的这么快啊,只好说,今天局机关请知青,老兵们改天咱们一起吃饭----,老翟说不对啊,很多老兵都去了,说青岛兵带来啤酒请我们喝,我说不会,青岛知青是带了啤酒,可是我们说好闭幕式再喝啊----好吧,我听你的吧,老翟这样说!
    放下电话我到了饭店,一进门傻了眼,全体老兵已经先我们到达坐下了,我好奇怪,事后一问,知青战友们到临河以后也想他们当年班长、排长这些老兵啊,一下火车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反正最重要的话就是:今天中午农管局在临河请吃饭,大家都来参加啊---老翟和我打了电话,他还想我是领导,我的话有准,他就在家里没有动!
    我急急忙忙给老翟打电话,说你们来吧,等老翟夫妻赶到,饭都吃一半了,亏了我给留下了座位,老翟脸色很不好看,我也尴尬的无地自容!就人家一个人给我请示报告了,就人家一个差点吃不饭,而且我只能自己给老翟连连道歉,我谁也不能责怪!
    战友聚会有时候很难控制,大家随意性很强,也不能不让大家自行安排,有时候除了辛苦受累还要有多种准备,人家喊你指导员或者书记一是客气二是老习惯,可不要以为大家还听你的,大家各自的主意大着哪。

b.剩下钱了
   
      还是说的这次聚会,下面的故事也和这顿饭有关系,因为欢迎宴会人家农管局请了,这给我们的活动大大省下一笔钱,再加上少校他们精心竭力精打细算,这次活动竟然剩下一万多块钱,事后一公布账目,关心这笔钱的多起来---有人建议把钱给大家退回去,有人建议组委会分了或者吃了---
     虽然说这钱是剩下了但是并不是减低了大家的吃住待遇,农管局请客主要还是因为我本人和老的局机关人头比较熟悉,有点面子,2009年回临河的兵团战友很多,哪儿都是农管局请客啊!所以这些钱要说大家省下的也不是事实,至于说组委会分掉,如果组委会的人是这样贪婪的话这钱还能剩下吗!我心里有个想法,当时我们正酝酿出种子站的第一部书,出书通知说的是作者本人出钱印刷,但是把作者的钱收上来以后由于字数和印数增加预计的钱不够了,我还想当年我们聚会的时候相机还不像现在普及,我请了我的朋友刘景田给我们照相,王西岩又请了一个当地记者,他们给照了不少很漂亮的照片,要是在出书的同时再出一本画册,把我们聚会以及老陈收集的老照片合着编成册子,这样不上网的战友也可以看到照片,大家拿在手里不也是个很好的纪念品吗,于是我就和王西岩、陈军开始筹划这件事!
    可巧黄飞参加完聚会得了重病,岛夫呼吁大家给黄飞捐款,这一来很多战友就想到了我们聚会省下的这笔钱,纷纷要求把这些钱捐给黄飞,一开始我没有动摇,因为捐助病友这是每个私人的个人的事---我本人也给黄飞捐钱了---我们已经不是以兵团种子站名义出现的时候,2009年的时候兵团已经解散十好几年了。
    但是就有战友发表言论,说有钱要花在刀刃上出书有什么要紧啊等等,还有人说我不要书,我的钱捐给黄飞---其实这些钱里面根本没有某个人的钱,你的钱已经花在你的活动中了,但是他们本人不去捐献就在那里喊!一时间好像我们成了见死不救的狠心人拿着大家的钱不给战友救命,我也顶不住压力,抄了一份参加聚会的人员名单和钱一起打给了岛夫,画册不出了,书钱不够王西岩又搭进去两千,事情才算过去!
    毫无疑问战友们都是好心,但是有时候好心也不能全办成好事,因为我们面对现实无能为力的时候很多,去年天津聚会的时候又差点被人忽悠,但是忽悠的人很快被证明帮不了我们,只是添乱!
    所以啊聚会省下钱不是好事,省下钱等于背上包袱!

c.钱不够了
  
     去年天津聚会的时候种子站的战友借人家的平台,也小聚一把,事前我们邀请了连队老指导员全家,那天大家都很高兴!
   为了准备这次聚会,很多战友出钱出力,其中酒水就是倪美瑜、尹永红夫妻赞助的,四桌饭菜因为酒水钱没有算在内所以我们吃的很好。我们是开饭前大家入席的时候就签到交钱,具体每人多少钱现在忘了,反正合计将近四十人,正好四桌,我要求的是谁参加都交钱,可是种子站的战友都是好心眼,看见老领导一家三口来了,不好意思收老人家的钱,就给他们三人免单了,而且收钱的战友自己把他们的钱垫上了。
    按说这是好事,这充分体现了深深的战友情谊,可是不同的是聚会就是聚会,聚会就得公事公办这和自己家里请客不一样,而我们的战友常常公私不分,老把自己的好心眼放在第一位,也是这么巧,那天还有计划参加宴会的四人没来,你想想四十个人吃饭七八个不交钱,饭店只按照桌数收费,而且是先收钱,不可能吃完再让大家每人多交几块钱,这样我们收钱的战友又多掏了不少钱!

d.自乱阵脚
   
      兴城聚会的时候,临近散会了,我突然接到一个参加聚会的朋友的电话,这个朋友负责向战友收费并和旅游公司结算,他说咱们参观游园的门票人家收的咱们半票,是不是应该给大家退钱啊,他这一说我还蒙了,马上说多收了当然给大家退啊---!
    过了一会儿我老伴说,参观门票不是本来就收的大家半票吗?老伴一提醒真是醍醐灌顶,我马上醒悟过来,对啊,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收战友全票啊,拿什么给大家退啊,赶快再给朋友去电话,人家这位老人家就是个利索,退钱速度挺快,很多人都已经退完了,他不相信我的话,打开电脑又复核一遍,这才看清楚从一开始就是按照半票宣传按照半票向大家收取的!
    我的这个朋友马上再挨个敲门,把已经退给大家的钱收回来,但是已经离开的就收不回来了,我说赔了的你自己垫谁叫你乱提建议,把我都给弄蒙了,当然也有战友安慰他,别怕,如果真的因为失误我们哥们给你凑上,说是这么说,还是不出漏洞最好啊!
    我说的这几个小花絮对上海组委会也许没有用,我只想给你们说,无论谁组织聚会,事后看着很成功很光彩,那是幕前的,每个成功都有无数的辛酸垫底,幕后的故事摞起来比幕前的都多,哈哈哈,真的,你们聚会之后想想也会有很多故事,有好笑的也有烦人的,不奇怪!
   想起一个正经事给大家提示一下,青岛聚会兴城聚会天津聚会都有这个问题,就是住的房间人家酒店是按照房间给咱们的,咱们是按照人头分配的,有人可能参加不了全程,中间要离开,可是剩下的一个人也不可能交两人的钱,这是个问题,你们要注意,还有以前几次聚会都有战友自己要求住一个房间,现在到了上海,房间费比较贵,是不是还有想一个人住的,事前要摸摸清楚,算我人老话多,哈!

 
(6)大老爷们爱老婆
    这回毕姥爷惹下塌天大祸,好好的把自己葬送了,一开始大家都恨告密者,说有个张青坏了姥爷的事,大家也都纷纷说在聚会吃饭可得小心点别让小人钻了空子云云!
    后来慢慢的事件真相浮出,首先老爷出席的不是什么小圈子的私人宴会,挺正式的一个大场合,拍照的也不是张青---慢慢的大家觉得这次姥爷真的有点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好在老毕也还清醒,自己检讨说确实是自己错了---
      姥爷唱的段子不是他自己创作的,东北这种歌曲有的是,但是再有的是也轮不到毕姥爷这样的明星人物唱啊,真是“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
    说起东北这样的段子真的比比皆是,前年我们到葫芦岛的葫芦山庄游玩,里面有演出,演出的内容有模仿老江讲话,有红卫兵歌曲,有像国民党军模样的城管---反正当政没有一点正面形象,当时把我们同行的海音气得够呛!
    其实再早前,好像20年前我去牡丹江,大街上喇叭哇哇叫,曲调是我们熟悉的《大海航行靠舵手》,歌词却是大老爷们爱老婆:“大老爷们爱老婆,说起老婆乐呵呵!三十几岁的大小伙,没有老婆你叫我叫我呀怎么活----”
    咋一听我还吓了一跳,这么革命的大歌怎么篡改成这样,可是满大街人对此很习惯,很不以为然----,这回姥爷也不以为然,结果完蛋了,人和人不一样啊!
    说起大老爷们爱老婆我看咱们网上有人爱得不够,首先是大漠,2008年我们在北京有一次聚会,是老丁请大家吃饭,大漠带着老伴来了,大漠的老伴很漂亮,也是咱们兵团战友,她好像头一次出席兵团战友聚会,看出来很喜欢和战友们在一起,她给大漠说:大漠啊,以后有这样的聚会你就带着我----这话是当我的面说的!
    可是这两年我看大漠没有带老伴参加活动啊,这次上海聚会好像也没有给老伴报名。除了大漠还有泰松,07年08年的时候泰松还带着老伴---也是咱们战友参加过廊坊聚会,后来就没有参加了。有一次我问泰松,泰松说:嗨,人家比我跑的多,也是和连队战友跑了欧洲、港台----这没有办法,是人家把泰松抛弃了!
    还有苏独仑,我们六弟天天在日志里说自己的小媳妇木木,这给大家留下无数悬念,而且大家知道这个木木是我们临河的小美人,这些年的聚会大家都想一睹木木芳容,六子就是将其深锁闺中秘不示人!
    所以比较起来还是金蛇老弟做得好,真的做到了大老爷们爱老婆。我第一次见金蛇的爱人是2010年草原带我们去去乌拉盖,那年金蛇夫人刚刚退休,这一路照料呵护非常感人,去青岛的时候特意买了动车商务票,我们看了越发深受感动,天津聚会也带老伴参加了,除了战友聚会还带老伴去了云南港台----“大老爷们爱老婆,见了老婆乐哈哈---”金蛇真的做到了,值得所有大老爷们学习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sc_6714.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美丽的金蛇夫人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210132150ed3ce0d2bbf97f26.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金蛇夫妇在青岛聚会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