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年祸


  共有145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年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70 积分:6303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年祸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20 14:50:00 [只看该作者]

                                  年祸
    古时候有一种野兽叫“年”,比现在的大象还大几倍,比老虎还凶几十倍,专门吃人,而且一吃就是几十个人,被它吃的人数也数不过来,老百姓一遇到“年”可遭了殃---大家只好燃烧鞭炮、大门上张贴红色对联、或者彻夜不眠合家相守以待,虽然这只是一种传说,但是今年我确实被年咬了一大口!
    眼看要过年了,大家诚惶诚恐,去年因为小孙子小我们没有到北京和全家团聚,今年孩子大了能说会走趁着九十五岁高龄太姥姥活着,大家约定除夕聚聚在一起吃个年饭,小舅早早在饭店定下了一张三十多人的大餐桌,小孙子第一次在全家人面前展示,妈妈特意给他买了一身好看的衣服,反复教孩子学说:“太姥姥过年好--舅爷爷过年好--舅奶奶过年好,姨奶奶过年好---!”
    腊月二十八半夜,小孙子突然发起烧来,快两岁了从来没有这么烧过,凌晨四点我们就开车往北京儿研所附属医院奔去,到了儿研所马上挂急诊,急诊室挤得满满的,显眼处有个牌子写的明确:急诊需要等四个小时,我们是187号4个小时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得上,孙子烧的小脸通红我抱着他无可奈何的在大家后面排着,很多的孩子和我孙子一样烧的通红,无可奈何的一个一个排着----!为了加快速度儿子又到特需挂号处挂了一个300元的特需号,同样让我们无可奈何的是,特需也是满满的---
    快十一点的时候急诊终于轮到我们了,大夫头也不抬的问了问情况,飞一样的下了两个单子,一个是验血,另一个咽拭子大夫让我送到了4楼437号写着“病毒室”房里,等我拿到化验单,虽然看不懂具体内容但是有几个字我还是认识的“甲流阳性---”!正好我们挂的特需专家也到了,有了化验单看病的速度也很快,专家很快给我们下了处方,根据处方我们买了药就开始往廊坊走,因为每天打针输液不能老往北京跑,我觉得既然已经确诊具体治疗廊坊市医院也办的了,他们也是三甲医院啊。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回到了廊坊到了市医院我们的“年”才开始了,廊坊市医院不收治,说甲流是传染病他们治不了,虽然我的医疗知识不多,但是也知道甲流不是什么疑难病症,H1N1已经没有什么神秘也不可怕,但是怎么说人家就是不给治疗,甚至不给孩子试试体温表,这时候我的心头不由一股股火起,常说医患矛盾,不生病想不起来和医生有什么矛盾,此时此刻面对医生的冷漠,唯一想面对他的就是拳头----埃博拉红红火火非典红红火火艾滋病红红火火,面对这些世界大难题,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医药界热情的不得了,怎么一个甲流患儿堂堂的三甲医院就不能治疗,医生还振振有词说如果不提甲流就给看了,既然北京儿研所确定甲流他们就不能接诊了---这是什么逻辑啊!
    这时候北京儿研所又给我们打来电话,问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这种莫名其妙的关心更让人恨的咬牙切齿,最后他才说最好到北京地坛医院治疗----如果他们早说,这半天就不会耽误了!等到了北京地坛医院挂急诊又办好住院手续已经是晚上九点半,护士给我们挂针输液的时候孩子没有力气哭,只是喃喃的给我说:“爷爷,回家---!”
    第二天除夕,我们没有参加全家的聚会,地坛医院远离市区,加上又是传染病医院所以显得很安静,病床前面有电视机,往年老伴此时要看春晚的,今年她没有想把电视打开,面对着心肝宝贝般的孙子她还觉得很宽慰,孩子的病有地方治疗了---!第三天大年初一,手机响了又响,我们都不想接,这时段要互相拜年了,我不想给朋友添堵,那些记得滚瓜烂熟的吉祥话今天不想说!、
    转眼初七,又抽血化验说我孙子一切正常,我们出院了,北京大街上车还不多,孙子恢复了往日的欢乐,指指点点的告诉我:“爷爷,巴士,大卡车---”
    我叹了口气:年,过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