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到邯郸学步(二)


  共有108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到邯郸学步(二)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68 积分:6282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到邯郸学步(二)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9/20 14:55:00 [只看该作者]

(二)大凡安绥平
    邯郸有个安绥平,他的夫人叫阴秀珍,这两个人当年都是23团宣传队的成员,安绥平是手风琴手阴秀珍是舞蹈队员,他们夫妇是从保定到的内蒙古兵团23团,兵团解散后辗转曲折在邯郸落了户。用安绥平自己的话说,他们回城以后受的苦比兵团多得多----先是分配到蔬菜公司---这样在兵团的特长用不上了,安绥平开始学习修理制冷机,蔬菜公司有冷库啊制冷机当然需要修理。
   随着体制改革蔬菜公司没有了,安绥平开始走街串巷给人家修理冰箱---用他自己的话说“干了个体”!安绥平冰雪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冰箱开始进入千家万户,邯郸广播电台知道了安绥平的故事,就让他到广播电台办了好几期冰箱使用和维修的知识讲座。邯郸好歹也是个中等城市,光“邯郸”这个名字已经叫了3700多年,好歹也应该有几个制冷专家吧,广播电台别人不叫却请了半路出家的安绥平,由此可见当时安绥平在制冷届的名声之大,出了名之后原单位又把他请回去让他当了领导,一波三折安绥平正干的起劲上级又把他的单位给卖了---
······
    许多年前我和安绥平在廊坊见面,那次他们要到北京买制冷件,我的朋友华林开车帮他到北京提货送他们到车站,许多制冷件他就背着提着上火车----
    好在困难终于过去,苦尽甘来,单位卖了,自己提前退休了这反倒让安绥平十分快乐!
    安绥平在兵团的时候外号“大凡”也就是最平凡的意思吧,大凡大凡真的不凡,首先小伙子长的帅,在内蒙古兵团的时候师部有个胖姑娘追安绥平,总总原因没有成功---这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别人我不告诉,阴秀珍如果想知道我可以说,不过得先让我喝两瓶五粮液----那时候阴珍还没有和安绥平搞对象!
    前两年天津聚会有个很漂亮的女战友老是教安绥平唱歌,拉住不放非教不可,我就奇怪,问安绥平,怎么回事,你明明唱的比她好,她怎么教开你没有完了,我**不会唱她怎么不教我,安绥平说不知道啊---可见安绥平的魅力几十年不减!
    除了长的帅以外小伙子多才多艺,唱歌、弹琴、摄影都是行家,原来没有时间没有条件,现在有时间有条件了,他决定重操旧业再作冯妇,花大钱买了一大堆音乐制作设备:可有机会干点自己想干的事了!他奶奶!
    安绥平开始给歌唱爱好者录音,搞起了音乐制作!对于音乐安绥平夫妇本身就是专家,难得的是这对夫妇为人忠厚一片赤城,给大家服务不仅热忱周到,而且化腐朽为神奇,能够把唱的不是很完美的歌喉通过制作变的完美动听,我曾经打听能不能给我录音,他说狼哥你来吧我肯定能把狼嚎录的像百灵鸟!我最近有点忙,等我孙子大了我就去录录!
    当然任何一个人说做了什么事业那绝对离不开家庭的支持,安绥平现在最感慨的就是阴秀珍对他的事业太支持了,简直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当然这不是现在时髦模范夫妻“我丑你瞎”人家是实实在在的互相欣赏,总之这对忠厚的夫妻在原来的兵团战友中颇有人缘,说起他们夫妇大家都从心里佩服!
    安绥平能搞录音,保定知青艺术团合唱团人员就到安绥平这儿来了,这就提醒了吕金平或者周炳林,他们想那就搞个聚会呗,爱唱歌的搞个自己的录音,大家趁机聚聚!可能这就是火种这就是缘由,本来大家就互相惦念,一粒火种点燃了冲天的热情,安绥平马上发出邀请,随着他的一声令下,23团宣传队的战友5月12号聚在了邯郸,聚在了安绥平的家。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耿莲凤在演唱.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和酒友合影-邯郸元宝山09.09.12.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cimg1642.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20070914_1f1519defe271064fb9ead6svmdo1dex.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463294330517.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mmexport1463554383853.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附:下面是我2010年在内蒙古兵团战友网上写的关于安绥平的一篇文章,附在这里和大家共勉。

         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

    这句话是谁最早说的我不知道,但我非常赞成这句话。特别是最近连续看了绥平的几篇文章和照片更是深深的感到这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当然我理解的这句话是指人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是不怕困难战胜困难的精神。我和绥平认识很早,他和我们大家一样在兵团时就是一个普通的兵团战士,而且很小就背上家庭出身不好的包袱,不善言谈不善交际,但是对于自己的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很少听他叫苦叫累。分开好几年以后他来到我家我才知道他离开兵团后甚至比在兵团时还要艰难,先是没有工作住在邯郸郊区农村,靠到当地的砖窑给人家出窑背砖维持生活,后来安排到市里蔬菜公司,大家都知道各地的蔬菜公司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几乎都被第一个浪头打翻了。

   这就出现了绥平给我们的文章和照片里所说的“干了个体”。那年他到廊坊来看我时正是干个体的时候,绥平干个体可不是有些人理解的“下海”,而是万不得已求生而已,他没有想过发财他只靠自己的双手挣得自己的一日三餐和养活妻女,我想绥平一介书生,全无半点谋生手艺,那日子该是何等艰难,但就是那次他给我带来两盘盒式录音带,原来他在蔬菜公司看到了制冷设备的重要,又看到冰箱开始进入家家户户,钻研起了制冷设备的原理和维修技艺,开了个冰箱维修部,由于他技艺好加上服务好24小时随叫随到,结果小有名气,电台不仅来采访他而且给他开辟了一个专门介绍家用冰箱的使用和保养知识,连续播放了好多期,他给我带来的就是他在电台介绍冰箱维修的讲话录音,他讲的深入浅出非常实际,我虽然有“唯将万言平戎册,换的东家种树书”的感觉但它确实让绥平的生活有了着落,在电台的知识介绍也让他的小店名气大增。那年绥平到北京买了不少冰箱零件和我们看到的所有个体户一样把这些东西拿在手里扛在肩上….!假如事情到此也就罢了,黄鼠狼偏咬病鸭子,爱人阴秀珍得了一场大病几乎丢了性命,绥平着急上火胃病复发,真是贫病交加几乎迈不过去了“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后来绥平回忆时如此感叹道。
   病好了以后这两个酷爱文艺的家伙第一件事是跑到照相馆拍了一张婚纱照,既然没有死那还是要好好生活让我们一起重新开始吧!再来廊坊是绥平的女儿考上了武警学院夫妇二人送女儿上大学,这女儿可让我们笑坏了,简直就是妈妈的模子刻出来的,身材模样和妈妈太一样了,到底有多像绥平有照片发在了网上。好事往往成双,好运来了拦都拦不住,女儿上了大学绥平笑得嘴还没有合上,原单位要求他回来上班,在一次改革中他又被高票推上领导岗位,一辈子只会听呵的绥平也要指挥别人了,他的大哥给我说:“人家非让干,他那里干的了这个啊”。但是由于绥平的努力,日子不长单位就稍有起色,可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不久上级又决定把他们单位卖掉,卖给一个大的经销商,卖之前还要对现在的班子审计“我就不怕这个,钱的事咱说的清…..”这样,单位卖了,绥平办了提前退休。今年春节前和绥平到呼市为“兵团战士之歌”的发行做准备,几个大佬们把当年的演出作品回忆一番在纸上胡乱划拉了几下喝足奶茶跑了,剩下绥平,效毛,老马这些三十多年前的实干家连续校对了八九遍才保证了今年歌本的出版。这一次卸下领导担子个体也不干了,思想一轻松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我们都说变化最不大的是绥平,别人都变老了他却还是这么年轻,人也健谈了,还给我们用邯郸话讲了他们反腐败的笑话:领导问腐败分子,你的问题在哪儿啊,腐败分子说:好喝酒,为什么好喝酒啊,酒好喝,如何改正啊,喝好酒!期间他曾经给我发一短信说道阴秀珍想演某个角色,当然,我写道,这需要竞争上岗,看谁喝的多,据说阴珍(我们都是用简称)看到这个短信开怀大笑了好几天,几次晚上想起来也笑,这令我很高兴。
    第三次来我家是今年五月,他要到天津找盛昌小静买手风琴,顺道来看看我,说到今后他感到不用为衣食发愁了,女儿工作也很好,他要全力以赴搞自己的爱好,果然刚会上网的他这么快就给我们奉献了这么多好的照片和文章。
   绥平说到兵团这一段感到青春无悔,也有的网友感到青春有悔,这方面没有必要要求一致,各有各的看法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对于“兵团精神”大家还是愿意认可的,兵团精神具体如何定义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因为我们吃过苦不怕苦应该是一个重要方面,还有一点不要老是怨天尤人,有了不顺利首先抱怨别人对我不好如何如何,兵团提倡一种奋斗精神。我知道我们有很多战友是有成就的,四月份在呼市集合时有人说光在呼市厅局级的兵团战友就有四十多,副省级也不少,说当官的也许不能说明问题那我们网上的国庆、冯桐、无声都是留洋学子,也都关心兵团的事业,小静、盛昌、瓜导都是珍贵的专业人才,老鬼、肖亦农、史为民都是大作家----。就是我们的网站不也是我们的战友办的吗,丁新民没有离开内蒙古半步不仅成了著名企业家也赢得了我们深深的尊敬啊,这些人可能有的有高知高干的家庭背景,但是他们的顽强奋斗一定是他们成功的最重要原因,所以兵团也许耽误了我们一些人的时间(或者叫青春)但也应该铸造了我们顽强的一面,这一面应该是我们的正面。
(2010年兵团战友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