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我友凃炎(下)


  共有100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友凃炎(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68 积分:6282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我友凃炎(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2/21 16:12:00 [只看该作者]

  两个单身如果擦起来爱情火花本不为怪,但是在企业里论辈分雅风应该叫我叔叔,那么老涂呢,凃炎比陈庆年龄还大,雅风应该叫凃炎大爷!当年雅风不到三十岁,年龄差距太大了,雅风年轻漂亮又风流,老涂玩得转吗,大家对他们的这个事都不看好!
    有一次我和凃炎坐火车到天津,一路上当然离不开他和雅风的话题,我对他们的关系有点顾虑:“雅风的情况你也了解,她这么年轻你玩的转吗?还是找个年龄相仿的吧,涂鹏马上就上班了,肃静点不好吗?
   “老狼你怎么也这么守旧哪,男女爱情年龄不是问题,你看看-----”
    说着老涂从兜里套出一个小本子,翻开给我看,本里密密麻麻记了不少东西,老涂指着一页:“你看看,看看这些人,不是咱们的榜样吗,人家行咱们就不行啊?”我急忙把小本子拿过来看,只见上面写着:马克思比燕妮大多少岁、孙中山比宋庆龄大多少岁、蒋介石比宋美龄大多少岁、毛主席比江青大多少岁、刘少奇比王光美大多少岁-----还有某某某某好几十人!
   “老涂你记这些干什么啊,你要和人家比啊,人家都是伟人,你和雅风------”
   “伟人也是人,上床不和咱们一样吗?”看来老涂主意已定: 
   “老涂啊我是为你担心!”
   “知道,公司不少人对我们的事不理解,咱们这个国家守旧接受新鲜事物太慢!”接着老涂叹了口气:“老狼啊,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兵团的!” 
   “等等!还有人羡慕兵团的?你没有下过乡没有去过兵团,你不知道多么辛苦!”
   “可是你们在兵团那么多男男女女都是青春年华,可以自己搞对象,也没有人计较房子啊,汽车啊,钱多钱少啊,你看看你、华林、杨文举都是在兵团搞对像结婚的,现在还这么好,这比什么都重要啊!”
    这是我头一次听人这么实心实意的赞美兵团:“老狼你不知道,人这一辈子男女之间就得有一次轰轰烈烈的爱,不然真的白活了,我虽然结婚两次可是觉得不知道什么是恋爱?我好想追求追求!”
     无论大家怎么看,老涂还是和雅风走到一起了,不久给雅风买了一条金项链,八十年代这东西可是很时髦很大气的礼物,而这时候老涂的儿子上班下了工地,孩子挣钱不多穿的也脏呵呵一看就是没妈的样子,这给很多母亲以感叹,叹息自己的儿子千万别落在后妈手里。老涂自然多了很多背后的指指点点:“看看老涂,就想着娶小媳妇,儿子他就不管,男人都是王八蛋!”
     结婚的第二天老涂带着雅风到各科室给大家发糖,雅风捂着嘴吃吃笑两人站在一起越发显得老涂有点老相,就有年轻人大声说:“涂科长悠着点,别累着,出力的日子还在后面哪,哈哈哈哈-----”还有人附在老涂的耳朵边:“你还行吗,昨天挺的住吗,干了几次-----
     一时间这成了大家的话题,老涂走到哪儿大家都打听他和小媳妇的性生活,就是年龄大点的女工也拿老涂打趣,平白给公司增加了很多乐趣!没有多久一天大早志飞书记打电话叫我:“去老涂那儿看看,昨天晚上打起来了,给我打电话,我也懒得理他,好说歹说就是不听,自食其果,过不成就算球!” 我急忙来到凃炎家,一进门把我笑坏了,双人床上一点点东西也没有,就是一副床板,被子啊褥子啊枕头啊床单啊统统被推在地上,老涂光着膀子坐在床板上,雅风穿着睡裙坐在沙发上,老涂看见我就诉苦:
   “没有办法,一点文化也没有,说啥她都不懂,文革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上学哪!”雅风就捂着嘴吃吃的笑!
    结果就和大家预测的一样,不久两个人就离婚了,好在没有什么财产分割离婚离的平平静静和结婚时候的轰轰烈烈恍若两重天地,雅风还在凃炎手下上班,见面两人也有说有笑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后来我也问过一次雅风:“老涂这人不错,是不是真的不能满足你?”雅风说哪儿啊,老涂猛着哪,老找我,除了这事两人实在没话说-----老涂也不愿意再谈这些事 ,也不再给别人看小本子,不给别人说马克思比燕妮大几岁孙中山比宋庆龄大几岁了,我问他是不是这次算轰轰烈烈的爱过一次了,他也不吭气!
现在有的是帮闲人员,谁家有个单身老汉总有帮闲的热心牵线保媒,好像单身女人比单身男人还多,单身男人找个老伴并不难!虽然有人不断给老涂传递消息,我们大家的意思老涂不要着急,先肃静肃静,慢慢找个门当户对没有什么负担能说到一起的过自己的后半生,话没有说完老涂又有了新的目标!
    不知道谁给他带来一个东北娘们,徐娘半老四十来岁,见过的说是长的不错,人家也直言快语,说因为儿子在北京读大学,自己一个人供不过来,愿意找人嫁了,好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她偷偷看过老涂觉得不错家庭条件当然也行,没有想到老涂又是鬼迷心窍一见钟情满口答应了!
    气得我们火冒三丈,找老涂骂了一顿:你怎么这么爱学雷锋这么愿意出力拉套,自己的儿子不上心,没有见过娘们怎么的,你好歹也结婚三四次,女人咋回事你不知道吗,用得着这么热切着迷吗,他*的,老不正经的东西---不管他了!
    很长时间不理他,突然有一天听说凃炎蹲监狱了,我和华林正在山西施工,急急忙忙跑回来,凃炎这个人怎么会蹲监狱,犯法的事无论如何找不到凃炎,他没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子啊!
     事情是这样,自从拉了东北娘们的帮套,凃炎觉得钱不够了,好不容易攒点到北京给所谓的儿子送去,嘱咐儿子好好学习,儿子就说下次早点来这些钱花不了几天。据说东北娘们对凃炎的表现比较满意,说儿子毕业就和老涂结婚,反正她也没有家就住在老涂家,老涂也不收他的房钱!这也无所谓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将来能走到一块安安稳稳过日子也行,突然来了几个警察把老涂带走了,接着就判了凃炎三年劳教!
    本来老涂经济是不紧张的,亲儿子上班了,老涂的工资足够自己消费,没想到的是东北娘们给他带来一个在北京读大学的后儿子,这一下钱就不够了,亲儿子一分不给也不够后儿子在北京消费啊
     老涂就想怎么多赚点钱,好在改革开放你愿意干总有来钱的门道,老涂想到了卖书,他自己爱读书也喜欢读书的人,而且弄点书卖卖投入不多,这样想着老涂就弄了些书在马路边摆书摊,竟然生意还不错,每天几十元进账。老涂下得了辛苦天天早出晚归,当然少不了大姐二姐的背后指点:就是操心劳累拉帮套的命,自己的儿子不管管人家的儿子,累死也活该的王八蛋!
    有一天来了个小年轻读者,拿起《金瓶梅》爱不释手,读着读着就问老涂:“老板,你这书里头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删去200字,这200字是什么啊?”老涂说这200字少儿不宜,小伙子说我就想看看怎么样的少儿不宜,你能不能给我找出来,我多买几本书。哪儿知道这几句孩子话竟然让老涂动了心,老涂也没有地方弄全本金瓶梅,他就找来旧的金瓶梅把那些人家删节掉的200个字或者300个字,一个字一个字的给补齐了。前面说过老涂的字写的很好,他补过的书不仅内容全了而且更加美观,第二天小读者来了看见老涂给补齐的巫山云雨风花雪月十分高兴,真的又买了好几本别的书。
    到了晚上小读者还是爱不释手的把老涂补齐的几百个字看了又看,正是青春期的小男孩估计刚长毛的小鸡鸡硬了又硬,结果睡的晚了,到天亮没有起来。妈妈进来一看孩子抱着书呼呼大睡满心高兴以为儿子知道用功,及至把书拿来一看,一阵耳热心跳继而把儿子拧起来:“说,这书从哪儿买的 !”儿子迷迷糊糊自然交待的清清楚楚,妈妈一怒之下把老涂告到派出所,如此简单的案子派出所乐不得的马上办理,老涂就以制黄贩黄毒害青少年,被判劳教三年!
    当时我们这些凃炎的老朋友多数已经离开领导岗位,给他帮助说话的少了,就是在位他这证据确凿也只能看着人家处理他。
     廊坊的劳教所在万庄,我和华林去了一打听,看守马上把老涂叫出来了,看来看守也知道老涂倒霉催的,安排他打扫卫生帮厨什么的不是很受苦,但是不能出门。看见我们来了老涂说你们来干啥,我没有事,你们忙去吧!我们坐了一会儿也没有问他犯案经过,倒是凃炎给我们说,这里面坏人真多,关他们太应该了,都是人渣,自己平时不和他们说话!华林掏出200块钱,那时候200块钱还真是个钱哪,说我们也没有买什么东西给你留点钱我们就走了,老涂说啥也不要坚决不要到底也没有要,看着我们走出大院说了一句:“让卖的不赚钱,赚钱的不让卖,咋整!”咣!铁门关上了!我和华林一路不说话但是心里都想:怎么还有这么倒霉的人哪!
    又过了几年,有一次我老伴在办公室,凃炎进来找她,那时候老伴是工会主席,凃炎找她开信要和东北娘们结婚,我老伴也就劝他,结婚好好过日子吧,别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了,凃炎说:“是的是的,不能再找了,要不真成老流氓了!”我老伴差点笑出声来,使劲憋住了!回到家就给我说,凃炎说,不能再找了,要不大家该说我老流氓了!哈哈哈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