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狼房杂谈 → 家风如春(下)


  共有11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家风如春(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70 积分:6303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家风如春(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2/21 16:17:00 [只看该作者]

         虽然赵淑珍的角色就是一个家庭妇女,但是她的实际能力非常强,书中描写了她善于理家教子有方,特别是在社会活动中有非常强的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我甚至想无论丁新民还是建国还是建华个个都能力十足,或许这些孩子的血液中母亲的遗传更多一些。无论走到哪里赵淑珍身边都有很多好朋友,有很多追随者,她就是天然的群众领袖,丁新民这方面和母亲一模一样!

   大家都知道丁新民关心同志乐善好施,看看当年他的老母亲是怎样做的:“在交通大院里,别人家的娃娃是盼望吃好的,丁家的子弟们是害怕吃好的。一听见要吃稀罕饭他们就愁上了----他们不是不爱吃,他们是怕给院里的邻居们一家一家的送。在巧儿齐召就是这样,搬到交通大院以后更是这样。家里一吃个饺子啊、炸糕啊,赵淑珍总要打发几个娃娃给院里的邻居们送,送完回来自个儿才吃,多了也没,吃糕一家送五片子,饺子一家送七个!”虽然东西不多,那时候也不可能多---但是赵淑珍有自己的道理:“一来这是些稀罕东西,平时吃不上,送过去至少给娃娃们解个馋,二来呢,邻居们住在一起,就是个你来我往,互通有无,这样才显得亲热,有了好吃的,关住门自己吃,那叫‘吃独食’跟偷吃有什么两样!”

    丁新民多次跟我们讲过他反对吃独食,就是在工作上事业上如果有了钱,自己拿不给大家分,丁总也说这是吃“独食”,他特别反对!从这些事我看到了老母亲的影响和影子,不仅是吃稀罕饭给邻居们送,丁新民经常把有些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学领回家,领回家老妈妈就给孩子们做饭----天长日久妈妈做的这些事就成了孩子们的榜样,就成了孩子们的效仿,也就是我们说的家风!

    老人家一辈子就是个贤妻良母,一辈子为共产党做事一辈子连个党员都不是,一辈子为公家工作一辈子却没有工作,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很多年以后老人家去世的葬礼却是:“相当的隆重,隆重的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光是送葬的汽车就来了三十六辆,参加葬礼的少说也有六七百!”来的人有亲戚、有朋友、老邻居、老姐妹,有这些年受过她帮助、欠下她恩情的连她自己也叫不出名字的工人、农民----所有这些人都是得到信儿自己来的,没有谁组织他们动员他们,他们来不是冲着丁树林,丁树林已经退休十三年了,也不是冲着丁新民,一九九五年丁新民还是公路段的一名普通干部---人们来,冲的就是赵淑珍!他们凭着自己的良心,带着对老太太的敬意,来向这位可亲可敬的老人做最后的送别!在整理老人遗物的时候除过一个装蛋卷的铁盒什么也没有留下,但是她留下了丁家的家风,用自己的品行和辛劳为丁家的后人积了德、铺了路---

两位老人平凡又伟大,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染和教育了自己的子女,用自己的所作所为树立了优良的家风,在他们的教育下,五个子女都是共产党员,在他们各自工作的行业都是精英,回过头看,我们不能不羡慕这个温暖可爱的大家庭!

    当然家就是家,各家都有自己难念的经,田培良在书中丝毫没有回避丁新民家里的吵吵闹闹和磕磕碰碰。老父亲脾气不好,因为和父亲看法不一父亲不让女儿回家,自己的大伯正是自己反对的自私自利的人---这些家庭矛盾也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锅碗瓢盆更证明了丁家生活的真实性---

    父母去世以后,传播家风的担子自然而然落在了丁新民的肩上,其实丁新民在自己的生活实践中,早已经把自己家风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了。丁新民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功人士,大家注意了他成功以后对于自己理念的实施,注意到了他乐善好施扶贫济困,有人甚至以为丁新民有钱了才做善事,那是因为对丁新民不了解。其实有些善良和钱无关---当然钱多了事业可以做的更大,但是没有钱的时候,这些在心里扎下深根的优秀品德也是早已存在的。丁新民的爱人胡承慧就说过:“没有钱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刚结婚的时候我们家里啥也没有,逢年过节买点好的,全让他送人了,自己吃不吃无所谓,啥事也先想着别人!”我知道这些话不夸张,在兵团的时候每月几块钱的津贴他都是花在别人身上,他总觉得别人的困难比自己多,有点好的给朋友吃了给别人吃了比自己吃了舒服的多!这种善良简直就是天性!

    丁新民对于别人的关爱可不仅仅是施舍,而是一种真的从心底的关爱,丁新民相貌堂堂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但是他心细如发,对别人的关爱完全可用体贴入微形容!这种关爱有时候一句话半句话说不清楚,我举个例子吧:

    我本人有一段亲身的经历,二00八年的夏天,和丁总从萨尔图回到东胜,同行的有梅干事夫妇等十几个人,那是我们第一次到萨尔图,大家都很兴奋!

    这天晚上丁总安排我们到东阳路收费站吃饭,可是我有个兵团战友说好晚上到我们住的酒店来看我,我只好跟丁总说,晚上我不能去东阳收费站吃饭去了,我不知道战友几点到,我要等等战友。丁总说那你晚上吃饭怎么办?我说那还不好办,我在哪儿还不能吃点饭吗?过了一会儿东阳收费站来人接大家,大家一个车一个车的开走了,丁总没有走,我有点奇怪就问:丁总你咋还不走?他说我稍等等,当时我们住的是速八酒店,已经住了好几天,对酒店也算熟悉了,起码知道开饭时间,但是丁总一直没有走,一直在大堂和我说话。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领我到酒店里面找到酒店负责人,当面和他交待,说这是我的一个老战友,晚上在这儿吃点饭,你们好好给搭照一下,到时候把饭端上来,又问我想吃点啥,还说想吃点啥就给经理说---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丁总之所以迟迟没有出发是怕我晚饭没有安排好,他要当面给我安排好他才放心,丁总不仅给我安排的细致周到,就是给服务人员交待时对人家的态度也非常和善----他之所以迟迟没有走,也是考虑酒店上班以后再给人家说,没有像有些领导动不动:“把人给我叫过来----”

    丁总的这种和风细雨我都始料不及,这种小事他竟然能够如此认真细致,没有亲身经历的简直不敢相信,等丁总觉得我的晚饭确实落实好了才匆匆离开----此时此刻你要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我心里又温暖又惭愧,丁总是真正的亿万身价,非常繁忙,我本人非官非僚无权无势无钱无力,就说是兵团战友也是二00七年和丁总才认识,到这儿来除了给人家找点麻烦对人家一点帮助也没有,我这样的人丁总都是如此细心安排,可见那些爱护农民工帮助贫困人员的事迹件件都是真事,绝对不是传说!

    所以丁总对人的爱护关怀不仅仅是出手大方舍得给钱,而是出于他对于每一个人人性的尊重,是世代家风的自然传承,绝对不是居高临下:“嗟,来食---!”

    丁总创业成功,他重视企业文化要打造百年东方,自然而然的也想让子女传承丁家的家风,我和丁鼎、丁玮这些年轻人接触不多,但是看他们行为做事竟然和父亲老子差不多,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关于这一点书中多有描述,不仅丁鼎、丁玮,就是丁家诸多子女、孙子辈的工作学习,田培良先生都没有忘了一一清楚的给予记述,看得出来作者也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好人,他和丁新民是多年好友,正所谓近朱者赤吧!

    有一首歌是说丁新民的,正好我也会唱,在这里献给大家:

      熟悉的身影

    春风里,晨曦中,映衬着你那熟悉的身影,

    你那匆忙的脚步,伴随着事业的成功,

    和蔼的笑容里满含着深情,

    改革开放的成果你和大家分享,

    员工的冷暖你时刻挂在心中

    你那手势的挥动,总显出一种豪情,

    温暖的话语满含着真诚!

    无论眼前还是梦中,

    都有你那熟悉的身影,

    熟悉的身影---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