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牛哥杂记 → 回忆:慈城镇换粪记


  共有597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回忆:慈城镇换粪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回忆:慈城镇换粪记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8/16 14:14:00 [显示全部帖子]

     1972年底从黑龙江集贤县插队处将户口迁回到了宁波慈城农村后,在宁波农村又实实足足的干了三年多,啥农活都干过,记忆中最深的之一便是常去慈城镇里换粪。那时由于生产队里肥料不够,也由于自个自留地里也需要肥料,所以常常去慈城镇里穿街走巷的换肥料,有二个人一起去也有集体好多人一起去。宁波农村叫换便(“换”就是买、交换的意思,“便”是宁波农村话语,就是指肥料而且主要是指人粪肥),一般将船摇到镇里河埠头系好,于是挑了个便桶担子与一把长柄的肥料勺子(宁波话叫料勺),带顶破草帽,穿件破旧背心或长袖旧衣服,夏天短裤冬天长裤,赤脚,浑身被晒的墨黑墨黑的,口袋里端着几张毛钱和分角零钱,边走边叫喊:换便类,换便类!。。。

     那时,镇子里居民,遇到了像我这样的,一般不是远远的避开就是转头快步走开,或投以异样的眼光。慈城镇子里有许多大的吓人的墙门,那些大墙门高墙里面,是一进进的门,很深很深,都是过去的大人家的宅子,里面也有点空地可以种菜啥的,又由于镇子也不大周边都是农地,所以慈城镇这样房子里的一般都有小块地种菜啥的,或墙角放有粪缸,没地的人家也会有粪缸,可以积起来换钱的。这时如果有人家里正好有粪缸满了就听到你在喊会出来叫你进去看粪缸估价的,然后,厚着脸皮,讨价还价,说好了一角、1角五分,2角、三角的,然后用料勺舀出到肥料担子里,挑到河边倒船上,一般。挑出来时,主人会唠叨着跟在后面大叫着“注意!别晃出来!”、“你这个人!怎那样不注意!下次不给你换了!”等等,不过也有比较客气的。

     来回几趟将缸粪里粪水挑完,给主人将“O劲草”再放回去,然后再接着找下一家换。这样一直到船满为止,将船摇回村里。

     那如何简单的判别一粪缸便的质量好坏?在宁波的农村,一般粪缸的上面都有草盖着,大概是为了发酵或减少蒸发,叫“O劲草”(“O”就是宁波话里“粪便”的意思),用一大把合适大小的草(一般用稻草)盖在缸的粪水面上,用料勺拨开“O劲草”后,深深搅几下,感觉越粘酬,颜色越黑,这缸粪水就越有劲,一粪缸里啥是好东西?就是底部的那沉积物,一般宁波农村就叫“O缸沙”,就是天长日久肥料发酵后沉淀在缸底的沉淀物,那是这缸粪水的精华。如果没有或很少,说明这缸粪水没力道,肥劲不足,就不值钱了。

     而那时候穷,农民不管有多内急,大多都要回来拉自家O缸里,真的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对自家的粪缸那是很看重的财产,农村也有偷粪的,而农民那时节对于偷粪者是深痛恶绝,这偷粪者并非是整个粪缸里粪都拿走也没必要,体积也太大动静也必然大,偷的人一般就是将一个洗脸盆浮在粪水上,人趴着缸沿,整个人双手拿着掏的家什深入粪水里就掏那底部的O缸沙,脸就贴着浮着的脸盆上以免面部污染,缸底部的粪沙如果被偷,这缸粪也就没啥劲了,而用这办法偷粪的人整个身子几乎都伸进大粪缸里了,根本看不到四周与后面情况的!这样有些农民就想出了个很毒的对付偷粪者的办法:如果发现有人偷粪,就悄悄的在后面接近那偷粪者,将其双脚往上一拎,此人必一头扎进粪缸里去的。尽管这办法不太地道,但农民也没其他办法,这偷O缸的贼,也谈不上啥罪,大不了就是小偷小摸之类的,可农民特别恨。

2015.8.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