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牛哥杂记 → 回忆系列:从新开始(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共有3106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回忆系列:从新开始(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回忆系列:从新开始(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3 15:25:00 [只看该作者]

 

(一)回忆:返城后的第一份工作

      自从1975年12月底那堪称惊心动魄的招工成功后,就“被分配”到了宁波长途汽车运输公司宁波货运站,那时的职位称为“站员”。由于正好临近元旦春节了,不久就先投入到了“春运”,在春运结束后,才正式到了货运站报到。虽然我学过汽车修理,虽然这货运站也不算干部,但好歹算是坐上了“办公室”了,如果分到客运站可没这待遇呢。月工资转正前25元,一年后转正36元。至于不当修理工的原因,那是因为汽车修理工属于技术工种,不管干没干过,规定新工人一律得从学徒干起而且得三年!当时的学徒工月工资第一年16.5元,第二年18.5元,第三年22.5元,学徒转正后,等于第四年才能到37.5元,我不干,所以也没去工厂,由于我太了解长运公司了(我父母单位),所以就选择了干货运。货物是不会与你吵架的。

      那时运输市场还没开放,基本还是属于国营垄断的,特别是货运中的零担运输。那些大单位自己有车队比如宁波地区、宁波市食品公司都有自己的食品车队,但社会上的运输基本还就靠专业得国营运输公司担当运输任务。

      宁波货运站那时在江北区原汽车北站边上,原宁波市邮电局对面,江北花园傍边,与很多老宁波都知道的所谓的“四车队”是一个院子。这四车队就是长运公司下属的货车队(分三、四车队),负责宁波市跨地区与跨省的整车、鲜活、大宗、另担运输任务,还负责公路转公路、铁路公路互转、公铁与海运互转联运运输,七十年代那时已经可以做到所谓的“一票到底”、门对门运输了。所谓一票到底,就是比如宁波象山有个社队企业一票货,必须运到辽宁沈阳地区某县某单位,则可以在象山就近“托运”后就不用管了,事先说好选择那种运输方式组合,比如汽车到宁波,宁波装船到大连港(也可以采用宁波铁路到沈阳),从大连港再火车运到沈阳,沈阳再用汽车装运到那个县的单位里,这样几经转运横跨几个不同性质的运输单位(加上短驳运输),就在象山站的汽车货运站开出一张运单连提货单和发票后就能进行了,先由我公司的零担车运到宁波货运站,卸在仓库里,再由我单位短驳车装到船码头中专仓等候装船,以后的环节各由我们之间有运输协议的公司分别完成,当然运输单位之间是定期对运费进行结算的。而货主只要等在到达处提货或由对方短驳到到达单位即可。还有鲜活货运输、特种货物运输等。

      由于特别是零担运输是垄断的(因为零担还需要有网络配合的),所以那时,宁波中百、农资、食品等国营大公司都有专人驻我们货运站,以“协调”他们公司的运输。难得甚至还有军需物资运输等。在遇到春节等时更需要各单位来我站协调了。

      这里面的各个环节和整个运作过程,对我来说是个需要熟悉的过程,也很复杂与专业,涉及很多方面以及相应的业务知识,那时感到很新鲜,所以也干的很欢。比如,需要熟悉全国各铁路中转站点,比方记得东北最大的铁路中转站当时就是苏家屯,西南是柳州东等等。以及还有海运与内河的有关中转港口名与位置。

      由于上述各环节与涉及面关系,所以那时也比较“兜得转”吧。社会上那时叫我们是“朝南坐的”。

      从1976年1月份开始一直到1979年初脱产去读书为止,整天就与货物、零担与整车、运单、业务长途电话、货主、差错等等打交道,与各地的货运站同行打交道,有宁波公司下属的如象山宁海奉化余姚慈溪等,也有省下面跨地区的如杭州、温州、金华、丽水、台州等等各地货运站,也有跨省的如上海、江苏、江西、福建等等周边省份省运下面的只要有业务与零担班车相通的各地货运站,更有港务、铁路等零担部门。不过那时与空运还无关系。

      所以几年下来,产生了一个很怪的现象,平时几乎老在联系的对方,无论是业务往来、托带代买东西而且还钱款常来往的朋友,甚至他们或我们的朋友到对方地盘上需要的话,一个电话就行,肯定多数会搞定。电话里非常熟悉了,有些常互称兄弟,但是真见面了却是不认识的。不过真见面了非常亲切,很多事用宁波人说起来就是:“一句咸话”!那时办事可真是甩得开啊!而且,你出差如果钱、粮票没了,没关系,只要找当地的货运站就行,自我一介绍,就是自己人了,尽管借钱借粮票。我记得在1977年出差去舟山查一票有差错的货,正巧遇到了台风被关在了海岛,粮票吃光了,一点没事,尽管找他们站里借,回来寄给他们或他们出差来时还上就行了。

      其中有两件事,我记忆尤甚。

      第一就是这每天离不开的长途电话。宁波长运公司的长途电话有得一说。最早时,从解放前接管过来的鄞奉公司(蒋介石大舅开的运输公司,主要运行线路是南线,就奉化溪口到临海方向)或江东的宁川公司就已经有了,是用的磁石活机,就一个大电话机挂在调度室或汽车站站长室里,上面有两个大电池,边上有个小摇手把(其实是个小磁石发电机),从宁波出发沿途所有站,如横涨、栎社、江口等等一直到奉化的十来个站,用一根电话线像藤一样给串起来(其实是并联),站内这一部部磁石电话机就像西瓜一样挂在那根电话线藤上,任意一个站要与其他任意一个站通话了,只要拿起这摇手把一摇,沿途所有站的电话全会响起来(声音不大),不过规定了那个站的“暗号”,比如横涨站是四声短音,栎社站是三短一长,以次类推“编码”,每个站全明白自己的编码,这里使劲一摇,全线电话全响的,但一般只有自己明白在叫自己站的才会拿起话筒,如果全拿起来,则说话全会听见的。解放前那时这已经是很先进了,做到了一条线通所有的站,后来我读电脑原理时才知道,其实这与电脑里面的“总线”原理是一样的!(电脑里的三总线原理就是这样编码来传输数据的,可以做到布线最省!只是电脑里的控制是自动进行的罢了),我记得小时候去调度室玩,常常看大人打这电话,以前人小不太明白怎电话机铃在响怎不接呢?原来不是叫他的!直到参加工作的七十年代,这电话机与线路还是在用,不过主要用于客运站而且是仅限于宁波到奉化,以及东站到东线和北站到慈溪那些有限的站点了。是否与以前抗日战争电影里情景有点类似?

      但我们货运站,七十年代时除了总调度室还有这种电话做为补充外,已经没有这种老式电话了。我们的业务联系,基本上就已经靠邮电局的长话。不过那时节挂长途非常麻烦,要挂一个长话,必须是安这样的程序操作:拨113(长话约定号码)----挂号号码(即本单位与邮电局约定的密码)---回电号码(即长话要通后你要回到那个座机电话号码上)---对方地区名与电话号,以及还得分“叫号”还是叫“人”?如“叫号”就报对方电话号即可,叫人就不光是报电话号还得报上对方姓名。打一个倒是还好,但对频繁要长途通话的货运业务来说,非常麻烦。有时候一下要好几个不同地区的电话,邮电局就会一一记下,逐个要通后回到你的电话机上,路越远时间上越不能保证。有时候常常下班了有个电话还没来,如果不是非要不可的话只能算了,很耽误时间。有时候吃饭去了,一叫“某某地方长话!谁的?”立马拿着碗就去办公室听是常事,而且很不稳定,常有说了一半断线的,再拼命的按电话机要总机重新连接,常有邮电局接线员不耐烦的,这时就阿姨嬷嬷的乱叫了。有几个听惯了声音的接线员也很客气,当然是从没见过面的“阿姨”了。

      还有一件记忆很深的事,就是关于宁波市周边的集市。

      记得当时还是物资缺乏时期,很多东西还是要凭票购买的,特别是农副产品如鸡、鹅、鸭之类,肉蛋,还有一些农副产品与海鲜比如黄鳝、蛏子、海蜒、牡蛎、南瓜子、牛肉等等,我们这行那时可是得天独厚了!经常有熟人朋友邻居要带这些东西,还有生煤炉用的木炭,记得那时去溪口往嵊县方向的剡溪岭哪里只要二元钱一麻袋上好的木炭,那时非常受欢迎,也惠及了不少墙门里的邻居。但去带这些紧俏物资,除了有些不需要逢集市才能买以外,逢集市的东东,就必须要熟记其集市日期,不然买不到便宜东西。这样带紧俏货我回忆就有三个注意事项了:

      一是必须熟记背熟周边地区各地的集市日子,比如那时宁海集市是逢三、六、九,横山码头那边是一天两集,象山、长街集市是多少多少等等!所以我记得我写字台下面就压着一份宁波周边的集市表。还记得跨地区有些集市日子也有,比如临海那边的天台、岔路集市,金华那边的集市等等。那时我是倒背如流的。

      第二,必须当天要有车去而且要知道驾驶员是谁,那关系好点驾驶员就肯带,一般关系的就要去“求”他带了,所以另一张就是当月调度室排出来的驾驶员行车调度计划表,这样就非常方便。

      第三就是和对方站人员(同行)搞好关系,一般多数东西就首先托对方当地同行买好,车去了就往车上装即可,关照一下驾驶员这货是宁波站谁的,或用货运票签写明宁波站是谁的记在货物上即可,再电话告知,万无一失。但有些东西必须托驾驶员代买才行,一般没啥问题。因为与对方同行一般是互利的,比如,我有次就受托将象山货运站同事的一个哥哥转业复员了其行李转运我就帮忙给包办了。

       也有不顺翻船的时候,有年过年前,那零担车除了正常货物外从象山扔上了三十几只大白鹅,还有不少鸡,到了江口检查站被查了,说是三十几只鹅还有十几只鸡,就是算“投机倒把”!没收!连车带东东全被扣了一天一晚,其实,其中十只鹅还是车队食堂买来用的呢!其余全是个人的。后来车队里派人去打了关系才放行,但鸡已经死了不少!

       记得结婚时,那时候宁波办结婚酒,每桌是要讲究要全鸡全鸭的,象山货运站那小子给我用食品公司家禽批发部的专门装活鸡的扁铁丝笼,给我装了二十几只鸡来(我限定他必须每只三斤以下!那省钱啊),清楚记得那时节是0.75元/斤,贴上食品公司的标签以防万一。那食品公司也是我们常驻客户,派了专人驻在宁波货运站的,熟得很呢,拿到鸡连笼子也一起装回家,等结婚用毕后铁丝笼子装回宁波站即可,与宁波的家禽批发部打声招呼就行了,他们自会负责装其他活货到象山去,反正他们自会处理好的。

        还有一件事也记得,就是结婚用的棕绷,天台是产棕绷地方,质量很好,我认得了一个天台专门做棕绷的常来托运东西的老师父,就在天台订做好了,但怎样运出来呢?如果给查了钱损失还影响结婚啊!只能自己去跑一趟了!因为如不给那些本地的装卸工打好关系,他转身一个电话,沿路的检查站就一查一个准,这是属于森林检查站查的,天台到宁波起码有两个检查站,木材及其制品那时代私自不能运出来,除非有森工站的批条或准运证!我跟驾驶员到了天台站,将棕绷装零担厢式车最里面,外面装货,那时候也就是装卸的人分分几支香烟而已,一包青松牌分剩下的全给了装卸工了,记得是宁波产带过滤嘴的青松牌香烟吧(也要凭票的哦!),那时候,这觉得已经是很客气了,这样才心笃定的装回来了。

        在那货运站里,记得评上过几次先进工作者。一直干到79年2月份才离开,脱产三年半读书去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70661 积分:416948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3 17:03:00 [只看该作者]

从黑龙江插队到回南方转插再到返城一份工作,老黄牛这一路不停地奔忙,他头脑灵活,精明强干,工作认真,“在那货运站里,记得评上过几次先进工作者。一直干到79年2月份才离开,脱产三年半读书去了,”看老黄牛下面的路程- - - -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龙行天下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2795 积分:122620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4 9:17:00 [只看该作者]

热闹非凡货运站,

天南地北多结联,

公家个人都受益,

互通有无多方便。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燕子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2816 积分:17065 威望:0 精华:9 注册:2013/8/8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4 13:48:00 [只看该作者]

那时候工作就得考虑和人搞好关系!好不易呀!这先进工作者也不好当啊!那后来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5 13:12:00 [只看该作者]

(二)  回忆:在上海沪东造船厂实习

      1982年初,在职脱产读书毕业前,我们联系了上海沪东造船厂,实习了一个月。

     上海是中国造船业的最发达城市,到目前为止中国四大造船厂,三个在上海一个在大连。解放前,上海造船业的发展已经是很有规模了,不过那时以发达国家在上海的造船厂为主,中国造船业最早的工厂是李鸿章办起来的中国首批国营企业之一,就是后来在世博会时被迁移的江南造船厂,大门在鲁班路哪里,现在还保留了很多旧遗迹。江南造船厂在文革前还搞出了中国第一台“万吨水压机”,是采用所谓的“蚂蚁啃骨头”的土办法克服了无大型加工设备的拦路虎制造出来的,在文革串联期间还作为新中国“工人阶级的自力更生”的样板大肆展出,文革前这成果与上海断指再植齐名,是上海的骄傲。

      据介绍,1949年前各大外国造船厂全利用特权占据了浦江两岸所谓的“快水道”,而中国的船厂只能在“慢水道”了,所谓的快水道就是在江流的拐弯处,大弧线处即快水道,意即那地方水流速较大,泥沙不容易积聚,而小弧线处水流慢,泥沙易累积沉淀,须定期挖去沉积的泥沙,增加了不少麻烦还多耗费金钱。

      我们实习的沪东船厂,在新中国成立后也很有名。如向阳红系列科考船、民主系列海运客轮(后来改成工农兵系列,这客轮宁波人是很熟悉的比如工农兵三号、十八号轮)、长字系列轮(如长征轮)、当时的海军航空兵与海军使用的主力导弹快艇等,都是出于上海沪东船厂。而且那时已经在造万吨级的船了(那时该厂已经有万吨级船坞二座)。船厂里面还专门辟有一个特别区域,周围栏有铁丝网,出入口有海军士兵站岗检查进出人员的证件,想必是制造导弹快艇的部分了,我们是进不去的,但区域外面可以看未完工在建的导弹快艇轮廓。

      沪东船厂在黄浦江的斜对岸的浦东沿江,与对岸杨浦区复兴岛隔江相望,占据了“快水道”位置,其前身为英商爱立克·马勒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在上海创建的“赉赐洋行”,主要业务是经营进出口贸易、船舶代理等。民国17年(1928年)为扩大经营范围,开设了马勒机器造船厂。民国30年12月,日军对英商马勒机器造船厂实行军管,没收其财产。不久,日军利用马勒厂的机器设备生产军火,更名为“三井造船所”,成为日军在华重要兵工厂之一。

      第一次去上海中国著名的大工厂上班(我们这一个月,就像正式职工一样,发胸牌,准时上下班),感到很兴奋。沪东船厂有四个大门,每个大门在早上上班时间全部洞开,人像潮水一样鱼贯进入,每个大门门卫有七八个之多,近近远远的看胸牌(其实我对这准确性表示怀疑的,每天二万多员工进出,除非门卫都具有X光和鹰眼那样的特殊功能),我们住在十六铺不远的一个小旅馆里,一早匆匆吃点早饭就走到十六铺码头摆渡船过江,再坐沿着浦东大道的公交车到厂门口,路上还是要一个多小时。听厂里人说,他们同事有些住在中山公园的都有,每天来回得四小时以上呢!听得我们直吐舌头!那时的上海没现在交通便捷,据报道过江渡轮有次遇到大雾,渡轮上下是你拥我挤(因为迟到不客气要扣奖金),发生事故了,不少人被挤落下江,死了几十个人!而那时过江的隧道就文革时四人帮当道时民兵指挥部开挖的一条小隧道,是备战用的,在上海大木桥路附近,公交车过那条小隧道是少之又少。可知上海人很多上班是很辛苦的,辛苦在常年累月的路途太远需要转几次车!当然现在已今非昔比了。

      对那次实习最大的印象,是听船厂负责安排介绍的人讲,那时我国困惑于造船业的还有很多瓶颈,比如远海船用电气标准,至少直到1982年我国还没有一部专用海上电气标准,只能长期套用陆上电气标准,造成的后果是电气元器件零部件使用不久就易生锈了,所以,很多专用电气设备与零部件,还是得国外采购,特别是国外客户的订购船只,更是指定需要使用国外那个品牌电气电器设备。另外由于那时基础工业落后,大型加工设备及其缺乏,比如大型机床几乎有一百多米长,能直接加工万吨轮上的整根传动主轴,但由于缺少此类大型设备,造成有些大型关键零部件如主传动轴等只得采用所谓的蚂蚁啃骨头,一段段加工,造成热处理应力消除等加工质量很难把握,那巨大的推进螺旋桨也是如此。其次,第一次知道了万吨轮的主发动机(一般是大型低速船用柴油机)原来是靠压缩空气来起动的。我对汽车发动机比较熟悉,但还是对万吨轮上柴油机感到很惊奇,第一是不像汽车,几乎许多零件全是裸露在外的,第二是大!这零件实在是太大了,哪怕一个气门弹簧,比人还高!第三个印象是黄浦江的污染!那时节每当天气不好气压低时,在渡轮上一阵阵气味直扑鼻子,而那苏州河更是臭气熏天。那时我想,怎么在我1963年第一次来上海时怎不是这样的呢?可知当时上海的环境之差!

      重点实习的部位当然是电气与控制方面的。万吨级海轮,其实就像一座海上移动的城市,城市具备的功能其全部有:动力、电站、供气供热、食物餐饮与排水排污、生活区、通讯、救生、操作与舵机系统、导航与指挥系统等等。所以船厂方面开始几天派了一位副总工程师对我们作了系统的介绍,边介绍边领我们参观,其中最主要的是详细的参观一艘未完工的科考船,是向阳红几号已经不记得了。

      对电气部分,我印象最深的:一是可靠性,第二还是可靠性,第三永远是可靠性!原来,那时的电子元器件,不像现在,很容易出故障,而电气故障如果发生在导航、舵机系统,轻则瘫痪,重则翻船。据说,有一次一艘沪东造的一艘船由于某原因来不及回港遇到了台风,只能整夜顶浪开,如果不是台风而是一般大风也就只能顶风开,那样才不会翻船,设想如果是由于电气故障舵机坏了(巨轮的舵机系统肯定是由电气驱动的),则凶多吉少了!所以,万吨轮的电气系统,一般全是双保险的,就是配备了双系统。而元器件的“先进性”是次要的。不过那副总工程师说这件事,其实在吹嘘沪东厂造的船质量了。不过,这次实习的这些印象,其实是技术原则,概括起来就一是可靠性、二是冗余项技术(其实还带有纠错技术在里面),在后来我工作中的具体电脑编程、以及后来主持的医疗器械开发中也遵顺了这原则,回想起来其实真的是受益匪浅!说明工程技术上很多东西是通的!

      上班下班,正一个月。到我女儿大学毕业实习时,本想对她开导一番,可我说了半天那时老爸我是怎样实习的,不想遭到一顿抢白,你那时啥年代现在是啥年代了?老古董!突然我意识到老了!也是哦,年代不同了,现在的年轻人毕业,首要事情是“就业”!我看来是落后啰!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龙行天下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2795 积分:122620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5 17:06:00 [只看该作者]

当年船厂去实习,

诸多感触深刻极,

如此现代大生产,

到了今天过时去。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70661 积分:416948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5 17:07:00 [只看该作者]

老黄牛大哥的前程越走越宽了,1982年初,在职脱产读书毕业前,又到上海沪东造船厂实习了一个月,学习了很多实际操作经验。那时的工人阶级对工作就是不怕苦,不怕累,任劳任怨,兢兢业业。现在年代不同了,年轻人大学毕业后,首要事情是“就业”!找好的工作难,工作不好还不去呢?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困苦。等看老黄牛大哥奋斗纪实的续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燕子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2816 积分:17065 威望:0 精华:9 注册:2013/8/8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6 13:54:00 [只看该作者]

我国的造船业也是很艰辛的!老黄牛好伟大!祖国的造船事业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呀!燕子为你骄傲!所以说,我们这一代人没有虚度年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6 16:18:00 [只看该作者]

(三)  回忆:宁波的“6944”电台与我的毕业设计

     

      与宁波6944电台接触纯属源于我的毕业设计。1981年底,我们开始了毕业设计。

      当时毕业设计的项目是自己找的,我们五个人通过关系找了宁波电台付台长,承担了当时的6944电台的一个改造项目中一个小项目---自动值机系统的备用稳压电源与电源故障自动切换。从毕业设计要求上必须要从理论设计、数据与计算、元器件的选取优化、采购组装与调试,一直到答辩通过。而且准备是真实的用于电台改造中去的。而整个无人值机系统宁波电台的人已经在开始着手研发了。当时主要还是用的CMOS数字电路和模拟集成块与少量分立元件。

      这6944代号,其实是个战备电台的番号,是文革期间大搞“大、小三线”期间建立的,属于“浙江省人民广播电台”的中波波段的战备备用电台,那时设想是一旦爆发战争(因为毛泽东说过,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要备战备荒为人民),战争一起,浙江人民广播电台估计是很难保全了,说是这时就要启用此电台代替对全省广播。

      该战备电台建在浙江腹部四明山的最高处,向量岗里面,是个中波广播电台。进去那地方没一点说明这是啥地方的牌子之类的文字,周边沿着山势设有铁丝网,还有星星点点的几个站岗的哨所位,整个大功率柴油发电机组与全套电台设备全部放在一条很深的山洞巷道里,记得山洞口有伪装,有厚重的铁门,从那区域的进口处根本看不到那门。从那山洞进去后了解,这安置设备的山洞由一直一弯的曲尺型巷道组成,很宽敞,巷道两边按需开挖了不少房间,里面还有空气调节设备(主要防止潮湿与通风出口,以及似乎还有防核作用,但这防核设施到底作用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了),备有电网与自发电机组自动切换装置,柴油发电机组设置在专用巷道中,与山坡上挖有专用通气出口以便柴油机组运行时的废气有效排放不会影响其他巷道部分。为了防止设备闲置损坏也为了时刻战备需要,那时每天上午必须开机一小时。中波广播天线位于不远的一座高山顶,大约有一百多米高,据说位置与整个发射功率足以覆盖整个浙江省全区。当时我就想,上帝保佑千万别正式启用此电台啊!

      天线塔那座山中部一旮嗒处有一人工清出的小平地,上面是几间水泥小平房,依山而建,供值班的工程技术人员或保卫的人暂住,每个床下放置了一个300W的红外线灯,据说山上寒,而且早冷,取暖与防潮用的。

      设备现状维护是由宁波人民广播电台负责的,轮流派遣干部与技术人员驻6944,为了安全保卫与保密警卫需要,当地政府还为6944电台配备了一个排的武装基干民兵四周站岗。但到我们上山搞项目时已经是1981年底,似乎全国的战备空气不怎样浓了,所以那时担任警卫的基干民兵已由一个排换成了一个班。

      由于搞此项目需要,在6944山上住了四、五天,对电台的运行有了大概的了解。据介绍尤其要解决在高山石头上竖起发射台后,为了保证中波信号发射的效率与稳定,必须解决接地电阻问题,接地电阻必须非常小才行(就零点几欧姆),这在当时是个难题。而在平原根本不是个“问题”。设备,包括我们参与的无人值机装置,可靠性必须是重中之重。比如使用冗余项技术。

      不过我当时就想,这样高的中波发射天线架在山顶,要炸掉还不容易?真是与全国深挖地道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我猜,当时浙江省人民广播电台肯定不止这一处备用台的吧?而且,不远还建有几组短波笼型天线(是从教科书上看到过的),估计不光是限于中波广播的。这是猜测,电台的人员也不会和我们多说的。

      在山上住了几天,真是清净得很,但当时还有野猪出没,所以晚上我们不敢出去,但看星星似乎比山下明亮的多了,而且有空我们还采挖了不少兰花与小松树,下山时满载而归,兰花移到家里后,开了一次,第二年就说啥也没开过,想必也是水土不服吧。在后来的若干年后,大概是1985年吧,在宁波街上偶然遇到了那副台长,说6944早已经被撤销,设备全已经拆了运回宁波了,当然最后我们通过毕业设计答辩的具体设计电路,也没最终用于战备广播设备上。我与那副台长说,那也是好事,你们不用轮番去山上做“山大王”了!他说是的,谢天谢地!但是算来,还是我们运输系统的那个战备工厂---宁波大来山里面的“地区汽车厂”撤销早,八十年初早就并入了长运公司,该厂则曾生产过“四明山牌载重汽车”,用的是南京的老跃进发动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9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6 22:31:00 [只看该作者]

(四)  回忆:我当教师的日子

 

      大学毕业后,由于是进单位后脱产读书的,又回到了原来单位。读的是电子自控专业,这专业在那单位没对口地方,就暂时分配到了公司教育课当了职工教育的初中数理化教师。时间点是1982年2月到1984年。

      那单位在宁波当时也算是个大单位了,当时总共还有5200多职工,下辖有十几个基层单位,其中工厂有五个(汽车修造厂在南门,汽车保养厂在江北,汽车修理二厂在江东,汽车挂车厂在南门段塘,印刷厂在公司本部),市里的大车站有四个(三个客运站加一个货运站,其中西站属于南站管,灵桥站属于东站管),货运站(货车三队与货车四队,零担货运站),外加鄞江桥的汽车驾驶学校(后搬出来到段塘,改称职工学校了)。开始还下辖七个县的站,大小共计有七百多个大小站点(包括货运站点),公司还有一个电影放映队(从1958年以来就有)。

      可我从来没当过什么“教师”,以前听说当一个教师,首先要学写板书,板书写的好,是上课的第一要务?反正是听以前老师说过的,其次要会掌握每节课的上课时间与进度,据说好的教师,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得心应手,第三要生动活泼具有启发性又不离教育的中心内容,既要有吸引力又不失严谨与抓住中心,第四要应才施教、区别对待?反正从过去老师的体会与交流文章中来看,很难!所以我对当教师的一直是很尊重的,认为要当好教师不易。

      现在轮到自己也要当教师了,难免心里打鼓。

      首先,我遇到的问题是,这教材内容虽然是不在话下,依以前的眼光看这初中教材是小菜一碟,但一上手才知,其实与当学生时的眼光是不同的了!你必须不光是会、懂,而且需要真正的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比如代数与几何,尽管是内容不深,但有些难题还是比较难的,需要有巧妙的方法,试想如果学生在上课时提出一个问题,你回答的不是很确切或很“笨拙”,就要给学生笑话。

      第二,就是表达能力。这我自认不太担心。

      第三,怎样教这帮学生呢?要知道这帮“学生”其实就是文革后被耽误的一代人中的一部分,而且根据当时文件规定是必须通过补课,达到初中或高中程度,不然不以承认。但这些学生的程度是实在太差劲了!有些连英文字母也不会写、认,有些学过点但早忘记了。所以虽然是“初中毕业”但有些连小学毕业水平也有问题,当然其中好点的,学过一、二年初中课程但是全是文革时期“课程”,有大半是所谓的“学工学农”生涯度过的。而且最大问题是,很多人有家有孩子,心思怎样将其拉过来呢?尽管也有不少人肯学肯钻研,但毕竟与当学生时期不同了,而且一边还要工作。这是我开始前最担心的。学生基本上是每周四个半天上课。

      我刚开始,规规矩矩的备课,大概估摸着大纲与内容,多少课时,单元测验与分时,小结与总复习安排的大概时间段安排等,然后按照每单元课时,让出一定节数的课时作机动,再具体按照这个时间分段来准备上课内容与备课,而发下来的大纲与课时安排只是做个大概参考。我特意很详细的研究了教育大纲与发下来的教师参考资料,这样花了一段时间准备,就硬着头皮上课去了。但我首先遇到的是板书问题!

      当我第一次走上讲台,当那些被文革耽误的又值得同情的学生眼光好奇的齐刷刷的看着我时,我早将当初担心抛到了九霄云外了。他们很多人穿着工作服!是我的兄弟姐妹,那些学生不就是和我一样的支边支农、插队上调,我们的人生一样被开了个玩笑划了条弧线吗,这弧线在这里交叉了。我有啥可担心的?!我记得当时眼睛有过短暂的湿润。不过马上回到了状态。

      我记得第一节数学课的开头,是讲正负数,举了个有趣的例子来说明光是“正数”已经不适应人类活动的需要了,居然有些学生说从没听说过!

      好在,那些学生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板书问题不会太计较吧,但教学肯定是比较累的!不过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真的是思想解放的沸腾期,想学上去的人很多,有些人还求知若渴就像我上大学时一样,恨不得将文革失去的全补回来。我亲眼看到已经有小孩的男女职工,刻苦的学习做作业到半夜,从不拖作业,真的是很感动。好在我自认数理化方面是强项吧特别是数理,还结合了他们工作的实际来举例子,所以几节课下来,管职工教育的基层工会干部反馈说,反映不错!职工听得很有兴趣呢!我就有了信心,就将趣味性,灵活性带上知识面,发挥到我力所能及的程度,一改数学看似“枯燥”的内容,而且将职工中比如与车钳刨与汽车修理工中的具体问题相结合来引申,而上物理课更是能在大纲内容外,引申一些生活中常见能遇到的问题加以解释,学生听得很有味道。

      而我改作业,不光是对与错,有时候是在傍边还演示给作业本主人看,比如还有其他数学解法,还有其他几种思路;其这样理解的物理原理是怎样的,为何要这样根据是什么等等,但这样改非常累,常常一个班级作业要改几个小时。在上化学课时,因为初中化学比较简单,我就多讲点原子结构上的基本知识与当时发展较前沿些的东西,那时的学生感到很鲜鲜,化学也不是没具体结合,比如汽车电瓶,就是化学与物理相结合的产物。说到物理力学与电学,那发挥的地方可就太多了,而这电学部分本身就是我所学专业基础部分,当然发挥得最好了。另外,公司职工对汽车最熟悉了,而汽车本身就是许许多多理化原理的应用之产物。举些汽车例子也很能吸引学生。有些人本来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以特别受欢迎。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实际上在上课时,偶尔将有些高中才上的内容,以及大学一年的某些内容深入浅出的不时的做点介绍,目的是引起这些学生的兴趣而让其知道这内容以后需要引申到怎样的高度(当然不在考试范围),因为我想,这些人肯定很多不会止步于这初中补课的,对其以后肯定有好处。是不是有点类似目前被诟病多多的奥数?所谓中国的奥数很多不是学前班小学化,小学中学化,中学大学化吗?我是不是也有点超前啊?哈哈哈!但我认为还是与目前这些奥数班不同的。

      总之,一个学期下来,考试基本达到领导、学生和我满意程度,还是有点成就感的吧,一年学期结束,我居然也被评为省公司先进职工教育教师了,享受了15天去温州江心屿省总工会疗养院休养的待遇。

      在很多年后,由于工作关系,出差去济南,那济南军区总医院就在山东师范大学边上,我看到山东师范大学的教育主楼顶上有一排人高的广告架子,上书八个金光闪闪大字:学高为师,身正是范。当时心头一激灵,说得太好了!可惜啊,现在的现实,真正以这师训为宗旨的还有多少呢?

      就这样,当了二年老师,上了四学期的初中数理化,这辈子好歹也算勉强当过老师了。上几年去南站坐车时,冷不丁的还会有人在远处大声喊我“某老师!去上海啊?”而我定睛一看,也差不多到退休年龄的人,不过我已经叫不出其名字了。

 


 回到顶部
总数 51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