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牛哥杂记 → 唠唠醉酒


  共有338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唠唠醉酒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3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唠唠醉酒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30 13:38:00 [只看该作者]

 

      说起这醉酒,自有一番纠结在心头。

      我家至少自爷爷奶奶那辈开始就会喝酒,原因无他,就因为祖上据说是酿酒的。

      我祖上是在绍兴城外不远一个叫东浦的小镇边上一个较大的村子里,也不知打那辈开始就酿酒,不过也种田,记得1956年读小学一年级第一次跟父亲去绍兴乡下过年时,印象中奶奶家是个有三进明堂的大院子,从前门进去一长条型的院子最大,两边是左右平厢房,回想起来这长条形院子当时肯定是两边放大酒缸的,两排起码能放置二三十个大酒缸(就类似宁波人说的七石缸那样大的酒缸),而且那时就知道奶奶虽然已经快100高龄了每晚仍喝一小杯黄酒,说是祖上传下来以前是做酒的,是习惯了。

      我父亲也喝酒,以前只以为是工作的原因,因为是开长途汽车的,免不了晚上喝酒,一来解乏而来解闷,其实也与家里祖上的传统有点瓜葛的吧。

      所以到了我这辈,会喝酒似乎是自然的事了,事实证明我们家兄弟姐妹都有点会喝的,直到女儿外甥侄女她们这辈也是。有一次那外甥从国外回来还吹嘘说,在东北读本科时,有一次一箱啤酒两人就晚上喝没了,但敢情这小子以前每次放假回来时,饭店一起吃饭是滴酒不沾,是装的啊!

      但是喝酒这事,第一次发现我自己有点酒量还是在黑龙江插队的时候,记得1970年初第一次去看望黑龙江建设兵团四十团的兵团同学,宁波一别第一次相聚分外亲切,临走中午,那帮子同学在黑龙江密山镇里为我送行,喝酒当然是北大荒65度白酒了,桌子上一圈排开大碗一人一个,喝着喝着就快到了我要上那密山到宝清的长途客车时间了,就起来与此别过,我也没觉得喝过量了上了车就走,后来从来信得知,在座的有几位已经给放倒了,下午都没去连队点卯,给批评了一顿,同学来信还说没想到你酒量蛮好的!笑话了,文革前的中学时节根本没有喝酒的机会,那来了解?其实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真的喝酒,而且放开了喝是去黑龙江开始的,相对自由了嘛,就像现在的学生考上大学一样放飞了,尽管那时条件极差不能比,不过也多了借酒浇愁、思乡思前程的味道在里面的,写水浒的施耐庵那小子就说过:壶中日月长,酒里乾坤大嘛!

      说到这里,在东北插队时,喝酒既不是常常的事但也不是光是偶尔的事。一般比如偶尔去农民家盖房帮忙,偶尔农民子女结婚啥的,记得也就干豆腐,炖豆腐,炒酸菜啥的下酒,极少有肉。除此外,家里来包裹了大家共产一顿去买酒,年底杀猪、或去公社吃一顿啥的喝酒,除此以外就是朋友来或去其他大队公社串门啥的,顺手偷几个鸡鸭啥的,也喝酒。这许多的偶尔就成了不是偶尔的了。在东北几年里,记忆犹新的要数第一年过年没回,那年的除夕喝的好几个都醉的一塌糊涂,心烦吶!

      也是那时节年轻,而且自仗着有点酒量,啥都不怕,但真还没留下特别的记忆。是后来走上了人生正规的生活慢慢的教会了我喝酒绝对不能自仗酒量的。

      第一次喝酒出洋相,是我那老妹结婚。妹夫老家是慈城人,所以中午是慈城男方的家里办酒,慈城有不少大人家房子,院子很深,我妹夫老家就住在很深的老式大院子里,所以办婚宴酒的地方是足够大的,晚上就算在宁波市区东福园饭店双方合办了,当时东福园也算是宁波最好的饭店之一。

       尽管事先被告谏过,但想不到还是出洋相了。中午喝酒,推不掉对方父母辈的敬酒,去过东北插过几年队,也没把黄酒太放心里,所以一来二去的给喝得酩酊大醉,但心里非常清楚,就借了个口溜了出来,到了火车站附近,找地方坐了会,大口的吐了出来,风一吹越发的觉得醉了,就想回去算了,心里想着想着就上了慈城到宁波的11路公交,至于怎样检票上去的(没买票),怎样到的宁波市区(11路终点站在新江桥桥下不远),心里记得很清楚,下了车便一路的走到三院对面的家里,开了门进屋,衣服没脱就倒头便睡,这一睡睡到晚上。

       但那边可是炸开了锅了!满慈城的找我就差没上电台登报了!一时也不敢告诉我妈,就分别找,可上哪去找我啊!后来遇到了一个邻居,说似乎看到一个人喝醉的样子,朝车站方向去了,于是,大家就回到了宁波市区,再分别找,能去的地方都找了,就没有发现我的踪影,这时也瞒不住我老娘了,我老娘一听就急了,这还了得!当时也顾不了埋怨亲家就急着要大家再去找,最后还是我老婆说,是不是回家躺下了?于是她骑车回来瞄瞄,开门便闻到了酒味道,这样给抓了个正着,大伙总算才放下心来。

       此事直到去年底外甥结婚的婚宴上,还在被提起。说明当时老妹结婚宴上的惊天动地。

       后来,调到公司下面的四厂当厂长,喝酒更是常态化了:与工人、上级、协作单位;甚至与居委会、税务、防疫站、交通委领导、交通部客挂车联营公司与交通部计划司领导,二汽销售处领导,以及各业务单位,打成一片,大多是应酬,有些是需要,但也有部分的是自己想喝,但一般都没喝到那样醉过。所以,基本没在脑海里留下多大的印象。

 直到1992年调到合资企业,喝酒的机会一点没减少。但有二次还是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次去大连,晚上倒是一家日本公司的代理商主动要做东,请的对象的大连六院有关人员,以及大连医学院的个别教授连带着我们公司俩个。

       东北人喝酒,可想而知而且是这样的场合,一不做二不休,宴会开始后,我就站起来说,我酒量不行,酒风没话说的,我先自干三杯白的,再作道理吧,说着,自己倒满了三杯白酒(记得是五粮液),每杯也有一两半左右吧。三杯三口,一饮而尽。其实,我已经差不多了。

       但这样一来,酒席上后来,一直没找过我麻烦,目标不是我的了。那次虽然也晕晕呼呼的了,但后来找人扶着回去的是那请客的日企代理商。我知道这叫啥?来个下马威,给俺唬倒了。

       还记得有一次年底上海拜年,我们单位每年去要去拜年的,每次基本是十桌到十二桌样子,请到了全上海几乎所有开展血液净化的医院的相关主任、专家、护士长、设备科长等,照例是跟在老板后面每桌敬酒,完了个别敬酒,还要给个别人代酒,宴会后还有摸奖项目,等客人都走了我们回宾馆,照例的还得吃过,因为宴会上几乎都没工夫吃的。

       大概心里不痛快,那次回宾馆后,坐下来自己单位人再陪着老板喝酒,包括驾驶员等满满一桌,酒过二巡,心里憋屈,就站起来给他们敬酒,记得每个位子上的白、黄、啤全都给我喝了!

       然后我起来抱拳一躬,各位,兄弟我醉了先告辞了,回头就走,但走到厅门外就歪倒在椅子上起不来了。

       后来大概是二个人将我扶上电梯到房间的。

       事后,有人问我,怎喝成这样了,没一句多余摔边出格的话啊?我也装傻:真的没有?但我心里明白我的酒风:此生酒量不太好,但酒风绝对好!不管喝多少,话是肯定多了,但一般绝不会说太过头的话,特别是很重要的话绝不会过头的,实在是醉了,就倒头趴下了,没话了。所以应该归到雅醉之列的吧?

       后来,我发现,喝酒喝到八九分醉时,这胆子也是真不同了,比如,平时自行车过不去的地,骑车呼一下就过去了,而且保证能平安过去,车技好多了。

       还有一种经验:从醉酒的感觉上,还是觉得啤酒喝醉是最难受的。

       想不到,女儿居然似乎是继承了我的酒风,这是我有一次从她单位接待日本来客人后,听她说了才发现的。

       由于业务联系,她们单位与日本企业联系较多,差不多隔月的有日企的人来,有一次来了二个日本人,一个是主管一个是工程技术人员。单位里他们三个人接待,其中一个业务员兼翻译。

       这次他们喝的是绍兴黄酒。也就是十年陈的加饭酒。事先我关照过她的,陪客人绝对不能多喝酒,千万千万。想不到她使出了我那套路。还没怎敬日本人酒呢,她就说,这样吧,她不会喝酒,一杯黄酒,她干了一表敬意,干完不喝了你们自己喝吧。

       说完拿起满满一杯黄酒,足有四两以上吧,一股脑儿倒了下去。那边的二个日本人看着也傻了,其中一个伸出了拇指,另外一个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那同桌的翻译说啥也没听懂,问了问另一日本人,那小鬼子告诉他:这位是日本北海道人,刚来公司,多多关照!哦,原来是日本乡下人!我女儿回来这样跟我说。怪不得那日语很好的翻译也没听懂,我想难道好比就像浙江的温州话那样难懂?女儿回来一比划,可笑死我了。

        不过,女儿的酒量,我还真才有点明白了,正宗俺老胡家的传人啊!


 

                                                                2014.5.28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6/9 12:51:00 [只看该作者]

       喝多了的人是各种各样的。我刚参加工作时,有几个同事喝酒是各有特点。有的哭,有的闹,有的睡大觉。到现在我还能想起他们喝高了的样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