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牛哥杂记 → 散文)我要带着老妻走天下


  共有195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散文)我要带着老妻走天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黄牛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340 积分:2713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8/1 21:56:00
散文)我要带着老妻走天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11/17 14:48:00 [只看该作者]



         自打结婚以来,真的没享受过啥,特别是俺那妻。

      她从17岁时节开始,伟大领袖一挥手,她从上海市区到宁波慈城亲戚的生产队插队落户,算是“投亲靠友”,这一来就是几十年生活在了宁波,大大超过了她此生在上海生活的年月。事先根本想不到当时的宁波农村生活有如此的艰苦,根本不像我们宁波的中学生这样,每年起码二次到农村“双抢”、“三秋”有时还要去一星期的“春耕”劳动,对附近的江南农村是多少有所了解的,而宁波城市小,就是不下农村劳动也能一窥农村情况。而她是从小就没体会也没看到过农村生活劳动到底是怎回事的,所以一来就走不来那细细的滑溜溜的“田行路”,也没赤脚在野外走过路,住的房子虽然是祖母的一间楼屋,但也很破旧了(当然比起宁波下去的知青住房还是好了不少),更没挑过担子,当时喝的水又不可思议,洗衣服洗农具全在一条小河边很脏。但人的可塑性是很强的,待到我三年黑龙江插队转回到她那生产队再插队时,居然她已经干起江南农活来也是一把手了,特别是插秧飞快!赤脚挑担也不比农村长大的姑娘差劲了。烧起稻草大灶饭吃起来的胃口也不小。

      自打认识后,也不知咋回事,也许开始也是互相取暖吧,反正就算是共甘苦的走到了一起,我们俩都各自千幸万苦的上调回城(宁波),但是又没房子,一直眼看着到了已经要跨入八十年代了,才勉强借了别人一间小的不能再小的自己搭建的小房子结了婚。直到有了孩子出生前,单位里我亏得好不容易才挤进了最后的末班车,在1987年分到了一套小户型,才算基本定下心来有了像样的家。可尽管当时是那样的不堪,可内心深处我还是想着,有时强烈有时隐隐,心中梦想着千种可能全会成真,就象拼图游戏的最后完成。

      在那时,我就对她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过,今后我们退休了,我要带你去看世界。她也听过算数没当回事。

      接下来的几十年风雨,孩子长大,她也不断的努力学习培训,努力的不被淘汰,但是在退休前夕还是被买断了工龄而下岗了,亏得没几个月就到了正式退休年龄。

      而我此后的几十年来不断的折腾,读书,也走南闯北,也换行业,在将近退休前三年时职业“战场”还转战到了上海,退休后也一直没停止过上班,在上海我们还是买房、还贷,孩子培养到大学毕业直到工作,期间老丈人走了,父母先后也辞世,丈母娘今年也不幸去世。终于,突然我想到,我是不是该到了回家时候了?!

      她也没机会像样的出去旅行过,趁现在相对安逸时段,还能走动走动,是不是到了看看天下的时候了?

      这几十年里斗转星移,我俩有同在土地上的劳作与思考,被打入底层的绝望,赤脚咬牙从泥稻田中拔起湿淋淋满萝筐沉重的稻谷,极端疲劳的考验;屈辱与自尊;一起陪着孩子长大同时自己也渐渐的苍老;也有与现代科技的亲吻;奋斗后的骄傲与不满;错误与欲望,第一次拥有住房后的喜悦。。。,甚至咖啡的浓香。。。

      可是我们就没有像样的出去旅游过,不!是旅行!

      于是,我下定决心坚决不上班了,我要带着她走天下,带她去看看中国的河山,亲眼去瞧瞧世界的模样,清洗一下从小起被硬塞入脑的玩意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体会一下。。。。世界的山有多高,水有多深,草原有多宽广,沙漠有多广袤,河流有多喘激,异域的生活有多不可思议。。。。。

      总之,我要带着她去走天下!去圆一个远方的梦,这个梦也许联系着年轻时插队农村时的幻想,也许联系着年轻与中年时奋斗争取时的幻影,也许也纠结着一种目的与遗憾,但必须出发,出发,必须去远方随意的瞧瞧!不光是仅仅是要兑现年轻时的承偌。

      我要告诉她,我们不是去旅游,而是去旅行!这是有区别的!我要陪她走天下!这是我打开始就欠她的。

      我要带她去吃美味,去见识没见过的美景和异域,赤足奔走,去欣赏朝霞夕阳,多一些大笑,多一些幽默,生命如旅行而我们是旅人,在那终点條然而至时,不至于会遗憾。

      我要为她尽力补上另外一部分缤纷的人生章节。 

      有一首有名的歌曲叫《you raise me up》,其中最后的一句话是:
      没有任何人的人生,可以不经历痛苦!
      而我要说,历经人生的历程后,没有人的人生也不可以没有幸福。
 

2015.11.1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