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龙的述说 → [原创]<<田家湾>> 第 六 章 念郎君居客里师生续友谊 忆亡父思故乡母子断亲情


  共有2546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田家湾>> 第 六 章 念郎君居客里师生续友谊 忆亡父思故乡母子断亲情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原创]> 第 六 章 念郎君居客里师生续友谊 忆亡父思故乡母子断亲情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8 8:47:00 [显示全部帖子]

        

 

念郎君居客里师生续友谊

忆亡父思故乡母子断亲情

 

岁月难熬,光阴易度,转眼儿工夫,魏小丽离开田家湾已经有些日子了。

在这段孤独寂寞的日子里,方必成那颗曾经受过创伤的心灵,又被人深深地刺了一刀,终于他病倒了,独自躺在大黑屋里,迷糊一阵,清醒一阵。

迷糊时,他喃喃地呼唤着“小丽”的名字。

清醒时,他脑海里浮现了继母那张陌生的面孔。

继母,世上的继母,大多数应该是善良、贤慧和无私的,她们会把自己的温情暖意传送给那些曾经失去母爱的孩子。

然而,方必成的继母却反其道而行之,她的所作所为令世人无法理解而寒心。

魏小丽走后,方必成天天盼望着,等候着,期待着回城佳音。

然而十几天过去了,招工的消息如同一石击水,倏地溅起的一片涟漪又逐渐恢复了平静。

这天,方必成只得硬着头皮去公社找知青办主任莫润年打探动静。

莫润年见到方必成,先是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然后架起二郎腿,默然地吸烟,神情显得悠然自得而轻松。

方必成心中敲着小鼓,不知是福是祸,见他始终不开口,畏怯地嗫嚅好半天才说清了自己的来意。

“方必成同志!”

莫润年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他弹了弹烟灰,起身在屋内踱着方步,似笑非笑地道:

“咯里嘛,我就不得不打开窗子讲亮话哒,由于你那天子冒听得好人劝!哦,哦……在处理个人婚姻大事情上嘛,你又是一意孤行。

老话讲得好嘛,知时务者为俊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啰!所以嘛,哦,哦,如今子你就错过哒咯次招工机会。唉!你咯人哪,就是冒见过大世面,有么子法子啰?”

“莫主任,您……您说什么?”

方必成额上立刻沁出了冷汗,他怔住了。

“哦,哦,莫急唦,莫急唦,咯个事情嘛,我也冒打算瞒着你咧,我要是不讲,日后你肯定会埋怨是我老莫刁难你。过来过来,你先看看咯封信,一看就晓得哒。

……看完哒信,有么子想不通的,你只管讲出来,我们之间还是可以交换交换,嗯,那个么子看法嘛。哈哈!”

莫润年走到三屉桌前,把烟卷叼在嘴边,腾出手来拉开抽屉,取出一封揉皱了的信封递给方必成。

封皮上写道:

XX省金阳县清河区桥头人民公社田家湾大队交

党支部负责同志   亲启”

    封皮落款是方必成家中的地址。

方必成双手接过信,虽然不熟悉这种字迹,但心中似乎有所恍悟。

他迅速地展开信笺,一口气看了下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8 8:51:00 [显示全部帖子]

“尊敬的田家湾大队党支部负责同志,您好!

首先,让我们共同祝愿,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

毛主席教导我们:“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毛主席又教导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

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教导,我的儿子方必成在贵乡插队落户干革命已经两年多了,不知他是否端正和提高了对上山下乡这一史无前例的,反修防修的伟大运动的思想认识和态度。

遵照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的最高指示,我衷心希望您们对他严格要求。从多方面教育他树立“插队农村干革命,落户山乡志耕耘”的雄心壮志,让他下定决心在田家湾扎下根来,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切记不要贪恋城市生活……

在此,烦劳您转告我儿子方必成,他父亲上月底已经病逝安葬了,现后事已毕,请他化悲痛为力量,安心插队,好好劳动,誓将青春献给党!如今人死如灯灭,我的意见是劝他不必回来探望了。

最后,我还要拜托您一件事,按我厂规定,可以让死者的一个子女顶替进厂工作,我认为方必成已走上了社会,可以自谋其生,自食其力,所以我对他是完全放心的。不过,他下面还有个妹妹,今年刚初中毕业在家待分配,我的意思是让他妹妹顶替进厂。

可是,听说我厂已经派出招工人员去了贵乡,要把方必成招回厂来。作为孤儿寡母的我们在此只有求您作主,在规劝方必成安心扎根农村的同时,设法找借口谢绝招工人员的任何要求。

您是党的领导,我相信领导,相信党,恳求您给我们孤女寡母一条生路吧!将来,我一定知恩必报,日后定有重谢!

在此打扰和烦劳您了,特表示衷心地感谢,并致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

祝您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方必成的母亲: 冷如冰 

一九七二年九月十三日

附:随信寄去两斤月饼,望您查收,并祝您中秋佳节愉快,一切的一切拜托您了。

此信阅后请立即烧掉,不要让我儿子方必成知道,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切记切记!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0:49:00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0/28 10:04:00的发言:
    这位继母可太狠了。
闯北姐,次求见未果,真恨得我牙痒痒的。咱凡事不过三,我期盼不久的将来早日与您相逢欢聚!在此顺颂晚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0:51:00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0/29 9:34:00的发言:

傻傻等了十几天,

一封家信摆眼前,

继母要求退名额,

不让小伙回城间。


大哥晚安!我乃不敢高声语,唯恐惊天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0:56:00 [显示全部帖子]

方必成看完信,呆了半晌,双手颤抖着把信笺装进封皮,照原样递给莫润年,把泪水咽回肚里,平心静气地说

“这样很好,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好吧,不打扰您了,莫主任,您忙您的,我走了。”

“哦,哦,慢点子,慢点子,我还有几句话讲。”

莫润年连忙拦住了他,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幸灾乐祸地咧了咧嘴:

“方必成同志,冒看出你还有咯么好的一个母亲,她的思想觉悟还蛮高咧,我们都要向她好好学习学习啦。你呢,也莫要有么子误会,你还蛮年轻,身体又蛮好,我看你就在田家湾找个和你般配的妹子成亲算哒。咯里我可要警告你哟!从今以后,你一定莫要再喀勾引人家金凤妹子啦。

……哦,哦,方必成同志,莫看我咯人平时心肠蛮硬的,咯里,我还蛮同情你的处境咧!如今子,田家湾就剩你一个人哒……哦,哦,咯里不是讲你的劳动表现差哒,而是……你咯个人呀,做么子事都冒得个头脑!

……那天子,我把招工表给你哒,只要你和金凤妹子把结婚证一扯,嗬,那可就是双喜临门啰!你冒听我讲的话,结果咧,鸡飞蛋打一场空咧!

……好哒,好哒,方必成同志,我劝你回田家湾喀好好振作起精神,吸取咯次的经验教训,日后再好好地表现表现吧,我看以后你的回城机会还是会有的啦。嘿嘿!”

不知是气?是急?还是伤心?

方必成回到田家湾后便大病突发,臥床不起。

乡下的赤脚医生检查不出他的病症,唯有方必成自己知道究竟患的是什么病。

他没有食欲,一连三天不吃不喝地躺着。

总是感到心口压着磨盘,喉头塞着猪毛,脑袋装着浆糊,四肢好像脱臼,鼻孔里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田家湾的社员们奔走相告,都说:

“咯下子,方伢子要见阎王爷哒!”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7 15:19:00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1/4 6:31:00的发言:

      心病还需心药医,这种情况还要方伢子自己想明白。俗话说,坐在磨子上想转了,也得有个人推一把。

      对不起,我家里事情太多,好多活动都没法参加,要见面也容易,有时间咱们约好了到知青角去,准能见着。


青角见可又要等到月底,那可是一段天老地荒的岁月,唉!只好苦受煎熬呵!谁让咱姐忙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7 15:24:00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是引用槐乡在2013/11/4 8:45:00的发言:
冷如冰真不是个好东西!可怜毁了一个好青年—方必成.
后来她变好了,这是后话咱先不说,我要让您"槐乡"姐如坠雾中辩不清南北,呵呵!老龙头向您问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7 15:35:00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是引用闲人一个在2013/11/4 8:34:00的发言:
感慨.....心病还须心药医,我想他会自己走出来......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例子。期待下文,问好龙头大哥!
"闲人"兄弟下午好!中知网五周年庆典中,我在歺厅一偶,见别人坐着您站着,原想喊您一声,无奈身隔山水,只好作罢。不过见您一面甚为欣慰!时为念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7 15:37:00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1/4 9:18:00的发言:

姓莫家伙冒酸腔,

必成回队病一场,

严重时候几没气,

吓得社员互传扬。


哥辛苦了,谢谢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龙头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3570 积分:2290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9/16 13:2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7 15:51:00 [显示全部帖子]

这天傍晚,田积善和田金凤前后脚地来了。

两人分别坐在方必成的左右,呼唤了几声,他才无力地睁开眼睛。

“小方,呷点么子不啵?你莫要咯样?咯样你会饿死的。”

田金凤望着方必成憔悴的脸庞和干裂的嘴唇,轻声劝道。

田积善也愁眉苦脸地伸手摸了摸方必成的额头,倏地,笑道:

“好哒,好哒,方伢子冒发烧哒,怎么样?我把你扶起来呷点面条好不啰?”

继而,他又叹道:

“唉,唉,方伢子呵!你的命不好嘞,眼看咯次招工的人到哒咯里,冒想到又出哒么子谣言。讲起来,怕是我家金凤妹子害哒你咧?”

“不不,田支书,不是你们害了我,事情我全都明白了,我,我……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我回城也没有意思。让人想不通的是,我后妈想让我妹进厂,也不来封信和我商量一下。

说实话,让我妹进厂我没意见,可为什么在背后搞阴谋诡计。她……难道她的心不是肉长的?我……以后,田家湾就是我的家,您和二婶就是我的亲人,我……我一辈子也不离开这儿!”

“小方,你……你会走的,你莫要绝望呀!”

田金凤感情有些冲动地握住他的手,语调中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田老师,我并不绝望,全国有八亿农民,我为什么不能成为这八亿分之一?我不相信在田家湾就干不出事业!我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我要奋斗,只要我还活着,就要活得象个人的样子!我,我,我……”

方必成激动得喘息着说不下去了。

随后,他轻轻地松开田金凤的手。

“好哒,好哒,方伢子,莫想得太远哒,你要好好休息,待会子,我到公社喀一趟,帮你问一问咯事,莫主任是自家屋里人,他哪会胳膊肘朝外拐啰,把咯里的招工名额白白给外人哒?”

“不用去了,田支书,您的好意我领了,您别受累。我看见了我母亲的来信,我对招工回城已经死了心。”

“咯又是么子回事?”

田积善显出一副惊诧不已的神色,面部表情呈现出一个倒写的“品”字:

“你母亲来信么样讲?是催你快点回喀是啵?”

方必成合上眼,摇了摇头,没有言声。

沉默了一会,田积善起身告辞,田金凤却仍然坐着。

“凤妹子,你就莫走哒,在咯里多陪陪方伢子讲讲话,把面条给他热好哒呷。”

田积善嘴里这么说着,面部的五官神情却冲着女儿横眉立目地使眼色。

田金凤心里明白,但她故意低着头,不作任何表示。

这时,方必成想起了莫润年的话,生怕牵连她,忙睁开眼睛用微弱地语音道:

“不用了,田老师,你走吧,别在这儿,免得有人又……”

“怕么子唦?咯个造谣的我早晚要抓出来的!方伢子,等你病好哒,给我提点子线索好啵?”

田积善有些愤忿然,他边说边起身,随后又狠狠地踩了女儿一脚。

田金凤无奈地立起身,抹着泪走出了屋。

田积善见目的达到,脸上有了笑意,独自在屋里转来转去,又说了几句宽慰人心的话。

方必成昏沉沉的躺着,饥肠饿肚,只盼早点儿得到清静。不知何时,他们终于走了。

方必成又迷糊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好象听到身边有人低声抽泣,睁眼看去,原来是田金凤又转了回来。

见方必成醒了,田金凤赶紧抹去泪痕,强作欢颜地笑道:

“小方,你午饭冒呷,又睡哒两个多小时,你该呷点东西哟!你老是不呷饭,自己折磨自己,搞垮哒身体做么子唦,你……你咯又是何苦呢!”

“田老师,我,我不饿。”

三天不呷饭还不饿,鬼才相信呢!小方,我晓得你心里还想着丽妹子呢。告诉你吧,过两天等她安顿好哒,我会带你喀找她的,可你怎么样也要呷饭唦。

啊!田老师,难道你知道小丽在县城住哪儿吗?这太好了,这太好了……

一听这话,方必成高兴地支起身来,两眼直盯盯地望着田金凤,情不自禁地双手抓住她的胳膊摇晃起来。

少顷,两人相视一笑,都红了脸。

方必成赶紧松开手,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田金凤也悄然垂下眼皮,低声细语道:

“小方,其实我现在也不晓得丽妹子在哪里,不过我四叔公会告诉我的,所以你就莫喀着急唦,现在你该呷饭咧!我喀把面条再热一下,你再不呷,它可就沱咯哒!”



 回到顶部
总数 26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