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原创] 南迁之后的琐忆 -----献给我的小学同窗


  共有3548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南迁之后的琐忆 -----献给我的小学同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6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778 积分:66740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0 19:56: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燕子在2013/12/20 14:08:00的发言:
    百无一用朋友大病一场,好险呢!好在父母发现的早!朋友那时一定是个好学生,聪明!落下的课程不用补,自己就赶上去了!期末考试的成绩一定不错!
回燕子版主,百无那时确实不傻,不过写上面那段话的意思倒不是显示自己如何聪明,只是想说明,那时候小学生的学习,不论是老师,家长,还是自己,都很放松,没把这当回事。那时学习进度慢不说,也从不拿难题难学生,所以任何问题只要会了,通过考试就绝无问题。不像如今,光就题型而言,就五花八门,天天上学尚且吃力,哪还敢缺课!谢谢关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6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084 积分:9233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1 9:51:00 [只看该作者]

突然得了一场病,

大人紧张娃不惊,

只记住院开心事,

落订一月心仍平。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6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0686 积分:363536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1 13:18:00 [只看该作者]

     百无大哥对少年时代的往事,青春的朦胧,记忆犹新。当人老了以后,容易怀旧,想起儿时的有趣往事,会使我沉浸在昔日的快乐里。百无大哥大病一场,耽误的功课自己补上来了,真是个自觉学习的好孩子!换成现在的学生早就请家教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6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778 积分:66740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1 21:55: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吉无在2013/12/21 13:18:00的发言:
     百无大哥对少年时代的往事,青春的朦胧,记忆犹新。当人老了以后,容易怀旧,想起儿时的有趣往事,会使我沉浸在昔日的快乐里。百无大哥大病一场,耽误的功课自己补上来了,真是个自觉学习的好孩子!换成现在的学生早就请家教了。
谢吉版美言,不过如果我现在是小学生,也会焦虑不安,也得请家教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6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778 积分:66740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2 8:43:00 [只看该作者]

校园风情(一)

天津路小学虽说是个老学校,但到了我们在校的时期,它的空间已显得逼仄,比如没有专门的音乐教室,每到要上音乐课了,就由班上派几个男生去抬风琴,各班都是如此,这也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另外操场也狭窄,又没有什么运动设施,幸亏59年容国团在25届世乒赛上夺得了男子单打冠军后兴起了乒乓热,乒乓球成了小学生们课间休息时的主要娱乐项目。这倒无需很大的投入,学校搭设了几个简易球台,男生们便有了用武之地。

那段时间只要下课铃声一响,男生们立刻冲出教室,我们班教室外的走廊上正好有一个球台,立马就会给包围起来。有球拍的自是无须慌张,不管围了多少人,都得等他到场开张。那时兴的5分制,先得5分者胜出,输了的下去换人上来。当时班上一个刘姓同学打得最好,常常独霸一方,但见另一方走马换将,他却岿然不动。因为球台的台面是木板拼接而成,日久难免有缝隙,缝隙边缘的翘起,往往会使乒乓球不知往哪儿蹦,让接球的一方无从应对,这当然不能算数,每有如是情况,大家一迭声地喊“欠死”。我不知道此话的由来和准确含义,只知道凡遇这等情况不算数。不象足球术语,当需要谁打后卫,就说你打“摆”,这显然是由英语Back音译再缩略而来。这项活动被男生垄断,从没见女生参与。

女生的活动就是跳橡皮筋,她们好像人人都有此物。歌曲《毛主席来到咱农庄》成了跳皮筋的专用歌曲。一到休息时间操场上就会听到女生们边跳边唱: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有意思的是,不久前我和夫人谈起儿时往事, 她也说到女生跳橡皮筋唱的歌是麦苗儿青。她与我不同校,又晚两届,可见那时武汉的小学女生跳皮筋都是唱的这个歌,而且是唱了好几年。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6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778 积分:66740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2 8:45:00 [只看该作者]

然而这之后的一个时期,部分男同学之间曾开展过一项非常龌龊的游戏,叫做弹涎。你道这弹涎是甚,就是一种把口舌当枪使,拿涎水当子弹,射向对方的把戏!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口水仗。课间休息时,常常是各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先打嘴巴官司,找到借口就一枪射去,只见这边把嘴撮起,舌尖顶在上颚内,然后猛一张嘴的同时,舌尖快速一弹,只听“嘚”的一声,事先淤积在舌尖上的一滴涎水就顺势发射出去,哪怕相隔几张桌子远,也如隔山打炮,命中对方。对方也不示弱,马上“反唇相击”,你来我往嘚嘚不断。每当“嘚”声一起,女生则避之唯恐不及。这时候的小学生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正是玩兴最大,能翻出种种花样来调皮捣蛋的年纪。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学生们流行过什么无聊的把戏,只怕都不如我的同学创造的口水仗来得刺激。大概是太不卫生,也太欠文明了,时间不长就被弹枪取代了,就是橡皮筋弹射小纸片叠的子弹。这又是一阵风,几乎所有的男生都装备起来,如西部牛仔走哪儿都挎着左轮手枪一样,男生的兜里也总是装着弹枪和子弹。

今天回忆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玩艺,倒不是我格外怀念这种低级游戏,想到如今的小孩儿,只要是家庭条件尚好的,还在上幼儿园呢就开始玩ipad了,眼睛里只有时尚的,高级的东西,有眼光的家长现在是想方设法地让小孩儿能亲近自然,希望保持一种与泥土的亲密关系。然而过去不同,能为孩子买个乒乓球拍的家庭都很少,多数小孩子如同土里刨食的鸡似的,要玩什么都是依靠自己的双手采用土办法来开发制作,孩子们于是创造了很多无需家长花钱的游戏方式,其中不免包括上面所说的龌龊游戏,它甚至不需要任何外在的物质条件,只要他自身。其实这种无须花一分钱就能玩的游戏还有很多,比如跳八关,就是以人体作“山羊”的一项体育活动,那当“山羊”的同学要不断升高高度,以提高跳跃的难度,这种游戏也是当年操场上常见的景观。因此我们不能断言过去的小孩儿粗野,只能说那时即便是城市里,孩子们所能享受到的现代文明都是很有限的,一切都受制于当时的物质条件。(待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6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084 积分:9233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2 10:27:00 [只看该作者]

学校场地很狭小,

当年游戏却不少,

如今孩子缺创造,

当时条件真不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6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778 积分:66740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2 19:24: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龙行老写诗鼓励!祝您冬安!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6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0686 积分:363536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2 20:02:00 [只看该作者]

   童年玩的“龌龊游戏,叫做弹涎”,没见过北京的小学生玩这种低级游戏,只是吵架时有的同学向对方脸上喷唾液。26届世乒赛后,全国掀起兵乓球热,各个学校操场砌了几个水泥兵乓球台,一下课我们就排队打球,是6分制。从那时我也成了兵乓球迷。女孩子跳皮筋,是经久不衰的一项课间游戏。你说的“骑羊”,北京叫“骑驴”,那个年代玩的游戏太单调了,想起来挺有好玩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百无一用
  7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778 积分:66740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3/12/5 16: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23 7:25: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吉无在2013/12/22 20:02:00的发言:
   童年玩的“龌龊游戏,叫做弹涎”,没见过北京的小学生玩这种低级游戏,只是吵架时有的同学向对方脸上喷唾液。26届世乒赛后,全国掀起兵乓球热,各个学校操场砌了几个水泥兵乓球台,一下课我们就排队打球,是6分制。从那时我也成了兵乓球迷。女孩子跳皮筋,是经久不衰的一项课间游戏。你说的“骑羊”,北京叫“骑驴”,那个年代玩的游戏太单调了,想起来挺有好玩的。
弹涎实际上是男孩儿们的恶作剧,它到底在多大的范围里流行却不清楚,可能不限于我们学校。此外弹球,拍洋画等,攒烟盒等也与北京一样在部分同学中暗地里流行(因为趴在地上玩不卫生,学校禁止)。


 回到顶部